張仲景81味藥

《 傷寒雜病論》雖然記載了數百個經方,但用到的藥物卻不超過一百種。
中藥分類常用的方法主要是按功效分類,本文收錄仲景常用的八十一味藥,主要依據《神農本草經》記載的藥物性味,按照酸、苦、甘、辛、咸五味的排序進行分類,從每一類的性味中推導出共同的功效,希望這樣的分類方式能從另外一個方面促進中藥學研究方式的改革。
(個別藥物僅有一見者,難以推導出具體的功效,故只寫其大致功效,如椒目等。)
凡藥者,酸斂,苦泄,甘緩,辛散,咸軟。要之,藥多禁忌,貴在配伍。
酸:
五味子:斂肺止咳
酸棗仁:斂心安神
山茱萸:斂精止遺
烏梅:安蛔
苦:
   1.苦寒泄熱:
柴胡:泄膽熱
黃芩:清心火,泄脾熱
黃連:清心火,泄胃熱
黃柏:清心火,退黃
梔子:泄心火
茵陳:退黃
芍藥:泄熱養營
竹葉:清心除煩
牡丹:清虛熱
白頭翁:除下重
   2.破結除滿
大黃:瀉下通便,活血化瘀
枳實:破氣散結
厚樸:降逆除滿
杏仁:降逆平喘
桃仁:活血化瘀
射干:除上氣
葶藶子:泄肺熱,除肺癰
皂莢:化痰
芫花:逐水(《本經》作辛,為是)
大戟:逐水
甘遂:逐水
3.苦以燥濕
白朮:燥濕健脾
苦參:燥濕殺蟲
4.苦能排膿
赤小豆芽:破血化膿
敗醬草:排膿
  5.苦極反升
瓜蒂:催吐
   甘:
   1.甘以補虛:
人參:補元氣
飴糖:建中
甘草:補宗氣,解毒,調和諸藥
小麥:補心氣
黃芪:補氣行氣
大棗:補脾
粳米:補胃
地黃:補心陰
麥冬:補肺陰
阿膠:補血益陰
當歸:補血
麻子仁:養血潤腸
瓜蔞根:生津止渴
升麻:解毒
   2.淡以滲利
澤瀉:清熱利水
滑石:清熱利濕
茯苓:通調水道
豬苓:利水
薏苡仁:滲濕
椒目:利水
3.澀以固之:
赤石脂:固小腸
禹餘糧:固大腸
灶中黃土:固胃
4.重以鎮之:
代赭石:降胃氣
龍骨:鎮肝魂
  辛:
   1.辛以散邪:
麻黃:宣肺氣,平喘咳,溫表散寒
桂枝:溫心陽,抑水氣,解肌發汗
艾葉:行氣散寒
防己:散水氣,消身腫
烏頭:散寒
蜀椒:散寒
   2.辛以行氣:
川芎:行血
香豆豉:宣氣
半夏:宣肺氣
生薑:宣胃氣
桔梗:利咽
瓜蔞實:寬胸散結
薤白:通陽散結
蔥白:通陽止瀉
葛根:升津液,升清止瀉
旋覆花:行氣消痞
  3.辛以溫陽:
附子:溫腎陽
乾薑:溫脾陽
細辛:溫肺陽
吳茱萸:溫肝陽
咸:
   1.咸以軟之:
芒硝:軟堅通便
牡蠣:軟堅消痞(膽)
鱉甲:軟堅消癥(肝)
   2.咸以走血:
水蛭:活血化瘀
蟄蟲:活血化瘀

版權說明

  • 本文摘自《網路文章》。
  •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中醫六淫乃是“貪”,太過當瀉即是“戒”

昨夜,獨立解讀《傷寒論》條文之380條,看劉渡舟、胡希恕、陳亦仁,以及柯韻伯、尤在涇、曹穎甫等“經方大師”的解讀,法喜充滿,興奮不已,久久難以入眠。

中醫講“六淫”,淫,絶非世人所云“淫邪”那麼侷限,任何“太過”皆為浸淫也。

學傷寒,自己也常犯“太過浸淫”的毛病啊!

中醫把“淫”作為重要的致病因素。即便做的是正事、好事,如果太過,也為淫也。

《金剛經》云:法尚應舍,何況非法!

警醒!警醒!警醒!

今天是大年初三,外地有位師弟打來拜年電話,同時訴說行醫學習之感觸。這位師兄在學醫方面極其努力,每年僅自費參加學術會議就達20多場。藉著春節的熱鬧勁兒,我把“心裡話”掏出來了:

作為一名中醫人,經常參加學術報告會,聽各路高手演講帶教,當然是好事。那麼,如果自己尚未對中醫的病機組合、六經組合、方證組合(如小柴胡湯合吳茱萸湯證)進行獨立的分析思考和臨床驗證,那麼,聽再多的學術報告,似乎也有“淫邪”之嫌。——事實上,《傷寒論》裡提供了大量臨床思路辨析的訓練:“可……”、“不可……”、“病形象……”這是中醫辨證論治的三個層次,而絶大多數的中醫學術報告多停留在“可……”的初級辨證層面。

所以,雖然我幾乎比我所有的師兄弟都有條件公費去聽全國各地的學術報告,但我通常都拒絶參加。甚至我們自己的師兄弟為主發起、承辦的“全國經方論壇”,我除了聆聽極個別我眼中的兩三位頂級名家之外,不再聽其他專家的演講。我更習慣於發現哪位專家優秀,而去細讀他的全部個人專著。

佛家有雲,人生三毒“貪嗔痴”,所謂“貪”,人們很容易被“如饑似渴、孜孜不倦、博覽群書、博採眾長”的表象矇蔽了雙眼。事實上,你對某個領域的經典、你對某家的學說,是否“一門深入、一往無前”呢?須知,一通才能百通!

在資訊發達到前所未有程度的時候,博大精深的中醫各家學說、各路臨床流派反而容易成為阻礙我們“一門精進、一通百通”的輝煌藉口。《道德經》那句曾經很不好懂的格言,似乎會給我們從另一種角度的深思:

“不出戶,知天下;不窺牖,見天道。其出彌遠,其知彌少,是以聖人不行而知,不見而明,不為而成。”

假設我們精通了《傷寒論》,假設我們融會了《脾胃論》,或者掌握了您所喜歡的某個學說,那麼,您完全可能成為中醫界的一流專家。

很多師兄弟非常好學,博採眾長,遺憾的是,“其出彌遠,其知彌少”,繁花似錦的各家學說,有時也很容易成為支離破碎的牛頭馬面。反而一門深入的師兄弟們,“不出戶”而精讀、不窺牖而深思,不急於多“行”,不急於多“見”,不急於多“為”,給自己做減法,不斷精簡自己,讓自己人生主攻方向的刀尖“變得更小”,也就換來了刀鋒的“更為鋭利”。

佛家所說的貪,就是中醫所說的“淫”,也就是太過,也就是所謂“實證”。

中醫言“實則瀉之,虛則補之”

《道德經》言“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

當我們有太過的慾望或太多的追求,不妨用用中醫之“瀉”,現在時尚說法叫做“做減法”之“減”,換用佛家術語則是“戒定慧”之“戒”。

瀉、減、戒,這些蓄意的“無為”,會成為我們實現“無為而無不為”的橋樑。

肺腑之言,在馬年的大年初三,說給比我小的同門師兄弟。

其實,更是說給我自己的。實際上,我可能是同門師兄弟裡面,特別“多方進取、廣種薄收”的人,看似“全面開花”實則“淺嚐輒止”。

2014年,以“戒”為師,先破“貪”執!

