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是無毒卻有毒.再談中藥毒副作用問題

食物無毒不等於無害

有毒無毒,本是一個相對的概念,我們既不必談毒色變,也不能認為某些東西無毒就可以大吃特吃。

什麼叫做毒?不就是對你身體或身體的某個系統、臟腑有害,導致疾病或死亡嘛!否則,“毒”字何來?

那麼,沒有毒的東西,會不會對身體就無害呢?非也,道是無毒卻有毒!

我們每天吃的肉類食品該是無毒的吧!可是現代社會裡惱人的肥胖症不就是吃肉吃出來的嗎?

據北京衛生局統計,北京15歲以下兒童9%血脂異常,8.5%心率失常。心腦病越來越多,越來越年輕化。無論是給個人,還是給國家都帶來難以承受的負擔,不都是這些無毒的食物造成的嗎?

早在兩千多年前《內經》上就說過:“膏粱厚味,足生大疔。”大魚大肉吃多了,是要讓你得大病的。

老百姓常說:“吃得好,死得早,粗茶淡飯保平安。”指的也是這個道理。

晚清的左宗棠,能征善戰,一代名將,官居當朝一品。然而其因嗜肉,一粒飯也不吃,未到7旬便得了半身不遂,一直到全身癱瘓。據說他每次吃飯,僕人夾起肉,一塊一塊地塞進他的口中,吃下十幾塊,他搖搖頭,表示已飽,連一點飯菜都不吃。終年73歲,死得很凄涼。

精米精麵,那是絕對無毒的吧,但他卻是造成糖尿病的元凶。

糖尿病晚期轉並發症,更是痛苦難當。這個無毒的精米精面可謂毒莫大焉。

我治療糖尿病,除了開點對症的藥方外,囑咐患者每日至少飯中加入2小杯細糠麩皮,越多越好。凡依照我的話久服者,多能斷根。

或問,你一個不懂現代科學之人,何以知糠麩能治糖尿病?

說來也很簡單,我在上個世紀60年代前後挨過十來年餓。多數人跟我一樣,吃糠咽菜,很難吃上一個白麵饅頭。但那時我未見一個糖尿病患者,是知今之多如牛毛的糖尿病患者,皆是口福享得太多了。用現代話說,是飲食失去了平衡,得用飲食糾偏,通過糾偏才能達到平衡,這和中醫治病的“熱者寒之、寒者熱之”的道理一個樣。

不是精米精麵有毒,是你管不住嘴呀,你吃多了,它就變成有毒的了,就“足生大疔”了。

海參是海中八珍之一,它不僅味道鮮美,營養豐富,是名貴菜肴,而且還能補腎益精,滋陰補血,潤燥調經,是滋補佳品,被稱為“海中人參”。

據現代研究,海參富含蛋白質、礦物質和微量元素。每100克乾海參含蛋白質55.7毫克,含鐵11.4毫克,其含鎂量竟高達1109毫克,在海產品中名列榜首。鎂是人體必需元素,它是骨骼和牙齒的組成部分,缺鎂會導致心肌壞死,尤其是海參所含的硫酸軟骨素,具有養顏和抗衰老的奇特功效。

我自己親自試驗,每天吃1個海參,堅持一兩個月後,尿頻症狀就沒有了,且不容易感冒。

我的同學董XX(年屆7旬),原來手足冰冷,在堅持吃了一段時間的海參後,手足變暖,且開始有些腳汗了,老人腳乾無汗,是衰老像徵,有腳汗就表明代謝旺盛身體比以前健康多了。

據介紹,一位教師身患神經衰弱和慢性氣管炎,極度衰弱。他得知海參是滋補佳品,便開始服用,病情逐步好轉,精力旺盛,體力充沛,前後判若兩人。

這樣的例子舉不勝舉,所以海參價格昂貴,自有其道理。

那麼是不是海參就人人可食了呢?也不是。我的同學任XX,亦年屆7旬,患有心臟病,他經濟條件好,不惜高價買了最好的刺參。但是他一吃海參就流鼻血和牙痛,試吃了幾次都是如此,後來他再也不敢吃了。

這是為什麼呢?原因很簡單,他是陽熱體質的人,雖高齡亦如此。

海參畢竟是溫性的,所以他吃海參猶如火上澆油。

若昧於海參含鎂之說,堅持吃海參豈不是會要了命嗎?

所以對於一般人都非常適合吃的海參,但對於陽熱體質的人,無毒的海參就成了有毒的了。

被譽為海中人參的海參尚且如此,那真的人參就更當別論了。

現代學者研究:“人參根主要是由碳水化合物組成(約占乾根的70%,這些構成了參的甜味),與胡蘿蔔根差不多。從參中提取出來的人參炔醇與從胡蘿蔔中提取出來的炔醇完全相同。”

既然如此,那吃人參和吃胡蘿蔔一樣了,誰見過吃胡蘿蔔中毒的人呢?誰又見過吃胡蘿蔔能治了病的呢?

