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仲景當歸劑的證治特點

當歸

張仲景以當歸命名的方劑見於《金匱要略》中,計有赤小豆當歸散、當歸生薑羊肉湯、當歸芍藥散、當歸貝母苦參丸、當歸散和內補當歸建中湯;見於《傷寒論》中的只有當歸四逆湯一方。以上七張方子,從不同的病機、證候角度論述了當歸這味藥的治療理論,明確了與當歸相配伍的各藥關系與特點,為後世醫家運用當歸及當歸劑治療各種疾病開辟了先河。

(1)赤小豆當歸散

【原文】病者脈數,無熱微煩,默默但欲臥,汗出。初得之三四日,目赤如鳩眼,七八日,目四眥黑;若能食者,膿已成也。赤小豆當歸散主之。《金匱要略·百合狐惑陰陽毒病》

赤小豆三升(浸令芽出,曝干)當歸三兩

上二味,杵為散,漿水服方寸匕,日三服。

此方治療下焦濕熱傷及陰血,以致前陰或肛門腐蝕潰爛,張仲景稱之為“狐病”。如果毒熱腐血而成膿,除前後陰潰爛或腫痛外,並見汗出,心煩,默默但欲臥,脈數,目赤如鳩眼,至七八日兩目四眥皆黑,說明潰膿已成。本方能清利濕熱,解毒排膿,化瘀生新。用赤小豆生芽之義,是取其生氣最銳而能助肝膽之氣以逐瘀血而消膿腫;借當歸辛溫而潤,排膿止痛,和血補血以盡其功。

王好古曾說:“當歸入手少陰以其心生血也,入足太陰以其脾裹血也,入足厥陰以其肝藏血也。”當歸味辛而有香氣,不僅擅治各種血病,還能理氣解紛。凡氣血昏亂所致病變,服之即定,故名當歸。烏梅丸、當歸四逆湯皆見於《傷寒論·厥陰病篇》,兩方皆有當歸,一治蛔厥,一治血虛受寒,手足厥逆。所以皆用當歸者,因當歸味甘性潤,且有芬芳醒脾理氣之功,既能補肝血以緩肝急,又能和肝氣而利疏泄,況且補血而不呆滯,理氣而不耗散,實為肝經氣血兼治之良藥。

(2)當歸生薑羊肉湯

【原文】寒疝,腹中痛及脅痛裡急者,當歸生薑羊肉湯主之。《金匱要略·腹滿寒疝宿食病》

當歸三兩 生薑五兩 羊肉一斤

上三味,以水八升,煮取一升,溫服七合,日三服。

【原文】產後腹中疞痛,當歸生薑羊肉湯主之。並主腹中寒疝,虛勞不足。《金匱要略·婦人產後病》

本方主治厥陰血虛寒疝,少腹疼痛,及脅痛裡急;或兼見頭暈目眩,面色晄白,脈澀細弦沉,舌質淡嫩苔白。以及婦女產後,經期失血過多而發生寒氣腹痛與虛勞不足等病。若寒多者,倍用生薑;若痛甚而嘔者,加陳皮二兩,白朮一兩。

厥陰血虛受寒,有在經與在臟之分,在裡與在外之別。當歸四逆湯證為經脈受寒,屬厥陰經表病變。當歸生薑羊肉湯證為經、臟皆寒,厥陰肝血虛、寒氣收引的病變。當歸味厚,補血養肝為勝;生薑味辛而散寒,健胃有功;《內經》說:“精不足者,補之以味。”所以重用羊肉有情之品直補其血,自然優於草木之品,羊肉選用赤肉剔去白脂,切成小塊,慢火久熬,汁稠味濃,不加調料。肝開竅於目,目得血而能視,血虛嚴重者,臨床每見頭目眩暈,視物不清等證,服藥後頓覺頭清眼亮,說明已經見效。

(3)當歸芍藥散

【原文】婦人懷娠腹中疞痛,當歸芍藥散主之。《金匱要略·婦人妊娠病》

當歸三兩 芍藥一斤 茯苓四兩 白朮四兩 澤瀉半斤 芎䓖半斤

上六味,杵為散。取方寸匕,酒和,日三服。

【原文】婦人腹中諸疾痛,當歸芍藥散主之。《金匱要略·婦人雜病》

本方治療肝血不和,血不養肝所引起腹中疼痛的病變。肝以血為體,血不養肝則肝氣橫逆,血脈為之絀急拘緊,少腹疼痛,月事失調;肝氣犯脾,影響脾的運濕化津作用,以致帶下淋漓,小便不利,足脛浮腫,腰腹沉重,頭目眩暈等證。