從我自己做起。

版權說明

  • 本文摘自《網路文章》,作者/劉觀濤。
  •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祟病”醫案

龍某某 女 1989年8月15日  中龍
2013-3-4 脈右寸細弦稍滑、關細稍弦、尺沉細弦,左寸細弦、關細微弦、尺沉細弱。其脈時上時下,難以描述。舌淡苔白膩。
訴:近一月來咽喉痰粘、睡眠差、似睡非睡,頭頂感覺有東西壓住。手足冰涼。大便稀。
桂枝加龍骨牡蠣湯
桂枝30 白芍30 生薑30 大棗30 甘草20 龍骨30 牡蠣30 梔子15 七劑

2013-3-12 脈右寸弦浮稍略滑、關浮稍弦略滑、尺細弦,左寸浮細弦稍滑、關弦稍滑、尺細弦。舌尖紅苔薄白。
訴:睡眠差,似睡非睡。煩躁不安,大便稀。柴胡加龍骨牡蠣湯
柴胡15 黃芩15 法半夏40 黨參15 生薑30 大棗15 甘草10 桂枝15 大黃30 赤芍15 龍骨15 牡蠣15 苦參30 遠志15       七劑

2013-3-20 脈右寸細弦稍滑、關細弦稍滑、尺細弦,左寸細弦滑稍浮、關細弦、尺細稍弦,舌淡紅,苔薄黃。
訴:睡眠好轉,煩躁減輕,大便稀溏,日一次。頸項不適,咽喉感覺痰粘。
柴胡加龍骨牡蠣湯
柴胡15 黃芩15 法半夏40 黨參15 生薑30 大棗15 甘草10 桂枝15 大黃30 茯苓30 龍骨15 牡蠣15 苦參30 遠志15       七劑

2013-3-27右寸細弦稍浮,關細稍弦,尺細弦,左寸細弦稍浮,關細稍弦,尺細下,舌淡紅苔白膩。
訴:睡眠進一步好轉,眼睛脹痛,視力易疲勞,大便稀,一天一次,頸項不適。
桂枝加龍骨牡蠣湯
桂枝15 白芍15 生薑15 大棗30 甘草15 龍骨30 牡蠣30 梔子15 黃芩15 鈎藤15 遠志15   七劑

2013-4-9 脈右寸細弦、關細弦、尺沉細,左寸細弦、關細稍弦、尺沉細。舌尖紅苔薄黃。
訴:睡眠稍差,迎風流淚。大便稀。柴胡加龍骨牡蠣湯
柴胡15 黃芩15 法半夏40 黨參15 生薑30 大棗15 甘草10 桂枝15 大黃15 茯苓60 龍骨15 牡蠣15 苦參30 遠志15      再進十五劑,諸症皆平。

按:此案之脈,忽上忽下、忽長忽短,似弦非弦,似澀非澀,難以明言其狀,屬《脈經》所謂之“祟脈”,此脈多主鬼崇之病。
診畢脈,老師問她:“你是哪裡來的,家出是否出過什麼事?”
病人說:“沒什麼事呀,我是湖南人,嫁到江西來,就在小龍鎮。”
老師再問:“那你有什麼不舒服?
她說:“我至從嫁到小龍以後,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覺,而且最恐怖的是,老是感覺有人在掐我的脖子。”
問:“做惡夢嗎?以前是否來過江西?”
她說:“那倒沒有。我來這邊剛剛一個月,以前從沒來過,就是結婚才過來的。”
問不出特殊的病因,老師遂轉問其丈夫:“你家中發生過什麼事嗎?”
丈夫回答:“沒有什麼特殊的事。”
師再追問:“最近半年,家中是否有親戚過世?”
丈夫想了想,說:“半年之內,家裡死了三個人:叔叔,姑姑,還有一個是另一個姑姑的兒子。”
老師因此判定病因在此,這是鬼邪纏身之證:“我們沒辦法說,到底是不是有‘鬼’,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神仙’,但是碰上了,只好姑且信之。”

  《脈經·卷四·平雜病脈第二》曰:“脈來乍大乍小、乍長乍短,為祟。”
此條經文提示“祟脈”者,飄乎不定,形如鬼祟,故謂之“祟”。
《脈經·卷五·扁鵲陰陽脈法第二》又曰:“少陰之脈,乍小乍大,乍長乍短,動搖六分。”
從此條經文可見,祟脈主病,與少陽相關。因此證皆正當正虛之時,鬼邪來乘,即《傷寒論》97條所謂“血弱氣盡腠理開,邪氣因入與正氣相搏”。而所謂“鬼邪”,即人死去之後,陽氣全消,所殘留的陰鬼之邪。

此病臨床表現以神志症狀為主,常表現為:心悸不寧,恍惚不安,難以入寐,似睡非睡。主脈則為:“乍大乍小、乍長乍短、乍浮乍沉”。
臨床上,很多心理、精神疾病,時有與“祟病”相關者。脫陽者鬼,脫陰者仙。故此,所謂的‘鬼病’,就是陽氣不振、陰鬼之邪來乘。
治療上,一者安神定志,一者溫陽扶正。安神定志者,柴胡加龍骨牡蠣湯;溫陽扶正者,太陰虛選桂枝加龍骨牡蠣湯(又兼有安神之能),少陰虛選附子湯。而其中,柴胡加龍骨牡蠣湯為此病之要方,其能解少陽鬱滯之邪,清陽明上浮之火,安內亂心中之神。
又治療此病,常需加鈎藤,因鈎藤為祛鬼邪之要藥。老師一朋友的父親是修道之士,亦擅於醫。觀其治病,喜用鈎藤,幾乎每方必加此藥。師不解,問其原因,其謂鈎藤之形,像兵器之鈎,似劍而曲,為仙家武器,大能祛陰鬼之邪以安正。故其為定驚熄風之要藥。

此病又與古書所載之“鬼擊”相似。
《外台秘要·鬼擊》引《病源》:“鬼擊者,謂鬼厲之氣擊著於人也。得之無漸,卒著如人以刀矛刺狀,胸脅腹內絞急切痛,不可抑按,或即吐血,或鼻中出血,或下血。一名為鬼排,言鬼排觸於人也。氣血虛弱,精魂衰微,忽與鬼神遇,相觸突致之,為其所排擊”,其病因病機,與“祟病”大體相似,唯發病較急、臨床表現較為劇烈。
可見,“鬼擊”為鬼邪卒中於人而即發,“祟病”為鬼邪漸加於人而發。治療上,“鬼擊”之治更為急切,如《千金》用還魂湯(即麻黃湯)以通陽開閉;而“祟病”則又需安神扶正。

版權說明

  • 本文摘自《徐汝奇醫案》,作者/徐汝奇。整理/李瑞文。
  •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病→脈→證→治診療模式應用舉例

張仲景、王叔和從平脈辨證不僅架構了三陰三陽辨證論治體系,而且將其推衍為雜病論治,如《金匱要略》各篇章中的“病、脈、證、治”的示範。同理,我們學習并運用平脈辨證法,同樣可以推求現代疾病的特效專治,即病→脈→證→治診療模式為臨證思維提供了切實可行的借鑒。例如:

1)      肝病,雙關脈獨弦明顯,陽明、少陽病,腹脹、便秘者,大柴胡湯主之;寸脈浮滑者,陽黃,合茵陳蒿湯;寸脈沉緩者,陰黃者,合茵陳朮附湯。

2)      胃病,雙關弦細者,少陽病,口苦,咽乾,目眩,脘腹不適,大便緊,邪在膽、逆在胃,小柴胡湯;雙關濡弱,脘腹隱痛,食少,便稀溏,太陰病,桂枝湯合人參湯主之;寸脈沉弱,胃脘痛不止,附子理中湯主之。寸關脈滑或浮弦者,心下滿悶、或嘔吐、腸嗚,此為痞,大便軟或溏,半夏瀉心湯主之。

