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毓麟老師針刺治療頭痛的經驗

李毓麟老師從事針灸臨床工作凡四十年,以“療效高、收效捷、手法巧、取穴少”而著稱。茲將李老師對頭痛的臨床選穴、刺法及穴意分析等經驗整理如下。

引起頭痛的原因頗多,但不外虛實二端,每類頭痛根據其部位的不同,又可分為若干類型。

一、實證

(一)前額頭痛

(1)全前額痛

主要症狀:全前額頭痛下午加劇,並有其它膽熱症狀。

分析:本病乃由素有實熱,又復風熱之邪侵犯陽明及少陽,以致局部經氣不暢而發為前額頭痛。此為陽明、少陽俱病之證。由於陽證甚於陽時,故頭痛下午加劇。

取穴:

主穴一一頭維。

配穴一一外感誘發,兼頭暈者,加刺風池;熱盛上壅,面色潮紅者,加刺合谷;兼目赤、目脹者,加刺太陽。

刺法:頭維向上沿皮刺。太陽可放血少許。刺後留針10~15分鐘,應提留(即針下得氣後,稍提動針柄後留針,此手法可利於散邪)。

穴意:頭維屬足陽明經,又為陽明與少陽之會穴。又可通過陽明本經直達督脈之神庭,故針刺頭維其作用可達全前額部,所以古人有“前額屬陽明”之說。

由於本病陽明、少陽俱病,故刺頭維時針尖宜向上,即迎膽經而刺。這樣既瀉陽明,亦瀉少陽,有刺一穴而瀉兩經之效。

風邪重者加刺風池以散風。陽熱上壅者加刺合谷以瀉熱解表。由於眼瞼及目眥屬小腸,故目疾導致之前額痛加刺太陽可泄小腸之實熱(因太陽為奇穴,近小腸,亦有將其劃歸小腸經者)。

(2)眉心痛

主要症狀:痛在印堂上前額處,有時向左額角或右額角放散,起床後痛劇,下午略輕,汗後痛減,多見於鼻疾。

分析:本病乃由風熱之邪襲擾於督脈及手足陽明之脈所致。

取穴:上星,迎香。

配穴:同全前額痛。

刺法:點刺(針下得氣後,稍事催氣,立即出針以利散邪)。

穴意:諸陽經皆會於督脈,上星屬督脈,通達眉心,故刺上星可瀉諸陽經之熱。迎香為手足陽明經之交會穴,足陽明經可通過頭維、神庭以達眉心,故上星、迎香相配治眉心痛常獲捷效。

(二)偏頭痛

(1)神經性偏頭痛

主要症狀:痛在耳上前方顳颥部,痛甚則波及耳目,按之痛減。

分析:該病乃由風邪襲於足少陽經所致。足少陽經行於頭角,通於耳目,故邪襲少陽則病偏頭痛。

取穴:丘墟。

配穴:同全前額痛。

刺法:直刺入骨縫中,提留,留針15~20分鐘。

穴意:丘墟為膽之原穴,專治臟腑及其表裡經之病。另外丘墟在足,用以治頭目病,正合“上病下取”之意。

(2)三叉神經痛(第一枝)

主要症狀:額角上方痛劇,且放散至眉心、面頰及牙齒,甚則觸及頭皮、頭發亦使痛增,進食或有精神刺刺激頭被風吹時疼痛亦增。

分析:風熱之邪結於頭角,以致經氣郁閉故痛甚。

取穴:至陰。

刺法:點刺後少留針5~10分鐘,或痛減即出針。

因久留針者意在通經,不留針或少針者意在散邪,此為風熱所致故以少留針為宜。

穴意:至陰為足太陽膀胱經之始點,足太陽之經脈及經筋皆起於至陰而達於“頭角”,而頭角正恰當三叉神經第一枝所至之處,故遠道取至陰可治頭角痛。因此《肘後歌》也有“頭面之疾取至陰”之說。

另外,足太陽經“根於至陰。結於命門。命門者目也”,故針刺至陰可以治眉目部位疾患。

(三)後頭痛

(1)感冒

主要症狀:後腦持續性疼痛或兼其他表證。

分析:足太陽膀胱經行於後腦,膀胱又主一身之表。故風寒襲表每致後腦疼痛。

取穴:風池,或加刺昆侖。

刺法:刺風池在頭痛止後即出針,以利散邪。刺昆侖可留針。

穴意:由於陽維主陽主表,故取足少陽陽維會穴風池以疏解表邪。昆侖為足太陽膀胱經之經穴,直通後腦,可調本經之經氣,經氣得暢則足以抗邪,故可作為外感頭痛的遠道選穴。

(2)單純後頭痛

主要症狀:僅後腦疼痛或牽及項背而有沉緊感,無外感及其它兼症。

分析:本病乃由督脈功能失調不能與正經相通所致。由於督脈行於項背正中線及後腦,故督脈失調,則病後腦疼痛且牽及項背。

取穴:後溪。

刺法:留針15~20分鐘。

穴意:因“八脈交會穴”是奇經與正經相通的交會穴,後溪屬“八脈交會穴”,通於督脈,故刺後溪可治督脈之病。

(四)頭頂痛

(1)肝膽郁熱頭痛

主要症狀:頭頂疼痛,且覺囟門沉悶,或兼其它肝膽郁熱之像。

分析:足厥陰肝經與督脈會於巔頂而絡於腦。肝經郁熱常與膽火相侵犯於上,故頭頂痛每因肝膽郁熱所致。

取穴:蠡溝穴。

刺法:直刺,留針15~20分鐘。

穴意:蠡溝為肝之經穴,故刺之可瀉肝膽經之郁熱。

(2)急性腦病頭頂痛

主要症狀:各種急性腦病(腦膜炎等)頭頂劇烈疼,觸之則甚。

分析:現代醫學的各種急性腦病,每有劇烈頭痛。中醫認為,腎藏精,精生髓,髓聚為腦。故治腦腑之病當從腎治。

取穴:湧泉。

刺法:留針(提留)10分鐘。

穴意:由於腦為髓海,腎生腦髓。故足少陰腎經之穴可治腦髓之病。湧泉為腎之井穴,急性腦病常有竅閉,故刺湧泉除可開竅外,也可清利頭目。又湧泉位於足心,亦合“上病下取”之意。該穴治急性腦病之頭頂痛常有捷效。

刺湧泉僅可暫時止頭痛,故僅可做為輔助治療。

二、虛證

(一)全頭痛

(1)思慮過度

主要症狀:全頭痛,或痛無定處,精神不振,雖能入睡但記憶力減退。

分析:本病乃由思慮過度,腦部經氣郁抑不暢而致。

取穴:人中,四神聰。

刺法:留針10分鐘。

穴意:人中屬督脈,通於腦,故刺之可振奮“髓海”以疏暢腦部經氣。刺四神聰有啟腦之功。因針刺上穴意在振奮經氣,故留針不宜時間過長,長時間留針則變為抑制,時間過短又達不到疏通經氣的作用,因此留針以10分鐘為宜。

(2)心腎不交

主要症狀:全頭痛,且暈而脹,以晨起為甚,目眩,夜難入寐。

分析:該頭痛乃由腎水不足,心陽獨亢,心腎不交所致。陽亢於上則清竅被擾,心神不寧,故病頭痛難寐。

取穴:太陽,神門,液門。

刺法:神門、液門留針15分鐘,太陽不留針。

穴意:液門為手少陽三焦經穴有滋陰益腎之功,故別名又稱水門;神門為手少陰心經之穴,因心屬火,故神門又稱火門。水門、火門相配可交通心腎,以達水火既濟之效。

熱盛者可先刺神門以急清心火,腎虛之像顯著者宜先刺液門以滋陰為首務。刺太陽者,以清利頭目,可除頭目之痛脹。

(3)心脾俱虛

主要症狀:頭痛眩暈,不寐多夢,倦怠納呆,面色萎黃。

分析:本病乃由脾胃久虛,氣血生化無源,氣血虛衰,不榮於頭目,故頭痛眩暈。血虛心失所養,故不寐多夢。

取穴:足三里,三陰交。

刺法:留針(宜插留,即得氣後再略插之,屬補法)10分鐘。

穴意:足三里為和胃健脾之要穴,三陰交也功善健脾,二穴一屬陽、一屬陰,陰陽相伍則生化之源得以振奮,於是氣血得充,頭目得養則頭痛可除。

(二)眉棱骨痛

主要症狀:目眶上痛,視物模糊,若閉目稍事休息則疼痛可減。甚則可致偏頭痛,勞累時眼球沉重。

分析:常年伏於幾案,久視傷血,血不養目,故視物模糊,眉棱骨疼痛。

取穴:攢竹,絲竹空,三陰交。

刺法:攢竹、絲竹空點刺不留針,三陰交留針10~20分鐘。

穴意:三陰交為足太陰脾經、足厥陰肝經和足少陰腎經三經之會,有補血活血之功,若血充且暢,目得涵養則眉骨痛可除。

攢竹、絲竹空為局部取穴,與三陰交遠近相配,相得益彰。

(三)頭腦空響

主要症狀:自覺頭腦空虛作響,且暈痛不能正視,正視則目弦,搖頭或睜眼則甚,閉目略輕,腰膝無力或遺精帶下。

分析:腎虛於下,則髓海空虛,故變生上述諸症。

取穴:太溪。頭暈,正視則甚者,加刺太衝。

刺法:直刺留針10分鐘。

穴意:太溪為腎之原穴,可調補腎氣,以益精髓,故可治療髓海空虛之證。

因肝腎“乙癸同源”,故腎虛者肝亦必虛,因此加刺肝之原穴太衝以補肝,二穴同用則相得益彰。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天津中醫學院學報》1983年Z1期,作者/趙建琪。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針必三里,灸必關元

“針必三里,灸必關元”,就是針灸治療或保健中,針必加足三里,灸必加關元。這一原則,作為我們治療與保健的基本原則之一,運用於臨床,有其重要理論基礎和實踐的意義。

足三里,又名下陵,出《本輸》篇,為足陽明胃經合穴,《經》云:“合治內府”,胃與腸相連,所以,胃腸疾患可取此以治,然考諸文獻,其當能治一切臟腑經絡氣血之疾。

《千金翼》云:三里“主腹中寒,脹滿,腹中雷鳴,氣上沖胸,喘不能久立…胸腹中瘀血,小腹脹…傷寒熱不已,熱病汗不出…口苦壯熱…喉痺不能言…胃氣不足,久泄利…膝痿寒熱…中消谷善飢,腹熱身煩…狂言…乳癰… 狂歌妄笑,恐怒大罵,淒淒惡寒,小便不利,喜噦,腳氣。”

《針炙聚英》有云其“主胃中寒…大便不通, 心悶不已,卒心痛…水氣盅毒…目不明,產婦血暈,不省人事。”張景岳又云三里“主胃中寒…主胃中熱”。 華佗又有療“五勞羸瘦,七傷虛乏”。

總之,或“臟與腑,或氣與血,或經或絡,或外感,或內傷,諸凡胃痛,腹痛,泄瀉頭痛,失眠,心悸,虛喘,目疾,耳聾,臌脹,水腫,癃閉,淋濁,痺痛等等,肝、心、脾、肺、腎五臟,胃、大小腸、膽、三焦六腑之疾,均可取此穴治之,所以秦承祖云:“諸病皆治”。足見足三里穴祛病保健功能廣泛。

從臟腑經絡生理而言,三里穴,五行屬土,故為土中土穴,所謂土生萬物,而胃與脾相表裡,故統治一切脾胃之疾,祖國醫學認為“脾胃為後天之本”,所以調補足三里,實即培補後天。後天充足,則體健少病。

現代研究證明:針刺三里,對許多系統有明顯作用。

⑴對大腦皮質有調節作用可提高皮質層細胞的工作能力﹔

⑵對血管舒張功能有良好的調整作用,對肢體血液循環有調整作用。

針刺足三里等穴,對血壓有雙向調節作用,原血壓水平較高者針灸有降低血壓的作用,原血壓水平較低者,針刺可使血壓升高。﹔

⑶對胃腸蠕動及消化吸收作用,並促進潰瘍愈合。

針灸對急慢性胃炎,胃神經痛,胃痙攣,胃下垂,胃及十二指腸潰瘍,肝炎等消化系統病都有較好的療效﹔

⑷對白細胞計數有良性調整作用,使白細胞總數趨於正常﹔

針刺人的足三里,發現裂解素(主要是裂解含有大量的多糖體的革蘭氏最顯,達17.85單位。

⑸提高機體各種特異和非特異性免疫抗體。

針刺後血清調理素促進吞噬指數、促進吞噬率和促進吞噬細胞吞噬細菌平均最高數均比針前有一定程度的提高。說明針刺能調動機體免疫生理功能,防御外來的致病因素的侵襲﹔

⑹增強垂體-腎上腺皮質和交感神經-腎上腺系統的機能,從而提高機體抗病能力。

有研究證明,針刺三里等穴,對冠心病心絞痛,總有效率89.2%,具有改善冠脈循環的作用。

歷來認為足三里有強壯作用為保健要穴,針刺足三里可對人分泌、消化、神經諸系統起調節作用,有病醫病,無病強身,總之起培補後天的作用。

因而針灸治療疾病的同時,加針足三里,可提高療效,虛則用補,實則用瀉,隨證治之。我國古代醫家孫思邈,葛洪多以此穴益壽延年,其功可見一斑,應該說明的是,“小兒忌灸三里,三二十之外方可就灸,不爾反生疾”(見《外台秘要》)。蓋小兒純陽之體,灸以溫暖,則易致陽亢不收,所以以針調三里,實為老少咸宜之法。因此,我們說“針必三里”。

關元,一名次門,一名下紀。前人有“當人身上下四旁之中,故又名大中極,為男子藏精,女子蓄血之處也。”其為任脈穴位,小腸募穴,且為足三陰會穴,故統治足三陰,小腸,任脈諸經病,古今已作為保健要穴。

其主治功能,考諸文獻,張景岳有非常完整的概括:“主治積冷,諸虛百損,臍下絞痛漸入陰中,冷氣入腹,少腹奔豚,夜夢遺精,白濁,五淋,七疝,溲血,小便赤澀,遺瀝,轉胞不得溺,婦人帶下瘕聚,或血冷,月經斷絕,一云但是積冷虛乏皆宜灸,孕婦不可針,針之落胎...治陰證傷寒及小便多,婦人赤白帶下,俱當灸此”。

對遺尿,小便不利,疝氣,遺精,陽萎,月經不調,崩漏帶下,陰挺,不孕有良好的效果。其主治功能可概括為培腎固本,調氣回陽。

就臟腑經絡生理功能來說,祖國醫學有“腎為先天之本”之理論,《素問. 上古天真論》有“腎受五臟六腑之精而藏之”。《靈蘭秘典論》又有“腎為作強之官,伎巧出焉”。可見腎中精氣充盛則身體強壯,聰敏而慧。灸法借助火力,溫通經絡,行氣活血,補益陽氣,施之關元,隨證配穴,其病自愈,而培補腎中陽氣,所為陰得陽以生,陽得陰以長,腎中精氣盛而體日壯。

現代研究證明,艾灸可以使周圍白血球計數增加,增強防御功能的作用,增強巨噬細胞系統吞噬機能提高機體免疫力。

艾灸後動物血清中的IgA含量明顯上升, 艾灸動物其溶血空斑數量顯著高於對照動物,認為艾灸對體液免疫的促進作用可能與增強抗體產生細胞的活力有關。

另外對血流動力學紊亂有調整作用,改善機體血液循環,所以,臨床中,我們在灸時加用關元穴,既有保健強壯作用,又有治療作用。因此我們說“灸必關元”。

綜上述,“針必三里,灸必關元”,有豐富的理論內涵和實踐依據,古人有“先天之本在腎,後天之本在脾”,“針必三里,灸必關元”實乃既充養先天,又培補後天,臨床治療和保健中,針則加取三里,灸則加取關元,隨證補瀉施治,能明顯提高療效,作為一種保健針灸法運用於養生延年,也具有廣泛的臨床意義。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網路文章》。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臨證常用治療皮膚病穴位小結

皮膚病穴位小結皮膚病為臨床多發病、常見病,在各種治療方法中,針灸對一部分皮膚病具有獨特的療效或優勢,值得我們不斷在實踐中總結與探索。現將臨證常用治療皮膚病穴位小結如下:

(1)曲池:為手陽明大腸經之土穴,所入為合,土應脾胃而陽明經又為多氣多血之經,本穴有清熱祛風、調和營血、清頭明目、通經活絡、調和脾胃之功。因肺與大腸相表裏,曲池又為宣通肺氣之要穴,故本穴又善通上達下,宣導氣血,為治療頭面五官皮膚病的最佳選擇。因曲池善疏通清泄,通達肌膚,臨證可治療全身皮膚疾患,故《馬丹陽十二穴歌》日:“遍身風癬癩,針著即時瘳”。《針灸大成》亦有“渾身浮腫生瘡,曲池、合谷、三里、三陰交、行間、內庭。”

(2)血海:本穴系足太陰脾經穴。在浩如煙海的針灸典籍中,均記載血海主調婦女月經,治療痛經、經閉、月經不調、崩漏等等。然筆者在針灸臨證中,深刻體會到血海穴可以治療多種皮膚病,如銀屑病、濕疹、隱疹、丹毒、蕁麻疹、濕瘡、臁瘡等。《勝玉歌》即有日:“熱瘡臁內連連發,血海尋來可治之”;《類經圖翼》:“血海主——兩腿瘡癢濕,癢不可當。”可見,以血海治療皮膚病,古亦有之。

(3)百蟲窩:屬經外奇穴,血海上一寸。主治:皮膚搔癢、風疹塊、下部生瘡、蛔蟲病。實際操作時,常血海透百蟲窩。

(4)委中穴:足太陽經合穴,別名血郗,在本穴施行放血,可起到醒神、瀉熱、解毒和舒經活絡之效。臨證常以之治療皮膚搔癢、丹毒、濕疹、蕁麻疹、腳癬、銀屑病、發際瘡、神經性皮炎等等皮外科病症。

(5)大椎:本穴屬督脈,又為督脈與手足三陽之交彙穴。督脈統督諸陽,陽主表故本穴為純陽主表之穴,為解表退熱之常用穴,兼又能溫化濕邪,故臨證常以刺絡拔罐法治療痤瘡、毛囊炎、帶狀皰疹、扁平疣、風疹、發際瘡、頭面部軟組織感染等症。

(6)合谷:本穴為手陽明大腸經之原穴,四總穴之一,為臨證最為常用的穴位之一。手陽明從手上行止於頭面部,故善治頭面五官之疾,即“頭面合谷收”。從治療皮膚病上來說,因大腸經與肺經相表裏,肺主皮毛,通過表裏經相互作用,針刺合谷穴可治療蕁麻疹、痤瘡、疣、濕疹等皮膚病。《針灸資生經》即有“合谷、偏歷、三陽絡、耳門、治齲齒;合谷、曲池,療大小人遍身風疹。”

(7)偏歷:本穴為手陽明經絡穴,絡穴具有聯絡、治療表裏兩經病症之效。肺主皮毛,又主宣發肅降,肺的宣發肅降功能失常,導致津液聚集,阻於肌膚,而發為疣。手陽明經主津所生病者,故臨證取偏歷穴可達宣發津液、營養肌膚,表裏兼治作用。本穴善治疣證。

(8)支正:本穴為手太陽經絡穴,手太陽經絡脈病候為:“實則節馳肘廢,虛則生疣,小指如指痂疥,取之所別也。”臨證往往用火針刺支正穴以治療疣證,效顯。

(9)風市:本穴為足少陽膽經腧穴,因該穴主治腿軟無力、渾身搔癢等風症,為祛風要穴,故名“風市”。臨證本穴常與血海相須為用,風市散風寒、清風熱、祛風濕、搜風毒;血海補血清血,祛血中之濕邪。風市偏走氣分以祛風止癢為主;血海偏走血分以活血止癢為要。二穴伍用,一氣一血,養血化濕,祛風止癢之功益彰,為治療濕瘍、風疹、蕁麻疹等偏於濕盛者之常用配伍。

(10)外關:本穴為手少陽經腧穴、絡穴,別走手厥陰心包,有調氣活血,榮筋壯骨,疏通經絡通利關節,又有疏散表邪,散風止痛之功。本穴又為八脈交彙穴之一,通陽維脈,維系一身之陽,“陽維為病,苦寒熱”,故本穴善於解表。皮膚表面之風寒濕邪,皆可用之針刺,以透邪而出也。治療皮膚病,臨證本穴常與風市配伍應用,重在疏散表邪,行氣活血,祛風止癢,蓋風性善行而數變,遂有游走行風痛,時發時止,上下伍用,可三周身之風通周身之經,故祛風之力甚強也!臨證若有熱像者與大椎參合;若有血淤加委中刺絡放血,以增強祛瘀之力,以此收事半功倍之效。

(11)陰市:本穴為足陽明經腧穴。胃為水谷之海,水谷所歸,五味皆入,有如市雜,故有“胃為之市”之說。集結之處為市,本穴名為陰市,又為陽明脈氣所發,又主腰腿冰冷、膝寒—–故有溫經散寒之功,治皮膚病常與風市配伍,祛風勝濕,通經活絡,散風止癢之力增強。

(12)太溪:本穴為足少陰經之原穴。肺主皮毛根於腎。腎者胃之關,開關以瀉熱。基於此,臨證常以之治療濕疹、蔬菜日光性皮炎、黃褐斑等症。

(13)肺俞:足太陽經腧穴,背腧穴,為臟腑即肺臟之氣輸注於體表的部位。肺主氣,司呼吸,外合皮毛,主宣發肅降,故各種皮膚病可酌情配伍之。

(14)膈俞:足太陽經腧穴,八會穴之血會。本穴為補血第一要穴,具有生血養血之功。氣行則血行,血行風自滅。臨證治療皮膚病,可活血化瘀,祛風養血。

(15)足三里:本穴屬足陽明胃經,為胃之合穴,又為全身強壯穴之一。其主要治療作用為調胃腸、降氣逆、瀉熱、清神、補虛、益氣。臨證治療各種皮膚病,可因病情需要靈活與之配伍。

(16)三陰交:本穴屬足太陰脾經穴,又為肝、脾、腎三經交會穴,其在補脾之中,兼可補肝陰腎陽,故本穴獨有氣血雙補之功,為臨證治療皮膚病之重點選穴。

(17)百會:本穴屬督脈,為三陽五會之所,為治風濕熱邪之要穴。臨證治療皮膚病常用配伍穴之一。

(18)董針駟馬穴組:解剖為肺之總神經,主治肺經諸症。善治各種皮膚頑疾。常與曲池血海相配伍應用。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司言詞微信公眾號》,作者/司言詞。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我對艾灸神闕穴的體會

