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圍巾其實是一味,»中藥»

如果要問,圍巾用來干什麼? 99%的人一定會回答保暖、防曬,其實你還不知道,圍巾還是一種“藥”。 功效一:預防感冒,告別大蔥、玉屏風! 你還在吃大蔥大蒜預防感冒嗎?其實一條圍巾就能解決,在中醫上,頸部是秋冬季最容易進風寒的地方,如果您能很好的保護著您的頸部,比吃玉屏風更有效果。 還有很多人疑問為什麼我大夏天會感冒,而且很久不好呢? 其實大多數是空調的問題,室內溫度低,室外溫度很高,一高一低導致你抵抗力下降,一條圍巾也可以幫您預防空調病。 功效二:脖子露的少,頸椎病不擾 中醫認為,風、寒、暑、濕、燥、火是致病六因素,其中風寒之邪居前兩位。 頸部是人體的“要塞”,頸部充滿血管,還有很多重要的穴位,比如頸椎上有大椎穴、風池穴,還有延伸到肩部的肩井穴。因此,秋天冬天是頸椎病高發的季節,所以一條圍巾可以幫你擋住風寒,遠離疾病。 功效三:圍巾圍的好,腰背不煩惱 在秋冬季,如果不穿高領衣服,稍有點寒風鑽進脖子裡,全身都會打冷戰。因此,頸部最怕凍。 尤其現代人都長時間用電腦,容易造成頸部肌肉僵硬,如果加上秋冬季風寒襲擊,背部就會受涼,肌肉容易痙攣、疼痛,這種疼痛會放射到肩上區、肩胛區疼痛。長期反復受涼,小則患感冒,大則易患風濕病等。 功效四:冬日暖一些,清醒一整天 圍巾有促進血液循環,緩解疲勞的功能,不論在寒冷的秋冬季或者夏天涼意的室內,圍巾都是最好的搭配。 看完你是不是覺得圍巾還真是一種特別的中藥呢? 你與美麗的距離,只差一條圍巾。看看最潮的圍巾戴法,太全了,而且一看就會,必須收藏!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網路文章》。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有這樣兩種醫德高的醫生

我的啟蒙老師,湖北興山縣老中醫王慈臣先生,學富五車,會通三家,行醫從不取值,病家務有所酬,亦不拒收,除大革命時期曾一度被推為縣人民委員會“首事”,生活一直靠親朋供養。嘗誨余曰:“學醫首當克守清素,餓死是自己的事,不能亟於治生,而在病人頭上打算盤。須知:衙門的錢不是錢;買賣錢,只是隔夜錢;下苦力的錢,才能萬萬年。”從其學醫,必須拜天銘誓,否則不教,享年八十余歲,無疾而終。 但也有個別醫家,其行持本質與此一致,而具體見解稍有不同。如: 我見一位中醫,學識與技術相當高明,為人治病,也基本做到不計跋涉,不避風雨,施治也極認真,取費也不太高,不論病情如何,不搞敲詐勒索。但求他治病,每次必須如數付足診金,富者少一文也不行,貧者可以酌減,哪怕一兩個銅板也行,但若不付錢,絕不施診,這是他的“規矩”。因此,在舊社會一些赤貧無告的人,難免對他有些意見,鄉裡父老也認為他太固執,論說紛紜。 親朋問他何苦如此,他笑答曰:我何嘗不懂醫德是怎麼回事呢?我是故意把我與患者之間的關系搞成商品關系的。病若好了,我從心理上不想患者額外的報酬,患者也不必額外領我的情,見面可以仰頭而過去,省去客套;另外,也可免得一些“信醫不信藥,信藥不信醫”的患者或那些根本無病的權貴們伸手要你去侯脈說說消遣解悶,無端地麻煩醫生;更重要的是怕患者敷衍醫生——明明是我醫治無效,但病家不便直說,甚至編造一些說辭來敷衍我,那樣怎麼總結心得?如果錯把無效當做“驗案”,以後豈不再害人嗎?如果有診金,無效時他自然改就高明,不致延誤病機“好心辦壞事”。此其獨見,順便錄出,以供參考。這位醫生就是湖北興山縣琚坪鄉的彭忠德先生。享年八十余歲,無疾而終。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廖厚澤經方臨證傳心錄》,作者/廖厚澤。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問診中存在的問題