3)      類風濕,右寸稍浮,左寸略沉,關尺俱緊或滑,太陽、太陰、少陰合病,關節腫痛變形,疼痛劇烈,宜桂枝芍藥知母湯。冷痛劇者合烏頭湯,遷延期者合陽和湯。

4)      痤瘡,脈雙寸浮滑、關弦或滑、尺稍弱者,陽明病,痤瘡化膿,此瘀熱在裡,麻黃連翹赤小豆湯主之;左寸弦,右關弦者,厥陰病,丹栀逍遙散主之。痤瘡兼尺脈弦者,痤瘡根病必暗紫,此瘀血阻絡,在男子當便秘,女人必痛經,合桂枝茯苓丸。

5)      褐色斑,左寸弦、右關弦,餘脈見弱,厥陰病,丹栀逍遙散主之。色暗者,其人實,合桂枝茯苓丸;色淡者,其人虛,合二至丸加菟絲子。

6)      鼻竇炎,雙寸脈浮滑而實,陽明病,頭額痛,涕色黃,或如膿、或鼻衄,葛根黃芩黃連湯主之。

7)      過敏性鼻炎,右寸浮細弦,餘脈細弦,大陽中寒,鼻涕清稀,小青龍湯主之;左寸浮弦或雙寸浮滑者,太陽陽明病,葛根湯合麻黃連翹赤小豆湯主之。

8)      頑固性失眠,左關弦,少陽病,煩躁易驚,展轉難眠,柴胡加龍骨牡蠣湯主之。

9)      頑固性腹水,寸脈浮弱,關尺浮弦,少陰病,腹大如鼓,如紅無苔,水熱互結,攻補兩難,豬苓湯主之,豬苓必重劑。

10)   末稍神經痛,脈寸浮、關尺細,太陽少陰病,葛根湯合當歸四逆湯主之。

11)   前列腺病,左寸沉弦、關脈弦、尺脈弦緊,厥陰病,小便淋澀,腹股溝或脹或痛,四逆散合桂枝茯苓丸、栝樓瞿麥丸主之。

12)   血液病,寸關脈洪大,陽明病,氣血妄行,肌膚紫癜,人參白虎湯主之,石膏重劑。左寸關浮細弱,肌膚紫癜,易鼻衄者,或咯吐血痰,少陰病,黃連阿膠湯主之;短氣不足以息,心慌、心悸,太陰少陰合病,炙甘草湯主之。

13)   糖尿病,寸關脈洪大,太陽陽明病,宜葛根黃芩黃連湯;三關脈浮大或實,陽明病,初病或實證,宜白虎湯或人參白虎湯、竹葉石膏湯;寸脈稍浮,雙關脈弦不對等,厥陰病,病情遷延,宜柴胡桂枝乾薑湯、烏梅丸;寸關脈沉細弱、尺脈浮或弦,少陰病,久病入絡,心腎俱衰,瘦弱不堪者,宜豬苓湯、大黃附子細辛湯、桂枝茯苓丸;下肢浮腫者,宜真武湯。此病程較長,首病太陽陽明,繼少陽,入厥陰,再少陰,而傳經合病多見,故脈必陰陽間雜。治當觀其脈證,平脈辨病,平脈合方。

14)   神經官能症,脈見左寸上沉澀、寸下短促而浮,右浮上浮促,寸下沉弦、雙關脈弦弱、尺脈細弦或緊,厥陰病,往來寒熱、腹痛,甚至感覺氣上衝胸膈,憋悶,煩躁,痛苦之狀莫名,但查無實據,此乃奔豚,奔豚湯主之。

15)   頸腰腿痛:頸椎病,脈左寸浮弦或緊,頸項強痛,太陽陽明病,宜葛根湯;左寸沉澀,頸項酸困,少陰病,宜桂枝加附子湯。腰椎病關脈弱、尺脈緊,為脾虛生濕,濕氣下流,困於腰之太陰病,宜腎着湯;尺沉澀為少陰病,宜腰痛四味丸。頸椎、腰椎突出,寸浮、關濡、尺沉,為太陽太陰少陰病,宜葛根湯、腎着湯、腰痛四味丸(我的經驗方:威靈仙、杜仲、懷牛膝、狗脊等分);尺下(下竟下)緊,腰腿痛,宜合烏頭湯;下肢痙攣,宜葛根湯,白芍用重劑(芍藥甘草湯)。

以上所示,僅為我個人經驗舉例,希望學者發揮。從“觀其脈證,知犯何逆,隨證治之”的經方應用原則,嚴格執行“病,脈,證,治”的平脈辨證診療規範是傳統中醫的基本功,歷史上善用此道而大有成就的醫家眾多,如吳鞠通《溫病條辨》、周慎齋《醫學秘奧》中均有此類脈與方藥直接對應的經驗總結,可供借鑒。

版權說明

  • 本文摘自《悟道張仲景:平脈辯證解讀》,作者/徐汝奇。
  •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當歸四逆湯當有生薑之我見

《傷寒論》中的當歸四逆湯是治血虛寒厥的主方。

原書方有當歸3兩,桂枝3兩,芍藥3兩,細辛3兩,炙甘草2兩,通草2兩,大棗25枚,七味藥組成。從藥物組成分析,本方是桂枝湯演變而來,用桂枝湯來滋陰和陽補益氣血,桂枝伍當歸,細辛,通草以溫經散寒,全方共奏補養陰血,溫運血行,散寒通脈之效。值得提出,桂枝湯原方是有生姜的,但本方為什麼棄而不用?金壽山說:“證屬虛寒,原可用姜,為什麼不用?很難說出道理。更怪的是《傷寒論》接著說“若其人內有久寒者,宜當歸四逆加吳茱萸生姜湯主之”,該方中生姜用量特重,至半斤之多。要麼不用,一用就用重劑,確有些怪。然而,從怪一點上正可以看出當歸四逆湯原方應有生姜”(《金壽山醫論選集》,117頁,人民衛生出版社,1983)的確如此,當歸四逆湯原方無姜,而緊接著加吳茱萸生姜湯的姜用量特重,可見金老從怪中悟出原方應有生姜乃是順理成章的。論中桂枝加桂湯的桂,新加湯的芍與姜,桂枝加芍藥湯的芍,都是原方中加重用量。當歸四逆湯中的生姜為半斤,是桂枝湯中常用量的一倍多,並且大棗也相應加到25枚,由此可見,當歸四逆湯原方當有生姜以散寒,“內有久寒者”又重用之,其意了然,毋庸置疑。(選自《中醫雜志》1984年第7期78頁)

《經方實驗錄》中關於《溫病條辨》的論述

去年11月在本欄中發了《<溫病條辨>陋書也》一文,引起了不少爭議。其實自傷寒溫病之爭以來,除易巨蓀發出如此論點外,很多經方家都有類似觀點,如《胡希恕講<溫病條辨>拾遺》就對該書續條評論,提出不少異議。曹穎甫也撰專文《論吳鞠通溫病條辨》一文中提到“今鞠通之書,重要方治,大率原本《傷寒》、《金匱》,而論斷大綱,乃變亂六經而主三焦,使近世以來醫家,不復能讀仲景書,不得謂非鞠通之罪也。”這是曹氏對《溫病條辨》一書所有論述的總的概括。他和他的學生薑佐景在《經方實驗錄》中,也進一步有理有據地展開了這個觀點。

