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煌:如何活用柴胡劑

剛接到演講通知的時候,我在想講什麼好呢?本來想說麻黃、細辛,我干脆講調和法,講柴胡、芍藥,這些東西,可能沒有像李老先生那樣夠刺激,但是這個臨床用得不少,臨床上大症、重症有,但臨床上這些小病、小調,我想我們這些後輩、初學者應該從這些比較平淡的方子著手,這些也是張仲景的。

首先,講講柴胡,先認識柴胡證。柴胡證是什麼?關鍵是八個字“往來寒熱、胸脅苦滿”,很多人認為藥證是一個症狀,認為是對症用藥,其實這是誤解,“往來寒熱、胸脅苦滿”可以說是一個綜合征、一個症候群,“往來寒熱”這個症候群,是張仲景發現的一種疾病,不同於我們現代所說的,而是傳統的一種疾病。這個“往來寒熱”,可以出現在很多細菌、病毒的感染性疾病;精神神經系統疾病可以出現“往來寒熱”;免疫系統疾病有時也可以表現“往來寒熱”,包括女性的月經病等。

那麼,這“往來寒熱”講的是什麼意思呢?在《黃帝內經》中已詳細作了說明,這裡我就不詳講了,它有三個意思:“往來寒熱”首先,指患者發冷發熱持續比較長的時間;這強調的是比較長的時間。這種發冷發熱,多指體溫不正常;許多發熱性疾病,尤其是不明原因的發熱持續多日者,不一定是弛張熱、瘧疾發熱,而我們可以看作是往來寒熱。第二,指患者的自我感覺。因為張仲景時代是沒有體溫計的,不要認為《傷寒論》的發熱就一定是37.5°以上,所以很多時候是一種自我感覺、患者的自我感覺,即一種寒熱交替感,往往患者有很多的描述,我們進行臨床要善於歸納。當然,有人忽而惡風怕冷、肌膚粟起、忽而身熱而煩、出汗、要脫衣服,這是一種寒熱;也有人四肢冰冷,但心胸煩熱,就像現代很多女性冬天也穿著特別短的裙子,但手是冰冷、胸口是熱的,這也是一種寒熱往來;再有表現為上部熱而下部寒,大多數人以為這是陽虛,大量進補,其實是柴胡證、神經症,有的人冬天來看病,下面穿著羊毛褲,上面穿著短袖,他感覺上面熱、下面冷,這是一種神經症,是不是陽虛證?其實他並不一定是,故可以用點柴胡劑調和就行了;也有人半邊身體熱、半邊身體涼,這都是一種往來寒熱。往來寒熱有另外的第三個體征,是一種過敏狀態,往來寒熱首先是對溫度變化的敏感,怕吹空調、但熱一點也難受,所以現在有很多的人怕風、怕空調、怕電風扇,我認為是柴胡證,而不一定是完全是陽虛;除了溫度以外,還有對濕度的過敏,有些人濕度大了以後就不舒服;有的人對氣壓敏感,有很多支氣管哮喘患者,當天氣一變化,他就胸悶難受;有很多對光照也過敏,像林彪,他的房間需要很厚的窗簾,其實他是柴胡證,他也比較敏感;還有對氣候的敏感,很多人不希望冬天,一到冬天,就要到三亞去居住、生活;還有對環境的敏感,很多人就不敢到超市裡面去,他一看大超市人多就頭暈,也有很多人坐車敏感,他坐大巴就沒問題,坐小車就感覺不適,因為小車的環境比較狹悶,這也是一種環境的敏感;還有音響敏感、對氣味的敏感,如有些人聞到某一氣味就不行了,或總覺得聞到其他人身上一股味道;所以對這些,包括性味上的敏感,我們也可以看作是往來寒熱。當然,一些對花粉、螨蟲過敏等等,我們都可以看作是往來寒熱,從而把這四個字充分地演繹、大大地擴展。

