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脈學的態度

 
      中醫學在脈學診斷方面,有其悠久的歷史和豐富的經驗,但它畢竟是中醫傳統四診望、聞、問、切中的一部分,應該全面考慮,綜合分析,不能過分強調,更不能據此賣弄、誇大而神化之,這是對待脈學至關重要的態度問題,亦正是惲氏對待脈學的客觀態度。可是長期以來,“憑脈斷証”的錯誤觀念,一直沒有糾正。甚至有什麼《三指禪》,把切脈作為中醫診病的獨特之秘。在惲氏所處的年代里,目擊時弊,頗為痛心,乃著《脈學發微》一書,大聲疾呼,認為切脈必須首先講脈搏以外極明顯的事—-病証。他說:“脈搏為人身血管之跳動,切脈憑醫者指端之觸覺;病証不同,脈動亦不同。脈動之不同,乃根于病証之不同。脈學的真正意義,是辨別不同之脈搏,以推測不同之病証;由不同之病証,以理會不同之脈搏。而其所以能辨別脈搏,則全賴訓練指端之觸覺,推此以談,則切脈之步驟如下:第一,當認定切脈之觸覺是脈學,弗誤認脈動之名詞是脈學。第二,當先知病証吉凶禍福之大略,本種種不同之病証,合之吾人觸覺所得的種種脈動,勿妄談脈動的名詞,以推測病証。第三,以所研求而知之脈象,合以所見之病証,參互錯綜,以推斷病之緩急淺深,切勿誤認脈學是推測疾病惟一的工具。”…….“脈是看不見的,憑著三個指頭去摸,你摸著的,心里以為這是弦脈,換一個人去摸,他心里認為這是肖脈,歸根大家以意會之,究竟是弦是滑,好比春天聽著布谷鳥,甲說是脫卻布衭,乙說是得過且過,丙說是不如歸去,畢竟鳥聲只是一種,並沒有三種,然而人類的耳聰是一樣的,所以會聽出三種不同來,這就是以意會之的不是了……莫說脈學是說不清楚,畫不出來,古書所說,不能懂得,而且有無止境的奧妙,就算種種困難都能減少,就算寫書的人有生花妙筆,說得活現,就算讀書的人聰明萬分,十分了解,畢竟還是空空洞洞,無形無質,無臭無聲……所以鄙人先從有憑有據的地方認定死活,然後逐層推敲,有憑有據,可以判別死活,而又不是脈象,到底是什麼東西?答道,是病形,怎樣的病形可辨死活?答道,有四大綱,脈居其一,除去脈象,尚有三綱,每綱分目各數十事,數十樣是必死的,數十樣是危險的,一望可知,了然明白。那四綱乃是色澤、呼吸、脈搏、規矩權衡……吾不先言脈而言病狀,使學者就可見之症象,以測病之深淺險夷,為法至便,為效至良,然吾之為此,乃為學者創造一種治脈學之工具,非為治脈學者闢速成之捷徑而設也。抑吾尤有說者,世人往往以脈學必須從師,而非筆述所能濟事為疑,豈知從師之下,還須實習,世俗所謂臨証,開方子耳,充其量,不過知其師習用之方而止,安能知所謂脈哉!至于畢業之後,挂牌應診,實際上乃是實習之時,此時而實習,實苦其不早,且表面為行醫,里面乃以病者供吾實習。若能于求學時代,先為人診脈,從種種不同病狀,以理會種種不同脈象,領悟自易……
                                         摘自《近代中醫流派經驗選集》—“先師惲鐵憔對中醫學的貢獻”一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