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首由經方+時方化裁的傳世名方

1.桂枝湯合玉屏風散

這個方,原方不要加減,治療營衛不和表虛證。如果氣虛比較明顯的,你就用桂枝湯合補中益氣湯。這個方子經常會用到,後來李東垣的清暑益氣湯都是在這個基礎上變出來的。所以這些方子我們務必要把它吃透,為什麼?因為現在這種生活節奏,各方面因素的影響,耗氣傷津的病人不少。特別是剛才我講到的,臨床上的失治誤治太多了。

我有兩個特別典型的病例,一個從春節開始病,到五一勞動節,另一個從五六月份病到國慶節。我們南方到了五一勞動節基本上穿襯衫啊,他還是羽絨服,戴帽子。我問你是怎麼了,他說我就是怕冷,吹了一點風,一身都是涼的。一看病人以前用過的方子,全是補藥,什麼都補了,就是沒有很好的透表。我就是用桂枝湯合玉屏風散,幾劑藥下去就把羽絨服脫掉了,一個禮拜後復診就穿襯衫了,這個都是因為前面“誤治失表”啊。

還有一個,國慶節就穿得很厚,戴個帽子,說從5、6月份感冒後一直沒好過,我也是開了桂枝湯,加了一點防風、葛根之類的藥,就開兩劑。第三天來復診,衣服帽子就脫了一大半,他說你這個藥真厲害、真管用。

所以我們治病,頭腦要清醒,別人該補的都補過了,輪到你開什麼藥呢,你也跟著補嗎?補肺、補血、補陰、補陽,都補了還補什麼?所以我們看病,一定要擦亮眼睛,把前面所有的治療過程很好的審視一遍,找出他以前為什麼沒有效,要走一條新路,這一點是非常重要的。

2.桂枝湯合二陳湯

這個方子也是臨床上很常用的,老慢支、肺氣腫,經常容易感冒,一感冒痰就多的不得了。《傷寒論》裡面有桂枝加厚朴杏子湯,化痰的作用不是很好,而桂枝湯合二陳湯效果很好。《傷寒論》裡面有些專功的方子和後世一些專功的方子,療效是肯定的、準確的。

比如說腎著湯治療腰痛,《金匱》裡面講的“腰重如帶五千錢”“腰中冷,如坐水中”,描述的非常準確,男女都可以用。我最近看了一個小姑娘,她講她的腰特怕冷,我就開了一個腎著湯,痛經,月經來時腰痛更甚,就合了一個當歸芍藥散,吃了五六劑藥腰就不痛了。桂枝湯合二陳湯,合二陳湯的目的是平喘,更重要的是化痰,因為是外感引動了宿病。

3.桂枝甘草湯加黨參、黃耆合瓜蔞薤白半夏湯

我最早治療冠心病就是用的這個方子,我第一個碩士研究生就是拿這個做的課題。治療冠心病、心絞痛有效,有氣虛的加黃耆、黨參,如果沒有氣虛的,就加瓜蔞、薤白、半夏,瓜蔞薤白湯、瓜蔞薤白半夏湯也行。另外,適當加一些橘絡、丹參,活血化瘀藥,或者是磁石、龍牡之類的都可以,這個很有臨床療效。

但要注意的是,有時候,炙甘草的量要比桂枝大一倍,期前收縮多的效果更好,加大炙甘草的用量。前面我講過,炙甘草湯不好用,為什麼,陰陽並補,如果有瘀熱,有內熱的不好用,桂枝甘草湯比較好,這個臨床上是可以兌現的。

4.芍藥甘草湯合四妙散加味

這個我前面講了,治療風濕相搏的痹證。據30多年臨床觀察,芍藥甘草湯合四妙散對於腰以下的疼痛療效很好,並且臨床中經常用到。比如腰椎間盤脫出、強直性脊椎炎、坐骨神經痛等。

有些同志會不太相信,為什麼呢?我們說過要“因人、因時、因地制宜”,在我們那個地區,濕熱都重,即便你是腰椎增生,還是要清濕熱。對於腰椎增生這個病來說,我可以介紹一下自己的經驗,就是如果濕熱清的差不多了,要大量吃六味地黃丸。

這就是中醫的道理,補腎,為什麼年紀大的就會有增生、骨質疏松呢?這個病主要特點是兩個腳跟痛,脊椎是督脈循行的地方,腳跟是腎經循行的地方,要吃六味地黃丸補腎,但是可能時間要比較長,因為腎虛不是一天、兩天可以補好的,個人認為一般要3個月。對腰椎增生也有用,但是要配合祛風、勝濕、養血的藥。如果風濕熱清得差不多了,就吃六味地黃丸。