從“往來寒熱”裡提取“往來”兩個字,其實也大有講究的。“往來”有三種情況:第一,指疾病呈遷延性,病程慢性化。張仲景用小柴胡湯用的最多,為什麼?因為這種病見到的也最多,所以臨床上許多遷延不愈的疾,像病毒感染性疾病、精神神經系統性疾病、免疫系統疾病、女性月經病等不容易好的、很不容易治愈的,都是一種往來特征的疾病,這些不易好的、不易治愈的疾病怎麼辦呢?用柴胡,我感覺比較安全、可靠。當然,李老的扶陽治法有著良效,中醫是經驗學,我今天是講我自己的經驗。“往來”的第二種意思,是指有節律性;凡是有節律性的東西,我們可以看成是往來寒熱。這個節律,有日節律的一天半天,有的人一到九點鐘就心慌、或者每天晚上失眠,這是很麻煩的一件事情,所以有很多用柴胡類方來治療失眠;有周節律,就像我們往往城市裡的星期一綜合征,一到星期一就不舒服,特別是小孩子,星期一一爬起來就頭痛、甚至嘔吐,他害怕上學,一爬起來心情就緊張,這是周一綜合征;女同志最明顯就有月節律,一到月經來潮前就情緒不穩定、波動大,乳房發脹,或者腹瀉、頭痛,這個時候,我們的柴胡類方,比如說四逆散、逍遙散;那麼還有一些表現為季節性,每年春秋天發作,如過敏性疾病,所以說這種過敏性鼻炎、花粉症、哮喘,我們可以看作是往來寒熱,也可以用柴胡劑。“往來”第三個情況,是指沒有明顯的節律,時發時止,不可捉摸,比如癲癇,突然一聲大叫後發作,但不知道什麼時候再發,有的是3、5天來一次,有的是3、5月也不一定,以及一些過敏性疾病等。日本漢方根據這個“休作有時”的發病特點,所以用柴胡桂枝湯、柴胡龍骨牡蠣湯治療癲癇,有效。所以我們把一些時好時壞的精神神經病也是用柴胡方。所以這個“往來”兩字也是大有文章的。

“胸脅苦滿”,是一種自覺症狀,也是一種他覺症狀。兩者共同構成柴胡證,成為柴胡證的重要組成部分。這個“胸脅苦滿”我們中國歷來把它看作是自覺症狀,自覺的胸膈間的氣塞滿悶感和脅肋下的氣脹填滿感,這個對於病人來講,他往往不知道是“胸脅苦滿”,這是古語,患者常常以“胸悶胸痛”“無法呼吸”“想要深呼吸”“腹脹”“心裡不舒服”等表述,或者深深舒一口氣,甚至有的說話不多等等,這些都是一種“胸脅苦滿”的自我感覺,這點我們醫生善於歸納;當然,也有延伸為伴有上腹部不適感、腹脹、噯氣等就是胸脅苦滿,對於我們來說就是他覺;這是張仲景用大柴胡湯的一個指征,張仲景是要腹診,只是現在加上了脈診,“心下不安、脹滿痛”的大柴胡證他是要摸的;這個要求在使用大柴胡湯的時候,要經常摸摸肚子,這是非常簡單的。我來舉個例子,一般病人坐下,醫生用指尖沿肋骨弓的下端向胸腔內按壓,假如醫生指端有抵抗感、不舒服感、很硬的,患者也有種脹痛不適感;還有一種捏診,用手把肋部的皮膚捏起來,捏起來後發現皮膚比較緊,或者皮下有摩擦感或者有條索樣的感覺,這個人認為是屬於“胸脅苦滿”。日本漢方是很注重腹診的,所以說是值得我們去學習的,而不是說這是日本的東西,在醫學上,我們不講民族觀念。

另外,胸脅的腫塊可以歸屬於“胸脅苦滿”,如乳房的腫痛、乳房的積塊、乳頭的分泌物,這些都是分泌失調的表現;再比如說腋下的淋巴結腫大,也是“胸脅苦滿”的表現,也是柴胡湯的使用指征。那麼我把頭、肩頸部、胸脅部、軀體的側面、腹股溝等這些部位稱為“柴胡帶”,就是說這些部位出現的腫塊、疼痛,我們都可以考慮用柴胡湯來解決,比如說嘔吐、耳聾、肩頸部的酸痛,現在有很多的白領出現頸椎病的時候,很多時候就是用小柴胡劑方、小柴胡桂枝湯、小柴胡干姜湯等等;還有一些甲狀腺疾病,我基本上是用小柴胡湯,所以這個我稱之為“柴胡帶”,在臨床上可以考慮使用柴胡類方。

“胸脅苦滿”還指一種精神狀態,即患者的心理處在一種抑郁痛苦的狀態。張仲景治療情志病、講六經辯證,關注病人的性情、大腦的狀態,如桂枝湯“心下衝胸”、少陰病的“但欲寐”、白虎湯的“煩、渴”,這些都是精神狀態(的異常)。“胸脅苦滿”也表現為一種幻覺,是痛的,所以“苦滿”的“苦”是一種惆悵感,所以說這種抑郁狀態表現為情緒低落、神情漠然,可以表現為食欲不振,也可以表現煩躁、惡心、口干口苦、咽喉異物感等,有的患者還有睡眠障礙、疑病心理等。所以“胸脅苦滿”症狀特別多,可以從這些方面進行理解。