憶昔二十余年前的夏季,我偶以飲食不慎,致患上吐下瀉,服藥無效。因思神闕穴可治吐瀉,遂讓家屬給我隔鹽灸神闕二十壯,不僅吐瀉立止,且將我已患五年之久的關節炎亦醫好了。

此症前曾屢治未愈,雖在酷暑,仍怕風吹,而今,即開電風扇,也無畏忌。喜由意外,乃耐心續灸。每隔三天一灸,共灸六次,關節炎竟不藥而愈,有二十年之久未發。後以身體很好,未免大意,於盛夏貪圖涼快,感受風寒,至秋左膝關節炎復犯。按前法灸神闕五次即愈,迄今又數年未發。

近年我將此灸法介紹給別人,治驗數例如下:

客秋,友人王X之母患關節炎多年,醫藥無效,雖在某大醫院打過三年金針,終難根治。我傳以艾灸神闕之法,他給母親一灸,顯著好轉,續灸五次,即行痊愈,並能鞏固不發。

徐彙區華山路孟X的母親,患四肢關節炎和漏肩風多年,久治未愈。經艾灸神闕數次,即獲滿意療效,各種症狀完全消失。

孟X的鄰居王媽媽,患坐骨神經痛多年,如法灸神闕穴數次即愈。同時,還把她夜眠兩腿抽筋(拘攣)的宿疾也治好了。

友人陳同志的義母朱老媽媽,八十九歲,患關節炎十余年之久,曾多方醫治,近復在某大醫院針灸科針治三個月,均無效果。全身關節酸痛,兩腿陣陣抽筋,行動吃力,穿衣不便,大便溏稀,有時不及入廁,即沾污襯褲。我給灸神闕二十壯,又灸足三里左右各五壯,一次顯效,再次全愈。現在大便正常,穿衣走路都很方便,已能赴杭探親。

神闕,又名臍中,即俗稱肚臍眼是穴。仰臥取之,此穴禁針,可隔鹽灸。在肚臍上鋪鹽使平,約如銅板厚,用似黃豆大艾粒,視病人壯弱與病情輕重,酌灸五至三十壯不等,或更多些。也可用艾條熏灸10至30分鐘,但療效較差,可隔日一熏,或每日熏灸一次。灸後皮膚若起水泡,可用消毒針頭刺破放水,外塗龍膽紫,敷以紗布,防止感染。

此穴具有健運脾陽,和胃理腸,溫陽救逆,開竅復蘇作用。

艾灸可治:上吐下瀉、腹中虛冷、腹痛、腸鳴、小兒消化不良、老人滑腸失禁、脫肛、水腫、臌脹、婦人宮寒不孕、陰證傷寒、中風、類中風、霍亂、屍厥、不省人事、角弓反張等症。對於危急患者,速即隔鹽火炷多灸,有回陽救急之功。

各文獻並未載有神闕能治關節炎之說,我在治療實踐中出乎意外地發現此穴不僅可治上列疾患,而且還能治好關節炎、漏肩風、坐骨神經痛和筋肉拘攣等症,其療效之神速,遠勝針藥,屢試屢驗,無一不瘥。

按:關節炎等症,病因多受風寒濕邪之侵襲,致氣血澀滯,發炎作痛,治宜艾灸。良以灸法治病機制,在於它可溫通經絡,調和氣血,從而加強機體功能,達到治病保健的目的,故灸比針好。灸神闕較他穴都好,其他穴位往往只起局部治療作用,療效有限,少有像神闕那樣可治全身風濕性疾患的。

神闕穴,位於臍中央,艾火香竄,宜入經絡,祛風除濕,功效捷著,溫陽救逆,尤具特效,所以灸神闕穴實為治關節炎等症的最佳療法,簡便安全,經濟實惠。

奈以神闕穴能治關節炎等症,人多不知為憾!為此,願將一得之見,公之於世,以便推廣,造福病家是幸!對於祖國四化建設,亦可貢獻一分力量。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上海針灸雜誌》,1983年01期,作者/何世剛。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次髎穴臨床應用舉隅

次髎穴位於腰部第二骶後孔中,當髂後上棘下與督脈的中點處。筆者在臨床應用體會到用長針深刺,再配合灸法,常獲滿意的療效。現舉例如下。

1.痛經

李某,女20歲,未婚,1995年4月20日初診,主訴:經期小腹疼痛,劇烈難忍,痛時連及腰部,伴惡心,四肢涼。經行不暢。經色紅紫,夾少量血塊。脈沉弦。

婦科檢查:子宮後傾位,宮體稍小,急取次髎穴(雙側)用3寸長針直刺2寸多,得氣後,強刺。使針感向前陰和少腹部傳導,留針30min,取一段長約2cm左右艾條插在針尾上,點燃施灸經治療後,腹痛大為緩解,四肢涼亦止。

以後按月經周期調治3個月,追訪半年未復發。

:痛經為婦科常見病,臨床上分為虛實兩類。本例患者為寒客胞宮,血絡凝滯,經行受阻,不通則痛,用次髎穴深刺再施灸,可起到溫通經脈,祛瘀止痛作用,故能獲得良好的效果。

2.習慣性便秘

馬某,男,67歲,退休工人,1996年6月28日初診,主訴:大便秘結1年余。患者1年來大便秘結,排出困難,每3~4日大便1次。

服用通便靈或清寧丸藥,大便還能通暢,停藥則便秘依舊,腰脊發冷,疲憊乏力,喜熱怕冷,舌淡,脈沉細。

取次髎穴(雙側),用3寸長針直刺2寸多,得氣後,取平補平瀉法,留針約30min左右,出針後用中等個艾炷施灸,每次5壯,隔日治療1次。

經針灸治療8次,大便已能每日1解,只是糞便仍先硬後溏,又經過10余次治療,大便已完全正常。

:本例便秘為患者年老體弱,真陽虛損,陰氣內生,留結腸胃,津液不行,腸道傳送無力所致。次髎穴屬足太陽膀胱經,足太陽膀胱經與足少陰腎經相表裏,開竅於二陰。

次髎穴針後加灸,可溫散寒,故效如桴鼓。

3.腰肌勞損

陳某,男,46歲,工人,1997年12月5日初診。主訴:腰痛2日,連及臀及大腿部,患者1年前腰部曾扭傷過,這次由於搬抬重物勞累過度而突然發作,腰部僵硬,轉側困難。

查:腰4、5椎兩側有壓痛點,取次髎穴(雙)直刺2寸多,得氣後,強刺激,留針30min,隔10min左右,再施行1次手法,出針後再拔火罐,留15min。

起罐後腰痛大為減輕,腰部已無僵硬感,轉側亦較前自如。上法治療2次,遂告愈。

:腰肌勞損為傷科常見疾病。足太陽膀胱經,挾脊,抵腰中,次髎穴為足太陽經穴又鄰近腰部,取之意在疏通太陽經氣,活血祛瘀,所以收效迅速。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新中醫》,1998年12期,作者/趙峻嶺。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一針透兩穴,周左宇、孫培榮、倪海廈古法針灸透穴31條

透穴法,即透穴而刺,一針多穴的刺法。又稱透針法、透刺法。

其法為刺入某穴後,將針尖刺抵相鄰近的穴位,但不可穿透皮膚。又可分為沿皮淺透法,如地倉透頰車;直向深透法,如內關透外關、陽陵泉透陰陵泉等。透穴法有較好的臨床效果,《玉龍歌》有言:偏正頭風最難醫,絲竹金針亦可施,沿皮向後透率谷,一針兩穴世間稀。透針透穴在臨床中獨具實效,卻也真是“一針兩穴世間稀”不易掌握,而掌握透針透穴的中醫師就如同金庸筆下的東邪黃藥師一般獨具魅力。我們從孫培榮公、周左宇公、倪海廈師的古法針灸筆記中整理彙總了這一份古法針灸脈絡最常用的透針透穴方法31條,以助各位中醫師可憑三寸銀針在手,“一針兩穴、一箭雙雕、針到病除”。

【透穴】懸鐘透三陰交、天髎透曲垣

【治症】肩胛痛、肩胛肋骨綜合症、膏肓痛、胳膊麻痹

【來源】孫培榮、周左宇、倪海廈均用於治療肩胛痛,再配郄門(雙側)、曲池、肩井、足三里、腕骨、束骨。

【透穴】肩髃透極泉

【治症】狐臭

【來源】倪海廈治療狐臭的經典透針。

【透穴】陽陵泉透陰陵泉

【治症】中風、中經絡、雷諾氏病

【來源】孫培榮、周左宇、倪海廈用以治療中風證,再配內關、水溝、三陰交、極泉、尺澤、委中、風市、懸鐘。

【透穴】曲池透少海

【治症】半身不遂、偏癱

【來源】孫培榮用於治療半身不遂證,再配風市、環跳、曲池、少海。孫公有言:先針健側用瀉法,再針患側用補法;健側不可灸,患側可灸。

【透穴】列缺透陽溪

【治症】戒煙

【來源】孫培榮的戒煙透針,再配築賓、合谷、肺俞。

【透穴】四神聰透百會

【治症】痴呆

【來源】孫培榮用於治療痴呆證,再配印堂、神庭、上星、風池、太溪、懸鐘、合谷、太衝。

【透穴】液門透中渚

【治症】臂叢神經痛

【來源】孫培榮用於治療上肢神經痛證,再配三間以強療效。

【透穴】合谷透勞宮

【治症】雷諾氏病(中醫’手足厥冷’和’痹症’)

【來源】孫培榮用以治療雷諾氏病,再配內關、太淵、陰陵泉、陽陵泉。

【透穴】曲池透少海、三間透合谷、液門透中渚、條口透承山、肩髃透極泉

【治症】肩膀諸痛

【來源】孫培榮、周左宇、倪海廈均用上述透穴治療肩膀諸疾,效果顯著。另配穴陽陵泉、曲垣、肩井(放血)、少海。

【透穴】養老透間使

【治症】臂痛、胳膊痛、肘痛

【來源】孫培榮、周左宇、倪海廈均用於治療臂痛,再配液門、中渚、曲池(拔罐;放血)、手三里、外關、陽池、風市(對側)等穴。

【透穴】陷谷透湧泉

【治症】手痛諸證

【來源】倪海廈用於治療手痛諸證,再配陷谷、湧泉、小海、外關、合谷。

【透穴】神庭透上星

【治症】腦癱、智力低下

【來源】孫培榮用於治療痴呆證,再配四神聰、百會、印堂、風池、太溪、懸鐘、合谷、太衝。

【透穴】三間透勞宮

【治症】手痛、手脹、手木、手麻;腳痛、腳麻木;各種關節疼痛

【來源】倪海廈用於治療手部麻木痛證,再配曲池(拔罐;灸)、肩井(灸)、外關(拔罐;灸)、合谷(拔罐;灸)、中渚(拔罐;灸)、後溪(拔罐;灸;針後隔姜灸7-9壯)、手三里(雙側)。

【透穴】中府透雲門

【治症】咳嗽、氣喘、哮喘、肺癌

【來源】倪海廈透針,再配穴孔最、公孫、內關以加強效果。

【透穴】合谷透勞宮、三間透後溪、後溪透勞宮

【治症】手指痛

【來源】倪海廈的經典透穴組合,對於病程嚴重者,應用三間透合谷、液門透中渚、後溪透勞宮、三間透勞宮、曲池透少海、外關透內關,以加強效果。

【透穴】膝陽關透曲泉;曲池透少海

【治症】膝蓋諸疾

【來源】孫培榮用於治療膝蓋諸疾,再配風市、陰市、膝陽關(同側)、曲泉、陽陵泉(同側)等諸穴增強療效。

【透穴】商丘透丘墟

【治症】腳扭傷

【來源】倪海廈用於治療腳扭傷,一針見效。

【透穴】大陵透足根點

【治症】腳跟痛

【來源】孫培榮用於治療腳跟痛,再配承山、僕參、水泉(對側)

【透穴】膝陽關透曲泉

【治症】曲池少海部位不舒服

【來源】孫培榮及周左宇的經驗透穴。

【透穴】三間透合谷

【治症】皮膚癢

【來源】孫培榮用於治療皮膚癢病,再配築賓、至陰、屋翳、內庭、曲池、血海。

【透穴】陽白透魚腰、絲竹空透太陽、地倉透頰車

【治症】面部中風、面癱、口眼歪斜

【來源】孫培榮、周左宇、倪海廈的經典透穴組合,先健後患,前2次兩邊針,第3次針患側即拉長邊並灸患側。

【透穴】陽白透魚腰

【治症】白內障、近視眼

【來源】倪海廈用於治療白內障,再配睛明、球後、承泣、養老、睛明、翳風、丘墟。

【透穴】太陽透率谷

【治症】偏頭痛

【來源】孫培榮用於治療偏頭痛,先在對側合谷下針有麻醉效果,再配絲竹空(放血)、然谷(拔罐;放血)、金門(對側)、申脈(對側)。

【透穴】陷谷透湧泉

【治症】百會痛

【來源】孫培榮用於治療頭頂百會穴疼痛。

【透穴】臂臑透肩髃

【治症】色盲、視神經萎縮

【來源】孫培榮及周左宇用於治療色盲,再配復溜、睛明、絲竹空、光明、太陽(放血)。

【透穴】攢竹透魚腰;絲竹空透魚腰

【治症】眼睛不閉、眼皮睜不開、眉棱骨痛、上眼框痛

【來源】孫培榮用於治療眼睛諸疾,再加雙側陽陵泉。

【透穴】液門透中渚

【治症】耳鳴

【來源】周左宇用於治療耳鳴,再配翳風(補)、耳門、聽會、腎俞(拔罐;灸)、太溪(補)、聽宮(瀉)等穴。

【透穴】懸鐘透三陰交

【治症】中風、中經絡、肩膀痛、上肢神經痛

【來源】孫培榮、周左宇用以治療中風證,再配陽陵泉、陰陵泉、內關、水溝、極泉、尺澤、委中、風市。倪海廈用於治療肩膀諸痛證,若雙肩痛則須一邊一邊針。

【透穴】神門透陰郤

【治症】夜間盜汗;手汗

【來源】周左宇用於治療夜間盜汗,再配內關(拔罐;灸)、手五里(灸)、間使、中極、氣海。

【透穴】外關透內關

【治症】瘧疾

【來源】孫培榮用於治療瘧疾,再配大椎、命門、委中。

【透穴】水溝透齦交

【治症】暈倒、暈厥

【來源】周左宇用於治療暈厥證,再配湧泉+關元+豐隆。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網路文章》。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巧用風池

魏氏臨床常用的穴位只有100多個,但他巧用風池治療的疾病就有多種,且療效不凡。介紹如下:

1.取穴、操作與應用範圍

歷代醫家取風池皆使病人正坐或反坐並伏於椅背,魏氏則俯臥取之,這樣不但取得准,且不易移動,病人感到輕松舒適,不致暈針。再是針前用大拇指於風池附近往返循按,尋找壓痛明顯處,是其取穴特點。

魏氏強調針刺此穴,務必掌握進針深度,切勿刺到延髓。兒童一般不超過0.5寸,不留針;成人體瘦者1寸為宜,體肥約1.5寸,留針一般30分鐘。進針至恰當深度後,調整針尖朝向:一般耳部疾病透刺翳風,目疾交叉朝向二目,腦血管及神經系統病變刺向印堂,肝風內動則左右透刺。魏氏認為此種透刺法,不僅充分發揮了二穴主治雙重作用,使針感易擴散至頭頂、顳部、前額及耳目,而且不致誤入枕骨大孔及椎管。

魏氏在前人經驗的基礎上,以風池為主穴治愈的疾病有數十種,常見的病種與配穴有:

神經性頭痛,配率谷等;高血壓頭痛,配曲池等;風寒頭痛,配列缺等;風熱頭痛,配合谷等;風痰頭痛,配豐隆等;瘀血頭痛,配百會(放血);面肌痙攣,配太陽等;膈肌痙攣,配上脘等;膽絞痛,配陽陵泉等;胃腸痙攣,配中脘;神經性耳鳴,配翳風等;神經性耳聾,配聽會;鼻炎,配迎香等;近視,配睛明等;視神經萎縮,配翳明等;失眠,配神門等;癲癇,配百會等;精神分裂症,配心俞等;腦血管痙攣,配太衝等;腦梗死偏癱,配曲池、風市等;流腦後遺症,配合谷、陽陵泉;乙腦後遺症,配肩髃、陰陵泉;胃潰瘍,配足三裡等;支氣管炎,配肺俞等;支氣管哮喘,配定喘等;坐骨神經痛,配環跳等;更年期綜合征,配太溪、三陰交;脫發,配神庭等;頸椎綜合征,配頸夾脊等;痛經,配承山等;面神經麻痹,配顴髎、地倉等;腮腺炎,配頰車等;帶狀皰疹,配中渚等;中暑,配人中;風火牙痛,配阿是穴。

2.典型病案

例一:胃脘痛(胃潰瘍)

劉某某,男,45歲。胃脘痛時緩時發已3年,胃鋇餐檢查提示為潰瘍病,常因思慮過度與情緒緊張而疼痛加劇。舌苔薄黃,舌暗紅,脈弦細。先針刺中脘、足三裡、內關3次,疼痛不能緩解。閱其以往之病歷,所服之藥,多數為健脾建中之品,所取之穴,也是陽明經居多。該患者胃脘痛情志密切相關,據證應疏肝健脾,理氣止痛。改取風池、足三裡,行平補平瀉手法,留針30分鐘。經3次治療,疼痛明顯減輕,共針刺45次,飲食增加,精神好轉,工作效率提高。胃鋇餐復查,提示龕影消失,潰瘍愈合。

例二:腿痛(坐骨神經痛)

汪某某,男,42歲。左側臀部疼痛並放射至腓腸肌,以早晨起床後痛劇。經神經內科檢查,診斷為坐骨神經痛。先針刺環跳、承山、阿是等穴5次,不僅無效,且晚間疼痛加劇。魏氏再察病情,脈呈弦像,且胸悶常嘆息,疼痛與情緒有關。辨證為肝郁腿痛,改刺風池一穴,3次痛大減,連針10次,病告痊愈。

例三:臟躁(更年期綜合症)

王某某,女,50歲。經斷2年,近半年來常失眠,頭昏痛,且多疑善怒,心慌易驚,惶惶不可終日。多次心電圖及神經檢查均正常,診斷為更年期綜合征,久服鎮靜及滋陰之劑不效,特請魏氏診治。據其舌苔薄白,舌尖紅,脈細數,辨證為膽火挾痰,擾亂心神,治宜泄膽化痰,寧心安神。取雙側內關、神門、太溪,行瀉法,留針30分鐘,隔日1次,針數次,效不佳。魏氏認為需加風池穴,連針5次,夜能入睡,但夢多易驚醒,用交叉取穴法(左風池,右內關;左內關,右風池)續針10次病證消失。囑患者耳壓神門、內分泌、肝、膽等穴,以資鞏固。

按:

魏氏認為風池穴有七大作用:

①祛風。

風池屬足少陽膽經,肝與膽相表裡,肝主風,故風池有平肝熄風的作用,該穴又是陽維脈與足少陽膽經的交會穴,陽維主表,表證多與外風有關。故凡是與風邪有關的病證,均可應用本穴。

②瀉火。

風池善瀉肝膽之火,常用於陰虛陽亢的病人。如更年期綜合症一案,即用其清瀉膽火。

③解郁。

肝膽同屬風木,性喜條達而惡抑郁,郁則生百病。魏氏治肝郁,常用風池條達肝木。用其治肝胃不和之胃脘痛,肝郁腿痛等,即基於此意。

④化痰。

怪病多痰,魏氏擅長用風池治痰所引起的各種疑難雜證。他認為風池之所以化痰,一是因風池能調理氣機,故氣順則痰消。二是因其瀉火,使津液不被煎灼成痰。

⑤活血。

氣滯則血瘀,氣行則血行。風池通達少陽經氣而行氣活血,故能治許多與瘀血有關之頑疾。魏氏治腦炎及腦梗死之偏癱,就是借風池的活血通絡作用。

⑥安神。

風池有較好的鎮靜作用,故常用於魂不守舍的各種失眠。

⑦解痙。

作用突出表現在三個方面:其一有解除血管痙攣的功能,故高血壓頭痛、神經血管性頭痛及中風患者常用之;其二可解除支氣管痙攣,所以治喘有效;其三可解除胃腸痙攣,善止腹痛。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魏稼針灸經驗集》,主編/邵水金 謝強,本文作者/張橋保。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艾葉灰的神奇功效

我幾乎每天都艾灸,不管是直接灸還是用艾灸盒、艾灸罐,都會留下一堆艾灰,我都是用一個鐵的茶葉盒盛著它,從來不當垃圾倒掉,用過的艾灰可是有不少好用途呢。這可是我多年積累的心得:

1、寶寶經常會有紅屁股,做媽媽的當然心疼,用了不少膏啊霜啊油啊,效果也是反反復復,尤其害怕會有依賴性。在媽媽的提醒下,我用艾灰加香油調勻,來塗兒子的紅屁股,然後照例穿上紙尿褲,等到下次換的時候發現,哈哈小PP一點也不紅了耶,有寶寶的媽媽可以試一下哦。其實大人的濕瘡之類的也可以這樣用。

2、患腳氣時可在患處塗抹艾灰,會即刻止癢。一般的腳氣,每天多次,堅持幾天就會痊愈,這個方法很靈驗!如果您的腳氣特別嚴重的話,結合艾灸,會有更好的效果。

3、長了痘痘,發紅發腫,這時您抹上點艾灰,會很快干癟,慢慢就掉了,不會留痘印哦。

4、用艾灰和蛋清,或者艾灰加牛奶和蜂蜜做出的面膜,稠稠的塗在臉上,二十分鐘後洗去,您會發現,不僅皮膚變白了,還特別細膩透亮。

5、在洗面奶裡加點艾灰,用來洗臉,洗後有特別干淨、清爽的感覺。

6、艾灰是天然的除味劑,用小布袋子裝起來,放在廁所、廚房或者是冰箱裡,能起到除異味的效果,可以跟竹炭相媲美。

7、有的人腳愛出汗,在脫下來的鞋裡,放上艾灰包,吸濕效果一流哦。

8、艾灰是絕好的草木灰肥料,把艾灰拌在土裡,花花草草都喜歡,起碼我用艾灰養的花,都長的欣欣向榮。

看完這篇文章,想起媽媽以前對我說過的話,說她小時候磕碰受傷後,老人會抓起香灰或鍋底灰抹在傷口上,很快就能止血、止痛,傷口愈合得也很快,很少留下疤痕。也就是說香灰、鍋底灰、艾葉灰都可以用來對傷口進行處理。

