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和"病"有什麼不一樣?

1

怨、恨、惱、怒、煩

這五種情緒分別對應著五行中人身體的五個臟腑,而我們不經意間所形成的負面情緒,或許正是導致我們身體疾病的重大因素。只有看到自己身體與情緒的關聯,才可能不斷覺悟,在每一天注重自我修行,才可能做一個真正的健康人。

岩甫曰:一個嶄新的視角看待疾病,把我們平日忽視的最根本的醫道打開一角。的確,醫道和佛道是相通的,是一而不是二。病從心生,病也必從心滅。

關於疾病的“病”,疾和病不一樣。病這個字中間為什麼是一個“丙”,也不是甲也不是乙,也不是丁呢?那“疾”和“病”又有什麼不一樣。

實際上疾病這個詞很微妙,通常我們都不分它了。從文字的構造來講,在說文裡面,“疾”就相當於我們現在的疾病的意思。而“病”是疾的更進一步發展。就是疾加也。那個說文的這個原話。加就是增加的意思,嚴重了嘛。

病字旁的本身它實際上它是一個文字,這個病字旁的部首是代表了疾病的共性,就是它們都生病了,都不正常。

2

這個“疾”意味著是什麼?

它很微妙,它裡面是一個矢。“矢”,實際上就是箭。有的放矢這個“的”指的是一個靶位,是一個能夠阻擋這個箭的這麼一個東西,就是一個物體,實際上說白了它就是一個有形的物體,而矢呢只能作用在這有形的物體上面。“疾”實際上它很微妙的地方就是,它講的是形體的問題。就是這個身的問題。從內經裡面講就是形,“形與神俱,盡終其天年”。

這個疾病的靶點是在形體上。也就是我們討論的器。形下的位置在器上面。“疾”它的範圍是指這麼一個範圍。那麼“病”不同。“病”你看是一個丙,甲乙丙丁的“丙”。那麼,甲乙是木,丙丁是火,戊己是土,庚辛是金,壬癸是水。看木一個具體的形狀,對不對?

桌子、椅子我們就看到了。土呢?也是一個具體的形狀。金就更加不用說了,可以塑造成,水雖然說它是一個流體沒有一個固定的形狀,但是它也是就是說你很限量就是可觸可及。

它有重量性,有各種物質的這種形的特徵。至少尤其是你把它冷凍以後它就更加是一個固體的。你要它方就方,你要它圓就是圓了。但是火沒有這個性,所以你看火是很奇怪一個東西。沒有形狀,沒有重量。

木,土、金、水都是往下走的。都自由落體。它是受地球引力影響。

這個火沒有這個作用,火燃起來它是往上,所以就是火這個東西很有意思。五行裡面火是跟另外四行不一樣的,有很嚴重的區別。在五行的配屬裡面,木配肝,土配脾胃,金配肺這個系統,水配腎,火是配心的。

那麼恰恰火是配心,你看它文字的構造,肝、脾、肺、腎它都有一個很顯著的特點,一個月字旁。心這個文字和另外四個肝啊、脾啊、腎啊,還有肺啊,在文字的字形上有一個非常大的不一樣。那就是它沒有這個月子旁。

月子旁在康熙裡面就是它就是肉的意思。就是一個有形體的,所以在內經的這個,或者是說文字創造的這個這些聖人的概念裡面,思想裡面,意識裡面,那麼心跟其他的是有嚴格區別的。

很多人都認為,心就是心胞啊,心臟啊。肝它是沒有肝胞,肺也沒有肺胞,脾也沒有脾胞,腎也沒有腎胞,唯獨心有一個心胞。而心胞的“胞”字它是有月子旁。就是心胞是有這個形的,就是跟其他臟腑的在形上的特質是一樣的。

而唯獨心它是不一樣,它沒有這個東西。

那說明心確確實實是超乎尋常的東西。所以在中國整個文化裡面,心就不是指這陀肉。它超越這陀肉,這個也是有很多人提出異議,就是心是一個像形文字,就是你劉力紅你把它會錯了。

你說是像形文字,那為什麼肝、肺、脾、腎不是像形文字呢?那個腎更加像,更加容易用像形文字來表述,心還不太好表露。所以這個實際上是站不住腳你一推敲,這種特制太凸現了,一定是有含義的。所以我們不要錯過。也就是說,古人對心這個層面的認識,他一定是有他的用意。

剛才講到病這個中間那個丙在五行裡面對應的就是火,對應的就是心,丙屬於火,那麼它跟心這樣一個關聯,心又是主神的。心者生之本,神之居也,就是神它主神明的。

3

那麼“病”講的是什麼?