大家要注意一點,該掃清外圍的時候,就要掃清外圍,然後該打碉堡的時候,就打碉堡,不要一張方子裡面火炮、子彈全部都去,打到哪裡去了?這樣的方子是不靈的。所以我們說“用藥如用兵”,小股土匪用什麼火炮?有個機關槍就夠了,就是這個意思。從上面這個例子可以看出時方和經方組合的一個優勢是能夠增強療效。

5.芍藥甘草湯合四金湯

四金是雞內金、鬱金、金錢草、海金沙。尿路系統的結石,我可以自信地說一句,有準確的療效,不但可以止痛,也可以化石。腎絞痛,芍藥的用量要大,20~50g都行,再加上幾味排石的藥。但是要說清楚,如果這個石頭還在腎盞裡面,好像效果要差一點,但是還是有效的。

另外對膽結石不理想,膽結石要用小柴胡湯、四逆散加減,急性發作可以用大柴胡湯。順便還要說明一下,凡是內臟平滑肌的痛,芍藥甘草湯的效果都不錯,子宮痛可以,闌尾炎痛也可以,當然治闌尾炎你要加些敗醬草、紅藤,這樣效果才比較好。

6.四逆散合良附丸

這個我不多說,這是治療胃脘痛的首選方。這兩個,一個良附丸,一個小陷胸湯,一寒一熱,效果很好,符合中醫的辨證,疏肝、理脾、健脾、和胃、行氣止痛。寒證用良附丸,若覺得不夠,還可以加厚朴、蘇梗;熱證用小陷胸湯,有療效的,而且療效准確。

7.柴胡二陳湯

慢性支氣管炎,素體虛弱,感受外邪,外有風寒表證,內有痰邪壅盛,用小柴胡湯合二陳湯,也可以加乾薑、細辛、五味子,實際上就是柴胡桂枝乾薑湯。有些方子我們是要摸透的,在什麼情況下用起來才好?比如說小青龍湯,臨床上該怎麼用?只一句肺有水飲是不行的,沒有那麼簡單,搞不好就拿不到臨床標准。

我告訴大家一個訣竅,用小青龍湯,他吐出的痰是稀薄夾水的,這種情況,小青龍湯療效確切,如果痰稠黏,就不能用,這就是臨床標准。所以在實踐中我們要細心地體會,去探究、思索才能有所得。

8.柴胡平胃散

就是小柴胡合平胃散。隨著我們的生活水平的提高,有一個很時髦的病,就是空調病。再加上平時飲食不節,尤其廣州人,會吃又能吃,脾胃多不足而生內濕。柴胡平胃散對夏季的時候,外有表證、內有脾濕,表現為腹瀉便溏,精神困頓等症狀的疾病很有效。當然有的時方也好,比如三仁湯、甘露消毒丹等。你不要看我是搞傷寒的,還是經常用時方的。

有一次我的學生就說我,老師你今天怎麼搞溫病了?一上午開了四五張甘露消毒丹。我有兩個病例,大概是三四月份,一個人因為盜汗找我看,我說盜汗是很正常的事,後來覺得不對頭,天天出汗就像是泡熱水澡,而且是以上半身為主,再看舌苔,噢!我不給你開補藥了,結果一張甘露消毒丹吃下去,大半年的盜汗,5劑藥就治好了,所以說甘露消毒丹這種方子不要輕視,是張好方子啊!

三仁湯也是,我那本《論傷寒》裡邊有個病例,三仁湯治陽痿,這位仁兄,大熱天發現陽痿了,他就拼命補,補陰補陽,鹿茸粉也用上了,一劑藥裡面加鹿茸粉,越補越不行,我說你補錯了!錯在哪裡啊?你虛在哪裡啊?肥頭大耳還虛呀?看看他舌苔厚的不得了,大便稀,腹脹、氣滯,就用三仁湯,一天比一天好。所以說用方要用的恰到好處,像這種“空調病”,用柴胡平胃散、小柴胡、甘露消毒丹、三仁湯都可以,而且價廉物美,療效準確。

9.柴胡溫膽湯

就是小柴胡合溫膽湯。這裡我先說一下溫膽湯,溫膽湯這張方子要重視,我們有句話“怪病多因痰作祟”,怪病從痰治,首先要想到溫膽湯。比如中風腦出血,這邊還流涎,語言謇澀,我絕對不會去用補陽還五湯,溫膽湯效果才好。帕金森氏症、癲癇、失眠、神經系統的問題,還有現在的自閉症,溫膽湯都有很好的療效。你可以根據不同的病人,加疏肝解鬱的藥,加健胃消食的藥,所以說溫膽湯這個方子要重視!不要小看這幾味不值錢的藥。