在臨床中,我們應該提倡嚴格准確的問診內容,因為它是達到正確地進行辨證論治的基礎。但是,由於以下的很多主、客觀原因嚴重的影響著辨證論治的准確性。例如: 1.由於患者是一個家庭的主要支柱,他的病情直接影響著家庭成員的經濟來源和社會地位的高低,所以每個家庭成員都很關心他的病情,因此家屬常常以誇大病情的方法陳述病情。 2.由於患者在家庭中被認為是無足輕重或帶來累贅的人,所以家屬常常以掩蓋病情或大事化小的說法陳述病情。 3.由於患者具有較高的地位和權勢,某些人鑒於他的權勢和地位可能對其前途的影響,唯恐將其病情說得太輕影響病情的發展,所以常常以誇大病情的方法陳述病情。 4.由於患者的權勢已經衰落,某些人或者怕其連累自己而倒霉,或者認為正可落井下石,所以常常以掩蓋病情或大事化小的方法陳述病情。 5.由於某些患者過度信任前醫的診斷,所以他在主訴上盡量圍繞著該種診斷進行陳述,有些患者甚至只說病名而不說症狀,致使重要的病情被掩蓋。 6.由於某些患者過度信任某些非醫務工作者的言語,所以在他的主訴中盡量圍繞著這些懷疑進行陳述,而對其他重要的情況不予陳述。 7.由於患者不懂或缺乏醫學上術語概念的准確含義,而卻常常以醫學上的概念進行闡述,致使病情的真實情況被掩蓋。 8.患者治療過程中應用的治療方法和藥物本應完整地進行說明,而某些醫者或患者卻因種種原因只對其中的幾種進行宣揚,而對其他的藥物和治療方法卻加以掩蓋或不予陳述。 9.由於患者對我們的崇拜和敬仰,很希望能夠得到信任醫生的診治,所以唯恐說出一些醫生不願聽的話,所以常常掩蓋一些病情加重或無效的陳述。 10.由於某些人士或某些醫生對患者的影響,使患者有意或無意地誇大或貶低藥物的真實療效的陳述。 11.由於我們醫者過度地以先入為主的主觀性代替了客觀性,所以對與我們不相一致的任何陳述往往加以忽視。 所有這些都是影響問診中准確性的大敵,因此必須加以克服。 為要克服影響問診準確性的諸多因素,我認為可采用以下方法: 1.盡量以主訴代替代訴,對主訴與代訴不相一致的病情陳述要以主訴為主。 2.對於以病名代替症狀表現的陳述,不管是主訴或代訴,都應以症狀表現的陳述為主,以企通過詢問發現問題。 3.對於涉及到的治療過程與用藥的陳述,一定要認真具體,對於所述藥物與實際情況無關,而某些醫生或患者認為有關的情況,一定要進一步追詢其用藥的全部情況。 4.對於涉及治療中的某些方劑的問題,一定要親自看看其是否用的該方藥,以免以錯誤的事實作根據去進行辨證論治。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中醫臨證經驗與方法》,作者/朱進忠。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中醫心理治療六法