香灰

是用木屑加香料制成,古代的香料應該是純天然的,對身體沒有壞處,而現在的香料含有化學成分,我想現在再用香灰治病已經不可取了。

鍋底灰

是農村家裡用柴草做飯的時候,鍋下面的那一層黑色的東西就是鍋底灰,現在是尋找不到了,也就導致了幾千年來,民間用來處理傷口最簡單、有效的方法失傳。
艾葉灰

對於我們常常做艾熏的人來講,那可是太方便了,只是以前忽略了它的功效,將其倒掉了。我自己艾熏時用的艾條,是在廠家定制的純艾條,艾條的質量有保障,艾葉灰自然就可以放心地使用了。知道了艾葉灰的作用,每次艾熏時都將艾葉灰輕輕地彈在盤子裡,然後放到瓶子裡備用。

一天看到一位朋友頸子上長了一塊濕疹,而且表面還在滲液,就用艾葉灰灑在了上面。朋友立即大喊痛,但想想艾葉灰沒有壞處,也就忍著了,而且還帶了一些艾葉灰回去,每天都在濕疹處灑幾次,發現收干的效果非常明顯,很快濕疹處就不再往外滲液了。濕疹處的表面干爽了,艾葉灰灑上去就掉,朋友就用溫水將艾葉灰調成糊狀,繼續敷在濕疹處,幾天後濕疹真的幾乎痊愈了。

一位朋友腳氣很嚴重,都流水了,就用艾葉灰灑在上面,還真管用,很快就收干了,而且也有止癢的作用。也許再配合艾熏,很可能真能緩解或治愈腳氣。

我自己有一次腿碰破了一點皮,留了一點血,我就將艾葉灰調成稀糊狀敷在上面,當時還真痛,可一會疼痛就消失了。等艾葉灰干了以後,我發現艾葉灰與傷口貼得非常緊,碰都碰不掉。而且最奇怪的是,洗澡的時候專門去洗,粘在傷口上的艾葉灰是不會掉的,一定要等幾天後皮膚長好後才會自動脫落。這還真省事,傷口不需要包著、護著了,就隨它慢慢長吧。傷口恢復得很好,沒有疤痕,連印跡都很淺,幾乎看不出來。

一個朋友的手受傷了,出血很多,及時抹上了艾葉灰,當時非常的痛,但很快就止住了血,慢慢就不痛了。而且,之後傷口就不用管它了,局部也沒有任何的紅腫、疼痛等不適。直到一周後艾葉灰脫離,發現傷口處有一條傷痕,但長得平平的、很光滑,再經常用艾條艾熏局部,促進局部的血液循環,一個月後這條傷痕就很難看的出來了。

一次朋友的手上干裂開口,一碰就很痛,用艾葉灰加麻油調成稀糊狀敷在傷口上,傷口處一直感覺微辣,連敷兩天,觀察對裂開的口子並沒有任何的效果,就不再繼續敷了。停止敷艾葉灰後,裂口處的皮膚還是碰不得,一碰就痛,可到第三天,疼痛減輕了,裂開的口子開始自動愈合了,第五天,裂開的口子愈合好了,看來艾葉灰對此還是有一定效果的,畢竟這位朋友以前手干開裂後,要想自動愈合是很難的。我也試過用艾葉灰加雞蛋清調成稀湖狀敷在臉上,也許是艾葉灰的屬性偏溫,所以將此敷在臉上時,皮膚感到微辣、溫熱,我還是堅持敷了半個小時,結果皮膚受傷。看來艾葉灰對皮膚的刺激較強,不適合用來護膚,如果要用,也只能敷幾分鐘,不要超過十分鐘。

自古傳下來的一些治病方法還真是管用,只是現在的人迷信西醫,總覺得有病就要上醫院找醫生,總覺得傷口一定要無菌處理,生怕不干淨的東西造成傷口感染,而將祖先流傳下來的非常簡便有效的治療方法,慢慢地都給失傳了。

我經過反復試驗後發現,艾葉灰有如下幾個功能:

1、有消炎、殺菌的作用

當有傷口時,艾葉灰灑上去的一瞬間是非常痛的,猶如酒精灑到上面一樣,看樣子艾葉灰本身就有消炎、殺菌的作用。使用後,局部的紅腫、疼痛都會漸漸消失,說明艾葉灰有持續的消炎、殺菌作用

2、能幫助傷口止血

當傷口出血時,將艾葉灰不斷地灑在傷口上,很快就能止血(大的傷口我還沒有試驗過)。

3、能保持傷口的干燥

當傷口有出血或滲液時,灑上艾葉灰,創面很快會乾燥。如有的地方滲液嚴重,可以反復灑艾葉灰,一樣能保持住創面的干燥。而保證創面的干燥,是避免感染最重要的一條,也是快速長好傷口必不可少的條件,艾葉灰這一優勢,是很多藥物所不能替代的。

4、能很好地保護傷口

當艾葉灰灑在傷口上,吸收了血液或滲出的液體後,艾葉灰就會緊緊地粘在傷口上,能很好地保護住傷口。雖摸上去發硬,但實際感覺到局部傷口還是透氣的,並沒有緊繃的感覺。而且遇水不會脫離,不怕水的衝洗。相比之下,現代人發明的創可貼可就太遜色了。

5、不易留下疤痕

其實受傷後,皮膚上會不會留下疤痕,既與傷口是否感染有關,也與傷口處的血液供應是否充足有關。艾葉灰的使用,傷口感染的幾率大大降低,沒感染就不會長出醜陋的疤痕。而傷口的印跡要完全消失,取決於傷口的深淺。太深的傷口一定會留下印跡但不是疤痕,而印跡的深淺與局部血液供應是否充足有關。只要保證身體內的氣血充足,再經常對局部進行熱敷或用艾條艾熏,促進局部的血液供應,相信受傷後留下的印跡一定會很淺。

我現在遇到碰傷、磕傷、刀傷、燙傷、燒傷等,只要皮膚沒有破的就用生土豆片反復貼,能快速止痛、消炎、消腫;遇到燙傷、燒傷皮膚已經破了,先用生土豆片反復貼換,等看到受傷處的皮膚表面不再紅腫的時候,就不再用生土豆片貼,而改用艾條熏患處,每天2-3次,一次20-30分鐘,能很好的改善局部的血液供應,促進傷口的愈合,而且不易留下疤痕;遇到碰傷、磕傷、刀傷的破皮傷口就用艾葉灰灑或將艾葉灰加水調成稀糊狀敷在創面,效果都挺好的。根本用不著醫院那一套傷口處理的措施,而且相比之下,比醫院治療的效果好很多,而且省錢、省事,少受罪。

我的這些治病土辦法,雖方便、安全、便宜,但難登大雅之堂,自然總是會受到正規的專家、教授們的批駁與嘲笑。不論外界怎樣評論我,我只知道,我一直在尋找各種對身體既有效又安全的治病方法,不但讓我自己減輕了病痛、遠離了病痛,更重要的是我通過自身身體實踐出來的方法,能造福更多需要這些知識與方法的人。
馬悅凌不會因為別人的否定而放棄對健康的追求,也不會放棄自己為自己定下的服務大眾、造福大眾的使命。好在現在是一個開放的、信息透明的社會,馬悅凌通過網絡這個平台,一樣可以將自己探索出來的與人類健康有關的新發現、新見解及時地傳遞出去,無償地貢獻給社會,幫助更多需要幫助的人們。

附上《中華本草》對鍋底灰的一些記載。

鍋底灰:中藥學名叫百草霜,鍋底灰的來源是稻草、麥秸、雜草、樹枝等燃燒後附於鍋底或煙囪內的黑色煙灰,刮去後用細篩篩去雜質置瓶中備用。

鍋底灰的藥性是:辛,溫。入肝、肺、胃經。

功效是:止血,消積,解毒散火。

主治:吐血,衄血,便血,血崩,帶下,瀉痢,食積,黃疸,咽喉腫痛,口舌生瘡等諸瘡,外傷出血。

書中介紹,當鼻子出血時可以將鍋底灰吹到鼻子裡面;牙齦出血,可以用鍋底灰直接抹上。書中還介紹了口服鍋底灰治療婦女血崩、血痢、咯血等一些疾病的方法,但我自己沒有嘗試過,在這裡我就不介紹給大家了。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馬悅凌的新浪博客》。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介紹針灸四個好用的單穴

在針灸典籍中均是一穴主數病或是取用一穴可以適用於某一器官所產生的一系列病證,《靈光賦》早就指出過:“針灸一穴數病除,學者尤宜加仔細”。因此在許多針灸名著中均認為“一針有效則不取第二針,第二針有效則不取第三針,三針無效則應另選別法”。

而目前有的針家少者十余針,多者能有數十針或百針者,這在總結經驗時必然是茫然無緒,無所適從。周楣聲老師臨證選穴精良,療效顯著,深受病家歡迎。現選取數穴簡介如下。

1單穴簡介

1.1耳尖

適應範圍:

傳統的應用範圍僅限於頭面諸病。如頭痛、鼻出血、紅眼病、腮腺炎及急性扁桃體炎等。但經臨床經驗表明,可以說是全身百病無所不主。

如呼吸系統疾病:上感、咳喘;循環系統疾病:心絞痛、心悸(節律不齊);消化系統疾病:腹痛、腹瀉;泌尿生殖系統疾病:腎絞痛、痛經、尿道炎等等,均皆有效。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全身各部的軟組織損傷,尤以下肢軟組織損傷,如遠近相結合,其功效尤為優異,可以立即控制疼痛與促進血腫之吸收。古人認為百會、膏肓與湧泉像征天地人三才而百病皆主。如再加上耳尖,不是可以列為第四,而應躍居榜首。

針灸方法:

左右同取,且以右側為必取,可用三棱針點刺出血、毫針點刺、麥粒灸、加壓均可隨意選用。而萬應點灸筆快速點灸法,足可取以上各法而代之,更為簡便有效。

1.2至陽

適應範圍:

這一孔穴與其周圍的鄰近區域可以說是全身百病反應集中區與感應靈敏區,也就是說全身的許多病症與病種,均可在至陽及其周圍出現陽性病理反應,特以壓痛反應而取用至陽或其周圍的反應點(穴),每可出現穴病相連的明顯治療效果。

古人的四華、八華、騎竹馬灸以灸哮喘與反胃諸法,均是以至陽這一區域為基礎而靈活運用,特別是在外科化膿性病症中應用尤多。其實還遠不止於此,例如呼吸系之咳喘;循環系之心機能不全;消化系之急慢性多種胃腸病;泌尿系之前陰、下腹諸病;運動系之關節與腰腿諸病等,全身不同器官與部位的病種,均可加作用於這一區域而獲效。

針灸方法:

以灸為主,對慢性病以直接化膿灸與埋藏法為宜。對新病與急性病,則溫和灸、隔物灸、火針代灸、萬應點灸筆快速點灸、藥氣熱流灸、以及挑刺出血等,皆可擇宜使用。

1.3陰交

適應範圍:

背為陽,如果說至陽是背部諸陽穴之樞紐,所主是側重於胸腔諸疾。腹為陰,而陰交即是腹部諸陰穴之綱領,所主則是側重於小腹及前後陰諸症。至陽能通向頭面胸腹腰背及四肢,而陰交則可影響頭面胸腹及下肢。

如眩暈、失眠,可以上病下取而引陽入陰;腰痛可以後病前取而從陰引陽;久咳虛喘可以益氣培元,功同氣海;腳膝痿痹可以健步舒筋,效過參芪;咽喉腫痛,可以引火下行;命門火衰,可以壯陽補腎,凡此等等均有實例可憑決,非推理臆測。

針灸方法:

以溫和灸為主,隔物灸、點灸、藥氣熱流灸、火針代灸亦可,針刺則應用不多。

1.4中衝

適應範圍:

手十指尖與十二井,其作用是一致的。十指尖與十二井,除對本經本臟病有作用外,對下腹部及前後陰諸病的功效更不可忽視,而尤以中指尖為有用。

除對癲狂大發作、高熱狂燥、失眠、小兒夜啼、口苦、呃逆等症常可取用外,而在下腹冷痛、睪丸炎、尿瀦留、痛經、月經過多等症,其效果更十分奇特,如手足中指尖上下同取更為有效。

針灸方法:

除對癲狂大發作及頑固呃逆可以用三棱針點刺出血外,其余新症與輕症,只用萬應點灸筆快速點灸法,即可收效。

1.5中趾尖

適應範圍:

按照手足陰陽十二經上下應稱的關系來說,則手中指尖為手厥陰心包經之井穴,則足中趾即應為足厥陰肝經之井穴,而不能使中趾尖這一要衝之地成為空白點,因此中趾尖應為肝經井穴大敦之所在而稱之為新大敦。凡屬大敦的適應症,均可應用中趾尖以代替。

比如頭目眩暈、癲狂、高熱、高血壓、頭痛、口苦、喉舌不利、痛經、月經過多、睪丸炎等病,均可收顯效。如單取中趾尖而收效不顯時,可與中指尖上下同取,絕少無效者。

針灸方法:

毫針淺刺,可留針數分鐘。三棱針點刺出血,不留針。麥粒灸2~3壯,萬應點灸筆快速點灸5~7下。

2注意事項

2.1同一孔穴,雖可對許多部位的許多病證皆可生效,但並不是同一孔穴與同一的針灸方法對許多部位的病症皆可有效,必須根據不同病症而采用不同的針灸方法,方能使效果充分發揮。

比如手足中指(趾)尖在高熱驚厥時,則以三棱針點刺出血為宜,而在痛經、失眠及小兒夜啼時,則用點灸法即可。又如陰交在腰痛及下腹諸病,常規毫針刺法及三棱針點刺出血偶可有效,而在采用溫和灸時則效果即可大增。又如至陽一穴,如采用灸法及三棱針點刺出血,其效果較之毫針刺法亦大為提高。

2.2應注意單穴與配穴的關系,在臨床上應以單穴為主穴,配穴為輔穴,在主穴效果不明顯時,可以及時加添輔穴。

如手足中指尖可以上下同取即為例證,應有主次之分,而不是守成不變。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中國針灸》,1994年第1期,作者/魏從建,指導/周楣聲。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鎮靜六穴”臨床應用

“鎮靜六穴”是中國中醫研究院廣安門醫院高立山老師多年臨床實踐總結出來的一組具有鎮靜安神作用的處方。它由足三里、神門、迎香和耳穴的心、肺、神門六個穴位組成,通過和胃、養心、清肺而達到鎮靜安神的臨床效果。這組穴在臨床上有其獨特的效用,茲就個人體會介紹如下:

(一)治療痛證

“鎮靜六穴”有明顯的鎮痛作用,尤其是對頭面部的疼痛效果更佳。如西醫所謂的三叉神經痛、血管神經性頭痛以及神經衰弱性頭痛,用“鎮靜六穴”治療均可獲得較好療效。曾治陶某,男,34歲,患左側三叉神經痛一個半月,經北京各大醫院治療無效。來診時因劇烈疼痛已一周不能吃飯、飲水,不敢說話、洗臉,服大量卡馬西平亦不能止痛,疼痛部位以左鼻翼處最明顯,觸痛明顯,舌淡、苔薄、黃,脈沉細數。辨證為陽明有熱,治以“鎮靜六穴”,留針30分鐘後疼痛即明顯減輕。當時可以大聲說話,可以飲水。至第二診時已能進食,洗臉漱口均不痛,至第四診疼痛即基本消失,共治療7次不疼而愈。

(二)治療風證

風性主動,這裡所指的風證多是指中醫辨證為心脾兩虛或血虛或陽亢或內熱而引起的內風。它包括西醫的面肌痙攣、錐體外系症狀,舞蹈病和小兒多動症。曾用“鎮靜六穴”治愈一例面肌痙攣17年的病人。患者女性,44歲,17年前因受風寒後出現右面癱,用針刺治療2月余,面癱基本恢復時出現右側面肌痙攣。因其居住鄉村治療不及時一直延續至今。來診時右側面肌抽搐明顯,尤以下眼瞼及右口角最重,精力集中時抽搐加重伴心煩易怒,脾氣急躁。舌質偏紅、苔薄、黃,脈弦數。證屬肝陽化風。治以“鎮靜六穴”加太衝。本例病人共治療12次(一個療程)諸症消失。

(三)治療神志病

本組穴有鎮靜安神作用,故可用來治療神志病。中醫神志病的病因有脾胃聚濕成痰,痰阻心竅或情志刺激、肝郁不舒或內傷心脾,心神失養或心火獨熾、神志不寧或飲食不節、脾胃不和。這些病因均可導致中醫的神志病。就其臨床表現相當於西醫的神經官能症,神經衰弱以及抑郁症和焦慮症。這些症狀都與心主神明有關。心喜靜,靜則心神內守而神藏,故可用“鎮靜六穴”來鎮靜安神。曾治呂某,一月前因生氣後胸悶不舒,寡言少語,有時出現身體不自主運動,夜寐差,惡夢紛紜,納呆,乏力,精神萎靡不振,頭暈,時嘔惡。舌淡、苔白微膩,脈滑。證屬痰濁中阻。針“鎮靜六穴”加豐隆。經治四次配服逍遙丸一月而愈。

(四)治療心悸

心悸是指病人自覺心動異常,心慌不安,甚則不能自主的一類疾病,相當於西醫的功能性心律失常。曾治療一例,楊某,男,28歲,因勞傷心脾又居住潮濕而出現心悸(功能性室性早搏)經治療2個月,服西藥無效,而用“鎮靜六穴”治療7次,基本控制臨床症狀。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針灸心扉》,作者/高立山、高峰。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50種病證針灸最常用穴位統計

為了探討現代針灸處方用穴的基本規律,我們以建國以來,尤其是80年代以來國內有關醫學期刊的臨床針灸文獻為研究對像,共選出文獻5733篇,將其全部病證的處方用穴,逐一編碼並輸入電子計算機,建立數據庫,通過用FoxBase語言編制的相應程序,進行統計分析,現將50種病證的針灸最常用穴位統計結果報道如下,供臨床選穴或進一步深入研究參考。

1、腦炎後遺症: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200多個,計1510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18個穴位(依次數大小為序,下同)依次是足三里、陽陵泉、合谷、曲池、三陰交、大椎、環跳、懸鐘、肩髃、腎俞、風池、外關、啞門、委中、內關、昆侖、百會、太衝。

2、小兒麻痹後遺症: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180多個,計1009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13個穴位,依次是足三里、環跳、懸鐘、陽陵泉、曲池、合谷、肩髃、腎俞、大椎、風市、三陰交、解溪、外關。

3、腮腺炎: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50多個,計151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8個穴位,依次是合谷、角孫、頰車、翳風、曲池、少商、耳尖、外關。

4、菌痢: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70多個,計306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10個穴位,依次是天樞、足三里、氣海、曲池、合谷、關元、中脘、上巨虛、大椎、神闕。

5、肝炎: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50多個,計629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10個穴位,依次是足三里、肝俞、三陰交、膽俞、陽陵泉、中脘、太衝、脾俞、大椎、期門。

6、心律失常: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60多個,計203穴次,其中最髙頻次的8個穴位,依次是內關、心俞、神門、足三里、膻中、三陰交、厥陰俞、太溪。

7、高血壓: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80多個,計269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10個穴位,依次是足三里、曲池、百會、風池、合谷、太陽、太衝、三陰交、行間、內關。

8、哮喘: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80多個、計777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13個穴位,依次是肺俞、膻中、足三里、大椎、定喘、天突、腎俞、風門、豐隆、膏肓俞、太淵、合谷、尺澤。

9、支氣管炎、咳嗽: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70多個,計387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13個穴位,依次是肺俞、膻中、腎俞、定喘、天突、足三里、大椎、風門、心俞、豐隆、膏肓俞、脾俞、魚際。

10、呃逆: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70多個,計280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8個穴位,依次是內關、足三里、中脘、膻中、膈俞、天突、太衝、翳風。

11、胃下垂: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30多個,計151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8個穴位,依次是足三里、胃俞、中脘、脾俞、氣海、內關、梁門、中樞。

12、胃痙攣、胃炎、胃脘痛、胃扭轉、十二指腸潰瘍: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110多個,計835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12個穴位,依次是足三里、中脘、內關、胃俞、脾俞、天樞、上脘、太衝、三陰交、下脘、梁門、梁丘。

13、腹瀉: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90多個,計737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10個穴位,依次是足三里、天樞、神闕、中樞、長強、關元、內關、脾俞、氣海、大腸俞。

14、遺尿: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60多個,計386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9個穴位,依次是三陰交、關元、中極、腎俞、百會、氣海、足三里、膀胱俞、陰陵泉。

15、尿瀦留: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70多個,計566穴次,其中最髙頻次的10個穴位,依次是三陰交、中極、關元、陰陵泉、足三里、氣海、曲骨、腎俞、膀胱俞、次髎。

16、甲狀腺功能亢進症: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40多個,計125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6個穴位,依次是三陰交、足三里、內關、間使、神門、風池。

17、減肥、高血脂: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60多個,計219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8個穴位,依次是三陰交、足三里、豐隆、曲池、內關、陰陵泉、內庭、天樞。

18、肩痛: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110多個,計873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14個穴位依次是肩髃、曲池、肩貞、天宗、臂臑、條口、合谷、外關、肩前、肩髎、肩井、後溪、巨骨、承山。

19、腰腿痛、坐骨神經痛: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130多個,計1268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15個穴位,依次是環跳、陽陵泉、委中、承山、昆侖、秩邊、懸鐘、殷門、腎俞、大腸俞、風市、承扶、足三里、夾脊、次髎。

20、頭痛: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130多個,計785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12個穴位,依次是風池、合谷、太陽、百會、印堂、頭維、太衝、足三里、三陰交、上星、率谷、內關。

21、面神經麻痹: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160多個,計2601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14個穴位,依次是地倉、頰車、合谷、陽白、四白、太陽、下關、攢竹、迎香、翳風、風池、水溝、魚腰、顴髎。

22、三叉神經痛: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80多個,計360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10個穴位,依次是下關、合谷、頰車、太陽、陽白、四白、攢竹、地倉、魚腰、迎香。

23、偏頭痛: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80多個,計323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10個穴位,依次是太陽、風池、率谷、合谷、太衝、足三里、絲竹空、百會、頭維、懸顱。

24、中風: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240多個,計3414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18個穴位,依次是曲池、合谷、足三里、陽陵泉、肩髃、環跳、外關、太衝、懸鐘、三陰交、廉泉、百會、風池、內關、地倉、頰車、風市、手三里。

25、癲癇: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的用穴共110多個,計513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11個穴位,依次是大椎、百會、足三里、豐隆、內關、腰奇、鳩尾、水溝、長強、間使、合谷。

26、神經衰弱、失眠: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80多個,計276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7個穴位,依次是內關、足三里、神門、三陰交、風池、百會、心俞。

27、癔病: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80多個,計263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8個穴位,依次是合谷、內關、水溝、湧泉、足三里、中脘、曲池、太衝、神門。

28、落枕: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40多個,計131穴次,其中最髙頻次的7個穴位,依次是風池、懸鐘、後溪、肩井、外關、肩中俞、養老。