在學習《經方實驗錄》中,摘取一二以作前拙稿之佐。
1 《傷寒論》中有治療“太陽溫病”的方劑
仲景並非只設溫病之門,而未設方,葛根湯是治仲景太陽溫病的主方。“合‘太陽病,發熱,而渴,不惡寒者為溫病’,‘太陽病,項背強,無汗,惡風,葛根湯主之’”二條為一,曰:葛根湯主治溫病者也。”(葛根湯證 封姓縫匠案)

2 《溫病條辨》的主要方劑源於《傷寒論》 第一:《溫病條辨》的辛涼甘潤法源於麻杏石甘湯
“辛涼甘潤是溫熱家法也”,“然則統辛涼甘潤法之妙藥,總不出麻杏石甘湯之範圍”,“辛涼甘潤藥系從麻杏石甘湯脫胎,向平淡方向變化,以治麻杏甘石湯之輕證也可,若謂辛涼甘潤法為溫病家創作,能跳出傷寒圈子者,曷其可哉?”其實,吳鞠通的“桑菊”、“銀翹”之劑,只是脫胎於麻杏石甘湯,只能治其輕劑。在《溫病條辨•上焦篇》第4條,吳鞠通自己也明確提出這一點,“今人亦間有用辛涼法者,多不見效,蓋病大藥輕之故”。若病情較重,“桑菊”、“銀翹”病重藥輕,不能中病,所以《溫病條辨•下焦篇》第48條又有“喘,咳,息促,吐稀涎,脈洪數,右大於左,喉啞,是為熱飲,麻杏甘石湯主之。”(麻黃杏仁甘草石膏湯證 王左案)
第二:增液湯並沒有通腑行滯之功
“至吳鞠通之增液承氣湯,其功原在承氣,而不在增液。若其單獨增液湯僅可作病後調理之方,絶不可倚為病時之主要之劑。”對此,吳鞠通本人也是有同樣認識的,《溫病條辨•中焦篇》第11條,“服增液湯已,周十二時觀之,若大便不下者,合調胃承氣湯微和之。”所以說,吳氏也知道增液湯並沒有通腑行滯之功。(陽明津竭
甘右案)

3 《溫病條辨》某些方證,用經方的角度衡量,值得商榷
《溫病條辨•上焦篇》第8條“太陰溫病,脈浮大而芤,汗大出,微喘,甚至鼻孔扇者”,並非白虎加人參湯證,應如《傷寒論》第63條“發汗後,不可更行桂枝湯,汗出而喘。無大熱”,選用麻杏甘石湯。(調胃承氣湯證 沈寶寶案)
4“變亂六經而主三焦”謬也
溫病學家認為“溫熱雖久,在一經不移”,“初病手經,不當用足經方”。但是傷寒之足經以太陽為首,溫病的手經以太陰為首。溫病學家又說“三焦不得才外解,必至成裡結。”內結就是結在胃與腸,胃不就是足陽明經嗎?不就是手經傳至足經嗎?吳氏在六經辨證外另立三焦辨證,實謬也。(調胃承氣湯證 沈寶寶案)
“傷寒溫病之爭辯,至有清一代為最烈,傷寒家之斥溫病,猶嚴父之逐劣子,認為不屑教誨。溫病家之排傷寒,如蠻族之抗敵國,指為不共戴天。”(調胃承氣湯證 沈寶寶案)由於《溫病條辨》及三焦辨證的流傳,後世溫病與傷寒之爭更為激烈。幾乎到了曹氏所說“不復能讀仲景書”的程度。
不過,如陸九芝所說“溫熱之病,本隷於《傷寒論》中,而溫熱之方,並不在《傷寒論》之外”。又如曹氏師徒所說:“所謂溫熱傷寒之分,廢話而已,廢話而已!”(白虎湯證 江陰繆姓女案)“我將融溫熱於傷寒之中,而不拒溫熱於傷寒之外。”(調胃承氣湯證 沈寶寶案)
而且,吳鞠通寫《溫病條辨》的時候,並沒有另立溫病於傷寒之外的意思,正如吳氏在凡例中所說《溫病條辨》只是“實可羽翼傷寒”,補充傷寒不足之方證而已。

版權說明

  • 本文摘自《經方醫學論壇》
  •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張仲景50味藥證

張仲景50藥證

桂枝主治氣上衝。
芍藥主治攣急,尤以腳攣急、腹中急痛、身疼痛為多;兼治便秘,腹急痛伴有大便秘結如慄狀者最為適宜。
甘草主治羸瘦;兼治咽痛、口舌糜碎、咳嗽、心悸以及躁、急、痛、逆諸症。
大棗配伍甘草主治動悸、臟躁;配伍生姜主治嘔吐、咳逆;配伍于瀉下藥中可保護胃氣。
麻黃主治黃腫;兼治咳喘及惡寒無汗而身痛者。
附子主治脈沉微與痛証。
烏頭主治腹中劇痛、或關節疼痛而手足逆冷、脈沉緊者。
乾姜主治多涎唾而不渴者。
生姜主治惡心嘔吐。
細辛主治惡寒不渴;兼治咳、厥冷、疼痛者。
吳茱萸主治腹痛、頭痛而乾嘔、手足厥冷、脈細者。
柴胡主治往來寒熱而胸脅苦滿者。
半夏主治嘔而不渴者;兼治咽痛、失音、咽喉異物感、咳喘、心下悸等。
黃耆主治汗出而腫、肌無力者。
白朮主治渴而下利者;兼治冒眩、四肢沉重疼痛、短氣、心下逆滿、小便不利、水腫。
茯苓主治眩悸、口渴而小便不利者。
豬苓主治小便不利者。
澤瀉主治冒眩而口渴、小便不利者。
滑石主治小便不利且赤者;兼治渴。
防己主治下肢水腫。
葛根主治項背強痛、下利而渴者。
瓜蔞根主治渴者。
黃連主治心中煩;兼治心下痞、下利。
黃芩主治煩熱而出血者;兼治熱利、熱痞、熱痺等。
黃柏主治身黃、發熱而小便不利且赤者;兼治熱利。
梔子主治煩熱而胸中窒者;兼治黃疸、腹痛、咽喉疼痛、衄血、血淋、目赤。
大黃主治痛而閉、煩而熱、脈滑實者;兼治心下痞、吐血衄血、經水不利、黃疸、嘔吐、癰疽疔瘡等。
芒硝主治便秘、舌面乾躁而譫語者。
厚樸主治腹滿、胸滿;兼治咳喘、便秘。
枳實主治胸腹痞滿而痛且大便不通者。
瓜蔞實主治胸中至心下悶痛而大便不通者。
薤白主治胸腹痛;兼治咳唾喘息、里急後重。
石膏主治身熱汗出而煩渴、脈滑數或浮大、洪大者。
知母主治汗出而煩。
龍骨主治驚悸而脈芤動者。
牡蠣主治驚悸、口渴而胸脅痞硬者。
人參主治氣液不足。
麥冬主治羸瘦而氣逆、咽喉不利者。
阿膠主治血証。
乾地黃主治血証。
當歸主治婦人腹痛。
川芎主治腹痛。
牡丹皮主治少腹痛而出血者。
杏仁主治胸滿而喘;兼治腹脹便秘。
五味子主治咳逆上氣而時冒者。
桔梗主治咽痛、咽乾或咳者。
葶藶子主治咳喘而胸腹脹滿、鼻塞清涕出、一身面目浮腫者。
桃仁主治肌膚甲錯者;兼治便秘。
蟄蟲主治經水不利、少腹滿痛。
水蛭主治少腹硬滿、發狂善忘、小便自利者。