然而,小柴胡證的“或然證”非常多,這個或什麼、或什麼所說的就是“或然證”。小柴胡證的“或然證”是“或胸中煩而不嘔,或渴,或腹中痛,或脅下痞硬,或心下悸,或小便不利,或不渴、身有微熱,或咳”,很多的“或然證”,包括下面的四逆散證“或咳,或悸,或小便不利,或腹中痛,或泄利下重”等。這提示什麼東西呢?這提示了柴胡證的覆蓋面很寬,提示其所主治是一個系統,一種、一大類疾病,咳可能是指呼吸系統、心下悸是循環系統、腹中痛是消化系統,“或然證”越多,這個方子覆蓋面越寬。所以說柴胡證不僅僅是一個症狀,也不是一種疾病,而是一種體質狀態,一種涉及免疫系統、肝膽消化系統、淋巴系統、精神神經系統的病理性體質。我敢說一句,柴胡用藥是中醫非常有魅力的用藥,我 98年的時候作了一個調查,全國名中醫最善於使用的藥物、最喜歡用的藥物,第一位是黃芪,第二位是大黃,第三位是柴胡。所以我引申了一個“柴胡體質”,給人的關注非常重要。我們知道中西醫最大的區別,西醫是治病,中醫是治病的人;治病的人,所以說“望聞問切”是干什麼的,“望聞問切”看到的是人,首先望到的是精、有活性的人,所謂人是具有社會屬性的,是一種高級動物,這是我們中醫非常重要的,所以每個經典的方子都應該有對應的人的體質,當然要細分,我這裡只是粗分。我認為:柴胡體質,是適用大劑量柴胡制劑或者長期適用柴胡類方的人,體質辨病以後,不僅療效好,而且安全,在這份報告上專門提到體質學說的好處,第一安全、第二有效、第三簡便、第四廉價,安全尤其被關注。

柴胡體質,在我們江蘇、南京一帶是非常多的,尤其在女性,這種體質中等或偏瘦,營養情況良好;但是神情抑郁,不是指表情豐富、眉飛色舞、表情多變,而是像貼了一張紙、抹了一層漿糊似的,神情淡漠,然後主訴以自覺症狀為多,很多自我評價差,這是國內的一種狀況;對外界環境適應性差,如怕冷、對空調敏感、對氣溫季節變化反應敏感、情緒波動較大,多以知識分子為主,因為他們情緒敏感,而且他們食欲、性欲易受情緒的影響。還有很多的女生,因為吵架了,馬上覺也不睡了,早餐、午飯也不吃了,等到男朋友來解和,馬上胃口大開,這食欲與情緒相關。這些人還有一點容易生毛病,而且現在的診斷、體檢為我們的看病診斷提供了很大的證據,我不反對。我發現大部分的這類人易患疾病:大多為急性疾病的遷延期或慢性病,柴胡體質的人會常有此類疾病,如肝膽病、膽結石、慢性肝病、結核病、循環系統疾病(低血壓)、自身免疫性疾病(我發現有很多是這樣的)、過敏性疾病、病毒性疾病(也很多,很喜歡找上這類人)、精神病、抑郁症、神經症、甲狀腺疾病、乳房疾病、內分泌疾病、耳鼻喉與眼睛疾病,這些疾病常發生在此類病人中,我們可以看到的,甚至有些病人,本身沒有看到這些疾病,但從他們的家族史往往存在此類疾病。另外,這些人在什麼情況容易出問題呢?常在極度驚恐或長期精神抑郁、疲勞、受涼、經期感冒等等情況下引發此類疾病。這是我們柴胡體質的特點。

還有,柴胡體質的一個特點,通過觸摸。柴胡體質以胸脅部以及肩頸症狀較多,或胸悶痛,上腹部或兩肋下按之有抵抗感、不適感、或壓痛或反應性肌緊張,我們經常手按的時候會發覺比較硬,肩頸部痛、肌肉痙攣等;四肢多冷,女性月經周期不准,周期先後不定期,經前多見精神不穩定、乳房脹痛結塊等;容易腹痛腹瀉,容易全身疼痛,容易乳房疾病或甲狀腺增生等等。

柴胡體質辨病以後,我們可用柴胡類方,這是一個大家族,臨床上用柴胡的機會非常多,那麼,給大家介紹一下幾條方子。

首先,是小柴胡湯。小柴胡方,千古良方,是張仲景的一張常用方,也是他的皇牌。麻黃、附子、柴胡、黃芩也是他的皇牌。《傷寒論》的113條方,小柴胡湯是和法的代表方,是疾病處於遷延期或者慢性期的一種有效方,既不能下又不能汗,怎麼辦,只能和,故用得也多,而且它的加減也多,說明它治療疾病的不同。那麼,看這張方:柴胡10-20g、黃芩5-15g、姜制半夏5-15g、黨參10g、生甘草5-15g、生姜15g或干姜5g、紅棗20g,教科書上教:柴胡用半斤,一兩等於3克,柴胡八兩即24克,但因為超過15克,藥房給你退回,還有一兩等於15g,那麼八兩是多大的量,這是有著巨大的反差,也是令人苦惱的事情。現在像我當老師,給學生講課的時候講什麼好?那是沒辦法的,法律不允許我們使用這麼大量的用藥,一旦出現法律的風險,臨床就打翻了,所以我在臨床上的特點,一兩按照5g來用,我的經驗是柴胡不少於10g,更多是15、20g以上,給學生推薦用。