29、頸椎疾病: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90多個,計391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11個穴位,依次是夾脊、大椎、風池、肩髃、曲池、天柱、合谷、後溪、天宗、肩井、外關。

30、腰痛、急性腰扭傷: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110共多個,計630穴次,其中最髙頻次的11個穴位,依次是委中、腎俞、後溪、水溝、腰陽關、大腸俞、昆侖、命門、環跳、殷門、次髎。

31、泌尿系結石: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40多個,計199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11個穴位,依次是腎俞、三陰交、京門、陰陵泉、足三里、關門、膀胱俞、中極、太溪、水道、天樞。

32、男性不育、陽萎,遺精、精少: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90多個,計845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13個穴位,依次是三陰交、關元、腎俞、中極、命門、次髎、足三里、太溪、氣海、太衝、神門、曲骨、內關。

33、腸道病、(急)腹痛、腸梗阻: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70多個,計282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12個穴位,依次是足三里、中脘、天樞、內關、神闕、合谷、氣海、三陰交、上巨虛、關元、大腸俞、陰陵泉。

34、膽石病、膽絞痛:涉及該病證處方用穴共40多個,計168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9個穴位,依次是陽陵泉、膽俞、日月、足三里、期門、太衝、肝俞、膽囊穴、丘墟。

35、乳癰: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40多個,計136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7個穴位,依次是膻中、肩井、乳根、內關、足三里、少澤、曲池。

36、痔: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30多個,計83穴次,其中最高頰次的5個穴位, 依次是長強、承山、次髎、二白、大腸俞。

37、月經病、崩漏: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80多個,計491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12個穴位,依次是三陰交、關元、足三里、腎俞、氣海、中極、太衝、血海、次髎、地機、內關、隱白。

38、胎位不正: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5個,計33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2個穴位,依次是至陰、三陰交。

39、缺乳: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40多個,計191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5個穴位,依次是膻中、乳根、足三里、少澤、合谷。

40、疳積:涉及病證的處方用穴共40多個,計89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3個穴位,依次是四縫、足三里、內關。

41、瘡癤: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40多個,計110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5個穴位,依次是委中、合谷、曲池、大椎、足三里。

42、粉刺、痤瘡: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40多個,計106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5個穴位,依次是肺俞、合谷、曲池、足三里、大椎。

43、蕁麻疹: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50多個,計222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9個穴位,依次是曲池、血海、足三里、大椎、合谷、風池、三陰交、委中、風市。

44、帶狀皰疹: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50多個,計192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10個穴位,依次是曲池、陽陵泉、太衝、合谷、足三里、支溝、內關、肺俞、血海、三陰交。

45、麥粒腫: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20多個,計41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6個穴位,依次是太陽、曲池、合谷、肝俞、睛明、四白。

46、近視: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60多個,計311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10個穴位,依次是睛明、承泣、風池、攢竹、太陽、四白、合谷、光明、瞳子髎、絲竹空。

47、耳聾、聾(啞):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90多個,計495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12個穴位,依次是翳風、聽宮、聽會、耳門、合谷、中渚、啞門、風池、百會、廉泉、外關、太溪。

44、鼻衄、鼻(竇)炎、嗅覺缺失: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90多個,計439穴次,其中最高頻次的12個穴位,依次是合谷、迎香、上星、印堂、足三里、少商、風池、百會、太衝、肺俞、攢竹、列缺。

49、失語(音):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60多個,計231穴次,其中最高頻次12的個穴位,依次是合谷、廉泉、啞門、湧泉、內關、金津玉液、水溝、天突、照海、神門、通里、列缺。

50、咽喉病:涉及該病證的處方用穴共60多個,計328穴次、其中最高頻次12個穴位,依次是合谷、少商、曲池、大椎、天突、人迎、廉泉、照海、太溪、內庭、魚際、尺澤。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中醫文獻雜誌》1994年03期。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針灸治痛的三個原則:簡稱“三則”

★ 不通則痛,通則不痛——人體臟腑經絡氣血不通是造成疼痛的根本原因

古人從病機方面認為人體臟腑經絡氣血不通是造成疼痛的根本原因,因此治療時就要疏通經絡、調和臟腑,達到氣血通調則疼痛可止。這就提出了很重要的問題:是什麼原因造成氣血不通?是那個臟腑、那條經絡氣血不通?這對治痛是很重要的,也是我總結針灸治痛十法的根源。

★ 住痛移疼,取相交相貫之經——因經絡病而引起疼痛的治療原則。

經絡病而致的疼痛,應當選取與疼痛部位相交叉、相貫穿的經絡穴位來治療。也就是說,要想治好疼痛,一定要熟悉掌握經絡的循行與分布,這很重要。

古人也有進一步的具體指教,如經絡滯而求原、別、交、會之道。即由於經絡阻滯、氣血不通而引起疼痛時,可取相交、相貫經絡的原穴、絡穴、交位、會穴來治療。這是由於經絡病而引起疼痛的治療原則。

★ 臟腑病而求門、海、俞、募之微

臟腑氣血不調時,用帶門字(如期門、章門)或海字(如氣海、血海)的穴位及五臟六腑的俞穴、募穴來治療,通過這些穴位來調和臟腑氣血,達到治療因臟腑病引起疼痛的目的。

疼痛常常影響到人的精神,使病人煩躁、坐臥不安、失眠等。這就是疼痛影響到人的神明,影響到心。也有一些瘡瘍疼痛,兼有紅腫,也可使病人出現煩躁,這是疼痛影響到血脈。而心主血脈、主神明,因此病機十九條中有:諸痛癢瘡,皆屬於心。

依據此理,在治痛時,不論因臟腑還是經絡致痛,只要病人出現坐臥不安,精神煩躁,脈數尿黃,均配以清心之法(穴如:大陵、間使、心俞。藥如:生地、木通、竹葉、生甘草、連翹、黃連),均能取得滿意效果。

針灸治痛十個立法:簡稱“十法”

1、外風所致之疼痛——疏風止痛法

【經驗穴位】風池、風府、風市。

風為陽邪,性主疏散、傷人肌表,榮衛失調,以致疼痛。治當疏散風邪、調和榮衛。風池可袪風解表,風府袪風清神,風市袪風通絡。

【治療病症】此法以治外風為主,有汗、脈緩、頭痛、腰痛、四肢痛因外風者都可應用。此類疼痛可遍及全身各處,不是固定一點為特點。

2、外寒所致之疼痛——散寒止痛法

【經驗穴位】大椎、後溪、昆侖 。

寒為陰邪,性主收引,傷人皮毛,腠理收縮,經絡失暢,以致疼痛。治當散寒通絡,行氣止痛。大椎是手足三陽、督脈之會,能助陽以散寒。後溪是八脈交會穴,能通督脈。昆侖經足太陽膀胱經由上向下夾脊循背,寒邪傷人,首犯太陽。三穴共奏宜散寒邪,行氣止痛之效。

【治療病症】此法以治外寒為主。適用於寒邪侵犯太陽經所致之疼痛。

3、濕邪阻滯之疼痛——袪濕止痛法

【經驗穴位】中脘、足三里、三陰交。

濕邪粘膩,易阻氣機,滯在上常見頭暈、頭沉,滯在軀干常胸悶、腹脹,濕流四肢則脹痛。治療均應袪濕消腫止痛。中脘、三陰交可袪濕健脾,足三里升清降濁,消腫袪濕。

【治療病症】此法重在健脾行氣、袪濕、通絡止痛。適用於濕阻氣機而出現的頭重痛、胸腹脹悶、四肢脹痛等。

4、肝郁氣滯之疼痛——行氣止痛法

【經驗穴位】肝俞、期門、陽陵泉。

氣滯則痛。古有“形傷腫、氣傷痛”之說。此處氣滯,一指肝氣郁結,二指思則氣結,治當疏肝行氣止痛。肝俞、期門為肝的俞募配穴,可疏肝理氣止痛。陽陵泉是膽經合穴,可舒肝利膽。

【治療病症】此法重在疏肝解郁、行氣止痛。適用於肝郁氣滯之胸助疼痛、胃氣痛、四肢走注疼痛。

5、氣滯血瘀之疼痛——活血止痛法

【經驗穴位】尺澤、委中、膈俞。

跌打損傷、氣滯血瘀、瘀血阻絡發為疼痛,多為剌痛,其痛有定處,晝輕夜重。治宜活血化瘀,行氣止痛。上肢及上半身瘀阻,常用尺澤放血;下肢及下半身瘀阻,常用委中放血。膈俞為血會穴。

【治療病症】此法重在行氣活血化瘀。何處瘀阻,再配合局部取穴。適用於刺痛且痛有定處者。

6、內有寒邪之疼痛——溫中止痛法

【經驗穴位】中脘、氣海、脾俞。

寒邪直中,或從內生,常致脘腹疼痛。治須溫中散寒,行氣止痛。灸中脘、氣海,可溫中下二焦,散寒行氣;脾俞針灸並用,溫運脾陽,散寒行氣止痛。

【治療病症】此法重在溫中散寒止痛。適用於胃脘痛、腹痛、痛經因寒者。

7、食滯之疼痛——消導止痛法

【經驗穴位】中脘、天樞、足三里。

食滯中焦,或停腸胃,常致便秘、腹脹、脘腹疼痛、噯腐吞酸,故須消導食積,通腸導滯,腑氣通暢,脹痛可止。中脘調胃,天樞通腸,足三里能升能降,通腑以下行,增胃腸之蠕動,飲食積滯可下行,脘腹疼痛可以消除。

【治療病症】此法重在消食止痛。適用於飲食積滯之脘腹脹痛、便秘等。

8、血虛之疼痛——養血止痛法

【經驗穴位】肝俞、脾俞、陽陵泉。

外傷手術出血,或產後失血過多,常致筯脈失養而疼痛,有時疼痛游走無定處。治要養血榮筯止痛。肝藏血,脾統血,肝俞調肝血以養筯,脾俞益脾而增飲食生血。陽陵泉為筯會,可舒筯利節止痛。

【治療病症】此法重在養血舒筋而止痛。何部痛甚再局部配合選穴。適用於失血過多或血虛不榮養筋脈之疼痛。

9、火毒熱盛之疼痛——清熱止痛法

【經驗穴位】十宣、大陵、豐隆。

諸痛癢瘡,皆屬心火。火邪熱盛,肌膚腫脹,血行不暢,則易疼痛,諸如炎症的紅、腫、熱、痛。十宣宜放血,瀉臟腑熱。豐隆從陽明以瀉六腑熱。熱去腫消,經通痛止。

【治療病症】此法重在泄熱止痛。適用於內外各種炎症而以紅腫熱痛為主要表現者。

10、肝腎虧虛之疼痛——補腎止痛法

【經驗穴位】肝俞、腎俞、太溪、大杼。

腎主骨、肝主筯,肝藏血、腎藏精。肝腎虧損,則筋骨疼痛;外受寒邪,則疼痛加重。治應補肝腎,強筋骨,腎氣充實則筋骨不痛。

【治療病症】穴用:此法重在補肝腎、強筋骨。適用於肝腎虧虛、筋骨失養之腰膝疼痛,並可兼見頭暈、耳鳴、心悸、失眠、脈沉細弦。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針灸心悟》,作者/高立山。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針灸名家田從豁教授19張常用針灸穴位處方

穴方中的手法為通過與田老交流、田老講解並演示所總結。田老常用提插捻轉補瀉法,適當配合迎隨、呼吸補瀉法。提插法重插輕提為補,輕插重提為瀉;捻轉法拇指向前用力為補,食指向前用力為瀉。提插捻轉幅度一般不大,動作要輕柔,同時注意體會手下感覺,空虛者為未得氣,過於沉緊則患者疼痛不適,應“如魚吞鉤餌”,患者感覺舒適為度。迎隨補瀉一般采用30一45°刺,順經為補,逆經為瀉;呼吸補瀉則隨患者呼吸進針、出針,即“吸內呼出”為補,“呼內吸出”為瀉。
下面將所總結的穴方報道如下。

1.利水除痹方
取穴:水分、陰交、肓俞。
主治:痹症日久、腹脹、腹水、浮腫等正氣虛或水濕盛之證。
加減:病久體弱加足三里;肝失疏泄加陽陵泉;腎陽虛衰加命門、腎俞;水飲凌心加心俞。
手法:水分用瀉法,陰交用平補平瀉法,肓俞用補法。
體會:利水除痹方最初為田老治療痹症日久的經驗用方,後逐漸用於腹水、浮腫等水濕較盛兼有正虛之證,亦取得很好療效。因穴位距離臍部較近,臨床運用時應注意嚴格消毒。

2.疏散外風方
取穴:大椎、風池、風門。
主治:外感風寒或風熱外束之證。
加減:風寒加大椎拔罐,風門、肺俞隔姜灸;風熱加大椎放血拔罐或少商、商陽放血;肺氣郁閉加尺澤、列缺。
手法:大椎向下斜刺,用平補平瀉法;風池向鼻尖方向斜刺,用瀉法;風門向下斜刺或直刺,用瀉法。
體會:本方無論外感風寒風熱,均可運用,臨床應注意根據具體情況配用不同穴位。3穴深處均有重要臟器,不宜深刺,且田老認為外感病邪在表宜淺刺,故本方針刺勿過深。

3.調和衝任、補腎益精方
取穴:關元、三陰交。
主治:遺尿、不孕不育、更年期綜合征、月經不調等腎精不足或衝任失調之證。
加減:脾虛氣弱加足三里、中脘;腎虛加腎俞、肓俞、命門、志室、太溪;衝任不調加氣海、中極。
手法:補益陰精用補法,調和衝任用平補平瀉法。
體會:本方為治療月經不調常用對穴,田老取其補益腎精的作用,用於治療各種腎精不足或虧虛之證,臨床運用常配足三里、中脘健運脾胃,有陽中引陰之意。

4.調和氣血方
取穴:血海、曲池、足三里、三陰交。
主治:蕁麻疹、神經性皮炎、慢性濕疹、皮膚瘙癢等氣血不和、營衛失調之證。
加減:氣滯血瘀加局部火針淺刺,或大椎、膈俞放血拔罐;肝氣不舒加陽陵泉、期門;中焦氣滯加中脘、胃俞;風邪外襲加疏散外風方;病久虛實夾雜加
背俞四穴(肝俞、膈俞、脾俞、腎俞)。
手法:平補平瀉法,或先瀉後補法。
體會:對於蕁麻疹、神經性皮炎等皮膚病,田老常以調暢氣血、調和營衛之法治療,取穴多取陽明經穴與血海、三陰交等調陰血之穴合用。田老認為陽明經多氣多血,凡陽明經穴均有調氣血作用,臨床均可選用。

5.補益氣血方
取穴:氣海、中脘、足三里、三陰交。
主治:各種疾病見氣血不足證者。
加減:脾虛或臟腑功能不調加章門;腎虛加肓俞、太溪、腎俞、命門;肝郁血虛加膈俞、陽陵泉;中焦氣機不暢加天樞、曲池。
手法:補法,多加用溫和灸或艾盒灸。
體會:田老重視中焦脾胃的作用及任、督二脈穴位的應用,氣海、中脘同屬任脈,三陰交、足三里分屬脾、胃表裏兩經,4穴健脾益氣而兼調氣機升降,養血而兼活血。臨床見正虛邪實者,應配伍運用祛邪穴位。

6.調理臟腑方
取穴:肝俞、膈俞、脾俞、腎俞。
主治:哮喘、蕁麻疹、失眠、眩暈等氣血不和、臟腑不調之證。
加減:背俞穴應用不止此4穴,根據不同病情采用不同臟腑之俞加減。
手法:肝俞、膈俞用平補平瀉法,脾俞、腎俞用補法。
體會:本方的配伍體現了田老重視調理臟腑的思想,對於久病者,雖為一臟之病,多累及他臟;或雖未及他臟,但僅治一臟亦很難奏效,田老往往采用“調五臟以治一臟”的方法,多臟同治。臨床運用時,不限於此4個背俞穴,可根據具體病情選用不同背俞穴。

7.調氣血和營衛方
取穴:大椎、風池、肺俞、膈俞、脾俞、腎俞。
主治:咳嗽、哮喘、蕁麻疹等病久本虛標實、氣血失調、營衛失和之證。
加減:風邪外襲加曲池、風門;血瘀加三陰交、心俞;本虛明顯加夾脊(胸腰段)梅花針一中度叩刺。
手法:大椎、肺俞用平補平瀉法;風池、膈俞用瀉法;脾俞、腎俞用補法。
體會:田老善用大椎與背俞穴,本虛標實的肺衛表證及營衛失和證,以大椎振奮陽氣,與背俞穴合用宣肺祛風,活血行氣,兼顧培本。邪實較甚者,大椎可加刺血拔罐。

8.安神和中方
取穴:百會、印堂、神門、中脘、足三里、三陰交。
主治:失眠、神經衰弱、更年期綜合征、臟躁等心神不寧,或兼脾胃不和之證。
加減:陰陽失衡加巨闕;陽氣不振加大椎;頭目不清加風池。
手法:百會直刺7 mm,刮針向下的補法,或用溫和灸法,餘穴用平補平瀉法,或依據病性虛實采用補瀉之法。
體會:對於失眠、神經衰弱等病,田老注重從平衡陰陽入手,取穴要求陰經穴與陽經穴同取,上部穴與下部穴相配,以調和陰陽。

9.醒腦健腦方
取穴:風府、風池、百會、大椎。
主治:中風、高血壓、流行性腦脊髓膜炎、流行性乙型腦炎等腦髓失養,或神昏、痴呆之證。
加減:熱盛神昏加十二井、水溝;肝經氣逆加合谷、太衝;病久加膈俞、腎俞;腎精不足加肓俞、腎俞;脾胃虛弱加中脘、足三里。
手法:實證大椎用放血拔罐法,放血量5 mL以上,余穴用瀉法,虛證用補法。
體會:田老重視頭部腧穴的運用,認為頭部腧穴密集,但目前應用較少,療效不肯定,可能與針具偏細、刺激量較小有關,為加大刺激量可采用雙針刺或多針叢刺等方法。

10.調和氣血、疏肝理氣方
取穴:肩髃、曲池。
主治:中風、痹症、痿證、蕁麻疹等經絡失暢、氣血失和或各種疾病證候中兼有肝郁氣滯者。
加減:營衛不和加大椎;肝郁明顯加陽陵泉、期門。
手法:平補平瀉法。
體會:本方為田老的老師高鳳桐老中醫所授。本方作用一是疏肝理氣,二是調和氣血和營衛,三是通經活絡,用於疏通局部經氣,有“治痿獨取陽明”之意。臨床根據不同治療目的選配不同腧穴。

11.滋陰益陽方
取穴:肓俞、氣海、中脘。
主治:各種疾病見陰陽虛證者。
加減:陽虛加大椎、百會;陰虛加太溪、三陰交。
手法:補法,可加用灸法。
體會:田老補虛多從脾胃入手,選穴除脾、胃本經穴外,重視任、督脈穴位的運用,肓俞為腎經與衝脈交會穴,為田老常用腧穴。本方既可用於虛證,又可用於虛實錯雜之證,為一補益基本方。

12.和胃降逆方
取穴:梁門、中脘、足三里、內關。
主治:胃脘痛、嘔吐等胃失和降之證。
加減:脾胃不和加章門。
手法:中脘、足三里用平補平瀉法,梁門、內關用瀉法。
體會:本組與下面調和肝胃方、寬胸理氣方、和降肺胃方、通腑降濁方幾組均含調暢氣機升降之意,而各有側重。田老認為脾胃為氣機升降之樞,調氣機必從脾胃入手,故幾組均取胃之募穴、腑之會穴中脘、胃經合穴足三里調暢中焦氣機。

13.調和肝胃方
取穴:期門、中脘、足三里、三陰交。
主治:胃脘痛、脅痛、吞酸、泄瀉等肝旺脾虛、氣機失調之證。
加減:脾虛較重加章門、脾俞;肝郁較重加陽陵泉、太衝。
手法:平補平瀉法。

14.寬胸理氣方
取穴:膻中、中脘、足三里、三陰交。
主治:哮喘、咳嗽、心痛、胸悶等肺氣不降,或胸中氣滯之證。
加減:痰濕蘊肺加肺俞、豐隆;心氣不足加心俞、巨闕。
手法:中脘、足三里、三陰交用平補平瀉法,膻中用瀉法。

15.和降肺胃方
取穴:天突、中脘、足三里。
主治:咳嗽、呃逆等肺胃氣逆之證。
加減:虛寒證中脘加用灸法;實熱證加大椎放血拔罐;寒凝證加胃俞或肺俞用灸法、中脘加用灸法。
手法:中脘、足三里用平補平瀉法;天突穴根據不同症狀采用不同手法,咽癢咳嗽直刺12mm深,針尖抵氣管內膜處,患者欲咳未咳時出針,用捻轉法瀉之;咳喘痰多先刺入皮下,再斜刺至氣管向下入針37~50mm,吸氣緩慢入針捻轉向下補法30秒後,呼氣出針;神經性嘔葉、呃逆先刺入皮下,再斜刺沿
食道向下入針50~75 mm,向下捻轉30~60秒,呼氣出針;梅核氣先刺入皮下再斜刺向下,針尖沿胸內緣入針37~50 mm,捻轉向上針法,30秒後出針。

16.通腑降濁方
取穴:天樞、中脘、足三里、三陰交。
主治:便秘、泄瀉、腹脹等腸胃氣機不暢之證。
加減:熱證加大腸俞、合谷、曲池;寒證加中脘、關元;脾虛加脾俞、中脘;腎虛加關元、命門。
手法:平補平瀉法。

17.調理中焦方
取穴:天樞、中脘、氣海。
主治:久病脾胃虛弱,氣虛不運,或中焦氣滯,腹脹、便秘等證。
加減:水濕不運加水道、陰陵泉或臍周4穴(肓俞、水分、陰交);水谷不運加足三里、下巨虛;瘀血阻滯加大椎放血拔罐;痰濁內生加豐隆。
手法:氣虛者用補法,或用灸法;氣滯者用瀉法。
體會:病在脾胃,田老常用此方加減,重在行中焦氣機,益氣健脾,助運化。病在他臟,兼有中焦不運或氣滯者,也可合用本方。

18.暖宮活血方
取穴:關元、外陵、歸來。
主治:經、帶、胎、產疾病寒凝血滯、衝任失調之證。
加減:病久本虛加中脘、足三里;精虧加命門、志室、太溪。
手法:依據病性虛實采用補瀉之法,可加用灸法。
體會:本方為田老治療婦科病的基本方,臨床根據具體疾病配用不同穴位,如不孕多加三陰交、血海,帶下多加帶脈、維道、豐隆,月經不調多加氣海、中極、肝俞、腎俞、脾俞等穴。

19.獨取陽明方
取穴:百會、肩髃、曲池、合谷、陽陵泉、足三里、三陰交。
主治:中風、痿證、痹症等經絡空虛或阻滯,或氣虛血瘀之證。
加減:瘀血阻滯加大椎放血拔罐;中風腦髓失養加大椎芒針通調督脈;言語不利、失語加舌下穴速刺;經絡阻滯加風池搜風通絡。
手法:平補平瀉法,或依據病性虛實采用補瀉之法。
體會:“治痿獨取陽明”,本方取手足陽明經穴為主,是一個治療痿證、中風後功能障礙等的基本方,但往往僅取陽明經穴收效較慢,故應適當加用大椎刺血拔罐等法祛瘀生新。為防止中風後遺症患者產生肢體痙攣,田老一般不加用電針治療。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北京針灸名家叢書——仁心聖手:田從豁》,作者/楊濤。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針灸臨證要重視人體六個和“四”有關的穴組

人體有六個和“四”有關的穴組,分別是四彎穴、四腕穴、四關穴、四花穴、四縫穴、四總穴。現分述如下:

(1)四彎穴:

指的是人體兩側肘彎和腿彎分別對應的四個穴位曲澤(雙)和委中(雙)。四彎穴也是古“八虛”穴之一。《靈樞·邪客第七十一》:“黃帝問岐伯日:人有八虛,各何以候?——肺心有邪,其氣留於兩肘﹔肝有邪,其氣留於兩腋﹔脾有邪,其氣留於兩髀﹔腎有邪,其氣留於兩腘。凡此八虛者,皆機關之室,真氣之所過,血絡之所游,邪氣惡血,固不得住留,住留則傷筋絡骨節,機關不得屈伸,故拘攣也。”其中,此文中“肺心有邪,其氣留於兩肘”之“肘”,指的就是曲澤穴﹔“腎有邪,其氣留於兩腘”之“腘”,指的就是委中穴。《靈樞》中對“八虛”中“邪氣惡血”的態度是“不得住留”,如果邪氣惡血停留,便會損傷經絡筋骨,導致肢體關節屈伸不利,從而發生拘攣的症狀。故而,《靈樞·九針十二原》對此又云:“凡用針者,虛則實之,滿則泄之,宛陳則除之,邪勝則虛之”,“宛陳則除之”意瀉血而已哉!