醫學心理學是心理學運用於醫學,兩者有機結合的一門心理治療的臨床學科。從祖國醫學《黃帝內經》以及後世醫家和現代中醫學者的臨床經驗證明,心理治療的效果和意義是不容置疑的。有人將心理治療與藥物治療、物理治療、外科治療並稱為當代的四大治療方法。 茲通過學習《內經》以及後世醫家有關心理治療的理論,結合個人的臨床經驗,舉隅六法如下: 一、綜合治療首治“神” 《素問·寶命全形論》:“一曰治神,二曰知養身,三曰知毒藥為真,四曰制砭石大小,五曰知髒腑血氣之診,五法俱立,各有所先。”這裡具體的指出了預防與治療的五大綜合措施,把精神治療,即心理治療放在首位。臨床醫生在這方面是不容忽略的。 二、舒心靜志安神法 《素問·上古天真論》:“恬淡虛無,真氣從之,精神內守,病安從來。是以志閑而少欲,心安而不懼,形勞而不倦,氣從以順,各從其欲,皆得所願……所以能皆年度百歲,而動作不衰。”這裡告訴人們,攝生保健抗衰老的心理療法:“精神內守”則真氣從之,而邪不可干。若精神不舒暢,心懷慕戀,氣結憂惶,雖不中邪,病亦可從內生。所以舒心靜志,精神內守,不但於攝生保健預防疾病是要道,對慢性病的治療,也有直接作用。 因此,精神內守,實是祖國醫學攝生保健、防治疾病的一種心理療法,它也可以結合氣功、太極拳等練功方式做到“精神內守”。 三、鼓勵安慰開導法 《靈樞·師傳》曰:“人之情莫不惡死而樂生,告之以其敗,語之以其善,導之以其所便,開之以其所苦,雖有無道之人,惡有不聽者乎?”這就是祖國醫學最具體的保護性醫療制的心理療法。心理學認為,醫務人員的語言對病人的刺激影響之大是不言而喻。這對每個醫務人員來說都是熟知的。 四、因人制宜服藥法 筆者在臨床中,曾遇到某些患者在接受治療過程中,存在畏攻伐藥喜補益藥;輕價廉藥,重昂貴藥等用藥偏見。盡管辨證正確,理法對頭,用藥精當,但由於患者心理上對醫生用藥有偏見,這樣不但難於見效,甚至延誤治療,導致病情加重。 因此,就有必要對某些用藥有偏見的患者,采用因人制宜,變易服藥的心理治療。這方面,祖國醫學早有論述,如《醫宗必讀》“參朮沾唇填補,必先痞塞;硝黃入口畏攻,神即飄揚。”這點後世醫者也非常重視,如清·陸以恬《冷廬醫話》就非常注意,他說:“吳人畏服重藥,有畏服麻黃如虎者,當用辛溫解表,又不能不用。”故馬允儀想辦法避開人們這種恐懼心理而預用麻黃浸豆、發蘗。又如徐靈胎治張某,病當用大黃峻下法,因病人不服,詭言以雪蛤蟆配藥制丸,與服得瘥,可見良工心苦。 30年代,上海一名醫,面對富豪之人,要求服補藥以保健康長壽,他針對豪華之資本家每日美酒佳肴身體肥胖,如再用參茸填補,必心先痞塞。以大黃一味研末煉蜜為丸,以精美之包裝,名“大補丸”,高價售給肥胖之富翁,確實取到減肥健身降脂之神效,因而他的大補丸成為當時暢銷的熱門補藥。 當今公費醫療某些患者,對醫生價廉之藥品棄而不服,筆者之安神補心膠囊,即針對陽亢火盛之失眠患者,以大黃為主藥研末裝膠囊,名曰安神補心丸,而取得患者信任。由此可見,服藥上的心理療法也是不可忽視的。 五、五行情志相勝法 《素問·陰陽應像大論》:“人有五臟化五氣,以生喜、怒、悲、思、恐……”“怒傷肝、悲勝怒……喜傷心,恐勝喜……思傷脾,怒勝思……憂傷肺,喜勝憂……恐傷腎,思勝恐……”這就是祖國醫學心理治療法中最有特點而又為後世醫家廣為運用的五行情志相勝法。筆者於1984年診治一鄒某某,25歲,早期憂鬱型精神分裂症。針對患者新婚蜜月不久,丈夫即考入大專,就讀於長沙,約一個月後,因同志之間口角等刺激誘因,以憂慮過度,不食困臥如痴。邀余診治,未見器質性病變,脈弦,乃憂慮傷脾而氣結。藥雖能治,但得喜可解,用五行情志相勝法,會其丈夫返家談心,得喜病大減,繼以安神補心膠囊服一月余而愈。 六、針刺治療暗示法 《素問·調經論》:“刺微奈何?歧伯曰:按摩勿釋,出針視之,曰我將深之,適人必革,精氣自伏,邪氣散亂無所休息,氣泄腠理,真氣乃相得。”