柴胡方證是指:往來寒熱,胸脅苦滿為主證,心煩喜嘔、或嘔吐、口苦、默默不欲飲食。為什麼呢?這小柴胡湯裡面有半夏、黃芩、人參、干姜。關鍵是主治什麼疾病,現在我的研究主要是在三個點上的關系,我研究方—病—人,如在臨床上小柴胡湯主治什麼的人、什麼的病,然後再研究這些人容易生什麼樣的疾病、這些疾病容易發生在什麼人的身上,就研究方病人這三者的關系,我感覺這比較簡單、理解,比起很多四個字的病機來講,相對來說,這個容易掌握、上手。現在我們年輕人進來(中醫)以後,不容易對中醫產生熱愛,給他們講很多反而產生厭惡,像我講經方,我不太愛講大道理,我講經方,我最開始講痤瘡,這是大學生非常關注的,然後講用什麼方,桂枝茯苓丸,學生會感到奇怪,為什麼用桂枝茯苓丸,這就要講究體質。小柴胡湯治療什麼,我就把現代人的疾病運用到裡面,這樣的話就比較容易掌握,所以我在研究文獻的整理歸納,像小柴胡湯、大柴胡湯治療的疾病要有一個譜,總之,這八個字是小柴胡湯的經典指征。當時張仲景就抓住這個體征的。最近,我從英國網上發布了這個短信看病,因為英國跟我們時差是八個小時,我打開手機,原來是我們機關的一個小弟,他的太太發燒了,一個星期才退,而且每個月都會發燒,我就問是不是月經期,她說月經期剛過,我根據我的經驗得出經期感冒用小柴胡湯,女性的經期感冒用什麼好?就是小柴胡湯,但是要加減,《傷寒論》小柴胡湯本身是需要加減的,可以去人參,可以去半夏、可以去黃芩,唯獨兩樣不可以去,一個是甘草,一個是柴胡,那麼根據這個,這個病毒性感冒高燒的,這裡有一個小方,黃芩、甘草、柴胡、連翹,這個小方子是有效的,但是要連續多次服用、汗出而止,剩下的可以不服。但是柴胡的量一定要大,我自己介紹的柴胡常用量是15-20g,但我給這個小弟開的方是柴胡40g、甘草10g、連翹60g、黃芩20g,李可先生的方確實有效,但是量不大不行,每天四次、三小時一回,吃兩次燒退,再過八個小時我問有沒有發燒,他說沒有了。所以,這個小方就是有效。

慢性肝炎方面,患者常年累月地想著轉陰,我不知道轉陰不轉陰,我會用中藥幫你調理,可以配用五苓散、當歸芍藥散,但是這裡面柴胡劑量要小、黃芩劑量也要小,小劑量,黃芩5g,但是也要注意關注肝功能,日本曾出現過導致肝功能損壞。

淋巴系統疾病,小柴胡湯原來是治療少陽病,而現在淋巴系統的疾病都可以考慮小柴胡湯來治療,像淋巴結大、淋巴結炎、淋巴結核、腫瘤的淋巴結轉移、慢性淋巴細胞白血病、惡性淋巴瘤等也用小柴胡湯。因為腫大都在腋下、頜下、腹股溝都在我所說的“柴胡帶”上,如果淋巴結腫大,我多加用連翹,因為連翹可治淋巴結腫大,加牡蠣,牡蠣是瘡家治療用藥,因為在外科感染以後,常有淋巴結腫大,實際上確實大量連翹治療淋巴結腫大,療效是可以的。如果是扁桃體膿腫,扁桃體炎,按照日本漢方的經驗,加入桔梗、石膏,同時這也是胡希恕先生的經驗,他對日本漢方很有研究,現在淋巴細胞疾病都見於慢性淋巴細胞性白血病,我治療其大多使用小柴胡湯加五苓散的,治療都比較穩定,這是柴苓湯。

這是一個患有奇怪疾病的患者,肺淋巴管肌瘤病,當時咳嗽有氣喘,此患者有腸易激綜合征和乳房小葉增生病史,腹部按壓有抵觸感、壓痛,這是一個柴胡體質,當時在2006年看病的時候還出現右側胸腔積液、盆腔積液,左側卵巢小囊腫,腹部CT發現腎臟基質瘤;但是這個狀態還好的,我就用小柴胡湯合四逆散合半夏厚朴湯加減,是比較平淡的方,想不到平淡之方療效挺不錯的,首先,病人的感覺明顯好轉了,生命在於感覺,中藥若一聞到想嘔吐、這是用藥不對的,藥要舒服才行,這個病人吃了很舒服,兩個月咳嗽消失、胸部舒適,腹水的症狀疼痛感也消失了,到現在這個患者仍在看我的門診、基本方不變、守方而細水長流。這個疏肝理氣、健脾利水,我沒有用西藥半片,對西藥的用藥指征也不太熟悉,我還是用經方來治療。