於是那些“批評中醫”的人似乎真的抓住了中醫的把柄,說人參“最大的可能是一種病都治不了”,“中國人對人參的崇拜,無疑在很大程度上是歷史因素和文化因素造成的”。

其實這種人只要親口吃一吃人參,他就知道人參和胡蘿蔔究竟是否一樣了。可惜他們口口聲聲大談科學,卻連“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必須親口吃梨子”的這麼一點點科學精神都沒有,只好信口雌黃了。

又有學者研究,稱人參有多種藥理作用,“對中樞神經系統、心血管系統、免疫系統、內分泌系統都有影響。能提高體力和腦力勞動能力、降低疲勞度、防治高血壓、冠心病、心絞痛、糖尿病等等現代世界的頭號疾病”,似乎人參還是沒有毒副作用的補品了。

然而,據說“幾年前美國醫學機構曾發出警告,不可在手術期間為了‘補氣’而服用人參、西洋參,否則可能引起手術時大出血”。

又據說《美國國家藥典》一度列入人參,又分別在1880年和1937年刪去人參。而2005年《美國國家藥典》又把人參列入其中。

又據說“現代醫學界對人參、西洋參是否有效已爭論了一個多世紀”等等。

又有學者報導,采用人參抗衰老,有35.3%的人發生腹瀉;24.5%的人發生皮疹;19.5%的人出現失眠;15.5%的人出現神經質症狀;16.5%的人發生高血壓;10.5%的人發生水腫……於是學術界把服用人參出現興奮、煩躁、流鼻血、焦慮、失眠、胸悶、氣喘,甚至出現人格喪失或精神錯亂等類似皮質類固醇中樞神經興奮刺激症狀,稱之為“人參綜合症”。

其實,這都是由於不了解中醫、不了解中藥,而盲目服用人參的結果,並不是人參本身有那麼多的毒副作用。是人的錯,並不是人參的錯!

脫離中醫理論研究人參含什麼成分,那是在用現代科技手段研究植物藥。人參如果有這麼多的副作用,那叫什麼抗衰老藥?

作為一個中醫,還敢不敢開人參這味藥?

若參考西醫對中藥毒副作用的研究,那中醫幾無可用之藥。甭說整個中醫理論了,單就人參這一味藥,一旦被現代科學研究,整個就亂了套,讓人如墜入雲裡霧裡。

被科學化的所謂中醫也就像無頭蒼蠅,不知該向哪裡飛了!欲用中藥愈疾,難矣!且會毒副作用百出,則關於人參的爭論豈止百年,1萬年恐怕也爭論不休!

若回到中醫思維,摒棄所謂現代科學對人參研究的成果,認識就相當清晰了。

蓋人參味甘苦,性屬溫熱,大補元氣。

凡遇虛寒之體,輕劑常服,可振奮精神,延年益壽。

若遇垂危重症,雖被西醫判了死刑而命懸一線者,大劑與之,可救命於頃刻。此即“回元氣於無何有之鄉”也。李可老師創制的“破格救心湯”即是明證。

古來人參即是中醫四大救命藥(人參、附子、石膏、大黃)之一。

所以我們有時在藥店看到櫃台裡擺著一枝枯瘦的老山參竟標價萬元、數萬元、十數萬元,如此昂貴,貴在其能救人一命也。故將其比喻為胡蘿蔔根,真是愚不可及也。

在我們中國,那些懂中醫的人,或在純中醫指導下,日日服少許人參者,大有人在。尤其是老年人,亦因日日服少許人參,雖年屆九旬而精力不衰,此皆善養生者也。

據說清乾隆帝曾特別鐘愛人參,有一年日日進3克人參湯。那一定是他年邁元氣不足了,靠人參湯來大補元氣。若其年輕時這樣服人參,非出大問題不可,御醫斷不會與之。

我一朋友,年輕時誤用人參補身體,結果頭髮全部脫光,此即服人參引動血熱之故也。

我自己在40餘歲時曾試過數次服人參,每次3~5克,次次有掉頭髮現像,後不敢再服。

然則去年冬天我大病一場,虛汗淋漓,則日日煎服人參1支(約10克左右),連服十數日虛汗才止。

何以同一人竟有時宜服,有時不宜服人參呢?

蓋余40歲時,元氣尚盛,無病服人參,引發血熱,故屢次掉髮。

而今我已69歲,加之大病後元氣大虛,故宜服人參而大補元氣,止虛汗而無脫髮之弊。且病愈後即停服,若再接著如此服下去,那人參的“毒副作用”可就要發生了。

某一50歲婦女,子宮大出血,因出血過多,氣短息微,切其脈為芤脈,急令其煎服1根紅參(約15克),旋即血止,恢復正常。此即“有形之血不能速生,無形之氣所當急固”、“氣為血之帥”之謂也。

若非元氣大虧之體,亦有報道,服人參反而引起子宮大出血者。

香港某90歲老人,言其日日服少許人參,雖年高而精力不衰,真善養生者也。

更有陽旺之體,服人參數克而發狂,乃至斃命者,間亦有之。此非人參之過,乃因不懂中醫而不當使用人參之過。

脫離中醫思維,不知人體之寒熱虛實,盲目地使用中醫的補藥抗衰老,變無毒藥為有毒藥,何止人參一味?