曲澤穴為手厥陰心包經合穴。《針灸大成》云曲澤“主心痛、善驚、身熱、煩渴口干、逆氣嘔涎血、心下澹澹、風疹、肩肘手腕不時動搖、頭漬汗出不過肩、傷寒、逆氣嘔吐。”此穴可針可灸可瀉血,其瀉血法,臨證可以治療實證、熱證、淤血證、經絡阻滯疼痛急氣機失調諸症。

委中穴為足太陽膀胱經合穴,膀胱下合穴。《針灸大成》云其“主膝痛及拇指,腰夾脊沉沉然,遺溺、腰重不能舉、小腹堅滿、體風痺、髀樞痛、可出血、痼疹皆愈。傷寒四肢熱,熱病汗不出,取其經血立愈。”此穴可針可瀉血,但《類經圖翼》:凡腎與膀胱實而腰痛者,刺出血妙,虛者不宜刺,慎之。”針灸臨證,委中放血實多於針刺也。常用之放血治療急性腰扭傷、腰間盤突出腰痛坐骨神經痛、腦震蕩后遺症、眩暈、急性胃腸炎、中暑、鼻衄、乳癰、發際瘡、荨麻疹、癰疽疔瘡等等,應用十分廣泛。

針灸臨證,四彎穴曲澤與委中穴常相須為用。二穴配伍,具有開竅啟閉、涼血瀉熱、祛寮通經、清熱解毒之效。雖然四彎穴常用之治療急性高熱、急性胃腸炎等症,但如今在治療頸肩腰腿痛方面,卻愈發顯出其重要性。

(2)四腕穴:

四腕穴就是兩個手腕,兩個腳腕,加起來就是四腕穴。手腕穴就是手腕背面的中泉穴,位置在手腕背面的正中央是穴,腳腕穴就是腳腕背面正中間的解溪穴,組合起來就是四腕穴。這四個穴位對於風寒濕痺,氣血痰凝諸症療效甚高,凡是帶有風寒濕痺,氣血痰凝諸症的患者,每次針灸時配合這組四腕穴,可以大大縮短患者的治療療程。

(3)四關穴:

四關穴即合谷、太沖穴的總稱。合谷穴是手陽明大腸經的原穴,四總穴之一。位於第一、二掌骨之間,也就是俗稱的»虎口»。太沖穴是足厥陰經的輸穴和原穴。位於足背第一、二跖骨之間。合谷穴與太沖穴都是人體的重要保健穴位,兩穴合稱為»四關穴»,意即人體生命的關口。

其名稱出自金元時代針灸醫家竇漢卿的《標幽賦》:»寒熱痺痛,開四關而已之。»《針灸大成》:»四關穴,即兩合谷、兩太沖是也。»並把四關穴列為奇穴。»四關»可謂對穴,合谷、太沖相配伍,一氣一血、一陽一陰、一升一降,相互為用,協同作用較強。

臨證治療多關節疼痛之痺症,我們往往把針合谷與太沖,稱為開“大四關”。而把針陽陵泉與曲池穴,稱為開“小四關”。

(4)四花穴:

四花穴為膈俞與膽俞兩穴的合稱,均屬背俞穴。膈俞穴是足太陽膀胱經的背部俞穴之一,內應於膈,又為八會穴之血會,具有寬胸利膈、降逆止嘔、調節氣血、等均有調活血化瘀作用,臨床上常用於治療各種血症及胃腸道疾病。文獻記載膈俞穴對潮熱、盜汗、四肢怠惰、飲食不下、咳嗽、氣喘、吐血、胃脘痛、胸滿脅脹、呃逆、嘔吐、背痛、脊強、嗜臥治作用。膽俞為膽腑經氣輸注的穴位,»膽主骨所生病»,可用於治療骨蒸癆熱。兩穴相配,在功能上相互協調,具有寬胸利膈、調節氣血、補虛祛疲等作用。臨床上常用於治療各種膽道疾病,例如膽膠痛、膽道蛔虫症及膽經所循行位置的疾病,例如血管性頭痛。

四花穴”的名稱是由來已久,由於其穴位在背部,共有四處,而配合灸法使用,當治療時,由於使用直接灸,四穴同時施治,四處同時起火,宛如四朵燦爛紅花,故名四花。四花穴為古代治療骨蒸勞瘵之著名灸穴之一。《針灸大成卷九》:“崔氏取四花穴法,治男婦五勞七傷、氣虛血弱、骨蒸潮熱、咳嗽痰喘、尪贏痼疾”,現在隨著研究的不斷深入,四花穴的應用范圍不斷增加,其治療病種包括偏頭痛、震顫麻痺綜合征、抑郁症、潮熱、坐骨神經痛、焦慮症、瘰疬、胸痺、乳癖、頑固性偏頭痛、肺痿、肺癌化療藥物所致的副反應等等。

(5)四縫穴:

四縫穴是經外奇穴,位於第2-第5指掌面,第1、2節橫紋中央。

四縫穴傳統上可治療小兒疳積、消化不良、氣管炎、便秘、腹瀉、受驚嚇大哭、高燒、百日咳、兒童久咳、丹毒、生長遲緩等等。現在針灸臨證對其有著很廣的應用發揮,常用其治療成人氣管炎、哮喘、咳嗽、痛風、神經衰弱、陰陽失衡、崩漏、面疫力低下、胃脘痛、脾腫大、中暑發熱、腹痛、腹脹等等。

(6)四總穴:

四穴指合谷、列缺、足三里、委中。古人將人體全身十四經所屬之數百穴的功能歸納成四個穴,故稱四總穴。總,有概括之意。意為人身前面的疾患,如脾、胃、大腸、小腸功能失調出現的肚腹疼痛、嘔吐、胃痛、腹瀉等症,應首選足三里治療。人身后面的疾患,主要是腰背部酸痛等,應取委中穴為主治療。人身頭頸胸肺部位的病變,取列缺為主治療,具有疏解風寒,清肺止咳的作用。人身頭面的疾患,主要是口及顏面部的病症,可取合谷為主治療。

四總穴原載於明代朱權所著的《乾坤生意》,以后《針灸聚英》、《針灸大全》、《楊敬齋針灸全書》、《針灸大成》都將它收入書中。四總穴是依據《靈樞經·終始》“從腰以上者,手太陰陽明皆主之;從腰以下者,足太陰陽明皆主之”演變而來的。四總穴分治頭項、面口、肚腹、腰背等部的疾患,在實踐中確有針感強、療效好、治療范圍廣泛等優點。又及,四總穴又是遠道取穴之典范。故四總穴歌是針界一耳熟能詳的針灸歌訣。歌訣肚腹三里留,腰背委中求,頭項尋列缺,面口合谷收。將全身十四經所屬之數百穴的功能歸納成四個穴,故稱四總穴。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針灸臨床筆記》,作者/司言詞。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針灸古法二十八式

持針入肉各有方,
十二經有十二節,
九刺用以應九變,
散刺後人遵古說,
說出《官針》法最詳,
五臟五刺細街量,
繆刺《素同》有專章。
二十八法勿相忘。

注解
刺法者針道之用也, 《靈樞·官針篇》中載之最詳。一曰九刺以應九變;二曰十二節刺以應十二經;三曰五刺以應五臟。繆刺則《素同·繆刺論》中論述更為詳備。在九刺, 十二節刺及五刺之中同時有輸刺法。在三種輸刺之中, 十二節刺與五刺中之輸刺, 名同而法亦大體相同,故不重復贅賦。另有散刺法系後人據古法而立。共為二十八法, 臚述於後。

一式 輸刺(九刺)
輸刺用針內外備,
外取手足內取背。
諸經手足有滎腧,
臟腑背俞尤足貴。

注解
《靈樞·官針篇》曰,“輸刺者,刺諸經滎輸藏輸也。” (甲乙經。作腧刺)是乃外取手足之滎腧,內取腰背之藏俞,內外同取之刺法也。如手太陰肺經羅患時,在手可取魚際(滎)或太淵(腧),在背可取肺俞。其余藏府可以類推。

二式 遠道刺(九刺)
病在上者取之下,
遠道刺法疾可罷。
頭面府病刺府腧,
手足上下義無二。

注解
《靈樞·官針篇》曰:“病在上取之下,刺府腧也。”此乃上病取下,引而竭之之刺法也。《靈樞·刺節真邪篇》曰: “刺府腧去府病。’故以六府之病變為宜。足少陽之腧在足臨泣,足陽明之腧在陷谷,足太陽之腧在束骨。足之三陽從頭走足,故頭面及身以上屬於三陽經之病患, 均可在足取之。
除此以外, 其他經穴可以手足上下互取者用之尤多。如列缺能治莖痛、尿血,照海能治咽痛、目赤。《肘後歌》云: “頭面之疾針至陰, 腿腳有疾風府尋。”均遠道刺之類也。

三式 經刺(九刺)
表裡陰陽樞紐穴,
大經結絡經分說。
經刺之法重在斯,
足如公孫手列缺。
實者可瀉虛可補,
不盛不虛以經取。
依經為治正那宜,
湯液灸刺均能主 。

注解
這在《內經》中有二義:其一,即《靈樞·官針篇》曰: “經刺者,刺大經之結絡經分也。”是乃在人身之大經脈與絡脈相結合處之刺法。“經分” 有大經脈在此處分行和即在該處取穴之意 。如手太陰陽明之列缺、偏歷;足太陰陽明之公孫、豐隆;手少陰太陽之通裡、支正;足太陽少陰之大鐘、飛揚;手厥陰少陽之內關、外關;足厥陰少陽之;蠡溝、光明。舉凡經脈與絡脈相結合處,均為陰陽表裡經之樞紐穴,較之各經之其他腧穴,實尤為重要也。
經刺另一要義,即《靈樞·經脈篇》曰:“盛則瀉之,虛則補之, 熱則疾之, 寒則留之。不盛不虛以經取之。”《難經》第六十九難曰: “不虛不實以經取之者,是正經自病, 不中他邪,當自取其經,故言以經取之。”所謂正經自病, 即病既不從生我者而來, 亦不從我生者而來;既不從克我者而來, 亦不從我克者而來, 系由於本經自感之那所致。因之當以本經之穴治之, 而他經之穴則不居於重要地位。

四式 絡刺(九刺)
絡刺之法不取穴,
視其浮絡瀉其血。
瘀血郁滯多在陰,
刺宜淺點乃要訣。

注解
《靈樞·官針篇》曰: “絡刺者,刺小絡之血脈也。”此乃不取經穴, 但視其浮絡以瀉其惡血之刺法。《素問·調經論》曰, “刺留血奈何?視其血絡刺出其血, 無令惡血得入於經以成其疾。”《靈樞·經脈篇》曰: “故諸刺絡脈者,必刺其結上甚血者。雖無結,急取之以瀉其邪而出其血。留之發為痹也。”《靈樞·壽夭剛柔篇》曰:“久痹不去身者,視其血絡,盡出其血。”是均絡刺之用也。
瘀血之留於絡脈者, 以身之陰部為多見,如耳後、肘內及膝腘等處。頭之顳颥部亦常采用絡刺之法。絡刺瀉血,有去瘀決滯, 清熱解毒之功。刺時對准青絡脈,用淺刺及點刺法,疾入半分至一分, 迅即遇出,以能出血為度,不閉其孔令惡血自流。如出血已變為鮮紅, 可按捺針孔以止之。在肘窩或膝腘等處青絡脈不顯時,如拍擊數下則青絡自見。絡刺與點刺,法既相近,而義亦可通。至於點刺取穴與絡刺不取穴,當隨宜斟酌,不可強分。

五式 分刺(九刺)
分刺深針分肉間,
邪氣深藏淺刺難。
臀股肉多皆可用,
腹胸脅肋勿輕談。

注解
《靈樞·官針篇》曰:“分刺者,刺分肉之間也。”“分肉”即肌肉豐厚而有界限可見者。邪氣深藏其間, 則淺刺不效, 必須深刺方能達於病所。在臀股及肌肉豐厚之處多可用之。胸腹脅肋等處,肌肉菲薄,如針刺過深即有刺中內臟之虞, 慎勿輕用。

六式 大瀉刺(九刺)
膿血深留瀉始除,
鈹針大瀉決江河。
膿不畏多除務盡,
血宜少見忌其多。

注解
《靈樞·官針篇》曰: “大瀉刺者刺大膿以鈹針也”(一作太刺)。於癰疽瘡瘍排除膿血時多用之。膿不畏多,瀉之務盡。血宜少見,切忌其多。血多者氣奪,血不止者致死。

七式 毛刺(九刺)
痹在皮毛病氣浮,
針須毛刺刺皮膚,
雀啄連連無問數,
落紅點點見功夫。

注解
《靈樞·官針篇》曰:“毛刺者,刺浮痹於皮膚也。”浮痹者是風寒濕三氣客於皮毛之間,致皮膚頑麻不仁;但病勢流淺,尚未深入,故可用多刺淺刺之毛刺法, 隨病之所在以取之。針時如雀之啄食,連連而作,只宜平鋪, 不宜重疊,以患處大小而定,無問其數。針孔以略見血點為宜,但忌血外流,此乃毛刺與絡刺之分別也。

八式 巨刺(九刺)
此現有余彼不足,
左右感通候在脈,
氣血盛衰互傾移,
巨刺得宜功效速。

注解
《靈樞·官針篇》曰:“巨刺者,左取右, 右取左。”《素問·調經論》曰: “病在於左而右脈病者巨刺之”是乃左右易位在對側取穴之刺法也。病雖在左而右脈能應之者, 是因陰陽之氣歸於權衡, 權衡以平,見於寸口。此現有余,彼即不足。故左病而右應之。補左陽之不足、實所以抑右陰之有余,瀉右陽之有余、正所以補左陰之不足。由於氣血盛衰能左右傾移。故用針之道, 亦能左右互治。此乃巨刺左右互取之義也。

九式 焠刺(九刺)
燔針即是火燒針,
除痹祛寒效獨尊,
瘰鬁陰疽常焠刺,
慎毋炮烙妄施為。

注解
《靈樞·官針篇》曰: “焠刺者刺燔針取痹也。”《甲乙經》曰: “焠刺者燔針取痹氣也。”燔刺焠刺即仲景所謂燒針, 今則稱為火針。將針燒紅立即刺入患處, 猶如淬鐵,故稱焠刺。常用以治痹症、陰疽及瘰鬁等症。

十式偶刺(十二節刺)
一刺心前一刺後,
前後相對如配偶,
俞募相合今所尊,
源於古法須遵守。

注解
《靈樞·官針篇》曰:“偶刺者,以手直心若背,直痛所,一刺前,一刺後,以治心痹,刺此者傍針之也。”《素同· 痹論》論心痹之狀曰:“心痹者脈不通,煩則心下鼓,暴上氣而喘, 嗌干善噫,厥氣上則恐。”偶刺之法,一手按其胸前,一手按其背後,當其痛所,前後進針。觀經文之意,似不必拘於經穴。傍針者,斜針以免刺中內臟也。後世之臟腑俞募取穴法, 當系以古法偶刺為根源。募穴皆在胸腹, 俞穴均在背膂, 大多前後相對, 相差不遠。例如胃腑受病時, 在前可取其經氣所聚之中脘, 在後可取其經氣所輸之胃俞。

十一式 報刺
(十二節刺)
痛處無常報刺尋,
持針直刺久留停,
左手按摩隨病所,
出針復刺再施行。

注解
《靈樞·官針篇》曰: “報刺者,刺痛無常處也。上下行者,直內無拔針( 《甲乙經》作直內拔針),以左手隨病所按之,乃出針復刺之也。”風寒濕三氣合而為痹。風氣盛者為行痹,痛無常處上下行,正行痹之症狀也。當其痛處直內針而久留之,並以左手隨病所按摩之。病未已者, 可拔針於另一處所再針之。

十二式 恢刺
(十二刺)
筋急難伸且莫嗟,
針通恢刺病能恢,
直刺傍揺兼上下,
大其針孔泄其邪。

注解
《靈樞·官針篇》曰,“恢刺者,直刺傍之舉之,前後恢筋急, 以治筋痹也。”是在筋脈拘攣之處進針,深針直刺。傍之者,將針向四旁搖撼之也;舉之者,將針上下提搗也。即向患處深針,並上下左右搖大其針孔,以泄其邪之意。

十三式 齊刺
(十二節刺)
齊刺三針一字排,
二傍一直各分開,
痹氣小深寒不重,
亦名三刺義相該。

注解
《靈樞·官針篇.曰: “齊刺者直入一、傍入二,以治寒氣小深者(<甲乙經>作‘寒熱氣小深者’), 或曰三刺。三刺者,治痹氣小深者也。”即正中直刺一針, 兩旁再斜入二針,三針一字排開,針尖相近,針柄相遠,不必拘於經穴,隨病之所在而進針。“小深”乃邪氣雖已入內, 但所入尚不太深之意。 此法針天應穴時多用之。

十四式 揚刺
(十二節刺)
一針直入在中央,
淺入而浮守四旁,
揚刺專醫寒博大,
頑麻痹痛足堪當。

注解
《素問·長刺節論》作陽刺
《靈樞·官針篇》曰: “揚刺者,正內一、傍內四而浮之,以治寒氣( 《甲乙經》作寒熱)之博大者也。”正中直入一針,四旁斜入四針, 兩旁比齊刺多加兩針。依病進針,不拘經穴,以治寒氣深大, 麻木疼癌諸症。

十五式 直針刺
(十二節刺)
撮起皮膚橫入針,
沿皮直刺直針稱,
一針兩穴常須用,
針必宜長刺不深。

注解
《靈樞·官針篇》曰: “直針刺者,引皮乃刺之,以治寒氣之淺者也。”用左手將皮膚撮起,右手沿皮橫針直刺,故名,以治病氣之不深者。《難經》第七十一難曰: “針陽者臥針而刺之。’在頭面及肌肉菲薄諸處常須臥針橫刺,亦直針刺之類也。於一針兩穴時多用之。如地合透頰車,攢竹透魚腰,曲鬢透聽宮,膻中透中庭,關元透中極, 意舍透脾俞等皆可采用。

十六式 輸刺
(十二節刺)
輸刺之法直出入,
稀發而深引邪出,
氣盛而熱可以除,
多進少退法自別。

注解
《甲乙經》作腧刺
《靈樞·官針篇》曰: “輸刺者,直出直入,稀發針而深之,以治氣盛面熱者也。”即垂直刺入, 少待再垂直拔出。外提時次數不宜太多, 內入時當逐步深進, 方能去邪而退熱。與後世多進少退之補法有所不同。在補法時是頻頻發針,進多退少以納氣入內。輸刺時是發針稀少而漸入漸深,以逐步引邪外出,屬於瀉法範疇, 必須分清。

十七式 短刺
(十二節刺)
短刺原來刺不深,
漸揺漸入記須真,
骨痹致針當骨所,
以針摩骨效方增。

注解
《靈樞·官針篇》曰: “短刺者,刺骨痹, 稍揺面深之,致針骨所,以上下摩骨也。”當其病之所在而進針, 漸揺漸入, 在針尖著骨時復行揺動針身, 使針尖在骨而往來摩刮以增其效。因人身之骨骼均可自體表按模而得, 針尖及骨而止,因所刺不深,故名短刺。

十八式 浮刺
(十二節刺)
須知浮刺一針斜,
肌急而寒效可誇,
且莫認浮當作淺,
浮而深入始無差。

注解
《靈樞·官針篇》曰:“浮刺者,旁入而浮之,以治肌急而寒者也。”是亦斜入進針之臥針法也,因針不直入故名浮刺。與直針刺不同之處是直針刺用手撮起皮膚橫進行針,浮刺是不用手撮皮,只是斜行進針,以一橫一斜為別。

十九式 陰刺
(十二節刺)
手足厥冷脈不至,
病入少陰寒厥致。
左右悉刺取太溪,
陰病當須尋陰刺。

注解
《靈樞·官針篇》曰: “陰刺者,左右悉刺之,以治寒厥。中寒厥,足踝後少陰也(《甲乙經》:此治寒厥中寒者,取踝後少陰也)。”病在少陰有手足厥冷、脈不至等寒厥之症狀時,宜取足踝後足少陰經之太溪穴,以陰治陰,故名陰刺。

二十式 傍針刺
(十二節刺)
一傍一直刺名傍,
二傍名齊四號揚,
單傍不直名浮刺,
宜直宜傍見主張。

注解
《甲乙經》作傍刺
《靈樞·官針篇》曰:“傍針刺者,直刺傍刺各一,以治留痹久居者也。”即當其病所直入一針,再傍刺一針,正斜各一之刺法。直針一、傍針一者名傍針刺;直針一、旁針二者名齊刺;直針一、傍針四者名揚刺;單獨傍刺一針者名浮刺。當各因其宜而用之。