甲狀腺疾病,這個碘鹽的問題,國家的人們已經不缺碘,這個問題不存在,但是甲亢的問題比較多,是一個事實。甲狀腺疾病用小柴胡湯有效,若有多汗、口渴等症,可配合白虎湯,這個小柴胡湯治療甲亢確實有效;橋本氏病可以用小柴胡湯合當歸芍藥散,或合用五苓散。像這些免疫性疾病,小柴胡湯合當歸芍藥散是調節免疫的方藥,是好方;有些人用了他巴唑以後出現肝損害,也是用小柴胡湯加白術。

類風濕性關節炎、強直性脊柱炎、干燥綜合征,這些膠原性疾病,反反復復,大多對氣壓溫度的變化敏感,遇到冷則關節腫痛,晨僵比較明顯的,這可以看作是“往來寒熱”,可以用小柴胡湯加白芍,溫溫和和的,效果可;我治類風濕性關節炎用小柴胡湯效果也是非常好的,這個小柴胡湯是增強免疫調節的,加上白芍,效果更好,還有干燥綜合征、強直性脊柱炎等我也用小柴胡湯,當咽喉紅、舌紅的,我就小柴胡湯加上梔子厚朴湯。這是要清熱,但也要和法。

過敏性疾病,小柴胡湯,如過敏性皮炎、蕁麻疹、異位性皮炎、過敏性鼻炎、支氣管哮喘等,也具有往來寒熱的特性,可以使用小柴胡湯,如癢的話,加荊芥、防風;出汗加石膏,咳喘加五味子、厚朴等。但徹底根治我不敢說,但是可以控制。

支氣管炎,小柴胡湯治療支氣管炎,可以按照張仲景小柴胡湯加減的一個經驗,他有一個經驗就是加五味子、干姜,我有個病人,這人秋季感冒以後,用抗生素後效果不明顯,咳嗽、咯白痰,用的就是小柴胡湯加五味子、干姜,這是張仲景的經驗,服用抗菌素無效,也可以用小柴胡加半夏厚朴湯,“柴樸湯”效果很靈的;用小柴胡湯加梔子、黃柏、黃連、大黃,這個我還在摸索中治療“彌漫性泛細支氣管炎”,梔子百合湯與三黃瀉心湯來用,合用小柴胡湯後以後痰減少、很舒服。

小柴胡湯,千古良方,我們不能僅僅只是把它看作是一個治療感冒的方,這有點委屈了小柴胡湯,現在日本出了小柴胡事件以後,不敢配用小柴胡湯,只敢是補中益氣湯,在這裡陳述一下,小柴胡湯這是千古良方,怎麼能不用呢?

大柴胡湯,也是古代良方,是瀉下劑,它用於什麼呢?當時張仲景用來治療傷食、食傷,我一直強調張仲景當時可能治療了很多軍人,為什麼呢?因為漢代,軍閥混亂,那個時候是戰亂最多的時期,名醫作為社會的優良資源,當然要治療軍人,張仲景《傷寒論》、《金匱要略》我把它看作是治療軍人疾病的書籍,柴胡牡蠣桂枝湯治療軍人煩心、失眠;桂枝湯軍人用來抗疲勞的,大柴胡湯是慶功宴之後,將軍夜裡肚子痛得哇哇亂叫,並“此心下不安,按之滿痛,此為實也”,怎麼辦,當下之,服用大柴胡湯後,舌苔黃膩好轉,食積退去,腹中不痛也,中國的東西非常簡單。大柴胡湯是很多種功效的良方,解痙、止痛、通便、降脂、降壓、消炎等等,用起來是非常的簡單,關鍵在於“此心下不安,按之滿痛”也,這一定需要摸,但嚴重的話就不需要按。中西醫結合在文化大革命中搞得非常多,其中最好的要數是大柴胡湯經證,張仲景的關鍵處方,這個方證大家一定要搞清楚指征,然後還有許多的或然證,因為大柴胡湯適用面也非常寬,很多疾病都能用。或者發燒、或者便秘、或腹瀉,這裡不要以為大柴胡湯,只是適用於便秘,腹瀉也是能用的。“瀉下則安”,這個很有意思,很多拉肚子一直拉,都不好(轉),一摸肚子痛的,大黃的指征不一定是大便干結,使用大黃的是痛、硬,所以只要是痛,就可以使用大柴胡湯。或者黃疸、胰腺疾病,膽囊炎,或者頭痛、高血壓的患者,或者支氣管哮喘的患者,像這都是或然證,不是一個症狀,而是一個系統,還有舌苔黃燥、脈滑數的問題。