這裡告訴醫生,在針刺治療時,當遇到病人有對抗情緒而不合作時,要采用語言暗示或手勢表情“曰我將深之”,使病人消除針刺對抗情緒而集中注意力,從而提高針刺療效。 體會 1.以上中醫心理治療六法舉隅可以看出,祖國醫學從《黃帝內經》到後世醫家,都把心理治療放在首位,說明中醫對心理治療早就有所認識,不論在攝生保健還是醫療預防等方面都貫穿著心理療法。 2.心理治療必須貫穿在辨證論治的全過程。這點從我國歷代名醫,如張仲景、張子和、薛生白、葉天士、徐靈胎等等,以及現代名醫蒲輔周、岳美中等都注意在辨證論治中,將精神因素作為影響疾病的主要原因之一。在診治後,注意醫後有囑,體現了中醫整體治療特點和完整的治療過程,這是祖國醫學的優勢。 3.中醫心理學雖然尚未形成獨立體系,但從上述六法,可以看出祖國醫學在兩千年以前的《黃帝內經》以及後世醫學的典著中,對心理觀察現像的認識,以及心理治療的經驗,就有著獨特的理論和豐富的臨床經驗。其唯物辯證的形神合一觀,五髒五行情志整體觀和辨證論治整體方法,都是中醫心理學的理論和特色,它為創立中醫心理學奠定了理論基礎。 THE END —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江西中醫藥》,1987年第3期,作者/林鶴和。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養脾陰淺談

滋養脾陰,人多忽之。或以脾胃相關,脾陽統胃陽,胃陰統脾陰混治之。我曰不然。脾陰之說由來已久,自明清之際,周慎齋、胡慎柔、吳澄、繆仲淳、唐容川等名賢,代有發揮。從臨床實踐看,脾陰虛弱也頗多見,從滋養脾陰著手常可得效。中醫理論認為一切事物都具有陰陽對立兩方面,脾臟自無例外。脾陽是脾臟運化水穀的生理功能,脾陰是脾臟運化水谷化生的營養物質,諸如營血、津液、脂膏等。從作用上脾陰有灌溉臟腑、營養肌肉、磨谷消食、濡潤孔竅的作用。在病理狀態下,諸如暑、燥、濕邪化熱,耗津奪液;飲食偏頗,嗜食辛辣厚味;慢性消耗,特別是長期的脾胃病等,都可損耗脾陰,造成脾陰不足病證。 就臨床證候而言,脾陰虛常見低熱,不思食,或食入難化,腹脹,四肢無力,肌肉萎縮,口渴心煩,身時烘熱,面色㿠白,但兩顴潮紅,大便溏薄,小便頻數,唇舌紅赤,脈像虛細無力等。從病機分析看,脾主健運需要陰陽二方面的配合,脾陽主溫運,脾陰主融化。脾陰不足,運化失常,故不思食,食入難化,腹部脹滿。脾陰不足,用陽失健,中氣不足以升,故大便溏,小便頻數。脾主肌肉,外合四肢,脾陰不足,水穀精微無以濡養肢體,故四肢無力,肌肉萎縮。脾為氣血生化之源,脾陰不足,生化無由,氣血不能上榮於面,故面色㿠白。 從證候鑒別看,脾陰虛和脾陽虛是不同的。脾陽虛,陽虛生外寒,故形寒肢冷,腹中冷痛,食入運遲,大便溏薄,口不渴,舌淡苔白,脈沉遲。脾陰虛,陰虛生內熱,津傷則化燥,故顴紅,口渴,心煩,脈細數,唇舌紅。同時,脾陰虛和胃陰虛也不同。脾主運化,脾陰虛不足以運化,則腹脹便溏。胃主納谷,胃陰虛不足以納谷,則納呆或知飢不食,干嘔作呃,口干咽干,脈細數。因此脾陰虛從生理、病理、證候上是有其實際內容的。我常用補脾陰的方劑主要有。 1.吳澄《不居集》中和理陰湯(人參、山藥、扁豆、蓮肉、老米、燕窩)。 2.慎柔養真湯(人參、白朮、茯苓、甘草、山藥、蓮肉、白芍、五味子、麥冬、黃芪,載於《慎柔五書·虛損門》)。 3.陳藏器《三因方》六神散(人參、白朮、茯苓、甘草、山藥、扁豆)。 