版權說明

  • 本文摘自《張仲景50味藥證》,作者/黃煌。
  •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傷寒論》養生學思想

(1)天人相應的整體觀是張仲景養生學的基本出發點和指導思想。正如《傷寒雜病論.自序》“撰用《素問》、《九卷》、《八十一難》”之語所云,仲景之學。是在繼承了《內》、《難》學術思想的基礎之上而形成的。因而,在人與自然的關係問題上,張仲景便自然地以《內經》天人相應的整體觀作為指導思想,並且作了進一步的闡發,他曾指出:“夫天布五行,以運萬類;人稟五常,以有五臟”(見《傷寒論.自序》),“夫人稟五常,因風氣而生長,風能生萬物,亦能害萬物,如水能浮舟,亦能覆舟。”(見《金匾要略方論。臟腑經絡先後病脈證第一》)這些生動的描述,就很清楚他說明,人類生活在自然界,並作為自然界的組成部分,人類只有順應自然界氣候的發展變化,才能得以生存,保持健康。由此可見,天人相應的整體觀是仲景養生學的基本出發點和指導思想。

(2)防病、抗病重視保津液。

津液之所以能防病、抗病,首先表現在津液具有固護機體、防禦病邪的功能。如仲景在揭示太陽病轉入陽明的機理時,一再重申亡津液是其關鍵條件:“太陽病若發汗,若下,若利小便,此亡津液,胃中乾燥,因轉屬陽明。”正是其例。何以亡津液會導致病轉陽明?因為律液乃陽明經的主要正氣,津液充則陽明固,邪不可干;津液亡則陽明虛,邪氣便可輕易陷入。

津液之所以能防病、抗病,其次表現在津液能驅逐病邪,削弱病勢上。如“陽明病,發熱汗出者,此為熱越。”這裡的熱越,即言熱邪發越於外。津液充沛,陽氣暢運則汗出越邪,邪越則病順。故“陽明病,法多汗”,而津虧則無汗,邪不得出,其病為逆。又如溫熱病中小便常短赤灼熱,因為人要通過小便排邪。熱邪一除,小便即轉清利。“小便利,色白者,此熱除也。”故臨床可視小便斷吉凶。“小便利者,其人可治”。因小便不僅顯示人體津液虛實情況,而且還能反應前陰這條驅邪途徑是否正常。

津液所以能防病、抗病,還可體現在津液能調整由病邪所致的功能失調並修復損傷。如太陽病發汗後,大汗出,胃中干,欲得飲水者,少少與飲之,令胃氣和則愈。這是因為津液得到了補充。若津液鬱滯不行,其調和作用也難以順利發揮。

由上可知,津液抗病作用及津液抗病思想在《傷寒論》中有充分反映。人們要想不得病或少得病,必須重視保護體內的津液。如張景岳說:“五液充,則形體賴而強壯。”人若津液不充,則筋枯髓減,皮槁毛脆,臟腑虛弱,即易為病邪所害。

(3)重視用飲食防病、治病。

這裡的飲食藥物係指既可食用,又能防治疾病的動植物及其加工品。據統計,在《傷寒論》112方中,一共使用飲食藥物17種,計有大棗、生薑、乾薑、香豉、粳米、蔥白、蜂蜜、赤小豆、豬膽汁、蜀椒、烏梅、豬膚、雞子黃、雞子(去黃)、飴糖、苦酒、清酒。這些飲食藥物遍及81個劑,占全書方劑總數的72.32%。其中還有不少純以飲食藥物命名的方劑,如十棗湯,豬膚湯等6方,加上藥食合名的方劑(如乾薑附子湯)共24方,占全書的21.43%。由此可見,仲景對食療是十分重視的,並已使其成為其學術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

 

(4)時時刻刻注意保胃氣。

仲景認為,機體的功能與胃氣的充沛與否有着十分密切的關係。這是因為機體所需的營養物質有賴於胃氣的化生,治療疾病的藥物也需中焦受氣取汁以發揮療效。為此,他不僅重視脾胃陽氣的一面,也注意到了脾胃陰液的一面。《傷寒論》六經病證的治則,總的說來,不外祛邪與扶正兩方面,在具體運用上,實際包括汗、吐、下、和、溫、清、消、補八法。仲景於八法中,均不忘“保胃氣”,如汗法的桂枝湯,用草、棗調補中焦,保護胃氣。下法的調胃承氣湯,用甘草緩急和中。補法的炙甘草湯,以甘草、大棗補益脾胃。困苦寒清熱藥易傷人胃氣,則加入粳米。甘草調補胃氣。

此外,仲景不僅重視以藥物“保胃氣”,在服藥方法上亦強調“保胃氣”。如他主張藥時宜喝點粥,因為粥有內充谷氣的作用,既可助胃氣以扶正,又可助藥力以祛邪。

還有,仲景繼承並發展了《內經》,“病熱少愈,食肉則復,多食則遺,此其禁也”這一理論,注重疾病時期的調理。如他立專篇討論瘥後勞復問題,指出病癒時,“脾胃氣尚弱”,尤需“保胃氣”。

(5)重視增強機體免疫力。

《傷寒論》中所用藥物非常廣泛,以《傷寒論》所用112方與93味藥來看,有扶正祛邪免疫作用的人參、黃芪、白朮、雲苓、當歸、甘草、大棗等藥物的條文不下上百條。在其所載扶正祛邪藥物中,多有增強免疫機能、調理臟腑、補養氣血的作用。現舉例如下:

人參:能鼓舞正氣,增強機體免疫力而增強抗病能力。《本經》用人參的條文68條,如桂枝人參湯用於扶正祛邪,增強機體免疫力。

黃芪:可增強病毒誘生干擾素的能力,並能通過促進細胞體液免疫反應,增強吞噬功能。《本經》用黃芪條文11條,如黃芪桂枝湯,就是增強機體免疫力,扶正祛邪的方劑之一。

甘草:《傷寒論》用甘草69次。實驗證明,甘草有抗變態反應作用,能延長移植組織的存活時間,對枯草桿菌“一澱粉酶免疫小鼠的抗體產生有抑製作用,甘草所含的LH作用於T細胞,有促進免疫作用。

大棗:《傷寒論》用大棗40次,也是在《本論》中出現頻率較高的一種藥物,藥理研究其含大量AMP樣物質,人口服時末梢血漿及白細胞內的CAMP含量均明顯上升。免疫學認為,免疫反應與分子生物學中的CAMP和CGMP有關,故大棗對免疫功能有重要影響。

至於本論中運用較廣的其它藥物如芍藥、附子、桂枝、白朮、茯苓、麥冬、豬苓等,均不同程度地顯示了促進免疫,從而祛除邪氣。

版權說明

  • 本文摘自《網路文章》。
  •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談方之“王道”與“霸道”

治外感方如大將,消滅入侵之敵;治內傷方如丞相,治理國家。這是人們對方藥性能的比喻之談。外感多為六淫犯人,其來疾,其變速,其症險,尤其是溫病。這就要求在短時間內克敵制勝,故用方多猛,猶如行軍打仗一般,爭分奪秒。內傷多為七情所傷,饑飽勞役,日積月累,正氣日漸削奪,人多不覺,或雖有感覺,但因影響不大而忽略。這樣由功能而及臟器,病已形成,才被引起注意。由於其來漸,其勢緩,其傷深,在治療時要想急切見功,如奔跑太快,必致顛仆。且驟病易起,漸衰難復,因此這類方藥,療效相對地顯得緩慢。人們鑒於兩類方藥的性能不同,常稱前者為“霸道”之方,後者為“王道”之方。