哪些疾病可以用,我們還要講病症,這個病症很重要的,我們不能忽略。現代診斷對我們安全正確使用經方至關重要,我們還有研究,比如對中國經方論壇的研究,其與日本經方研究的距離就在現代醫學上,人家也很清楚、發現了某個疾病與某張方的關聯,就是一個發明、一個創作,這做得比較好的是大塚敬節,他對古代與現代的漢方作出了很大的貢獻,可惜他的書很多遺失,現存的其中一本《湯本求真》,是很有建設的著作。胡希恕先生是怎麼開悟的呢?他看了這本書才醒過來了,成了我們出名的專家;岳美中先生也看了,他很聰明、他也不多講,牽涉了中日的民族感情。中國的拿來主義,在於劑量,我在日本呆了六個月,我看到東洋學派是怎麼學的?我感到我們中國跟它有很大的差距,日本以前就只有西醫,沒有中醫的課程,可講不講的;但是現代日本教育人,規定醫學生畢業要掌握漢方制劑法,那這樣,所有的醫學院校都要開設漢方課,有的叫東洋醫學課,有的叫漢方和漢藥課;現在各個醫學院校都有講中醫的老師、教授一大堆,而且他們也講授經方,他們經方是一張一張方子地講授的,如大柴胡湯,先把數據錄進去,然後歸納好。日本的清英大學和我們的北京中醫藥大學的中醫課程,中醫生的畢業比例分析發現,日本院校中醫課程與西醫課程的比例很少、一點點,但是畢業的很多中醫學生,大多都能用於臨床,而我們中國中醫院校的學生學的中醫是不少了,但是畢業以後很少真正從事中醫的,這是什麼原因呢?

好,再次回歸到大柴胡湯這裡,膽囊炎、膽石症、膽蛔蟲,它是一個傳統的抑膽藥。那麼膽石症發作期很有效,那靜止期能不能用?只有腹下按壓有抵抗感可以用,我的經驗,有的老師喜歡用大柴胡湯加石膏來排石,還有一點,病人吃藥前先吃油煎雞蛋,然後氣通,再用大柴胡湯,陽胃燥熱證就是這種,這是很值得我們研究的一個證,現在我們這有用附子,也是出現這個證再用藥的,所以大柴胡湯不是用於膽石症,而是用於“心下按之滿痛”的證型,這是非常的重要的。

 

大柴胡湯可以說是胰腺炎一個必效的方、專方,無論急性、慢性,無論胖瘦都是很好用的,很有效果的。我估計張仲景當時治療的就是一個戰士的急性胰腺炎,喝多了、吃多了,就得了胰腺炎,就用大柴胡湯、大黃的劑量也大。上海有一位醫生,他單用大黃治療胰腺炎,用250g大黃,還有一個經驗是早瀉早緩解、遲瀉遲緩解,嘔吐吃多少就嘔多少,有的就是讓他嘔、吃多少嘔多少,越早越好,早瀉早好,下法為妙,下法是好法?都是好法。我治療很多胰腺炎都有效果,太多的例子我就不一一舉例了。這個反流性膽汁食道炎,現在是非常多,故反流性膽汁食道炎,用大柴胡湯。如果出現大便秘結,用大柴胡湯有效;如果燒心感、難受,可以加梔子,梔子對食管炎是非常有效的,胃炎燒心感、難受,則用大柴胡湯加梔子。

高脂血症,它也是一個高脂血症的脂類調節劑,治療反流性膽汁食道炎、胃炎,我說這個是治療胃腸動力學的。高脂血症,有很多人腹部充實,按壓有力,如果有肝火,煩躁、便秘等症,故治療高脂血症,不要單單是想到山楂、荷葉,那是民間藥、食療,用首烏,這不講究證。高脂血症用大柴胡湯就有效,一般2個月有效,快的一個月就見效,而且能降體重,所以用於高高的、肥胖的人,容易起效。大柴胡湯能降體重、減肥,尤其我發現中年女性,特別是接近更年期的女性,上身特別的飽滿,胃氣、胃部的脂肪也較多,而且月經的量也比較多,並且經前乳房脹痛、食欲旺盛、煩熱、充滿激情者,這個時候可以使用大柴胡湯,枳殼要重用,用量為30g,量少則不起效。所以它有減肥作用。