二十一式 贊刺
(十二節刺)
贊刺持針直出入,
漸刺漸淺出其血,
癰腫初形助散消,
輸刺漸深乃其別。

注解
《靈樞·官針篇》曰:“贊刺者,直入直出,數發針而淺之出血,是謂治癰腫也。”即持針直入,迅即直出,上下進退,由深面淺,以去其惡血。與絡刺所不同者, 絡刺須視其青絡脈而刺之, 贊刺則是在紅腫處刺之 。贊,助也,在癰腫初形之時,可助其消散也。

二十二式 半刺
(五刺)
半刺應肺勿太深,
淺刺還宜疾發針,
恰似拔毛無損內,
皮氣通調古所尊。

注解
《靈樞,官針篇》曰: “半刺者,淺內而疾發針,無針傷肉,如拔毛狀,以取皮氣,此肺之應也。”進針淺,出針快,狀如拔毛,無傷肌肉。用以疏其表邪,與毛刺可以相通。

二十三式 豹紋刺
(五刺)
刺曰豹紋針成簇,
前後左右必中脈,
瀉其經血以應心,
絡刺出血又有別。

注解
《靈樞·官針篇》曰:“豹紋刺者,前後左右針之,中脈為故,以取經絡之血者,此心之應也。”豹之斑紋是由斑點簇聚而成, 數針聚合有豹紋之像焉。前後左右皆針之者, 非一身之前後左右皆須進針也, 乃是於經穴周圍數針齊下之意, 必中脈出血為止, 故必須數針齊施。 豹紋刺與絡刺雖同為出其經絡之血, 但絡刺以刺其浮絡為主,豹紋刺以取其經血為主。絡淺而經深,故必須前後左右皆針,以免一針不中而血不出, 亦可加拔火罐以助之。是應分清, 以免混淆。

二十四式 關刺
(五刺)
關刺應肝關節利,
一名淵刺一名豈,
左右直刺盡至筋,
慎毋出血違古義。

注解
《靈樞·官針篇》曰:“關刺者,直刺左右盡筋上,以取筋痹,慎毋出血,此肝之應也。或曰淵刺,一名豈刺( 《甲乙經》將‘或曰淵刺,一名豈刺’列於合谷刺之下)。”筋痹常教關節不利,關刺者,利其關節也故名。左右直刺盡筋上者,在關節之左或右直刺,盡至筋所也。故能治關節酸痛、屈伸不利而屬於筋之為病者,在透針法中常采用之。《集成》“手足指節蹉跌酸痛久不愈” 條曰:“屈其傷指, 限皮肉內縮, 即以圓利針深刺其約紋空虛而拔。諸節傷同。”“肘節酸痛”條曰:“使病人屈肘, 曲池穴至近橫故空虛, 以針深刺,穿出肘下外皮,慎勿犯筋,不出十日自差。”“肩痛累月,肩節如膠連接不能舉”條曰:“取肩下腋上,兩間空虛,針刺,針鋒幾至穿出皮外,一如治肘之法,慎勿犯骨。兼刺筋結處神效。”他如犢鼻透膝眼,陽陵透陰陵,陽池透大陵,昆侖透太溪,絕骨透三陰交等, 均屬古法關刺之應用。

二十五式 合谷刺
(五刺)
三針左右如雞足,
肌痹應脾針分肉,
像如岐骨兩分又,
由是稱之為合谷。

注解
《靈樞·官針篇》曰:“合谷刺者,左右雞足,針於分肉之間,以取肌痹,此脾之應也。”此乃正入一針,左右斜入二針,形如雞足之刺法也。必須於肌肉豐厚處方易施行,故以之治肌痹。合谷居於虎口岐骨處,岐骨亦有雞足之像, 故亦稱之為合谷刺。在齊刺法中亦為三針並列,但齊刺之左右二針為針尖向內, 合谷刺之左右二針為針尖向外,以此為別。

二十六式 輸刺
(五刺)

《靈樞·官針篇》曰:“輸刺者,直入直出, 深內至骨,以取骨痹,此腎之應也。”按《官針篇》中所列舉之輸刺,在九刺、十二節刺與五刺中皆見之。五刺中之輸刺與十二節刺中之輸刺,名同而法亦大體相同,可以互觀。

二十七式 繆刺
繆刺惟於手足尋,
邪留於絡未侵經,
左右相交同巨刺,
在經在絡要分明。

注解
《素問·繆刺論》曰:“夫邪客於大絡者,左注右,右注左,上下左右,與經相干而布於四末。其氣無常處,不入於經俞,命曰繆刺。問曰:其與巨刺何以別之?答曰:邪客於經,左盛則右病,右盛則左病。亦有移易者,左痛未已而右脈先病, 如此者必巨刺之, 必中其經,非絡脈也。故絡病者其痛與經脈繆處, 故命曰繆刺。”是言巨刺與繆刺雖同為左病取右、右病取左之刺法, 但用則有別: 即邪在於經者宜巨刺,以調其經脈;邪在於絡者宜繆刺,以調其絡脈。然邪之在經與在絡究何別乎? 是即經文所謂邪布於四末, 其氣無常處,不入於大經之俞穴,即以繆刺為主。故《繆刺論》又曰: “有痛而經不病者, 繆刺之,因視其皮部有血絡者盡取之 。”《素問·調經論》曰:“身形有痛,九候莫病,則繆刺之。”《素問·三部九候論》曰:“經病者治其經,絡病者治其絡,身有痛者治其經絡。其病者在奇邪, 奇邪之脈則繆刺之。”故繆刺之部多在於身體之四末及各經之井穴, 以及皮部之血絡。高武曰:“繆刺謂不分俞穴而刺之也。”而巨刺則必中其經,非絡脈也,而以大經之俞穴為主。又《靈樞·終始篇》曰:“凡刺之法,必察其形氣。形肉已脫,少氣而脈又躁, 躁厥者必為繆刺之。散氣可收,聚氣可布。”此又為運用繆刺之一義。

二十八式 散 刺
穴名天應病為腧,
捫按探尋穴不拘,
有得自能呼阿是,
持針散刺定然對。

注解
《入門》云:“散刺者。散針也,因雜病而散用其穴,隨病之所在而針之,初不拘於流注,即天應穴, 《資生經》所謂阿是穴是也。”阿是之名見於《千金》,不拘經穴。捫按有得,患者常自稱阿是,即據以入針,故亦名不定穴。亦即《內經》“以痛為腧”之遺意一也,可與選穴節“得手應心”法互觀。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金針梅花詩鈔》,作者/周楣聲。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針灸一穴數病除:介紹四個好用的單穴

在針灸典籍中均是一穴主數病或是取用一穴可以適用於某一器官所產生的一系列病證,《靈光賦》早就指出過:“針灸一穴數病除,學者尤宜加仔細”。因此在許多針灸名著中均認為“一針有效則不取第二針,第二針有效則不取第三針,三針無效則應另選別法”。

而目前有的針家少者十餘針,多者能有數十針或百針者,這在總結經驗時必然是茫然無緒,無所適從。周楣聲老師臨證選穴精良,療效顯著,深受病家歡迎。現選取數穴簡介如下。

1單穴簡介

1.1耳尖

適應範圍:

傳統的應用範圍僅限於頭面諸病。如頭痛、鼻出血、紅眼病、腮腺炎及急性扁桃體炎等。但經臨床經驗表明,可以說是全身百病無所不主。

如呼吸系統疾病:上感、咳喘;循環系統疾病:心絞痛、心悸(節律不齊);消化系統疾病:腹痛、腹瀉;泌尿生殖系統疾病:腎絞痛、痛經、尿道炎等等,均皆有效。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全身各部的軟組織損傷,尤以下肢軟組織損傷,如遠近相結合,其功效尤為優異,可以立即控制疼痛與促進血腫之吸收。古人認為百會、膏肓與湧泉像征天地人三才而百病皆主。如再加上耳尖,不是可以列為第四,而應躍居榜首。

針灸方法:

左右同取,且以右側為必取,可用三棱針點刺出血、毫針點刺、麥粒灸、加壓均可隨意選用。而萬應點灸筆快速點灸法,足可取以上各法而代之,更為簡便有效。

1.2至陽

適應範圍:

這一孔穴與其周圍的鄰近區域可以說是全身百病反應集中區與感應靈敏區,也就是說全身的許多病症與病種,均可在至陽及其周圍出現陽性病理反應,特以壓痛反應而取用至陽或其周圍的反應點(穴),每可出現穴病相連的明顯治療效果。

古人的四華、八華、騎竹馬灸以灸哮喘與反胃諸法,均是以至陽這一區域為基礎而靈活運用,特別是在外科化膿性病症中應用尤多。其實還遠不止於此,例如呼吸系之咳喘;循環系之心機能不全;消化系之急慢性多種胃腸病;泌尿系之前陰、下腹諸病;運動系之關節與腰腿諸病等,全身不同器官與部位的病種,均可加作用於這一區域而獲效。

針灸方法:

以灸為主,對慢性病以直接化膿灸與埋藏法為宜。對新病與急性病,則溫和灸、隔物灸、火針代灸、萬應點灸筆快速點灸、藥氣熱流灸、以及挑刺出血等,皆可擇宜使用。

1.3陰交

適應範圍:

背為陽,如果說至陽是背部諸陽穴之樞紐,所主是側重於胸腔諸疾。腹為陰,而陰交即是腹部諸陰穴之綱領,所主則是側重於小腹及前後陰諸症。至陽能通向頭面胸腹腰背及四肢,而陰交則可影響頭面胸腹及下肢。

如眩暈、失眠,可以上病下取而引陽入陰;腰痛可以後病前取而從陰引陽;久咳虛喘可以益氣培元,功同氣海;腳膝痿痹可以健步舒筋,效過參芪;咽喉腫痛,可以引火下行;命門火衰,可以壯陽補腎,凡此等等均有實例可憑決,非推理臆測。

針灸方法:

以溫和灸為主,隔物灸、點灸、藥氣熱流灸、火針代灸亦可,針刺則應用不多。

1.4中衝

適應範圍:

手十指尖與十二井,其作用是一致的。十指尖與十二井,除對本經本臟病有作用外,對下腹部及前後陰諸病的功效更不可忽視,而尤以中指尖為有用。

除對癲狂大發作、高熱狂燥、失眠、小兒夜啼、口苦、呃逆等症常可取用外,而在下腹冷痛、睪丸炎、尿瀦留、痛經、月經過多等症,其效果更十分奇特,如手足中指尖上下同取更為有效。

針灸方法:

除對癲狂大發作及頑固呃逆可以用三棱針點刺出血外,其餘新症與輕症,只用萬應點灸筆快速點灸法,即可收效。

1.5中趾尖

適應範圍:

按照手足陰陽十二經上下應稱的關系來說,則手中指尖為手厥陰心包經之井穴,則足中趾即應為足厥陰肝經之井穴,而不能使中趾尖這一要衝之地成為空白點,因此中趾尖應為肝經井穴大敦之所在而稱之為新大敦。凡屬大敦的適應症,均可應用中趾尖以代替。

比如頭目眩暈、癲狂、高熱、高血壓、頭痛、口苦、喉舌不利、痛經、月經過多、睪丸炎等病,均可收顯效。如單取中趾尖而收效不顯時,可與中指尖上下同取,絕少無效者。

針灸方法:

毫針淺刺,可留針數分鐘。三棱針點刺出血,不留針。麥粒灸2~3壯,萬應點灸筆快速點灸5~7下。

2注意事項

2.1同一孔穴,雖可對許多部位的許多病證皆可生效,但並不是同一孔穴與同一的針灸方法對許多部位的病症皆可有效,必須根據不同病症而采用不同的針灸方法,方能使效果充分發揮。

比如手足中指(趾)尖在高熱驚厥時,則以三棱針點刺出血為宜,而在痛經、失眠及小兒夜啼時,則用點灸法即可。又如陰交在腰痛及下腹諸病,常規毫針刺法及三棱針點刺出血偶可有效,而在采用溫和灸時則效果即可大增。又如至陽一穴,如采用灸法及三棱針點刺出血,其效果較之毫針刺法亦大為提高。

2.2應注意單穴與配穴的關系,在臨床上應以單穴為主穴,配穴為輔穴,在主穴效果不明顯時,可以及時加添輔穴。

如手足中指尖可以上下同取即為例證,應有主次之分,而不是守成不變。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江西中醫藥》1994年第1期,作者/魏從建 指導/周楣聲。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以針演道:接通人體深層意識的針灸

田原:“董氏奇穴”很多穴位的名字挺有意思,像“駟馬”、“天皇”、“地皇”、“人皇”,很有武俠小說的色彩。

左常波:其實這就是我做的第二件事情,這五六年當中,當我深入研究“董氏奇穴”的時候,發現了一個最鮮明的特色,被我們學界所忽略了,什麼特色?是它非常濃郁的道家色彩。

我們醫學界裡邊,很多人都避免談論道家的東西,其實當你對它研究越深的時候,就會產生全新的感受。像我的師公,他的老家是平度的,平度是個什麼地方?當地的地域文化背景是什麼呢?

平度在膠東半島,這個地方有個非常重要的歷史事件,全真教的崛起,全真七子包括馬丹陽道人,都是他的老鄉。膠東半島地域的文化,很多跟道家是密不可分的。

當年在膠東半島的鄉下,很多不識字的老先生,道家的口訣卻懂得很多,這是無法否認的一個歷史事實。當我們要了解一個學科的時候,要了解這個人,以及這個人的家族,這才能很真實,最後發現,他的體系裡邊,他的穴位命名,他的針法,有濃郁的道家的東西在裡邊。

田原:自古以來就是齊魯大地多奇人……我們真的要留一份眼光給歷史,歷史地看待一門學問,歷史地看待一個人。

左常波:對。像“天皇”、“地皇”、“人皇”,“天士”、“地士”、“人士”,是“天、地、人”三才的東西。為什麼他的“倒馬針法”講求“三針並列”?道家非常講究“三”,“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到了“三”就可以演化萬物了,像“倒馬針法”本身就由三針組成。

中國的東西,喜歡用一種手法,“留白”。他不說透,喜歡隱喻,他打比方,喜歡藏訣,他口訣藏在裡邊。我找到了這個東西,找到了這個隱藏在“董氏奇穴”裡面的圖訣大秘密。如果你忽略了這個,幾乎把他的所有東西都忽略了。

我的老師曾經說過,說“天皇”、“地皇”、“人皇”這三個奇穴,“天皇”在上面,“地皇”在中間,“人皇”在下邊,這可能搞錯了,理由是天在上,地在下,應該人在中間。這是從空間角度來思考這個問題的。而事實上,“董氏奇穴”的設穴是從時間入手的,因為道家更關注的是時間。“董氏奇穴”裡面有一個“時樞穴”,就體現了“以時為樞”的理念。

“天開於子”,天開於子時,子時一陽生,而“地辟於醜”,“人生於寅”。這樣才有了天,有了天才有了地,有了地才有了人,是這樣從時間順序上來的,所以“董氏奇穴”原本沒有搞錯。

還有什麼“七星”穴,與北鬥七星相應,還有“總樞”穴等等,而且董師公他不識字,他怎麼懂得這麼多東西呢?第一,他傳承了一個完整的針灸體系;第二,他背了很多秘傳的口訣,並在大量的臨床實踐中活學活用,有了自己新的發現。所以,董公本身就是一個極具開創精神的人。

既然我從這個體系裡找到了這種濃郁的特色,那麼,這個方向也就成了我最關注的一個方向。所以最近的五六年中,我研究最多的方面就是道家文化。

田原:當下的醫學界似乎很難聽到這個聲音。即便有這樣的聲音出來,是否也需要辨析。

左常波:所以我覺得這個方面值得研究,特別是在澳門的七八年時間,我在這方面下了很多功夫。

為什麼研究道家的東西呢?有兩方面的原因,第一,“董氏奇穴”給我指點了這個方向,我覺得應該從這個方向上進行一些合理延伸;第二,在澳門8年的時間裡,我做了很多稀奇古怪的病例,在學界沒法給我答案,但是在道家修行的典籍裡面,我似乎找到了答案。

打個比方,因為到了澳門,病人都是預約的,當我細致地去應用手法的時候,有些病人出現了很多奇特的反應。因為我面對的外國人比較多,很多也是美籍華人。所以我們用的針非常細,比如說國內用的針,是直徑在0.30mm以上的,我們在那裡用的是0.16mm、0.18mm的,最粗的0.20mm,都是很細的針,病人可能都沒有針感,所謂酸、麻、脹的感覺都沒有。但是我會在手下找到得氣的感覺,也就是通過一根針,對氣有把握。病人可能沒有任何感覺,因為西方人都是怕疼的,當我慢慢地找到了手上的氣感反應,扎好針,這個地方對了,不用再進針了,在留針的過程中,病人出現了很多奇特的反應。

很多人會有任督二脈氣血循環的感覺,丹田發熱,命門發燙,還有些人會有更特殊的反應,那種“無我”的感覺,與外部世界融為一體的感覺。他會告訴我,他的腿沒有了,身體沒有了,只有他的意識還在,我覺得這種狀態很特殊。

田原:這些人善於描述這些,還是您追問出來的?

左常波:都有,有些人會主動告訴我身體的感受,有些人我問他有什麼感覺,他也會告訴我。

田原:你會不會從這個方向去引導他們?

左常波:不,首先他們出現了一些反應,他們告訴我的,如果他不告訴我,我也不知道。

後來,甚至還有一些更特殊的現像,“超心理學”的一些現像出現了,他感覺自己仿佛離開了身體,會看到我們在做什麼,而我們看到的他,其實已經睡著了。他醒來之後會告訴我們,他在哪裡,聽到什麼,看到什麼,甚至還有一些遠距離的心靈感應出現。

早期我碰到的比較多,好奇。後期我就不管了,忽略了。

比如說當時治療一個乙肝的小伙子,是台灣的大學生,我給他扎針的時候,他會覺得任督二脈有熱流的循環,他說閉著眼睛會看到一片光明,然後他在這一片光明裡,會看到一個綠色的小亮點,閉著眼睛去看的時候,覺得“非常耀眼”。這個小點會順著經脈去走,走到肝裡邊去,剛到肝裡邊去的時候,感覺裡面烏七八糟的,像很昏暗的房間一樣,但那個亮點慢慢把房間照亮了。做了三五次以後,他回到台灣,一切指標正常了。

這不是個案,類似的現像在臨床中越來越多出現。這個在課堂上是沒法講的,包括我們在書上、教材上也沒有那樣去描述過它,這樣一些觀察結果,很容易被人詬病,斥為荒誕。

田原:是這些現像讓您開始思考。

左常波:當然。那時候為什麼想這些東西呢,就是因為出現了這些現像之後,產生了奇跡般的臨床效果。他告訴你,他說怎麼這麼亮?閉著眼睛看到這麼亮?

田原:那位乙肝患者,您扎在了他什麼位置上?

左常波:太衝穴。後來發現其實跟扎針的位置無關,跟針下的氣感有關。

田原:傳統的針灸也會有氣感產生啊。

左常波:傳統的針灸,走的脈太粗了,當你有酸、麻、脹的時候,它走的是一種粗的氣脈;當你沒有酸、麻、脹的時候,它走的是一種甚深細的氣脈,我認為是這樣,而到了那種深細的氣脈層次的時候,會跟深層次的意識狀態有連接,因為他外在的意識沒有感覺,沒有酸、麻、脹,酸、麻、脹是後天的意識感覺到的。

田原:我想起“蝸牛背著重重的殼”,還有肉身與性靈,還有雙重人格……我們每個人都會有心靈被震撼或者被輕輕撥動的感覺,比如“放電”……更形像地比喻,有點像我們接通手提電話。

左常波:這個很難講,但它不是後天告訴我們的東西。有酸、麻、脹的時候,是我們的大腦意識告訴我們有酸、麻、脹,而我們這種感應傳導,比如說我在他的腳上扎一針,他沒有酸、麻、脹,可一下就到丹田發熱了,幾乎是同步的,你怎麼去解釋呢?

田原:似乎和穴位,跟用針的深淺、方法有關?