本方用當歸補血柔肝,配芍藥平肝解痙以緩拘急,芎䓖芳香而竄,為血中之氣藥,解鬱疏肝以行血氣;白朮培土以勝濕,茯苓、澤瀉淡滲以利濕,使脾土健運,以灌四旁,則少腹疼痛與經帶之病必然迎刃而解。本方養血平肝,崇土運濕。深得婦科之要妙,對不孕證也往往有效。如果虛熱上擾而見心煩頭暈或頭疼者,加白薇;帶下多而尿黃有臭味者,加滑石、薏米、椿皮、龍膽草等藥;午後發熱,經行不暢,色紫有塊者,加丹皮、茜草等藥。

(4)當歸貝母苦參丸

【原文】妊娠小便難,飲食如故,當歸貝母苦參丸主之。《金匱要略·婦人妊娠病》

當歸四兩 貝母四兩 苦參四兩

上三味,末之,煉蜜丸如小豆大,飲服三丸,加至十丸。

此方治療婦女妊娠血虛而又濕熱相結,小便困難,或續發水腫(子腫)。血虛則肝氣不和,濕熱相結於下則小便不利。此證如單用利水滲濕之法則更傷其陰,胎無血養則墮;如單純補血滋陰則能更助濕邪而使道閉塞不通,水腫更甚。此證多見虛熱之像,小便不利,尿色發黃,或大便秘結。用當歸補血疏肝以養胎氣,貝母開利肺氣以行治節,苦參清利濕熱則小便自通。服丸漸加,為妊娠立法,以示謹慎。

(5)當歸散

【原文】婦人妊娠,宜常服當歸散主之。《金匱要略·婦人妊娠病》

當歸一斤 黃芩一斤 芍藥一斤 芎䓖一斤 白朮半斤

上五味,杵為散,酒飲服方寸匕,日再服。

妊娠主要靠血液養胎,血室系於肝,統於脾,滋灌於衝任,所以用當歸、芍藥、芎䓖補養肝血為先;白朮健脾資化水谷精微而攝固衝任之脈;大凡妊娠有身則易生內熱,而耗血陰,所以用黃芩清熱以堅陰。

(6)內補當歸建中湯(載於《千金要方》)

當歸四兩 桂枝三兩 芍藥六兩 生薑三兩 甘草二兩 大棗十二枚

上六味,以水一鬥,煮取三升,分溫三服,一日令盡。若大虛,加飴糖六兩,湯成納之,於火上暖令飴消。若去血過多,崩傷內衄不止,加地黃六兩,阿膠二兩,合八味,湯成納阿膠。

根據記載,本方主治婦女產後虛羸不足,腹中刺痛不已,呼吸少氣,或苦少腹中急,掣痛引腰背,不能飲食。產後失血,血不養肝則肝急,肝氣急則橫逆,而使脾氣不和。脾主大腹,所以出現腹中急痛,以及虛羸不足之像。小建中湯本身即具有建中緩急,調和肝脾的作用,加當歸又補其陰血,血足則肝柔,而脾健氣運,諸證必然迎刃而解。

(7)當歸四逆湯

【原文】手足厥寒,脈細欲絕者,當歸四逆湯主之。《傷寒論·厥陰病》

當歸三兩 桂枝三兩 芍藥三兩 細辛三兩 甘草二兩 通草二兩 大棗二十五枚

上七味,以水八升,煮取三升,去滓,溫服一升,日三服。

本方為厥陰經血虛受寒而設。用當歸滋養血脈,細辛開痹氣,通草行經絡,多用大棗緩急生津以防止細辛耗液傷津,桂枝、芍藥、甘草滋陰和陽,調和營衛。運用本方時一定要以脈細,舌質淡嫩,苔薄白為標准,臨床有以下幾點,務須記清:

①手足厥冷,脈細欲絕;
②周身疼痛,脈細而弦,用一般治痹方法無效時;
③兩側少腹疼痛,脈弦細而遲緩,則加生薑、吳茱萸;
④腰痛,脈細而小便反利,其疼痛特點是日輕夜重;
⑤頭痛,脈細,口淡不和;
⑥疝氣腹痛,少腹拘急,脈弦細,加生薑、吳茱萸、小茴香;
⑦凍瘡,手腳腫痛不消,至冬季遇寒則發。

(8)小結

綜觀以上七方,可以得出這樣一個結論。當歸赤小豆散有祛瘀生新,排膿解毒,消腫止痛的作用,其中當歸以祛瘀生新為主;當歸芍藥散能調經理痛止帶,其中當歸以補血養肝為主;當歸四逆湯治厥陰血虛感受寒邪,當歸以養血溫寒為主;當歸生薑羊肉湯治厥陰經臟皆寒,脅腹急痛,其中當歸以溫養肝血為主。至於當歸散治妊娠胎不安,當歸貝母苦參丸治妊娠小便難,內補當歸建中湯治產後失血腹痛,其中的當歸有調經,安胎,止痛,緩急與理氣之功。由此看來,當歸為補血、生新、祛瘀、養胎、調經之品,能使肝、心、脾三臟皆受血液的榮養,而促使血氣從紊亂局面恢復正常。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現代著名老中醫名著重刊叢書 經方臨證指南》,作者/劉渡舟。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