高血壓、中風可用,大柴胡湯加黃連,就是大柴胡湯加三黃瀉心湯,對一些體質充實的,三黃合大柴胡湯有效。

乳腺炎、乳腺小葉增生,大柴胡湯加青皮、陳皮,枳殼、枳實一起用,或者和枳實芍藥散一起用,大柴胡合枳實芍藥散可以緩解症狀、治療確實有效。

支氣管哮喘,原來只是想到麻黃,其實也有柴胡帶,對什麼樣的人起效,對體格健壯的、吐黃痰的、不停地喘氣等起效,對吐黃痰的加黃連,不吐、但嘴唇發涼、發冷的,大柴胡湯加桂枝茯苓丸,這是胡希恕先生的經驗,我用過很多例,包括我太太的支氣管哮喘,這個大柴胡湯加桂枝茯苓丸用上就有效果,所以不像其他方法,是可以用得很得手,等到這個環節後,除根就用小青龍湯加梔子,還有一種情況,就是胸脅苦滿,往來寒熱,摸上去兩個脅下繃硬,而且一吃飯就脹得厲害,這個柴胡桂枝茯苓丸湯一用上就能起效。看看這個患者,有支氣管哮喘30多年,近年發作頻繁來看,他中午、晚上出現心慌、濃痰、結塊,自己是中醫,也用了平胃散,後來用血府逐瘀湯,胸悶好轉,但沒有根本解決,我是大柴胡湯合並小建中湯,量不是很重,另外,我用柴胡加白芍、枳殼、桔梗、黃連、瓜蔞皮排痰,另外還有“排痰散“,人家以為是我的經驗、我的經方,其實這也是張仲景的經方,也叫排膿散,這個膿不要以為是我們傷口的膿液,其實不是,古時候粘液發黃、吐痰黏黏都可以歸為膿一類,就用這個白芍、枳殼、桔梗,我就用這個白芍、枳殼、桔梗,按照2:2:1的比例研末花粉衝服,每次10g,這個很是簡單、很有效果,其功效勝過沐舒坦。枳殼、白芍舒緩平滑肌的痙攣,痰液就易排出,所以張仲景的小方很有意思,我們要把它挖掘,不要局限於字面上。吐痰也就吐膿、排膿也叫排痰,這個患者一周後咳嗽明顯好轉,這個上腹部也不痛了、痰也少了,效果非常地好。這樣的例子實在是太多了。

還有心律不齊,我剛學醫的時候還上過當,以為心律不齊是氣陰虛,喜歡用生脈散,一個老太太平時經常心律不齊,人又瘦,舌苔有光,我給她用了生脈散,第二天,她根本就不找我了,找我對面的老中醫,老中醫問到她大便怎麼樣,她就說大便3天1次,什麼時候開始,她回答說吃了蛋炒飯後開始的,老先生就給她開了大柴胡湯加枳實、枳殼,再過一段時間,她滿臉笑容,心律也齊了,我就覺得我們的教科書上所說的大便不通、肚子硬、很多腹脹的,都可以用大柴胡湯,這些用了之後很舒服,有的快速型心律不齊,全身通紅通紅,加黃連,加梔子,因為黃連抑制心律異常性。

但是這麼多病,關鍵在於體質,我們治療的是一種體質狀態,只是將我們發現的大柴胡證用到現代醫學的診療疾病裡面去,我們稱之為大柴胡湯體質,另外一種體質,以中老年較多,體格比較壯實,上腹部也是比較充實飽滿的,這些胃口都是好的,就是不敢多吃,多吃後就脹痛,這往往是可以使用大柴胡湯的,按壓伴有硬感,經常有噯氣,同時易患高血壓病、高脂血症、膽囊炎、膽石症、胰腺炎、支氣管哮喘,好多的疾病,大柴胡湯主之。

還有給大家介紹一個好方,這是戰爭恐懼症、抑郁症常用方,美國讓伊拉克身陷戰爭的驚恐中。戰爭恐懼症解釋了胸滿煩驚,煩躁,一身盡重、不可轉側,木僵狀態,而且呆如木雞,小便不利,還有胡言亂語,這是一種恐懼的精神障礙,所以這張方,是古代精神科的用方,柴胡湯加龍骨牡蠣湯涵蓋了精神障礙的方面,精神科的醫生一定掌握柴胡湯加龍骨牡蠣湯,張仲景的原文說得非常清楚,有胸滿煩驚、一身盡重、小便不利、譫語這四個指征,現代抑郁症很多,首選柴胡湯加龍骨牡蠣湯。這張方子用了以後首先會睡眠改善,睡眠改善後抑郁好轉,抑郁症患者就是很多表現為失眠。如果有焦慮,加梔子厚朴湯,《傷寒論》裡梔子厚朴湯就三味藥:梔子、厚朴、枳實,主症就是“心煩苦滿、臥起不安”,就是焦慮伴有一些軀體症狀,譬如腹脹;還有一些患者,用了柴胡湯加龍骨牡蠣湯之後,睡眠改善、焦慮感減輕;躁狂症、精神分裂症,可合用桃核承氣湯,就是在此基礎上加上桃仁、芒硝,其人如狂,柴胡湯加龍骨牡蠣湯有加桃仁、大黃、桂枝、桃仁,這經典組合治療煩躁的精神症狀,比用夜交藤不知好上多少倍,還有化瘀,不要以為沒有瘀,很多是表現為精神症狀的,有瘀血證,就用柴胡、桂枝、大黃治療經典的躁狂症以活血化瘀,若合用梔子厚朴湯有清熱、活血、鎮靜、疏肝的。