長於治外感病者,崇“霸道”方而貶“王道”方,認為“王道”方如隔靴搔癢,不能治病,可有可無;長於治內傷者認為“霸道”方最傷正氣,稍有過用,往往使病者愈治癒壞,甚至成為壞病。

“霸者”方長於攻逐,其力猛,往往看到某個症狀明顯消失,易被認為“有效”。“王道”方多用於扶正,其效緩,因氣血之生長本身就緩慢,易被誤認為“無效”。

其實兩者各有千秋,要點在於用方之準確靈活耳。有一膨脹病患者曾自述,初脹之時如檳榔、木香、牽牛子之類一服即消,繼服效果逐漸減小,更醫求治,謂過用攻伐,中氣不能轉輸,改用香砂六君子湯,初服三劑,似有效又似無效,又服三劑覺精神好轉,脹也有所減輕,以後消消補補,終收全功。以治療中病人也曾性急,嫌進展太慢,又求醫改用攻逐藥,兩劑後幾乎腹脹如故,驚駭之下,才不敢再自作聰明。

非“霸道”方不足以卻邪,非“王道”方難以扶正,兩者不可偏廢。古人有比喻“王道”方為“君子”,所謂不求功而有功,不言德而有德,猶如“無名英雄”。其功妙在潛移默化之中。二者或分用,或合用,如十棗湯中甘遂與大棗同用,皂夾丸中之棗膏送服,保和丸之加白朮為大安丸。用之得當皆有妙用。

葉天士治療虛損久疾,強調“王道無近功,多服自有益。”我早年讀此體會不深,中年對此略有體會,晚年始領會深切。久病正衰,當以“王道”方為主,多服自有益,不可操之過急,欲速則不達。惜乎有的病家只圖一時之快,有的醫家着眼於急功好利,對於慢性虛損之疾,而行霸道極為有害。臨床上以霸道方攻伐無過,加重病情者並非罕見。上工治病,不僅要治病,更要治心,千方百計囑病人耐心治療,才是好的醫生。此點孫思邈在《大醫精誠》中言之頗詳,是醫之道德也。

版權說明

  • 本文摘自《網路文章》。
  •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有關傷寒論的註解

章太炎:“自金以來,解《傷寒論》者多矣,大抵可分三部。陋若陶華,妄若舒詔,僻若黃元御,弗與焉。依據古經,言必有則,而不能通仲景之意,則成無己是也;才辨自用,顛倒舊編, 時亦能解前人之執,而過或甚焉,則方有則、喻昌是也;假借運氣,附會歲露, 以實效之書變為玄談,則張志聰、陳念祖是也。去此三謬,能卓然自立者:創通大義,莫不如浙之柯氏;分  條理,莫如吳之尤氏。嗟乎!解傷寒者百餘家,其能自立者,不過二人,斯亦惜矣。 自《傷寒論》傳及日本,為說者亦數十人,其隨文解義者, 頗視中土為審慎。其以方術治病,變化胸心,不滯故常者又往往多效,令仲景而在,其必曰:吾道東矣”(《傷寒今釋•章序》

體質辨別

—五苓散第一眼看上去必定肥胖,有兩個字可以形容-白胖。 —

胖有幾種情況:黃胖-黃耆體質;黑胖油膩-防風通聖體質等;白胖-五苓散體質。 —

現在以城市居民五苓散體質多見,其人多善於飲酒,喜歡吃肉,而活動量比較小,第一眼看上去是虛胖,白白胖胖的。 —

半夏體質比較直觀的觀察方法,兩個字-圓臉。在臨床上,幾乎圓臉型的病人都是半夏體質,那處方就要以半夏為主藥才有療效。 —

桂枝體質:白面書生者就是。所謂面如冠玉,即面白而有油光,一般長臉比較多。全身皮膚也比較白,比較瘦,沒有厚肚皮,這種白是很健康的白,絕不是蒼白。 —

柴胡體質也是瘦者多-面黃肌瘦,瘦而黃黑者多是,皮膚有灰塵一樣,比較乾燥,但臉型一般略方,而有尖下頦。一個人,瘦瘦的,臉上皮膚黃黑色的,那就是柴胡體質。 —

桂枝體質和小柴胡湯證同存一體的比較多見。一個瘦人,臉上皮膚黃白色,就是桂枝、小柴胡湯的複合體。比如上呼吸道感染的病人,都是發燒,身體很瘦,面白者,用桂枝湯;而面黃者就需要用小柴胡湯了;而臉上皮膚黃白色的,就需要柴胡桂枝湯了。 —

大柴胡體質:整體一定要壯實,最主要的就是:國字臉,整體粗短,脖子粗短,四肢粗短,手指粗短。其次,身高一般,下巴比較寬,典型的國字臉,腹部按壓感覺有抵抗感,腹部比較充實,用通俗的話就是有啤酒肚。大柴胡體質一般是複合體,合併麻黃體質、桂枝茯苓體質最多。 —

柴胡加龍骨牡蠣湯:臉型瘦長型,頸細長,整體細長。 —

四逆散體質:國字臉,體型適中者多。 —

四逆散臉:瘦國字臉。 —

四逆散臉與大柴胡臉還是比較容易區分,都是國字臉,瘦的就是四逆散臉,胖壯的就是大柴胡臉。 — 小柴胡臉面黃肌瘦,一般尖下頦者多,皮膚黃黑無光澤者多。 —

臉瘦長,脖子細長,整體細長是柴胡加龍骨牡蠣湯臉。四方臉,也就是瘦國字臉,是四逆散臉。胖國字臉,脖子短,整體粗短,是大柴胡臉。面黃肌瘦,無光澤,是小柴胡臉。

版權說明

  • 本文摘自《經方醫學論壇》,作者/蘭洪喜。
  •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方證辨證與病因學說

先講一個真實的醫林故事,用以說明方證辨證和病因的辨證關係。
l943年萬有生初學醫時,其母發熱,大概是腸傷寒,萬有生請一名醫診治,診斷為濕溫,給她服用清熱化濕的方藥,病勢日趨嚴重,神衰力疲,少氣懶言,不思飲食,舌上白苔久久不化。一日,脈數,每分鐘達120次,萬有生提出用人參,但名醫肯定地說:“濕溫病無補法”,僅在原方中減去苦寒藥,第二天,萬母身熱忽退,但四肢厥冷,踡臥欲寐,少陰危象畢露,名醫才用四逆東加人參救急。萬毌不及服藥而亡,萬抱恨終天。
這個病案告訴我們,將“病因”視為決定性的條件是不可靠的,雖名醫也會犯錯。臨床上方證、藥證樸素無華,雖初學者也能把握.
陸廣莘老師認為:“《內經》:‘百病之生也,皆生於風寒暑濕燥火’。是中醫學初期‘病因決定論’的階段,和其相應的治療原則是‘寒者熱之,熱者寒之’等把壓制對抗療法當做常規。這種療法臨床證明療效不好,往往‘舊病未去,新病複起’。即使暫時治癒,復發率也很高。中醫從失敗中認識到,光是注重外因致病是片面的,一定要尋找機體內部的抗病反應。因此在診斷上強調‘謹守病機各司所屬’”。仲景從臨床療效出發,以六經辨證為綱,將“病因”冷處理,注重方證相合,建立了方證辨證的初步體系。溫病學說是發展與補充了仲景的體系,但在以“病因”來定“病名”方面,給後世留下遺憾,如“春溫”、“冬溫”、“暑溫”、“濕溫”等等病名,使人們對疾病的診治,不是更加清晰,而是更加模糊。葉天士的“席氏治驗”就不說了。
但我們也不能由此而走向另一個極端,象日本漢方家的古方派一樣,主張“方證主義”。對他們的方證辨證來說,有否感受外邪? 有否存在外來“病因”是一個無須解決的問題.
我認為病因反映了疾病的基本矛盾,而方證所反映的是人在“健病之變”(陸廣莘語)過程中的主要矛盾。方證辨證以方證為主要目標,也要顧及病因因素。
我曾醫治過這樣一個病人,他全身肢節疼痛,下肢關節紅腫熱痛。苔黃膩,脈數,口苦、口幹、飲冷、尿黃,一派濕熱之象,屬蒼術白虎湯方證,但投方無效,反增痛苦。仔細詢向方知病痛是因為淋冷雨而起的,寒濕的病因隱蔽在深處,左右著病機的發展.於是改投五積散,5劑有顯效,再10劑而痊。此案從另一角度告訴我們,方證辨證也不是萬能的。也許,正是這個原因,萬有生這個終生研究經方的人,到了晚年反而轉向時方的研究,劉渡舟晚年也主張經方時方合軌。其中的甘苦,如魚飲水,只有他們自己內心知道。
綜上所述,我認為一般情況下審症求因是方證辨證中的充分條件而不是必要條件.但是也不排除特殊情況下,病因在辨證過程中所起的主導作用。