4.《局方》參苓白朮散(人參、白朮、茯苓、甘草、山藥、扁豆、苡仁、砂仁、蓮肉、桔梗、陳皮)。 其中較常用的藥物除人參、白朮、茯苓、甘草,即四君子湯外,最主要的有山藥、扁豆、蓮肉。周慎齋說:“用四君加山藥引入脾經,單補脾陰,再隨所兼之證而用之,俟脾之氣旺,旺則土能生金,金能生水,水升而火降矣”(《慎齋遺書·卷七·虛損門》)。繆仲淳說:“胃氣弱則不能納,脾陰虧則不能消,世人徒知香燥溫補為治脾虛之法,而不知甘涼滋潤益陰之有益於脾也。”(《先醒齋醫學廣筆記》) 可見,滋養脾陰,必須用滋潤甘涼之品,取其甘以補脾,潤以益陰,滋而不膩,運而不燥。余臨床運用較多的是慎柔養真湯和陳氏六神散。 記得在江西永修臨診時,常見當地小兒於夏季,見發熱、口渴、多飲、多尿、便溏、不思食,舌質紅,脈虛細數等症,西醫診為小兒夏季熱者,中醫辨證屬脾陰不足,投以上方有效。 目前大多數人認為參苓白朮散是理脾陰正方,我以為其中砂仁、陳皮似嫌香燥,苡仁滲利,一般單純脾陰虛者不宜。如脾陰虛兼水濕內停者,用此方較切。 山藥的功用,李時珍《本草綱目》:“據吳綬云,山藥入手足太陰,補其不足,清其虛熱。”黃宮繡《本草求真》認為,山藥補脾益氣除熱,能補脾肺之陰。近世張錫純創一味薯蕷飲,單用山藥一味,稱其“能滋陰又能利濕,能滑潤又收澀,是以能補肺腎兼補脾胃” (《醫學衷中參西錄》)。可見山藥是補脾陰的良藥,其性質和平,不似黃耆之溫,白朮之燥,故為常用。 胡慎柔在《慎柔五書》中,還詳細介紹了補脾陰方藥的煎法,認為應當去頭煎不用,只服第二三煎。頭煎燥氣尚未除盡,二三煎則成甘淡,所謂淡養胃氣,微甘養脾陰。諸此說法,可供參考。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醫話醫論薈要》,作者/陸壽康。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黃耆十配

黃耆首見於《神農本草經》,稱戴糝,被列為上品,謂其:“主癰疽,久敗瘡,排膿止痛,大風癩疾,五痔,鼠瘺,補虛,小兒百病。”後世通過臨證,發覺其可補氣升陽、益衛固表、托毒生肌、利水消腫。藥性溫和,可主治各科虛勞之疾,為補藥之長,故改名之。 王好古《湯液本草》言:“治氣虛盜汗並自汗,即皮表之藥……,又治咯血,柔脾胃,是謂中州藥也。……又補腎臟元氣,為裡藥。是上中下內外三焦之藥。” 然這些不同功效的發揮,取決於不同的配伍所致。筆者根據數十年來學習前人經驗,並結合自己臨床,現將運用黃耆之心得,歸納為十配,供同道參酌,希冀能對急性病、疑難證的治療,有所裨益。 一、配龜板升提益陰固崩漏 朱丹溪言龜板:“補陰、主陰血不足,去瘀血,止血痢,續筋骨,治勞倦,四肢無力。“而前賢最善用龜板者,莫出於葉桂、吳瑭二氏。 葉氏治婦科病重視奇經理論,對久病纏綿,營血虛虧或漏下不止之患女,認為“精血皆有情,以草木無情之物為補益,聲氣必不相應”,強調當投血肉有情之品,取其汁滋味厚,性沉力峻,直達下焦、填補奇經,每用龜板、阿膠、鱉甲膠以獲顯效。 吳瑭則更在《溫病條辨》中宗“治下焦如權,非重不沉”之論,創十數首含龜板之名方,廣泛用治肝腎、任脈虧損之內、婦、兒科疾病,其中有與滋陰藥相合的三甲復脈湯,亦有與峻補元氣之人參相合的復享丹、專翕大生膏、通補奇經丸方天根月窟膏方等,然竟無一首與黃耆相合。 筆者通過臨證,並根據王清任用“古開骨散(當歸ー兩、龜板八錢、川芎五錢、血余炭一團)治難產,重加生黃耆四兩,不過一時胎即下”,故在人參價昂之今日,吳瑭所創人參與龜板相合之方,大都可易以黃耆。 