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進忠:“壯火散氣,少火生氣”臨床一得

余讀《素問·陰陽應像大論》中:“壯火之氣衰,少火之氣壯;壯火食氣,氣食少火;壯火散氣,少火生氣。”一節,閱張景岳《類經》注:“火,天地之陽氣也。天非此火,不能生物;人非此火,不能有生。故萬物之生,皆由陽氣。但陽和之火則生物,亢烈之火反害物,故火太過氣反衰,火和平則氣乃壯。”

馬蒔《黃帝內經素問注證發微》注:“氣味太厚者,火之壯也。用壯火之品,則吾人之氣不能當之而反衰矣,如烏、附之類,而吾人之氣不能勝之,故發熱。氣味之溫者,火之少也。用少火之品,則吾人之氣漸爾生旺,血亦壯矣,如參、歸之類,而氣血漸旺者是也。”所論之火時,頗感費解。

其所謂壯火、少火者何?是天地之火?是人之火?是藥物之火?藥物之火中,壯火者何?少火者何?烏、附既為壯火者,何仲景反用附、桂於腎氣丸中而補少火?參、歸之為少火,何子和反畏之如虎蠍?反復閱讀《素問·陰陽應像大論》首句:“陰陽者,天地之道也,萬物之綱紀,變化之父母,生殺之本始,神明之府也,治病必求於本。”與《血證論》“陰陽二字,即是水火”之論時,始稍有悟。

所謂火者,既非僅指自然之火,亦非僅指藥物之火。壯火,少火者,既非僅指天地之壯火、少火,人之壯火、少火。藥物之壯火、少火,既非僅指烏、附為壯火,亦非僅指參、歸為少火。然而究竟何謂壯火?何謂少火?仍然不甚明了。後來,通過臨床反復體會,才對壯火、少火之含義有了進一步的理解。

30年前,曾遇一患者,女性,40歲。4年前,因風濕性心髒病,二尖瓣狹窄,反復咳血,在某院行二尖瓣分離術。術後雖然咯血已經停止,但卻出現心房纖顫,全心衰竭。症見氣短心悸,水腫尿少等。前後住院近4年,病情未能控制,轉請中醫治療。

某醫云:身熱口渴,舌質紅少苔,脈細數,為心陰不足,氣血大衰,處以養陰清熱,補心安神之劑:生地13克,天花粉15克,人參15克,麥冬15克,五味子15克,知母15克,元參9克,炒棗仁30克,玉竹15克,茯苓15克。

次日,家屬來訴:服藥1個多小時以後,見其氣短不足以息,神色慌張,時或神迷。急請某西醫以西藥搶救之,始能維持至今晨。病情危重,吾急邀恩師李翰卿,老師正要外出開會,不能出診,囑可用真武湯加減治之。處方:附子15克,白芍15克,茯苓15克,白術15克,人參15克,杏仁9克。當日下午再診。家屬代訴云:服藥之後氣短心悸更甚,且滴尿皆無。再察患者,見其氣短不足以息,浮腫至甚,神志時清時昧。

復求師診,云:患者陰陽大衰,水邪又甚,稍益其陰則陽氣不支,稍補其陽則陰精不濟,前方之不效者恐在此耳。《內經》曾云:壯火之氣衰,少火之氣壯;壯火散氣,少火生氣。前方用附子15克,人參15克,顯系壯火,不如減量用之,以助少火。處方:附子0.3克,白芍0.6克,茯苓0.6克,白術0.6克,人參0.3克,杏仁0.3克。

次日往診,患者云:昨夜服下本藥第一煎1個小時以後,自感氣短心悸開始好轉,至夜間2時左右,感到氣短心悸明顯好轉,並連續排尿數次,浮腫、腹脹減輕。服第二煎後,今晨精神大見改善,並有飢餓感。其後,又以本方治療30天,浮腫基本消失,精神、食欲明顯改善。