左常波:跟用針的方法有關,真正的針法不在於針,而在於手(因為你手拿著那根針,你的手會有感覺);而真正的手法還不在於你的手,而在於你的心。我手中持針的時候,完全放空自己,把自己交給手,把手交給針,針隨氣走,氣隨機動。《內經》云:“機之動,不離其空,空中之機,清靜而微,其來不可迎,其往不可追。”針尖抵達那個點的手下感覺,手觸心知,只有一個“空”字可以盡述其妙。

田原:內心的感受,就是內心對某種事物或物件的感應。我想起一件事,我們家有排吊燈,其中一個不亮了,因為口很小,青花瓷的那種,當時我先生的姐姐、姐夫,他們認為是線路壞了,而我就認為是接觸不好,我說去動一動它,它肯定會好。結果姐姐、姐夫他們兩個上去,搞了很久,都沒有搞亮。我先生說我也去弄弄,看弄不弄得上。他們在做這個事情的時候,我心裡有一種感覺,他們的手法沒到位,可是他們三個異口同聲都跟我講,線路出問題了。

左常波:是位置沒到位。

田原:對,都說是線路出了問題。我堅持我的判斷,然後我上去,輕輕一碰就亮了,就是這種感覺。就像剛才說的針灸,它確實是一種感覺,是醫生有接通的感覺。

左常波:對。這個非常重要。這是細活,因為你的工作模式改變了,不像你在醫院的時候,同時看很多人,處於一種很浮躁的狀態,在澳門,我可以把活干細了,因為病人很害怕針,所以用細針,他們害怕針,我只能扎一兩針。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中醫人沙龍》(第7輯),作者/田原。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針刺攢竹穴治療肩背痛

針刺攢竹穴治肩背痛是作者經過臨床觀察得到的經驗,但需要注意的是在留針期間,要讓患者做肩背部前伸后屈、側彎等活動,並逐漸增加活動范圍幅度,才有一定療效。如不配合自身運動,則效果差一些。

一、治療方法

(一)取穴:攢竹穴(雙)。

(二)操作方法:常規消毒后,以短毫針迅速刺入皮膚內,針尖稍向下斜剌(約為80°),進針0.5寸,當出現明顯酸脹感時,即施緩慢捻轉術1〜2分鐘,病人多訴酸脹感向額、眶等部放射,留針20〜30分鐘。留針期間囑患者做肩背部前伸后屈、側彎等活動,並逐漸增加活動范圍幅度。一般病人症狀逐漸緩解。如不配合自身運動,常感效果差。對於少數患者在留針期間,可行針1〜2次。

如經上述方法治療,餘痛未除者,可據症情配用他穴。若痛連腰骶部,可將針退至皮下,向印堂穴進針,再囑患者活動腰骶部,或加刺后溪穴﹔若痛連頸項者,則加刺對側懸鐘穴。

二、療效觀察

自1982年8月初至1983年元月底,門診觀察28例。以上述方法針1次症狀消失者計19例﹔針2次症狀消失者7例﹔症狀減輕1例﹔症狀無改善者1例。

三、典型病例

李國英,女,32歲。1980年8月6日初診。肩背部疼痛牽連頸項已七個月。始因天寒到河中洗衣服,即覺肩背部發涼、發緊。繼又因扛重物,感到肩背及頸部較痛沉重,背部如負重物。近日疼痛增劇,活動肩背及頸項部均感疼痛,延予診治。

檢查:背肌緊張,第四五胸椎棘突輕壓痛,右肩胛中下部及內上角處有壓痛。先擬葛根湯合蠲痺湯化裁進4劑,未效。再診改用針刺治療,始刺外關、風池等穴,頸項部疼痛得止,但肩背痛依然,后刺雙側攢竹穴,立感肩背輕鬆舒適。按前述方法行針,肩背痛陡止。次日三診,稍感肩背部不適,繼針1次,其症若失,隨訪至今未發。

四、討論與體會

攢竹穴治療肩背痛,據手頭資料尚乏記載。筆者於針治中,發現該穴可治肩背痛,此后即對攢竹穴治療肩背痛進行臨床觀察。實踐表明,此穴對肩背痛確有療效。從經絡角度來看,肩背痛乃膀胱經、督脈之為病﹔攢竹穴既為膀胱經之腧穴,也為督脈之所絡。因此針刺攢竹穴則能疏調膀胱經、督脈之經氣。加之在取穴、進針、施術時注重手法,旨在激發經氣,使氣至病所,輔以患肢活動,故能調暢氣血,舒筋活絡,緩痙止痛。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江西中醫藥》1985年第3期,作者/蔣立基。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針灸美學論綱

針灸美學論綱

發現針灸之美————試論針灸學中的幾個美學問題

(一)美學的本質及其如何與針灸相聯系

針灸學中亦有美乎?要回答這個問題就要先從什麼是美、美學、以及美學的本質問題談起。

在現實生活中,那靜的山、動的水、舒卷的畫、浪漫的人生—都是美的!可以說,在我們這個庄妙華嚴的世界裡,美無處不在。也就是說,美不僅僅存在於諸如:建築、雕刻、音樂、繪畫這些藝術領域。(只不過這些領域美學元素或符號最集中罷了)而且存在於人類生活的各個領域。針灸學就屬於這樣的領域。

那麼,什麼是美學呢?美學是研究自然界和人類社會美的現象及美的規律的一門學科。美學諸問題和人的本質問題密切相關。馬克思說:“人是社會關系的總和”。錢學森也說:“人是社會性的動物”。所以,我們認為:人是人的生物性和人的社會性高度統一的精神實體。這就是人的本質。而美,是人的本質和客觀外物內在屬性的高度契合。換句話說,人的生物性的存在或身體的存在是人類審美意識形態的物質基礎。但是人又是社會性的人,所以馬克思在《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中又強調“人類是按照美的規律來造形”的。由此可以說,經絡系統的發現及其應用是人類在科學實踐中按照“美的規律來造形“的杰出成果之一。

從純粹生物學的角度看,我們每個人都是造物主的杰作。每個人無論高矮胖瘦、貧富貴賤都是美的。因為只要是個健健康康的自然人,他或她都有其生理學或形態學上的完整性。在我們看來,都是一個完美無缺的藝術品。但是,各種外力的疾病的或人為的損傷都會使這種完美性受到破壞,都不符合自然或社會的審美法則。

“人體的特別之處在於,它具有在改造周圍物體的過程中也改造自身的能力。”(特裡·伊格爾頓:歷史中的政治、哲學、愛欲[M]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9年)所以馬克思主義美學認為,人改造自然界,同時也改造自己。歷史不是別的,而只是“人通過人的勞動的產物”在改造自然也改造自身的過程中,人的感覺不斷變化和豐富。“當感覺器官”豐富起來的時候,當感覺器官漸漸成為“文化器官”的時候,這時就產生了藝術。這就是說,人的生物性和人的社會性密不可分,而且隨著人類實踐活動的不斷深入這種密不可分的關系會越來越展現它的豐富性。

所以,按照此標准來看,評判某種醫學科學的優劣關健看它在多大程度上維持了人體生理學或形態學的完整性,在多大程度上能夠修補因為外力的疾病的或人為的損傷所帶來的缺失,在多大程度上既能維持完整性、修補缺失,又能夠在此基礎上實現固有的超躍。

在這方面,中醫學中處處閃現著人性的光輝。比如,對於腫瘤。中醫學是化敵為友的辦法。通過軟尖散結,活血化瘀之法達到治療目的。治療上不傷筋動骨,不破壞人生理上或形態學的完整性。而西醫往往用手術刀一切了之。這樣就破壞了人體生理學或形態學的完整性。這樣的例子在中西醫的對比中比比皆是,不勝枚舉。我們人體的每個部分都是有用的,“存在即合理”嘛,怎能像闌尾一樣隨便切除呢?當然,生命是宇宙中最高形式的美,在非緊急情況或不影響生命的情況下還是盡量不用手術刀為妙。實踐證明,在這方面針灸學具有顯而易見的優勢。

針灸學之所謂的經絡系統,作為人體的調控系統之一,千百年來在維持人體的生理學和形態學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經脈者,所以能決死生,處百病,調虛實,不可不通。(《靈樞·經脈第十》)“夫十二經脈者,內屬於臟腑,外絡於肢節。(《靈樞·海論》)這些說明經絡縱橫交錯,內聯臟腑,外絡肢節,能將人體五臟六腑,四肢百骸,五官九竅,皮肉筋骨聯系成一個統一的整體。另外,經絡是人體氣血運行的通路,能將營養物質輸布到全身各組織器官而濡養全身,從而完成其和調內臟,洒陳六腑的生理功能。還有經絡系統中的絡脈為衛氣所充,散布全身,密布皮部,當外邪侵犯機體時,有著抗御外邪,保衛機體的屏障作用。這是一個健康自然人的本真狀態:在經絡系統的調控下身體各部是和諧的、平衡的、自在自足的。維持著人體生理學或形態學的完整性。當今,高樹中一針療法、呂景山對穴及靳三針的興盛就是基於此。都是本著盡量在臨證時盡可能不扎針或少扎針減輕患者痛苦,降低治療成本,用患者最少的痛苦換取最大的身體健康。在當今濫用藥物治病、手術事故頻發的時代背景下,針灸這種綠色療法的興起不足為怪。針灸作為一種外治法,具有操作簡單,易於推廣,療效顯著,無毒副作用等優點。這是針灸療法的優勢所在,也是針灸在世界各地越來越受重視和歡迎的原因之一。穴位是人體的信息結聚點,而經絡則是相近或相似的信息結聚點的連接。但是當人體出現異常狀態時,通過針灸刺激穴位來激發人體正氣,扶正祛邪,恢復身體的本真狀態,甚至身體機能要超過針刺之前,這就是針灸的魅力所在。有事實為證:(1)明代《針灸大成》的作者楊繼洲在針刺人眼睛附近的穴位睛明等穴位時,為保險起見先在羊眼試扎,沒有問題了,覺得很安全了才給人針刺。這個案例閃耀著人性的光輝。說明我們的前輩醫家早就把針刺安全放在首位,把維持人體生理學和形態學的完整性放在首位,把病人的感受放在首位。(2)當代針灸大家彭靜山先生,習慣用身柱穴來調節身體免疫力低下經常感冒的病人。經他調理之後,病人免疫力大增很少感冒了,體質超過了針刺之前。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這裡不一一列舉。我們這裡要說的是,前面我們所認定的評判某種醫學手法是否優劣的三個標准,針灸學完全符合。所以,我們認為,針灸的本質是糾正和超躍。科學和美是一對孿生姐妹。科學之所以有力量,是因為她含有美的內核。針灸學作為一門實踐科學,就體現了這種美。

針灸學中蘊含著博大精深的美學內核,其中的別樣風景讓它的學習者和實踐者都流連忘返,推崇倍至。以往,我們在談及針灸美學時,有相當一些人往往把它局限在針灸美容或針灸減肥范圍之內,這是對針灸美學的誤解或曲解。針灸美容或針灸減肥只是針灸美學的極小部分。或者說,針灸美容或針灸減肥領域美學符號或美學元素相對集中罷了,這就是某些人把針灸美學等同於針灸美容或針灸減肥的原因。與整個針灸美學體系相比,這些元素或符號是粗淺的、外在的。我們要說,針灸美學還有更廣闊的內涵和外延。

(二)針灸學的外在之美和內在之美

中國古典美學講究美、妙、味、道、氣、象—這些美學元素或符號,在針灸學中俯拾皆是,隨手捃摭即可得之一二—-以此可見微知著,得窺針灸外在之美和內在之美之全豹。針灸美學的內涵和外延就一覽無遺了。

首先,通過針灸掛圖我們最直觀能夠感知到的是針灸學具有一種對稱之美。對稱之美是大自然和藝術領域最常見的美感形式之一。蝴蝶的一雙翅膀是美的﹔畫家在鋪陳一張畫的時候,時常講究疏密有致、錯落層疊:左畫一座山,右畫一泓碧波,上畫飛鳥啁啾,下畫群魚嘻戲—一副絕美的圖卷﹔蘇州園林:東面一座長廊,西面一座假山,南面竹影婆娑,北面小橋流水,更是美的!人體的十二經脈、奇經八脈直觀上也有一種對稱之美:手足三陽經、三陰經左右相對﹔手三陽經、三陰經與足三陽經、三陰經脈氣相通亦屬對稱,為上下相對﹔而胸腹部經脈和背部經脈前後兩側的經穴則遙遙相對,屬前後對稱,如:任脈和督脈相對﹔腎經腹部穴與華佗夾脊穴相對﹔胃經腹部穴和膀胱經第一行相對﹔脾經穴與膀胱經第二行相對,都是前後相對的。所以,人體的經脈是前後、左右、上下都是對稱的,給人以錯落有致、疏密相間的視覺美感。

《黃帝內經》初成時的經絡圖和我們現在看到的經絡系統圖是有差別的,是在臨床實踐中逐步完善的。這種經絡系統或經穴逐步完善充實的過程頗有些像十九世紀俄羅斯化學家門捷列夫發現元素周期表一般。門捷列夫的元素周期表不僅是科學的理論成果,而且具有令科學家們陶醉的有序和諧之美。這種科學理論的有序和諧,可以經得起科學實驗的考驗,是真理與審美的完滿結合。所以,前面我們在第一部分講過,經絡系統的發現及其應用是“人類按照美的規律來造形”的杰出成果之一。它一定是科學實驗的產物。是中國古代勞動人民在勞動實踐中總結並完善的偉大成果。這對於整個人類健康的成長歷史來說是個偉大的發現。

康德說“美是自由的象征”。席勒也說“美是人類的自我解放”。對於人類發現經絡系統來說,列斐伏爾的話更為准確,他說“美是人類的自我救贖”。經穴的發現一定是源於人類的身體的美感體驗。現在幾乎所有的針灸教科書都承認,穴位或經絡系統的發現及完善源於人類的生產鬥爭、社會鬥爭和科學實驗,即人類在早期的勞動實踐中,因為身體的損傷或疼痛偶爾觸碰到身體的某個部位後,這種損傷或疼痛就減輕或消失了,身體就感到舒服了,精神就愉悅了。當無數的這種體驗經歷了之後,人們就有意識的用這個身體上的點來治病來消除痛苦。隨著時間的遷流,當無數相類似的治病的點被發現之後,人們開始把它進行分類、總結、連成線,進而逐漸的形成了經絡系統。飢饉會使人頹喪、消沉,病痛也一樣。經穴或經絡系統的發現使人擺脫或減輕了病痛,人類因此而愉悅、歡欣鼓舞,這就是一種美感體驗。但是這種美感體驗,人類是困惑的,是迷茫的—因為經絡系統或經穴是物質的,是客觀的,是造物主賦予人類的,我們的先賢們對此並不能做出一個合情合理的解釋,但為了傳承又不得不解釋,怎麼辦呢?(我們現在對經絡實質的解釋又有多少是令人信服的呢?何況古人?)所以,在對經穴命名的時候,我們的前輩醫家很聰明的用當時人類能夠熟知的耳熟能詳的文化成果來詮釋,用當時的審美標准來規范經絡系統。

經穴或經絡系統的命名包含有中國古典美學的思想。孫思邈在《千金翼方》中說:“凡諸空穴,名不陡設,皆有深意。此深意何如?現在看來,就包括古典美學思想在內。(學苑出版社2008年5月出過一本書:《經穴探源》程瑋著。對各穴位名稱的深意進行了有益的探討,很值得一讀)孫思邈此言不虛也!“意象”是中國古典美學思想的精髓,極具中國特色。《周易》:“聖人有以見天下之賾,而擬其形容,象其物宜,是故謂之象。這是觀物取象之意。又云:“子日:書不盡言,言不盡意。然則聖人之意,其不可見乎?子日:聖人立象以盡意。”由此,則提出了“言不盡意”,“立象以盡意”的思想。要點有二:一是認為文字不能盡言,言不能盡意,而象可以盡意。二是暗示了形象思維——象式思維優於概念思維。這實際上確立了中國傳統美學審美“以象明意”,偏重“意象”的思路。眾所周知,《黃帝內經》為針灸學的奠基之作,《靈樞》建立了針灸學的理論體系,是針灸學的第一次大總結。《內經》既然成書於春秋戰國時期,其學術思想必然要借鑒當時先進的時代文化成果,為其所用。當然,也包括借鑒了當時的美學思想。針灸經穴或經絡系統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特點,要想准確而形象的表達出來絕非易事。如關於得氣,什麼叫得氣?針灸史上只有一個人表達清楚了,他就是金元時期的針灸大家,寫了針灸學傳世名著《針經指南》的——竇漢卿。他在講到針灸得氣的時候描述道:“—氣之至也,如魚吞勾餌之浮沉﹔氣未至也,如處閑堂之幽邃—”。多形象多美麗的語言啊!可以說,竇氏把針刺得氣,妙不可言、淵微奧妙而又不可言傳之處形象且准確的表達了出來。竇漢卿真乃針家之文聖人也!所以,歷史要感謝針家竇漢卿,還要慶幸竇漢卿具有如此之高的文學素養。這裡竇漢卿用的表達方法就是——“意象”即形象思維的辦法,這樣做是很聰明的。《周易》約成書於商周時期,其“意象”說不能不深刻的影響到戰國時期編撰《內經》的醫家們,他們能夠自覺的運用“意象”說來詮釋深奧的經絡學說及穴位主治和穴位命名就不足為奇了。

經穴的命名就極具意象性,體現了中國傳統美學的意象之美。如手太陰肺經列缺就是以中國古代傳說中的雷電之神來命名,雷電來時,電閃雷明、光耀多支,用它形象的詮釋了列缺穴的氣血物質流注肺經、任脈、脾經、大腸經的特點。十二經脈、十二經水更是用人們熟知的大江大河來命名,把各條經脈的氣血流注描摹得形神兼備,令人嘆為觀止!各經穴的命名五花八門,有以天體命名的,如日月,上星﹔有以地理命名的,如承山,大陵。有以動植物命名的,如鳩尾,攢竹等,命名方法令人眼花撩亂、目不暇接—各個穴位的功能主治在人們細細品味經穴命名的深意時呼之欲出,各種各樣絕美的自然界的具體抽象的形象在你的腦際紛至沓來——觀者有如欣賞一副絕美的畫卷。

《內經》中諸如此類利用意象來說理的文字還有很多,可謂比比皆是,如這樣一段文字:“刺之要,氣至而有效,效之信,若風之吹雲,明乎若見蒼天。”還有“今夫五臟之有疾也譬猶刺也,猶污也,猶結也,猶閉也—言不可治者,未得其術也”。所以,意象的運用,不僅體現在經穴的命名上,也體現在針灸經典著作的行文風格上、說理上。這就使得針灸學除了對稱之美、意象之美外,又體現了一種文字之美。比如,《內經》上有一段著名的話:“小針之要,易陳而難入。粗守形,上守神。神乎神,客在門。未睹其疾,惡知其原。刺之微,在速遲。粗守關,上守機,機之動,不離其空。空中之機,清靜而微,其來不可逢,其往不可追。知機之道者,不可挂以發。不知機道,叩之不發,知其往來,要與之期,粗之暗乎,妙哉工獨有之”。多美啊!讀來有如現代散文詩一般順暢、通透,你的思維有如洗個熱水澡一樣酣暢淋漓,令人茅塞頓開、醍湖灌頂。寫到這裡,我們可以肯定的說,不管《內經》的執筆者是黃帝本人還是集體創作,其執筆者中必有一位有詩人氣質的針灸臨床大家,否則怎能有如此優美的文字?這就是針灸學的另外一個美學特點——詩意之美!

《黃帝內經·靈樞》以典奧文言寫就,但讀來卻字字珠璣,擲地有聲,絕無一句費言,真個是有高屋建瓴,探驪得珠之感。其針灸說理的文字,當繁則繁,當簡則簡。有時,繁則玲瓏剔透,簡則簡到不可思義的地步,但又讓人覺得簡到恰到好處。其實,這又體現了針灸學令人賞心悅目的另外一種美——簡捷之美!如《靈樞》:“合治內腑”。“病時間甚者,取之輸”。“十二原出於四關。四關主治五臟”。諸如此類的文字在《內經靈樞》中如風吹花瓣般一片片飄落在你眼前,以手捧讀,有如拿著高山之珠、和氏之璧一樣令你心神激蕩、心神往之—一步一步迤邐前行,引導你進入針灸的奇妙王國去。業針者弗讀之,實有遺珠之憾也!

針灸歌賦又體現了一種美————音樂之美!難道不是嗎?如《標幽賦》《玉龍歌》《金針賦》《蘭江賦》《勝玉歌》《通玄指要賦》等等,都是以中國古典詩詞歌賦的形式寫就。最有名的如四總穴歌:肚腹三裡留,腰背委中求。頭項尋列缺,面口合谷收。《針灸大成》中更是把十二經脈、奇經八脈的主病等以西江月詞的形式來表現。如其描述督脈主病時說:西江月:手足拘攣戰掉,中風不語癇癲。頭疼眼腫淚漣漣,腿膝背腰痛遍。項強傷寒不解,牙齒腮腫喉咽。手麻足麻破傷牽,盜汗後溪先砭。我們說,以文學藝術的形式來表現針灸學術的內容,是我國古代前輩醫家的一大創造。中國古典詩詞的精髓是音樂美和意境美,講究借景抒情,是情趣和意象的完美契合。古典詩詞由於極富音樂美,合仄押韻,朗朗上口,易於記誦,故而中國人幾乎都會背幾首古典詩詞。針灸歌賦借鑒了古詩詞的形式,雖則欠缺些意境美,但是倒也不乏音樂的美感。把抽象的針灸知識形象化、藝術化、簡約化,極大的方便了學習者記誦和理解。這就是《司空圖與極浦書》中所說的“象外之象,景外之景,藍田日暖,良玉生煙,可望而不可置於眉睫之前也”的味道。

以上我們著重探討了針灸學中的對稱之美、文字之美、詩意之美、簡捷之美和音樂之美,這些都是針灸的表象之美——外在之美。針灸還有更重要的內在之美。

針灸的內在之美,主要指針灸學的內在規律性之美。而這種“內在規律性之美”主要是通過整個針灸過程來實現的。

每個學習針灸學的人在研習針灸的經典著作時,都會讀到這樣幾段文字————
《標幽賦》:“凡刺者,使本神朝而後入﹔既刺也,使本神定而氣隨。神不朝而勿刺,神已定而可施。”

《標幽賦》:“目無外視,手如握虎﹔心無內慕,如待貴人。”

《靈樞·本神第八》:“凡此之法,必先本於神。”

《靈樞·九針十二原》:“—粗守形,上守神–持針之道,堅者為寶–方刺之時,必在懸陽,及於兩衛,神在秋毫—神屬勿去,知病存亡。

《靈樞·根結第五》:“—故日用針之要,在於知調陰與陽。調陰與陽,精氣乃光,合刑與氣,使神內藏。”

《靈樞·終始第九》:“–凡此之法,必察其形氣–深居靜處,佔神往來,門戶塞牖,魂魄不散,專意一神,精氣之分,毋聞人聲,以收其精,必一其神,令志在針。–是謂得氣。

《類經·十九卷》:“粗工守形跡之見在也,上工察神氣於冥冥也。”

《靈樞·八正神明論》:“凡刺之法,必候日月星塵,四時八正之氣。氣定乃刺之—若神仿佛–請合神,神乎神,耳不聞—昭然獨明,若風吹雲,故日神。

《靈樞·針解篇》:“如臨深淵者,不敢墮也。手如握虎者,欲其壯也。神不營於眾物者—必正其神者,必瞻病人目治其神,令氣易行也。

以上幾段文字在針灸經典著作中,反復多次的出現“調神”的字樣,而且要說明的問題一次比一次具體,一次比一次深入。《黃帝內經·靈樞》是惜墨如金的,向來以字字珠璣、絕無一句廢言而著稱於世。反復強調“神”自有它的道理,這絕不是偶然的。這足以說明我們的古代的前輩醫家對針灸前的心理准備狀態的高度重視。也就是說,《靈樞》要求針灸者與被針灸者在針灸前,務必完成從心理上或精神狀態上由一般的心理感知狀態向特殊的感知狀態的轉變。我們在這裡把這種狀態叫作進入針灸審美狀態。

無獨有偶,現代美學大師朱光潛在幾十年前論述美感體驗時,把其總結為幾個階段:即心理的距離、凝神觀照、內模仿、線形運動階段。這幾個美感體驗階段與以上幾段經典文字所強調的過程何其相似啊!可以說,以上幾段經典文字所強調的針灸氛圍與審美體驗時要進入的狀態完全契合,已經達到了審美觀照的本質真理。我們古代的前輩醫家們絕沒有想到,他們所念茲在茲的針灸前或針灸時的情感准備狀態與現代美學審美觀照時的美感體驗狀態暗合。看來,真理都是相通的。這句話在這裡又一次得到了真實的驗證。

現代美學認為,從日常感知向審美經驗方面的過度,關鍵環節就是審美態度的出現。什麼是審美態度?叔本華認為,審美態度是一種擺脫欲求,排除意志,超然因果的專注理念。是解脫人生痛苦的怡悅為神的一種心境。

英伽登認為,審美態度是由日常生活當中的實際態度轉變而來。造成這種轉變的關鍵,是主體借助感覺被實在對象的“格式塔性質”所打動,從而引起對這種(完形)特質的完全傾注(審美注意)。正是這種基本特質才在我們身上喚起一種特殊情緒,我們姑且稱它為預備情緒。因為這樣一種情緒,才引出了審美經驗的過程本身。(見《美學引論》北京·人民出版社,2005.2第一版,楊恩寰著)

能否進入針灸前的這種審美狀態或預備情緒——亦即《靈樞》所說的“本於神”的狀態,是針灸取效的第一步,是歷代針灸醫家探究針效的評判標准的第一個標准。實踐證明,臨證時醫患雙方都要“本於神”。故東漢針灸名醫郭玉曾言:“神存於心手之際”。

我們說,人之所以會進入這種針灸審美狀態,源於人們對針灸科學內在規律性的認可。源於對針灸科學內在之美的審美愉悅和陶醉。事實上,針灸學的內在規律性之美,在其經典著作《靈樞》中可謂俯拾皆是,如我們今天的業針者常常用到的針灸法則“上有病,下取之。頭有病,取之足。腰有病,取之腘。”《靈樞·離合真邪論篇》還有云:“氣之盛衰,左右相傾,以上調下,以左調右。”這種上下左右互相調和的理論,都頗具有美學韻味,亦被歷代針家臨證時奉為圭皋,從中實可見微知著,得窺針灸學內在規律性美之端倪。

“科學是智力發展中的最後一步,並且可以被看成是人類文化最高最獨特的成就”(卡西爾:《人論》第263頁)

針灸科學是在中醫理論的指導下,運用針刺和艾灸防治疾病的臨床學科。是我國歷代勞動人民及醫學家在長期與疾病作鬥爭中創造和發展起來的一種醫學。針灸具有適應症廣、療效明顯、操作方便、經濟安全等優點。這些都賦予針灸科學以高度的秩序性、簡明性。正是這種理性活動及其成果,如針灸臨床、理論、選穴方式、用穴規律等,顯示出了一種別樣的審美形式而使人激動。它之所以成為了具有審美價值的形式,乃是熔鑄了歷代針灸醫家的辛勤探索與臨床酸甜苦辣的復雜情感。可以說,這是智慧之花凝就的審美情感和審美感受。從而使針灸美學成為了別具一格的審美形式。

現代美學認為,人自身作為科學認識主體的存在,是特定的宇宙環境演化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也只有在人類出現之後,宇宙才有可能成為人化的宇宙、人化的自然。人類才能在勞動實踐中復現自身的存在。從這個意義上來說,人和自然建立起來的相互關系,不僅是主體對研究對象的認識關系,而且是主體與對象的審美關系。所以,就審美體驗而言,一個針灸醫家看病中所得到的愉悅,和一個藝術家生產藝術品一樣並沒有什麼本質的不同。一個針灸醫家最大的快樂,就是通過自己高超的針灸技巧使病患獲得完全的健康,使其重現以往的快樂。這時醫生巨大的成就感和病患恢復身體本真狀態的自由自會交相輝映。這樣從美學角度看,就完成了針灸學審美經驗的物態化。

彭加勒說:“普遍和諧是眾美之源”。(見《外國美學》第六輯,第307頁)針灸學的內在規律性之美現在就讓我們感受到了這種和諧。而和諧之美是針灸美學最重要的美學內容之一。

可見,針灸學中蘊涵的美,既是大而化之的,又是具體而微的。然而,我們探究針灸學中的美學問題的真正目的,並不是單純的為了欣賞針灸之美。更主要的是為了應用針灸學中的美學原理指導針灸臨床實踐,更好的為患者服務,以此提高針灸的效果和針灸服務水平。而這才是最重要的!