只有中醫思維才能指導中藥的使用

最典型的就是轟動世界的“小柴胡事件”。

仲景小柴胡湯本為少陽病而設。

“少陽之為病,口苦,咽乾,目眩”也。這是使用小柴胡湯的前提條件,具體症狀尚有“往來寒熱,胸脅苦滿,默默不欲飲食,心煩喜嘔。或胸中煩而不嘔,或渴,或腹中痛,或脅下痞硬,或心下悸,小便不利,或不渴,身有微熱,或咳者,小柴胡湯主之”。

仲景特別指出:“傷寒中風,有柴胡證,但見一證便是,不必悉具。”

這就是使用小柴胡湯的標准,遵此標准用小柴胡湯,藥到病除,何害之有?

小柴胡湯的症狀一解決,人體恢復正常的平衡狀態,小柴胡湯就不能、也不必再用了。

這是為什麼呢?因為已經糾了偏,身體陰陽氣血皆恢復到正常的平衡狀態,就不能再糾了。再糾那就叫推得東來西又倒,出現新的不平衡。那就要怪症百出,就要出大問題,甚至危及性命。

平衡是個大智慧,是亙古不變的中醫遣方用藥的准則。換句話說,以偏糾偏,藥即無毒;無偏糾偏,藥即有毒。運用之妙,存乎一心,豈可孟浪?

然而,中藥一被西化,那就要孟浪從事了。

上個世紀70年代,日本將小柴胡湯制成顆粒劑,變成了風靡一時的治療慢性肝炎的暢銷藥。

曰本有位叫地滋的漢方教授寫文章說:“小柴胡顆粒治療肝炎、肝硬化非常安全,長期服用也沒有問題。”

這完全背離了中醫以偏糾偏的用藥原則,結果吃出了大問題。

到了上世紀90年代初,因長期服用小柴胡顆粒造成“間質性肺炎”,5年間就發生了188例,其中22人死亡。

一夜之間,小柴胡湯的毒副作用在世界範圍內掀起軒然大波。

這不是小柴胡湯本身有什麼毒副作用,而是不懂中醫,不當使用小柴胡湯所造成的惡果。卻讓小柴胡湯代人受過,豈不冤哉!

同樣,龍膽瀉肝丸本是主治肝膽經實火、濕熱上擾下注所致的脅痛、耳聾、耳腫、口苦、筋痿陰汗、陰腫陰痛、白濁溲血等症。這是使用龍膽瀉肝丸的標准。

肝膽經實火、濕熱一清,諸症消失,即不能再服龍膽瀉肝丸,這是一個最簡單的中醫常識。

但是卻有人把龍膽瀉肝丸當做一切上火應該吃的下火藥,猛吃而致腎損害。於是龍膽瀉肝丸的毒副作用又成了焦點。中藥又一次代人受過,真是冤哉也!

前不久魚腥草注射液導致35人死亡,再一次引起關於中藥毒副作用的關注。

專家們又一次呼吁對中藥安全性研究不夠和中藥的標准化問題,其實這事跟中藥根本掛不上鉤,純屬中藥西制的問題。準確地說,是西醫使用植物藥注射劑問題。

魚腥草味辛、性微寒,本是清熱解毒、利尿通淋之品,四川老百姓將其當菜吃,何毒之有?中藥又一次充當了替罪羊!

假科學之名,以西醫研究和使用植物藥的思維,混說成中藥,只能混淆視聽。類似的情況,將層出不窮。

我不知道如今的中醫如何才能慎之又慎,以避免中藥毒副作用的發生,如此則病將何以治?

有毒中藥,只要辨證準確,就可大膽使用

就中醫而言,面對患者,只是開一個無毒副作用的藥方,不能愈病,究有何義?

倘是垂危病人,如此則不能救人性命,那與有毒藥何異?

清光緒帝病重時,手足厥冷,脈微欲絕,正需要大劑附子回陽救逆。然則御醫們卻開了以下3味輕巧之藥;人參、麥冬、五味子各3克,光緒帝服後病無轉機而亡。

難道御醫們不知道回陽救逆,他們哪一個沒有讀過《傷寒論》呢?何以面對光緒帝這樣一個陽虛重症卻開出一個不疼不癢的益氣養陰的輕劑?

蓋光緒雖是皇帝,但畢竟不是自己的親人,其生死與御醫們何干?開出如此輕巧無毒之方,光緒服後雖死了,旁人對此藥方卻挑不出任何毛病。御醫們也就沒有任何責任可追究,落不下“毒”死皇帝的罪名。

倘若真的開出有毒的附子來,光緒帝吃不吃還在兩說,難免會落下給皇帝開毒藥的罪名,如何擔當得起?索性開個誰也挑不出毛病的輕巧藥方,雖然無毒卻有毒。光緒服後即死,然而御醫們卻落不下半點干系。

也許這是御醫們明哲保身的無奈之舉,古來名醫皆不願入宮當御醫,實有其理。

可是我們今天的中醫如果一味追求開無毒副作用的藥方,雖自己無過,然而對於振興中醫、治病救人,則過莫大焉。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中醫是無形的科學》,作者/郭博信。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