遂常將兩藥配伍,治婦科氣虛腎虧之崩漏、帶下、難產、小兒五遲五軟及內傷雜證中的脫肛,足跟痛,腰酸膝軟難以久立等病。 但因龜板過於滋膩,且味鹹腥臭;黃耆甘滿壅中,土虛納呆或須久服者,常摻入一些芳化流動之品。 【例】 範某,女,30歲。1963年2月17日初診。因患肺結核而素弱,月汛一直超前量多,半月前因赴酒宴,遂經來如崩,服涼血止血中藥,轉成淋漓漏下。 邀余診時,面蒼白,耳鳴眩暈,心煩氣短,形瘦神疲,潮熱盜汗,口干便燥,寐難夢多,足膝疼熱。 所下經血色紫挾小塊,小腹如陣痛即湧出頗多。舌色淡紅、邊略有瘀點、苔少,脈細數。此乃陰血驟脫於先,氣亦難攝於後。且兼挾瘀滯,施治不易,當遵朱南山,急用龜板補任脈之血,合黃耆以率血行,血若歸經,其漏自止。 藥用:生黃耆、制龜板各30克,生地、白芍各20克,麥冬、地榆各15克,當歸、血余炭、炒知柏各10克。3劑,漏漸止,但胃納減。 去麥冬、減知柏為7克加香附10克,綠梅花7克,焦楂10克,又3劑,漏停它證亦減。 慮其失血過多,予人參養榮湯去川芎、肉桂,加龜板、香附、地榆各10克,續服7劑而愈。 二、配山藥益氣滋陰消血糖 名家施今墨認為黃耆甘溫,入手足太陰氣分,補氣止消渴;山藥甘平,最補肺脾腎之陰津。一陽一陰,可降低血糖減少尿糖。 日本也曾以防己黃耆湯治愈老嫗尿頻尿多之證。均取黃耆“止渴……益氣,利陰氣”之功(《別錄》),施老門人祝諶予,更在二藥相合基礎上,配入它藥,創制了治各型消渴病的有效成方。 現代藥理證實二藥合用,可提高患者免疫功能,增強對疾病抵抗力。故不僅能降血糖、消尿糖,還可用黃耆復方(生黃耆、山藥、白朮、陳皮、生地、茯苓)預防感冒(《古今藥方縱橫》283頁),對其它病出現氣陰雙虛症狀時,亦可合用之。 對脾陰虛證,二藥重用共投,仿慎柔養真湯(由四君子湯加黃耆、山藥、白芍、蓮子、麥冬、五味子)用藥極妙。 【例】洪某,女,45歲。1977年10月初診。患消渴證已3年余,曾服優降糖等少效,近尤劇,形體隨尿量日增而消瘦亦顯,遂轉予診。察其面㿠少榮,神萎眩暈,心悸短氣,消谷善飢,渴飲溲多,舌淡紅少苔,脈細數。 尿糖(+++),血糖340mg/dl,顯系陰虛陽亢,氣弱腎虧。 藥用:黃耆、山藥各30克,生地、麥冬各20克,花粉、知母、葛根、枸杞、女貞子各15克,五味子、山萸肉各7克。5劑見輕,“三多”減半,堅持服藥48劑,諸症盡失,宛如常人。 檢査:尿糖、血糖均轉陰性。 三、配防風扶正解表止自汗 防風為祛風勝濕,疏表發汗之要藥,東垣贊其為:“風藥中潤劑。若補脾胃,非此引用不得行。”並強調:“防風能制黃耆,黃耆得防風其功愈大,乃相畏而相使也”。 丹溪受東垣之啟迪,將黃耆三倍於防風、白朮,組成玉屏風散,使補中有疏,散中寓補,相惡相成,用治氣虛肌表不固之自汗。 《唐書》載許見宗治柳太後痛風,以黃耆、防風共煮數十斛,於床下蒸之,使藥力由腠理透入,一周而瘥(見《本草思辨錄》),此亦可看作玉屏風散之變法。 王清任取四兩生黃耆、一錢防風,組成黃耆防風湯,認為“治脫肛,不論十年八年,皆有奇效。” 筆者臨證中還發現,以一兩生黃耆配三錢防風組成藥對,摻入活血化濕藥,治風濕乘衛陽之虛,客於肌腠關節導致風濕性關節炎、或風濕性皮肌炎取效較佳。 若仿王清任黃耆赤風湯(生黃耆二兩、赤芍、防風各一錢)加味,並衝送精制馬錢子粉治外傷或濕熱挾痰阻絡的痿蹩,亦有一定療效。 【例】方某,男,63歲。1953年3月初診;年過花甲後,漸覺畏寒神疲,常易感冒。近因天氣乍暖還寒,又為外邪所觸。