(三)針灸美學思想在實踐中的應用

I.關於針灸史及針灸經典著作中的美學思想在實踐中的具體應用

“任何一種理論,如果不是為了指導實踐,就不能算是可靠的理論,也不能提供可靠的解釋。”(托馬斯·門羅:《走向科學的美學》,第23頁)所以,美學的最高任務,應該是指導美學實踐。

美學應用於實踐,我們古代的針灸醫家早就有意識的這樣做了,如:唐‧孫思邈歷史上首次繪制了彩色經脈圖《明堂三人圖》。馬克思說:“色彩的感覺是一般美感中最大眾化的形式。”可以說,色彩在經脈圖上的運用,不僅使《明堂三人圖》具有很高的學術價值,而且具有很高的美學價值。美學認為,色彩會激起人強烈的情緒反應。紅色使人熱烈、藍色讓人靜謐—色彩使得經脈圖更有層次感更容易辯認更容易記憶,這樣使後學者對經穴或經脈有了更深的理解和認識,對後世針灸教育影響深遠。再如:北宋王惟一於1026年制定了經穴的國家標准《新鑄銅人腧穴針灸圖經》,1027年在其主導下又鑄就兩尊傳世的針灸銅人:天聖針灸銅人。針灸教育自此從平面而立體且直觀,在學術價值和美學價值上,針灸銅人的作用自不待言。更具有傳奇色彩的是,宋金元時期,天下大亂、兵戈相爭、戰火頻仍,針灸銅人也命運多舛、不知所終—波詭雲譎、跌宕起伏的時代風雲使其結局令人唏噓不已、扼腕而嘆。可以說,銅人一唱三嘆的命運插曲讓針灸史陡然添加了些許滄桑之美!

美學思想在針灸臨床上的應用,在針灸經典著作的記載中隨處可見、舉手堪摘。如:《針經標幽賦》:“–且夫先令針耀而慮針損,次藏口內而欲針溫–”。如果說,伏曦制九針讓我們體驗到了針具——九針:長短不一、粗細不等、功能各異的造形之美,那麼,《標幽賦》所強調的針具在視覺上的賞心悅目(針耀)及不彎、不折、不鏽(針損)又體現了古代醫家對患者或被針灸者的無微不至的人文關懷。
費爾巴哈曾說:“理論的直觀實際上就是美學的直觀。因為只有理論才能揭示世界的壯麗﹔理論的快樂,是生活中至美的精神快樂”。(見《費爾巴哈著作選集》下卷,第235頁)《標幽賦》和《靈樞》中的幾句著名的話就體現了針灸學這種“美學的直觀”。《標幽賦》:“推於十干十變,知孔穴之開闔﹔論其五行五臟,察四時之旺衰。伏如橫弩,應若發機。”子午流注針法體現了針灸醫學的嚴謹之美,其按時開穴的理論使我們進一步認識到,簡單性是自然規律的特征,也是其美妙之所在。針灸臨床應用之,許多疑難雜症應手而解,令許多針灸醫生既感“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從而在其中獲得了一種特殊的審美愉悅。愛因斯坦的廣義相對論因其簡潔正確被人們稱為“漂亮的理論”,“現有物理理論中最美的一個”。德國物理學家玻恩稱:“廣義相對論在我們面前像一個被人遠遠觀賞的偉大藝術品。”人們還稱贊愛因斯坦的方法在“本質上是美學的、直覺的”方法。實踐多次證明而且還會繼續證明,子午流注針法就是這樣的方法。它因為深刻揭示了十二經脈在十二時辰內流注人體的氣血運行的內在規律性,所以必定會成為針灸美學應用於實踐的經典范例。
還有,《靈樞·官針第七》:“—凡此有九,以應九變。—八日巨刺。巨刺者,左取右,右取左。—”

《靈樞·終始第九》:“–病在上者下取之,病在下者高取之﹔病在頭者取之足﹔病在足者,取之腘。—”

在本文的第二部分,我們論及了針灸的對稱之美。在人體的本真狀態,上下、左右、前後是對稱的。這就如同天平的兩端,要竭盡所能的維持平衡一樣,人體也要維持一種內在的平衡和和諧統一。這是人體的內在調節機制所決定的。針灸的巨刺法,其實就是應用了人體經絡的對稱之美來治病。如左側痛(如同重量壓在天平的左側)針右側(等於在天平的右側加琺碼,天平才能左右平衡)。右側痛針左。上下、前後痛亦然。當代的針灸醫家郭效宗,結合臨床經驗及神經解剖學的知識,發現了針灸有效點的基本規律:左右對稱、上下對稱、前後對稱、上下肢交叉對稱等。從而使幾千年前古人發現的繆刺法得到了新的應用。這難道不是針灸美學在實踐中應用的最新佐證嗎?

其實,無論是“寒則熱之,熱則寒之”,和“虛則實之,滿則泄之,宛陳則除之,邪勝則虛之”的針灸理論原則,還是針刺補瀉手法“燒山火”、“透天涼”,幾乎所有的針灸法則(包括臨證時的針灸方法)都是一個尋求人體的內在平衡、復現人體本真狀態的過程,這就是針灸美學給我們的最大啟示!

無獨有偶。(《古法針刺靈方治驗》張士杰著,中國古籍出版社,2006年10月第一版第59頁)記載了張士杰老師只選用腕骨穴治療橈骨莖突部狹窄性腱鞘炎的經驗,臨證用之,每見奇效。這是否有應用美學陰陽平衡,以陰治陽、以陽治陰之意乎?此實例強有力的說明了,只要深刻的理解了針灸美學思想並積極的用之於實踐,在針灸臨床上一定會產生巨大的創造力。

其實,針灸美學在實踐中的應用遠不止於此。比如說,技術美是現代美學理論關於社會美的審美形式之一。所謂技術美是指勞動活動中工具操作活動的合規律性的形式。技術美往往表現為勞動生產過程中人與機器或工具的協調、統一關系。而針灸對於醫者和病患而言是一種特殊的人類勞動。它在實踐或針刺過程中要求針刺者與被針刺者或針具的協調統一。從這個意義上來說,針灸美學思想在實踐中的應用還有更為廣闊的發展空間。

下一節就讓我們著重談一談技術美學在針灸實踐中的應用問題。

II.技術美學思想在針灸實踐中的應用。

技術美學是技術手段的審美化,是人類按照“藝術的實踐精神的掌握世界”(朱光潛語)的方式。是著重研究生產勞動中人的本質力量對象化的問題。“—人作為全面的人,因而用全面的方式,來對象化人的本質,—”(見《馬克思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針灸過程,毫無疑問,是一種特殊的人類勞動。針灸通過特殊的工具——銀針來對象化人的本質:恢復人體的內在平衡和實現本真狀態的固有超躍。按技術美學的尺度來看,針灸技術也是一種特殊的勞動技術手段。所以,技術美學的原則,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適合於針灸學的美學實踐。

技術美學在實踐中調整的是人和機器的關系、人和自然界的關系、人和社會的關系。技術美學在針灸學上的應用時,它調整的是人(針灸師)——人(患者)之間的關系。調整的對象不同,但是在本質上是一樣的,都要求調整對象間的和諧統一。

針灸時醫生和患者之間的關系,就如同一個指揮家和樂隊的關系。針灸師的針灸工具——銀針像指揮家手裡的指揮棒,而針灸學的內在規律性就如同音樂的旋律。樂隊能否演奏出優美的旋律,完全取決於指揮家的正確指揮——指揮棒揮舞的是否得當。而同樣道理,患者的疾病經針灸後能否取得顯效、達到治療目的,則完全取決於針灸師銀針運用的是否合情合理:是否辯證正確、是否選對了穴位、補瀉手法是否正確、留針或不留針時間掌控的是否合理、整個針灸流程是否規范等等。可見,針灸過程或針灸時的審美實踐是一種極其復雜的人類精神活動。

技術美學的基本框架有五,即人體工程學,藝術設計,質量,標准,鑒定等,其中“迪扎因”藝術設計是技術美學的核心內容。如果把技術美學的原則應用到針灸美學實踐中,就會產生巨大的創造力或現實生產力。不是嗎?人體工程學使我們觀照針具的美觀實用、觀照調節人(針灸師)——人(患者)系統,藝術設計讓我們復現整個針灸過程、觀照整個針灸過程的技術美學化:“格式塔(完形)控制”——最優控制:最佳針灸工具、最佳選穴、最佳針刺角度深度、最佳補瀉手法、最佳留針時間、最佳針灸時間的選擇、最佳針灸環境等等,質量和標准問題讓我們觀照針灸細節、鑒定讓我們重視針灸的效果。

現在就讓我們以技術美學的核心問題——藝術設計的角度來探討一下針灸美學的實踐應用。藝術設計需要會欣賞或應用技術美。為什麼?

技術美往往表現為勞動生產過程中人與機器或工具的協調統一關系。它包括兩個相互聯系的環節:一是產品的技術設計。二是產品的技術操作。在這個技術工藝、工具操作系統中,當工具適應主體的需要與操作活動達到了得心應手、和諧一致、熟練自如的境界,呈現為一種合規律性的活動時,便構成了一種美。這樣看來,針灸中九針的造形設計達到了“圓者中規,方者中矩,立者中懸,衡者中水”(見《考工記》)的美感。但是在設計上還要符合人體工程學的要求,即醫者用之順手(針灸時用之得心應手之意),病者不痛(針灸時患者感覺不痛或微痛)。進針時做到不痛,出針時做到不覺是其最高要求。也就是說要體現針灸工具的功能之美。

一切都是為了針灸時的實際效果服務的。技術美學應用於針灸實踐更是如此。針灸的現代化既要繼承傳統,又要有所創新。“問渠哪能清如許?為有源頭活水來?《靈樞?本神第八》:“凡刺之法,必先本於神。”在本文的第二部分,我們著重談了“進入針灸美學狀態”的問題,即進入針灸前或針灸時的心理准備狀態的問題。我們研究技術美學應用於針灸實踐,目的是為了讓被針灸者在針灸前接受針灸、針灸時配合針灸、針灸後回味針灸。為著這一目的,更為了提高針灸療效、提高針灸服務水平,按照技術美學的原則,我們在針灸時要為患者主動創造進入針灸審美狀態的環境。主要是:

(1)針灸環境要整潔、舒適、安靜、溫度適中。

(2)適當的應用聲、光、電、網絡。一是針灸咨詢時需要。二是針灸過程時需要。三是針灸教育的需要。《中國針灸》2005(第八期)上刊載了張縉的音樂電針的研究一文。如介紹:《春風得意》可以舒心﹔《春江花月夜》可以鎮靜﹔海頓《水上音樂》可以消疲﹔《金蛇圓舞曲》可使人精神振奮﹔《花好月圓》可促進食欲﹔《梅花三弄》《高山流水》可用於健腦益智、養神益壽等等。不啻是這方面的有益探索。

(3)醫生的白大衣的顏色改成藍色,消除“白大褂”緊張。從事針灸臨床的醫生都碰到過暈針的患者,暈針的機理或原因雖則復雜,但患者的緊張當為首要原因,不得不察。高血壓病學中有一種假性高血壓:“白大褂高血壓”。就是患者沒量血壓前是正常的,到了醫院看到醫生血壓就高了,離開醫院這個環境血壓又正常了。針灸時有些患者也是一樣。由於精神高度緊張而極易暈針,所以,對這類病人針灸前做好各種細致入微的服務工作很重要:如:喝杯熱水,放點輕音樂,坐著針灸改為仰針等等。針灸前的工作做的越細,暈針出現的可能性就越小。這就是技術美學應用於針灸的實際價值所在。

(4)地板和牆壁要淺顏色的。減輕高血壓等心腦血管病人的情緒波動而對針灸造成不良影響。因為,美學認為,顏色會引起人強烈的情緒上的反應,顏色越艷麗情緒的波動越大。

(5)針具消毒必須及時,針具必須賞心悅目:要不彎、不折、不鏽,病人看了放心。

(6)對整個針灸過程可能會出現的針刺反應醫生要盡可能的交代清楚,使患者對醫生充滿必勝的信心,使其身心穩定。

技術美學思想還深刻的影響了我們的針灸思維。如:無痛進針法的各種探索,高樹中的一針療法、呂景山的對穴、靳瑞?靳三針療法的興起等。他們都是在實踐中自覺應用技術美學思想治病防病的大師,值得後學校法。

《素問·示從容論》:“夫聖人治病,循法守度,援物比類,化之冥冥,循上及下,何必守經。《素問·移精變氣論》:“治之極於一”,《靈樞·官能》:“先得其道,稀而疏之”這些針灸經典著作所強調的理論原則與針灸美學特別是技術美學思想暗合,“先得其道”之“道”,難道是指技術美學乎?

針灸科學走到了今天,是不斷吸收各時代先進文化的必然結果。在這一點上,我們豈能稍遜古人?技術美學是一門新興學科,在當今世界的發展方興未艾。針灸學吸收技術美學的優秀成果為其所用是歷史的必然。針灸的技術美學化是其國際化、現代化的一部分,是其走向世界的關健一步。我們拭目以待!

思想的陽光一旦射入實踐的園地,就會產生巨大的物質力量。毛澤東在論述自由的時候曾說過,“自由是必然的認識和世界的改造”。而發現規律性的東西,目的是為了更好的改造世界,進而更好的改造我們自己。

科學的力量就是美的力量。針灸美學就體現了這種美。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針灸臨床筆記》,作者/司言詞。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危亦林《世醫得效方》56個病症的針灸療法

危亦林,字達齊,元時(約生於公元1277~1347年)江西南豐人。曾任南豐醫學教授。家世業醫,傳至他已有五代。他將五代累積的經驗,著成《世醫得效方》19卷。

《世醫得效方》分為大方、小方、風、產(婦)、眼、口齒、咽喉、正骨、瘡腫等9種,計276症。其中,有56個病症采用針灸療法。他灸治多於針治,取穴少而精,是元代一位重灸的針灸家。

一、重灸兼針

《世醫得效方》中,灸法治療占了針灸部分的十分之九。他受《肘後》、《千金》的影響較大,對陰證、陽證、寒證、熱證,多采用灸法。灸治常根據病證和部位而用艾炷灸,艾炷有竹筋大、麥粒大、綠豆大、雀糞大等,並指出“大小以意斟量”。

所灸壯數並不多,多數為7~21壯,僅在俞、募穴和膏肓穴有灸至百壯者。同一穴位灸的壯數也因病而異,例如諸氣灸膏肓百壯,而癆瘵灸膏肓僅9壯;又如反胃灸足三里7~9壯;而胃中積熱灸足三里30壯。灸法除艾炷灸外,還有隔鹽灸、隔蒜灸、隔物灸等。灸治有“以柳枝煎湯洗後灸之”,也有灸後“以溫湯浸手帕拭之”等。

危氏施針刺,大多用於實熱證。如喉病,“治頰腫及纏喉風等,又氣急者,實熱針足三里,虛熱灸足三里”。又如治瘧疾、腰痛、腳氣等實邪為患,多用針刺或刺絡瀉血法。

他取穴少而精。在56個病症中,用穴計194個,其中經外奇穴(尺、臣覺、天憑、手疰注、疰市、氣端、外陵、神光、天倉、交儀)9個。每個病症僅用1~2個穴。

他取穴按臟腑而分經取之。例如諸氣:凡上氣冷發、臍中雷鳴轉叫、嘔逆不食,灸太衝;心腹諸病堅滿煩痛、憂思結氣心痛、吐下食不消,灸太倉;臍下攪痛、流入陰中、發作無時,此冷氣,灸關元、膏肓;短氣不語,灸大椎、肺俞、臍中;乏氣,灸神道。

另有“針灸傷”一節,用內托黃芪丸治針灸傷經絡膿流不止。由黃芪、當歸、肉桂、木香、乳香、沉香組成,研末糊丸內服。

二、臨證經驗

危氏對56個病症都載有針灸療法,茲選錄於下:

(一)頭面疾患

頭痛:灸囟會。

鼻病:灸囟會、通天,左臭灸右,右臭灸左。

口眼㖞斜:灸耳垂下,左灸右,右灸左。

中風失音:灸天倉(在頸大筋前曲頰下,扶突穴後動應手)、百會。

目痛:灸上星、風池。

目不明:針承泣。

喉病:針風府、少商、合谷、上星;如頰腫及纏喉風等症,實熱針足三里,虛熱灸足三里;如根腳咽喉常發者,於耳垂珠下半寸近腮骨灸,或灸足三里。

瘰鬁:灸肘骨尖,左灸右,右灸左,或蒜片貼鬁上灸之。

項癭:灸大空穴、肩髃;或灸兩耳後髮際。

(二)胸腹疾患

奔豚:灸氣海、關元、期門;或灸章門;或灸中極。

症瘕:灸太溪、氣海;或灸天樞;或灸中脘。

心痛:灸上脘;或灸中脘;或灸陰都。

嘔吐:灸尺(在肘約上動脈)、乳根;或灸神光(在兩肋旁二寸),或灸石關。

霍亂:隔鹽灸神闕和灸氣海。

咳逆:灸乳根,男左女右。

反胃:灸乳根、水分、內踝下三指稍斜向前、中脘、足三里。

咳嗽:灸肺俞或乳根;或灸天突、膏肓俞。

喘急:灸肺俞、天突。

下痢:灸脾俞;或灸陰交、神闕、關元;或灸肓俞。

脹滿:灸脾俞;或灸肝俞;或灸水分;或灸氣海;或灸大腸俞;或灸承滿;或灸三焦俞。

吐血:灸中脘;或灸肺俞;或灸大陵;或灸上星和足大指節橫理三毛。

腸風下血:灸二十椎;或灸命門、腎俞。

乳癰:以灸炷四枚圍著所作處,同時下火,各灸7~1壯;或隔蒜灸其中心。

肺癰:灸肺俞。

(三)腰背四肢疾患

腰痛:針委中出血;或灸命門、腎俞。

臂痛:針肩髃。

腳氣:灸風市;或灸三里;或灸絕骨、犢鼻、肩髃;或灸曲池和氣湍(足十趾端)。

(四)其他疾患

屍厥:灸百會、氣海、石門。

疝氣:灸足大指次指下中節橫紋當中;或量口角為一邊成等邊三角形,上角於臍中,兩邊是穴,左偏灸右,右偏灸左;或灸風市、氣海、外陵(臍旁一寸半)。

脫肛:灸臍中;或灸橫骨和長強。

諸痔:灸命門;或灸脊中;或灸長強。

痼冷腎虛:灸腎俞;夢遺灸三陰交;虛極灸膏肓、氣海。

心恙(神志病):灸百會;或灸天憑(在頸大筋前曲頰下扶突後動應手);或灸天樞;或灸手逆注(在左右手腕後六寸);或灸中脘;或灸間使;或灸臣覺(在背上夾內側,反手所不及者,骨芒穴上捻之);或灸上星;或灸合谷;或灸左右脅下對屈肋頭兩處;或灸人中、少商、隱白;或針足大指爪甲下。

癆瘵:灸腰眼;或灸四花;或灸膏肓。

陰:灸關元、大敦。

腫滿:灸足第二指上一寸半或兩手大指縫頭;或灸太衝、腎俞。

小兒龜背:灸肺俞、膈俞。

橫生逆產:灸至陰。

產後小便不通:於神闕穴隔鹽和蔥白,用艾炷灸。

崩漏:灸小腹橫紋當臍空直下和三陰交;或灸交儀(在內踝上五寸)。

疔瘡:灸掌後橫紋後五指,男左女右。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古今針灸治驗精華》,作者/陳克正。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