當時,因我接受新的工作,不能再診。改由某醫診治,謂病重藥輕,豈能醫重疾。處方:附子12克,白芍12克,白術15克,茯苓15克,人參15克,五味子15克,天花粉15克,生地30克。5天後,突然逝世。家屬云:服該醫之方的次日,患者突然感到氣短胸滿如窒息狀,浮腫無尿,身熱口渴,進而神志不清而死亡。余聞之三思:附子、人參均有少火、壯火之分,人體亦有少火、壯火之別,貴在用藥之量與證相吻合耳。

一久瀉患者,男性,39歲。泄瀉2年多,每日排便10~30余次,並兼裡急後重,體重漸減輕,疲乏無力。醫始診為慢性痢疾,予西藥治之微效;易醫診為潰瘍性結腸炎,再以中西藥合用而不效;又請某醫,診為直腸癌,治之仍不效。

余審其形銷骨立,腹痛下利,裡急後重,脈像弦細,先予烏梅丸為湯煎服10劑不效。再察其脈弦細而澀,診為寒積不化,易溫中導滯法治之。

處方:附子12克,肉桂12克,黨參12克,白術12克,干姜12克,炙甘草12克,枳實12克,厚樸12克,大黃9克,焦山楂30克,炒山藥45克。

服藥一煎之後,腹部絞痛難止,泄瀉加重,難於離廁。急請某醫以阿托品、嗎啡治之。

3天後再邀余治,詳審病情,思考再三,治則無誤,何故病情加重?此非《內經》所云壯火、少火未加注意乎?附、桂、干姜量大則為壯火可耗氣,大黃苦寒又損陽耗陰,不可再予。當用小量以補少火,稍佐大黃以祛邪,遂處方:附子0.9克,肉桂0.9克,木香0.3克,干姜0.9克,人參0.9克,白術0.9克,炙甘草0.9克,大黃0.3克,焦山楂3克,炒山藥3克。並囑其隔日服1劑。

4日後來診,云:服上藥1劑後,腹痛漸止,飲食稍進,大便減為1日5-6次,服第2劑後,精神大增,大便減為1日3次。

某患者,男性,50歲。膽囊切除術後,腹滿脹痛持續不斷3年多,先用西藥、理療治之不效,後又配合中藥理氣消脹之劑仍不效。審其兩脈弦緊,夜間脹痛尤劇,診為脾胃虛寒,予健脾溫中之劑治之,處方:附子6克,肉桂6克,黨參6克,白術6克,木香6克,砂仁6克,烏藥6克。服藥10劑,寸效不見。

改由白清佐先生治之,處方:黃芪15克,黨參13克,附子30克,肉桂30克,干姜15克,小茴香15克,木香15克,砂仁15克,沉香9克,畢澄茄15克,白術15克,蒼術15克。服藥1劑,諸症大減。

患者問:你與白老均診為脾胃虛寒,均用附、桂之大辛大熱,何故你所處方無效,而白老之方有效?余答曰:《內經》謂“壯火散氣,少火生氣。”白老之用附、桂達30克,且有小茴香、畢澄茄之助乃壯火也,壯火散氣有余,故氣滯得行;余所用附、桂僅6克,乃少火也,少火生氣,故脹滿不減,而甚或脹滿更甚。患者說:服你的藥後確見脹痛加重,所以才請白老治療。

近兩年來,研制寶寶一貼靈治療小兒泄瀉、食欲不振,經常遇見一些食欲不振而長期便秘的患兒,頻用通下之劑不效,及至改用寶寶一貼靈貼臍之後,非但食欲大增,且大便亦轉為正常。某醫問:小兒乃純陽之體,又見便秘納呆,你卻用溫熱之品的寶寶一貼靈取效,其故安在?

答曰:寶寶一貼靈雖為健脾溫中之品,但其量小熱微則為少火,《內經》云:少火之氣壯,少火生氣。大腸者,傳道之官,變化出焉。其能變化者在於陽氣。小兒為稚陰稚陽之體,隨撥隨應,過用克伐則陽衰,補陽不當則助火而為邪。小兒便秘久用克伐之品而損陽氣,則非但納呆,而便更難矣。故用寶寶一貼靈微益陽氣以補少火,納呆、便秘俱愈。

版權說明

  • 本文摘自《山西中醫》1993年第9卷第6期,由中醫書友會微信平台編校發表。
  •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