但是合上小柴胡以後又不一樣了,為什麼呢?可以用於表裡不和,肝膽不和,膽胃濕熱,痰熱互結,心悸、煩驚、煩躁、失眠、精神抑鬱、更年期等等,很多病都可以用這個方子加減治療,在臨床上很常用,也很有效。

這裡我順便說一點,我在這些雜方配伍裡面,小柴胡湯是不用生薑、大棗的,治外感病生薑、大棗不可少,如果用小柴胡湯治療感冒發燒,生薑、大棗不可少,這個道理是跟桂枝湯用生薑、大棗是一個道理,桂枝湯如果你不用薑棗,根本就不發汗,桂枝湯有兩味血分藥,桂枝入血分,芍藥也入血分,發汗主要是靠薑棗的,桂枝湯發的是什麼汗呢?

尤在涇講的相當得好“起正汗以去邪汗”,他發的汗是生理的汗啊,所以同志們要把書讀活,尤在涇這兩句話是經典,就是生理的汗出了,病理的汗就好了。在沒有服用桂枝湯以前的汗是病理的汗,服了桂枝湯以後的汗是生理的汗,一個人能正常生理出汗的話,那病人就好了。這樣的注家你就要去看,看了你還要領悟這個道理。

10.柴胡四物湯

就是小柴胡湯合四物湯。張仲景在《傷寒論》裡面有三條,“經水適來,經水適斷”用小柴胡湯。但女子以血為本,故可以根據情況,合四物湯補血。最近我看了一個病人,是外語教研室的老師,月經淋瀝不淨,差不多1個月了,月經就是不乾淨,有時候身上還有瘀血,我看她吃的藥都是涼血的藥,病人反映吃了藥就拉肚子,一吃藥身上就冰涼。這兩句話就夠了,還要辨什麼證?我馬上就給她改一種方法,用參耆四物與膠艾四物,合起來用,吃3劑,血就基本上止住了,精神也好了。所以辨證論治在中醫臨床中是至關重要的!

還要跟大家說,如果你開了三張方子,病人都沒有好轉的跡像,你就要好好想一想問題出在哪裡了,怎麼打了三靶都不中?你就不要在死胡同裡不出來了,如果你開的準確的話,一張方子就見效了。說實話,我到現在這個年紀,有時晚上做夢還在想這個病該怎麼看。為什麼合四物湯呢?嚴格地說《傷寒論》裡邊沒有一個補藥的方子。從實踐中來看,四物湯好,好在哪裡?既可以涼血也可以補血,如果用生地、赤芍、丹參的話,就變成涼血四物湯了,假若沒有熱的,可用當歸、熟地,熱像明顯的,你可加丹皮、知母,如果是近期感冒的話,不用四物湯也可以,酌情用一點也可以,這樣治法就完整了。

11.柴胡五苓散

就是小柴胡湯合五苓散。治療急性黃疸性肝炎,病機為肝膽脾胃濕熱,表現為脘腹脹滿,納差嘔噦,身目發黃,大便稀溏,小便短少,舌苔厚膩,脈緩弦等。此方加茵陳,臨床療效是准確的。但是我們中醫醫生經常會碰到這個問題,患者轉氨酶指數不到800、1000,他不找你,要去找一點什麼甘利欣之類的西藥去壓一下。當然如果病人的家屬密切地配合,西醫適當地用一些護肝的藥,我是不反對的。但是你不要一看到就用這些藥,這樣就很難治了。可以這樣說,如果我們辨證用藥準確,轉氨酶、黃疸指數都是可以降下來的,沒有治過我就不敢這樣說,這個病中醫藥在臨床上療效還是很顯著的。

所以經方運用的一些關鍵問題值得我們去摸索,尤其是在實踐中要深入摸索,領會《傷寒論》的條文,我們中醫不是講要有悟性嗎?對《傷寒論》中的綱領性條文,辨病機、辨主症、鑒別診斷的這些條文,大家要讀得滾瓜爛熟才行。有些條文我們傷寒注家講要在“無字中求字,無方中作方”,就是告訴我們這個學習方法。《傷寒論》的有些東西是非常微妙的,而且非常現實,需要我們用心去體會探索,只要大家能堅持在學中用、在用中學,臨床上能堅持“非經方不用”,有這麼一番工夫,必將會登仲景之堂,成為新一代仲景傳人是可望而又可及的!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名師經方講錄》,主編/李賽美。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