高血壓、腦動脈硬化、腦萎縮、老年性痴呆,首先柴胡龍骨牡蠣湯,這張方是補腦的,在腦萎縮、老年性痴呆不宜補的時候,腎臟不允許進補的時候,這張方就是柴胡湯加龍骨牡蠣湯,我現在治療不少老年性疾病的時候用這張方也不錯、睡眠改善了,記憶力提高了,有的腦血管痴呆,柴胡湯加龍骨牡蠣湯合桂枝茯苓丸,這個藥味不少,但是調體這藥味是不能少的,如果是阿爾茨海默病就加用梔子厚朴湯。

更年期綜合症也是可以。柴胡湯加龍骨牡蠣湯加麻黃。加麻黃對那些面黃、身重、反應遲鈍的人,原來精力充沛但現在不行了的,有寒濕的用麻黃,甚至加附子、附子麻黃湯及附子甘草湯,有的甚至寒濕,人就發黑、發暗了,整個人這樣子一到更年期就成這個樣子了,這個可以麻黃附子細辛湯、麻黃甘草湯治療更年期症。

男科的慢性前列腺炎、性功能障礙者,這些人很多都伴有心情抑郁的,很多大男人都覺得沒面子,如果能有耐心抱著藥罐子一吃吃3年,很有效果,若你單單是清營熱是不行的,它不是熱入營血症,他的表情淡漠、抑郁寡歡,整個就是一個柴胡證,好,一個柴胡湯加龍骨牡蠣湯一上去,就有用,以後他的性欲就來了。我看日本用這個治療性功能障礙之類的陽痿,柴胡湯加龍骨牡蠣湯吃了以後,讓人開心。中醫裡面有好多方,吃了以後讓人情緒好轉,所以要好好用經方,大有前途,所以說中國的方子,是自然的,我們有膽大、壯陽的藥、有開心藥、除煩湯。

癲癇:清代醫學家徐靈胎說過:“此方能下肝膽驚痰,以之治癲癇必效”。“必效”兩個字,很多是用胡湯加龍骨牡蠣湯的,牡蠣有效,確實我使用於小兒癲癇是有效的,但是能不能治愈,我不敢說。至少發作期就明顯減少。

另外,柴胡加龍骨牡蠣湯也有另外一種體質狀態。這種體質狀態是體格中等、偏瘦,營養中等,面色發黃,與小柴胡湯體質是相似的,但大都有睡眠障礙和精神障礙的。多惡夢、易驚、不安乏力感,我曾經治療一個老師,她上課就疲倦,各種檢查沒有異常,她補中益氣湯、黃芪也吃不少,就是解決不了。就過來看,我一摸(她的)肚子就說你不是黃芪體質,是柴胡體質,不要吃黃芪,用柴胡湯加龍骨牡蠣湯加大黃,不能吃補藥、補藥都停掉,後來一劑之後就好很多。那麼中老年人,有兩脅下按之有抵抗感的,這是不錯的。這種情況下,這是柴胡湯加龍骨牡蠣湯的一種體質亞型,相對來說,是精神狀態明顯,相對充實。

版權說明

  • 本文摘自《經方醫學論壇》,作者/黃煌。
  •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1 thought on “黄煌:如何活用柴胡劑

  1. 【識字是醫道的根基】
    少陽之為病,口苦,咽乾,目眩也!
    什麼是「苦」?
    苦苦的味道?
    No No No No No
    如果「苦」是苦苦的味道的話,
    那【胸脅苦滿】的苦要怎麼辦?
    碰上漂亮的女病患當然沒問題,
    舔她的胸脅,哇,豈不美死了!

    「苦」是「受苦=(長期)不舒服」
    王寶釧苦守寒窯十分載,苦啊!

    中醫為何講「開方」?
    【方】形=高別(〦n)=站高才能分別
    【方】音=分疆=分辨疆域
    《傷寒雜病論》六經的「之為病」
    《黃帝內經》的「病機」和各種理論
    就是中醫最高的「置高點」

    我治跟我學《老子》的學生的父親的牙周病
    已是十幾年的重症,食物都得用果汁機打碎
    而且講話的時候像口中含水一般,呼隆不清
    心中浮現「少陽之為病,口苦…」
    當下即開方:《小柴胡湯》+ 石膏半斤(古)
    病人服六帖後,打完收工,一如常人!
    【石】者,「堅固」也 → 治齒牙動搖
    【膏】者,「肉高」也 → 治牙齦萎縮
    註:很多固齒名方都有石膏,重用者不鮮

    另治內湖一小男孩,長期睡覺磨牙,
    心中浮現「少陽之為病,口苦…」
    當下即開方:《小柴胡湯》
    服藥斷續無矩,八九天後回報果佳甚效!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