掀開祝由的神秘面紗

何為祝由

依據張介賓的理解,“祝,咒同。由,病所從生也。”

祝由即咒由,“咒”乃遠古巫術中用以除災驅鬼的口訣;“由”乃病由,從古代祝由醫案來看,多指鬼神信仰中的事件,即患者精神生活中發生的與鬼神有關的事情,患者堅信並由此誘發強烈的情緒、行為障礙。故而祝由是以“咒”的形式,針對鬼神為病的療法,其中有兩種截然不同的方法,一種是祈禱、祭祀,以求祖先保佑,鬼神寬宥。另一種是打罵鬼魅,以驅逐鬼魅帶來的疾病。

而王冰則將祝由釋為單純的“祝說病由”。到了清代,吳鞠通《增訂醫醫病書•治內傷須祝由論》說:“祝,告也。由,病之所以出也。”即告知病的來由。

“吾謂凡治內傷者,必先祝由。蓋詳告以病所由來,使病人知之而勿敢犯,又必細體變風、變雅,曲察勞人思婦之隱情,婉言以開導之,莊言以振驚之,危言以悚懼之,必使之心悅誠服,而後可以奏效如神。”

在吳氏的認識中,七情內傷均可祝由,已不限於鬼神為病了。

祝由是傳統醫學的重要組成部分

祝由源自上古巫醫時代,劉向《說苑•辨物》記載:

“苗父之為醫也,以菅為席,以芻為狗,北面而祝,發十言耳。諸扶而來者,輿而來者,皆平復如故。古祝由科,此其由也。”

患者有攙扶來的,有車載來的,都能康復,祝由的應用和療效,可見一斑。

《內經》則把祝由作為一種與針、藥並列的治療方法,認為可以移精變氣,治療疾病。

“黃帝問曰:余聞古之治病,惟其移精變氣可祝由而已,今世治病,毒藥治其內,針石治其外,或愈或不愈,何也?岐伯對曰:往古人居禽獸之間,動作以避寒,陰居以避暑,內無眷慕之累,外無伸宦之形……故毒藥不能治其內,針石不能治其外,故可移精祝由而已。”

並且進一步闡明了祝由的機理:

“先巫者,因知百病之勝,先知百病之所從生者,可祝而已也。”(《靈樞•賊風》)

馬王堆出土的《五十二病方》已有相當完整的祝由術記載,如治疣的祝由方法:

“以月晦日之丘井有水者,以敝帚掃疣二七,祝曰:‘今日月晦,掃疣北。’入帚井中。”
除使用語言外,還利用了天時、環境、行為等輔助方法進行祝由治療。

隋唐時期祝由術有了長足發展,《諸病源候論•養生導引法》有專篇論述,孫思邈《千金翼方》卷二九《禁經上》說:

“醫方千卷,未盡其性,故有湯藥焉,有針灸焉,有禁咒焉,有符印焉,有導引焉。”

其中的禁經,是較為完整的祝由術資料。正是在隋唐,祝由成為醫事制度規定的專科,開始被正式納入官方醫學範疇,《隋書》卷二十八有“祝咒博士二人”,《唐六典》卷十四載“禁咒師二人,禁咒醫八人,禁咒生十人”。宋代有金鏃咒噤科,元代正式命名為祝由科,明代依沿舊制。清代太醫院廢除祝由科一職,但滿族信仰薩瑪教,對患病者除正規醫藥外,尚保留“跳神”習俗,以驅役鬼神。

可見,祝由術歷史悠久,流傳地域廣,延續時間長,歷史上曾是傳統醫學的重要組成部分。
祝由存在的合理性和現實性

那麼,是什麼原因使“祝由”在清以後逐漸退出醫學領域呢?尤其近代人,以它為迷信而唾棄之。實際上,揭開後世貼在祝由表面的標簽,不難看出它存在的合理性和現實性。

首先,古人很早就認識到,除了七情、六淫外,還有尚未被認識的致病因素,那就是“鬼神致病說”,所謂鬼神致病,其實是一種心理因素所致的疾病,鬼神是不存在的。古人云:

“吾心無鬼,鬼何以侵之,吾心無邪,邪何以擾之,吾心無魔,魔何以襲之。”

故鬼神致病皆由心生

祝由治療疾病的病因大多是特定文化背景所致的心理不健全,故七情、六淫相乘而襲之。有很多種病,是間接由心理因素所致,所以其源在心。《內經》的基本立場是唯物的,是不信鬼神的。《素問•五臟別論篇》說:“拘於鬼神者,不可與言至德。”

世上沒有鬼神,但有“拘於鬼神者”,即心中之鬼神。直接針對患者“拘於鬼神”的心理,靈活利用這種心理現像,順勢利導達到治療目的,較之“與言至德”,即告訴患者科學的非鬼神的道理更迅捷而事半功倍。現代心理學認為,心理支持對患者緩解精神壓力極為重要,因患者本人感到他人不理解自己,於是實際存在的外在支持難以轉化為內在支持,患者會感到孤立無援。

其次,我們總將迷信與信鬼神等同起來,實際上只要對事物迷戀至盲目相信的程度,都叫迷信,非獨鬼神。現今社會文化背景趨於多元化,其中迷於鬼神、財物、名譽、生死等等者比比皆是,這種文化背景制造的患者並不少見。治療這種心有所拘者,古代的祝由術有很多可借鑒之處。可以順勢利導地使患者接受心理暗示,祝由的過程符合現代心理學歸因替代的法則,此“由”未必是“真理”,但能使患者接受,並順利消除其情志障礙,符合中醫急則治標的原則。現代醫學分科越來越細,身與心在治療上往往被機械地分開,而傳統中醫則永遠把身心看成無法分割的整體,於是痛心疾首地呼喊:無情之草木,怎治有情之病?古代祝由術常常融於內外科中,與刀針、藥石一同治病救人,應該引起我們當代中醫師的深思。

當然,祝由是在特定的歷史文化背景下產生的,時事異也,現代人自然覺得它荒誕不經。我們只有逐步深入地探索,掀開它“畫符念咒”的神秘面紗,其合理的內核才會逐一展現,為我所用。理解的,為我所用;不能理解的,敬畏之,少一點盲目唾棄。我想,這也是對待傳統文化應有的態度吧。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2011年3月28日《中國中醫藥報》。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Deja una respuesta

Introduce tus datos o haz clic en un icono para iniciar sesión:

Logo de WordPress.com

Estás comentando usando tu cuenta de WordPress.com. Salir /  Cambiar )

Imagen de Twitter

Estás comentando usando tu cuenta de Twitter. Salir /  Cambiar )

Foto de Facebook

Estás comentando usando tu cuenta de Facebook. Salir /  Cambiar )

Conectando a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