版權說明

  • 本文摘自《經方醫學論壇》。
  •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消渴症案例

在美國漢唐跟診時,倪師遇到消渴症,一般都用白虎湯,消渴還不止的話,再繼續加上去。經過我翻閱書後,根據張隱菴的論點,脾喜燥惡濕,用辛熱藥溫脾燥濕,脾臟得以疏調水道,津液自然上輸於肺,消渴即止,可以用理中湯之類溫中健脾。最近有在經方醫學論壇看到很不錯的案例,也是很類似張隱菴的治法。

武真武湯治療消渴經驗  凡消渴無明顯熱證,舌不紅者,皆以真武湯治之。 ­

例1:王某。男性,36歲。­

曾因口渴多飲在某醫院查空腹血糖10.32mmol/L(186nlg/d1),尿糖(十十十)。診斷為“糖尿病”,口服各種降糖藥,並求中醫治療,病情時好時壞,1983年10月求餘診治。患者面色光白,精神不振,頭暈目眩。口渴欲飲,飲而不解,夜間尤甚,尿頻,腰膝冷痛、陽痿,氣短懶言、脈沉細無力,舌苔白膩質淡。查空腹血糖15.26mmol/L(275mg/d1),尿糖(十十十)。此屬氣虛腎虧之證,治宜益氣溫陽,方用真武湯:­

附子20g  幹薑20  茯苓50g  白芍50g  白術30g­守方服lO劑,諸症漸消,空腹血糖4.44mmol/L(80mg/d1),尿糖正常,脈沉緩,舌淡苔白,囑其服用金醫腎氣九2個月以鞏固療效。­

本患者口渴欲飲,夜間尤甚乃腎氣不足,命門火衰,氣不化律,津不上朝所致,故用溫腎益氣壯陽之法。如不加洞察,沿用常法,妄用寒涼則謬之千里。正如《醫門法律》所言:“凡治消渴病,用寒涼太過,乃至水勝火消,猶不知反,漸成腫滿不效,醫之罪也。”­

例2:於某,女性,23歲。­

1979年格患糖尿病,住本市某醫院治療,曾用降糖靈及中藥治療1個月,出院時空腹血糖10.55mmol/l(190mg/d1),尿糖(十十),出院後由於不能控制飲食,過於勞累,病情逐漸加重,消瘦,盜汗,胸片診斷:“浸潤型肺結核”。於l981年4月來診,面色蒼白,兩顴發紅,精神疲憊,氣短乏力.動則尤甚,心悸頭暈,口渴多次,納差,大便稀溏,下肢微腫,舌淡紅苔薄白,脈細數,查空腹血糖8.88mmol/L(160mg/d1),尿糖(十十十)。此屬腎氣虛衰,命門之火不足,治宜溫腎壯陽,化氣益肺,方選真武湯加減:­

附子20g  茯苓50g  白芍50g  桂枝50g 當歸50g  細辛5g  甘草lOg  木通lOg 幹薑20g­服藥15劑­

二診:患者仍咳嗽胸悶,心悸氣短,其餘諸症皆消,查空腹血糖4.44mmol/L(80mg/d1),尿糖正常,脈沉細,此宜益氣健脾,溫肺養陰以善其後。取造遙散加味:­

柴胡15g  白芍40g  當歸l 5g  白術15g  黃芪50g 五味子15g  山茱萸20g 枸杞子20g  附子20g  龍牡各20g  玄參30g­守方服20余劑,查空腹血糖正常,尿糖正常。胸片:肺部陰影縮小,自覺一切正常,囑停服上藥,服金匿腎氣九1個月鞏固療效。    本患者口渴多飲,納差,大便稀溏,下肢浮腫為腎氣虛弱,命門火衰;兩顴發紅,咳嗽盜汗為虛火上浮。若見渴止渴,實為南轅北轍,故治以溫腎益氣壯陽之品,選用黃芪、附子益氣壯陽,化氣生津,茯苓、白芍健脾益陰,桂枝、細辛通陽化氣,引藥人腎。逍遙散加味舒肝健脾調肺益氣,龍牡沉潛固陰,以使陰平陽秘,三焦通利,病體痊癒。­

例3:宗某,女性,47歲。­

患糖尿病13年,於1975年、1981年曾2次住院治療,症狀有所改善。l983年3月請餘診治。患者面色萎黃,全身乏力,善饑多食口渴多飲,尿頻口甜,四肢逆冷。脈沉無力,舌苔白膩,舌質淡,查空腹血糖17.54mmol/L(316mg/dI),尿糖(十十十)。辨證為脾腎陽虛之證,急救其陽,真武湯合四逆湯加減:­

茯苓50g  白芍100g  白術50g  附子20g  幹姜20g  桂枝50g  麻黃20g­服上藥2劑口渴大減,四肢得溫,諸症改善,效不更方,連服4劑,空腹血糖4.44mmol/l(80mg/d1),尿糖正常。後以金匱腎氣丸口服1個月。隨防3年末見病情反復。    仲景在太陽篇用真武湯治療太陽病誤汗,轉入少陰,乃為救誤而設;少陰篇則用於治療腎陽衰微,水氣不化,陽衰而不用四逆,緣于陽虛挾水,水盛而重用溫陽,本于腎中陽微,故用真武溫陽利水而收功。本例病人久病體衰,腎氣虧餒,氣不化津,津凝液斂,而表現為一派津液不布之證。方用大辛大熱之附子溫腎助陽,化氣布津。茯苓、白術健脾運濕,白芍斂陰和陽,幹姜味辛入氣分,可協附子溫腎化氣。由此可見消渴非皆燥熱,每屬飲證。

您正在看的文章來自經方醫學論壇——中國經方醫學專業學術論壇(Huanghuang jingfang Salon) http://www.hhjfsl.com/jfbbs,原文地址:http://www.hhjfsl.com/jfbbs/read.php?tid-13768.html

岳美中說經方與時方

岳美中學醫之始,是因肺病略血,求治無效,遂購閱醫書,欲謀自救。中道習醫,既無家傳,又乏師承,主要靠刻苦自學,經歷較多坎坷。其學醫過程可概括為3個階段:

初學之時,從張錫純《醫學衷中參西錄》入手,多以時方應病家。臨證稍久,覺其局限,轉而學習清代吳鞠通、王孟英之溫病學說,用之臨床,效失參半,亦覺其方瑣細冗弱。其後研讀《傷寒論》、《金匱要略》,見其察證候不言病理,出方劑不言藥性,從客觀以立論,投藥石以祛痰。其質樸之學術,實逼近科學之堂奧,真是祛病之利器。後又鑽研唐代《千金要方》、《外台秘要》諸書,其中質樸之學,實用之方,直上接仲景,果能用之得當,亦有如鼓應桴之效。從1934年到1949年間,即專用古方治病,時起大症。益堅信中醫之奧妙,原不在宋元以後。因此,在多年中,對唐代以前醫學愚衷款款,矻矻研求,不無收穫。這是第一階段。

以後,岳美中在不斷學習體會中逐漸認識到專執古方亦有不足。一方面,臨證時遇到的疾病多,所持的方法少,有時窮於應付,不能泛應曲當;另一方面,經方有側重溫補處,倘有認證不清,則必病隨藥變,持平以論,溫、熱、寒、涼,一有偏重,其得失是相等的。治病若先抱成見,則難期完整的療效。40年代末至50年代初,他經過讀書臨證和與同道商討,認識進了一步,體會到了專學「傷寒」,容易涉於粗疏,專學「溫病」容易流於輕淡;粗疏常致於僨事,輕淡每流於敷衍。必須學古方而能入細,學時方能務實。入細則能理複雜紛紜之繁,務實則能舉沉疴痼疾之重。當時,岳美中曾對這一段學習與臨證體會加以總結,認為治重病大證,要用張仲景的經方;治脾胃病,用李東垣的方較好;治溫熱及小病輕病,葉派時方細密可取。總之,只有因人、因證、因時、因地制宜,選方用藥,才能不偏不倚,恰中病機。這是第二階段的認識。

1954年以後,岳美中對唯物辯證法進行了學習和研究,用於總結以前的醫療經驗和學術思想,又有了新的認識。例如,他認識到執死方以治活人,即使綜合古今,參酌中外,也難免有削足適履之弊;需要有足夠的書本知識和豐富的臨床經驗,在正確方法的指導下,研究用藥製方的規律性。這是第三個階段的認識。這種治學方法,不僅可以為臨床一些病的治療開拓新的思路,而且可以使辨證論治的理論得到豐富和深化。

版權說明

  • 本文摘自《網路文章》,作者/岳美中。
  •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經方醫學是一門開放體系的學科

什麼是經方?

筆者狹隘的理解為《傷寒論》中的部分方劑才是經方。如果寬泛來看,一切方劑皆可為經方,區別只在於效能不同。這麼說的話,經方不妨定義為效能最優秀的那些方劑,事實上,它的主體依然只存在於《傷寒論》中。因為臨床治療依靠的是這些方劑,所以筆者稱其為「東漢工具」。

什麼是經方的理論?

即東漢版的《傷寒論》,它的方法論是什麼?因為張仲景時代距離今天已經1800多年,因客觀條件限制,難於考證其思想?所以筆者假設東漢方法論為X。

而目前中醫存在兩套方法論。一套是「金元方法論」,大家都很熟悉,以陰陽五行學說為理論指導藥物應用,筆者定義為A。另一套是被徐靈胎提出,但未引起共鳴,後同樣被日本的吉益東洞提出,卻引發異域狂飆突進之革新,這就是我們不再陌生的類方、類藥思維的方證、藥證理論,筆者稱為「吉益方法論」,定義為B。當然徐靈胎醫家是需要紀念的!

那麼,X=A?還是X=B?

筆者曾經從中醫藥的起源,從神農嘗百草的傳說中進行理論上的推測,以為B接近X的真相,但此想法不免引人詬病,而且又有竊人之美的嫌疑。所以筆者就客觀認識B,它是幾百年前提出的新理論。

雖然中醫是經驗醫學,但從近幾百年的中醫發展來看,它也遵循一個科學發展的規律:先有理論的突破,然後帶來技術上的革新。

吉益東洞的類方、類藥思維一方面離不開西方文化傳入日本的時代大背景,新的哲學、邏輯思想轉變了人們認識時代、認識事物的思維,不再拘泥於此前中國的陰陽五行文化思維;另一方面離不開日本原生態的純樸島國民風,明治維新之前的日本距離結束的戰國時代並不久遠,類方、類藥思維其實也是一種原始的思維方式。

吉益方法論的產生,開啟了東漢工具應用的新時代。今天的經方醫學成就,其實就來自幾百年前的那次思維突破。所以,中醫的發展,一樣不會脫離科學發展的基本規律。對金元醫學也是這個道理,沒有張元素這個書生,那有後面的金元四大家。

在吉益方法論產生以後,矛盾就產生了。X=A?還是X=B?這個問題就像中世紀的歐洲爭論「地心說」還是「日心說」一樣,筆者不在這裡討論這個問題,而是想闡述B方法論指導下的中醫學是一門開放體系的學科。

隨著吉益時代在日本的發展,西醫學也登陸中醫學的故鄉,中醫學的噩夢隨之來臨。

筆者在這裡想引用兩個考古概念,「陶器」與「鐵器」。中醫中的藥物離不開陶罐,而西醫學的發展離不開解剖刀,所以筆者把中醫稱為醫學的「陶器時代」,而西醫稱為醫學的「鐵器時代」。從「陶器時代」到「鐵器時代」,代表著思維的革新,工具的革新,生產力的提高。「鐵器時代」的繁榮,必然導致「陶器時代」的衰退,這也是如今我國醫學的現狀。但是否有了鐵器,就不用陶器了呢?這也是如今我國醫學的爭論。

西醫是順應時代產生的,雖然它有種種弊端,但這個學科的優勢、它的進步性是無需懷疑的。「陶器」生活在「鐵器」時代,要想的問題不是打敗「鐵器」,而是如何在一個新的時代中發展自己生存下去,就像我們今天每天吃飯的「碗」一樣啊,它就找到了自己的定位。

而這,需要一種開放的學科體系!也即使說,「陶器」要包容「鐵器」。

遺憾的是,方法論A不具備,它在最基礎的學科理論上有衝突,臟腑學說之於解剖學的矛盾,這也是近代中醫論爭的焦點,具體人物就不羅列了。所以,方法論A看西醫總是不順眼,恨不能要把它從我們的中醫高校中趕出去。

方法論B就沒有這個麻煩,因為方法論B中沒有臟腑觀念。方法論B談論的是證。證構成的基本要素症狀、體征等,西醫學也要討論。《傷寒論》上說「頭痛,發熱,汗出,惡風,桂枝湯主之」,「頭痛,發熱,汗出,惡風」這也是西醫學所認識到的人體感冒的症狀,有區別的只是治療方案,你用阿司匹林,我用桂枝湯罷了。僅僅是這樣還不夠,方法論B沒有臟腑觀念,顯得沒有根基,它乾脆就寄生在西醫學體系之上算了。拿溫膽湯為例,溫膽湯是一張壯膽的方劑,方法論A解釋溫膽湯不免要扯上「膽」是「中精之腑」,「膽者,中正之官,決斷出焉」這些。但方法論B不這樣了,它面對的是西醫學,它尋求的是西醫學的理解,就不需要再在臟腑理論中去印證了,溫膽湯的作用是調節精神狀態,走中樞的。

所以,方法論B與西醫學是沒有矛盾的,西醫學倒成了經方應用組成不可缺少的部分。

東漢工具還是那些東漢工具,方法論B沒有丟棄,方法論B帶來的是思想的革新。

關於什麼是東漢方法論,筆者已經不關心了。有了吉益方法論,筆者已經找到了西醫大環境下中醫生存的策略,難道還有什麼比這更能讓人欣慰的嗎?

版權說明

  • 本文摘自《網路文章》,作者/巴窗夜雨。
  •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