惡風發熱(T38.6C),汗出淋漓,5日未解。伴見面色萎黃,形弱氣短,咳嗽痰多,骨節酸楚,納呆頭痛,二便欠澀,舌淡苔白,脈浮虛滑。 此衛陽失固表之職,汗液因氣虛而外泄也。 藥用:生黃耆15克,茯苓、杏仁、白朮、白芍各9克,防風、白芷、陳皮、半夏、桂枝、炒枯芩、炙甘草各6克,生薑3片,蔥白3根。藥僅2劑,熱退汗止。原方服入3帖,諸證皆平。 四、配防己除濕退腫療風水 黃耆可強心利尿,防己直泄小便,張仲景將二藥相伍,創防己黃耆湯,為治風水要方,重在祛頭面四肢水腫,開二藥同用之先河。 周岩評黃耆日:“內經以三焦為水道,膀胱為水府,黃耆從下焦直升至肺,鼓其陽氣,疏其壅滯,肺得以通調水道,陰氣大利(意指小便暢行),此實黃耆之長技”。 筆者受其啟迪,並結合黃耆可消尿蛋白之新論,不僅對因觸外邪由頭面始腫的陽水將二藥配用,即因內傷而腰以下先腫之陰水,亦將二藥合投。在臨證中還觀察到,如略參入理氣藥,諸如腹皮、檳榔等,使氣行則濕行,效尤佳。 對氣虛濕盛所致下肢痿痹亦可將二藥合活血祛濕,通絡定痛之品共用。它如心臟性水腫,下腔靜脈回流障礙者,重用二藥,同時參入活血利濕藥物,如地龍、葶藶子、澤蘭等,效果尚稱滿意。 【例】蘇某,男,17歲。1962年4月初診。近半月來四肢、頭面盡浮,按之沒指,下肢尤甚,面色㿠白,心悸短氣,汗出惡風,身重腰痛,小溲不利,腹滿便干,舌淡胖苔白膩,脈沉。 尿檢:蛋白(+++),白血球(++),紅血球(+),透明管型(+),顆粒管型(++)。西醫確診為急性腎小球腎炎。此因外觸之風邪與內裡之濕滯,乘脾虛氣弱搏擊於肌表,成風水重證。 急予薏苡仁米30克,生黃耆、茯苓皮各18克,防己、白朮、澤瀉、大腹皮各9克,陳皮、甘草各6克,生薑3片。5劑腫消過半,續服10劑,腫盡退。方略損益,連服月餘,諸證皆平,體力亦復。 尿檢:蛋白(+),白血球(0~2),紅血球(0~1),管型消失。 五、配赭石爕理氣機、降血壓 黃耆為升陽之要藥,赭石乃降逆之神劑。有學者報道,輕用黃耆10~15克,再配其它補氣藥,有明顯升壓作用;若黃耆重用一兩以上,並配代赭石,或生石膏,則降壓極速(藥理實驗證明,黃耆靜注能降壓,並同時使外周血力相應下降)。 在這裡黃耆表現了極顯著的雙向調節作用。近賢張錫純即將大劑黃耆合山萸肉、桔梗,升提元氣之下陷;又復將黃耆合赭石、䗪蟲,組成起痿湯等,治高血壓引起的中風後遺證。 筆者對黃耆、赭石相合,升清降濁,爕理氣機之功有所心得,臨證不僅同用以降壓,治眩暈,還引伸治脾虛清氣難升,濁陰反上僭欲作嘔惡之證,甚至用此法配合西藥搶救一例尿中毒致嘔惡不納的垂危患者。 【例】胡某,男,61歲。1964年8月初診。喜愛杯中之物,致高血壓近10載,雖經中西醫疊治,症情仍時有起伏,近因醉酒兼鬱怒而加劇。 診見面色如醉,耳鳴如潮,頭暈目眩,欲僕難支,胸滿脅痛,咽燥口干,嘔惡汗多,氣短心悸,舌黯紅,苔黃白相兼,脈弦。血壓29.3/16.0kPa(220/12mmg)。 此陰虧氣弱於下,肝陽夾痰濁逆攻於上,將有肝風內動之危。 藥用:生赭石30克,生黃耆、生地黃、生白芍、生牡蠣各20克,川牛膝、明天麻、鉤藤、枳椇子各15克,膽南星、廣鬱金、川楝子各10克。 連服18劑,血壓降至18.7/12.0kPa(140/90mmHg)(時血壓在21.3/12.0kPa,160/90 mmHg上下波動),它症亦穩定。 … Sigue leyendo


信箱訂閱,即時了解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