實際上是神的病,也就是說心的病。《素問》的第一篇《上古天真論》裡面它有一段很有意思的話,“上古之人,其知道者。”就是上古那個時候得道的人,是法於陰陽,和於術數。是“飲食有節,起居有常,不妄作勞,故能形與神俱,而盡終其天年,度百年乃去。”就是盡終天年,度百歲乃去的條件是什麼?形與神俱。形與神都俱足了。那也就是很鮮明的表達了就是聖人對這個健康的認識,他認為要建立在這一個基本的條件,就是形神並俱,也就是說你這個健康的條件是形與神構成的。

他們都好了,這個才能夠度百歲乃去,那反過來不健康,也就是也形上的不健康,有神上的不健康。有局限在形這個層面,有超越形這個層面,也就是神這個層面的不健康,那麼這個是構成不健康的總和。所以如果我們光認識到形這個層面不健康,這個“疾”,那麼沒有認識到超越這個之上的神也就是心所指的,心這個層面不健康,也就是“病”。實際上我們對於疾病的認識是不全面的。

比如說像糖尿病、心肌梗塞啊,往往兩者都有。此話怎講?可以說就是說,因為這個人本身就是一個形神的合和體。用內經的話來講,就是:“陰陽者天地之道,萬物之綱紀,變化之父母,生殺之本始,神明之府也。

這裡就很清楚的就談出了一個就是,在內經這個體系裡面,對生命的一個認識,就我們普通我們認為這個陰陽是已經是包羅萬像了。天地之道,萬物之綱紀,那麼生殺之本始但是它僅僅是神明之府也。

陰陽僅僅是構造府上而已。那麼府上是什麼?

那麼你府上就是你住的。所以,陰陽只是構造這個府上,那還有人住。這個房子才有生氣,沒有人住的東西,你看看,它很快就敗了。房子和家是不一樣的。一個叫House,一個叫Home。

沒有人居住的房子,它很快就它跟有人住的房子可以幾百年,甚至上千年它完全不一樣。沒有人住的絕對保持不了那麼久。它實際上神明之府就是說內經這個體系對生命的認識就是生命除了陰陽構造這個府以外還有神明。

神明入住就構成生命。

神明不入住是一個空殼子,也就是一個屍體。它不叫生命。所以這裡就講了:“形與神俱,盡終其天年。”所以他是一個相互作用的,就是像一個家一樣的,房子對家對主人有沒有影響呢?肯定是這個房子怎麼樣乾淨一點,或者怎麼樣寬敞一點你住的就舒服一點,主人就舒服。那主人對房子有沒有影響啊?

那肯定這個影響要超過房子對主人的影響。對不對啊?你可以隨便怎麼折騰它,現在裝修你看你把這堵牆敲掉,然後又移到哪裡去,就是說你怎麼折騰,它是很被動的。就是這個府相對神明來講,相對人來講它肯定是被動的,就是實際上,就這個我認為是透出了內經對生命認識的秘密。生命觀,生命的構造就這樣,所以他提出形與神俱,才是一個生命。?這樣一個神明是由心所組的,或者心在起這個溝通的作用。

身體和神明之間是有不同的,那“疾”和“病”顯然是針對兩個不同的層面的話題而展開的。“疾”是因為有標的,有靶的,所以它針對是一個形體所出現的問題。

那“病”它是針對這個神明出問題了。

感冒、流鼻涕、發燒這些就屬於“疾”。現在精神類的疾病,幻聽幻覺這個人格分裂,諸如暴躁、憂鬱,諸如此類是典型的病了。

這個問題過去我的認識也是非常含糊,病就是病了,病了就是要麼開藥,要麼針灸,要麼推拿,要麼按摩,就這一套。就是沒有那麼很清晰的認識到疾病是有那麼多的因素。或者就用西醫的方法,中西不過如此嘛。那麼這些方法都不行了。

就說一個就是說自己醫術不行了,推薦另請高明吧。或者就是說這個病太難了,這個是不治之症,疑難症,一直是這樣去認識,就沒有想到還有另外的因素也是導致疾病的這樣一個重要的途徑。

王鳳儀先生這個人很了不起。我認為他是對我影響最大的幾個人之一。

就是首先作為醫者來講,他對我可以說是這個振動是觸及靈魂的。他說人體是由三種元素構成。不能說人體,就構成一個人,構成一個生命。

這三個元素就是身的元素、心的元素(真實去觀察這個層面的人也很少,大部分最多是看心臟,看的還是器。)身和心之上還有一個性,性格的“性”。

身的元素,即是身體,頭發、眼睛、鼻子。

心的元素,它顯然已經不是器這個層面,不是形體這個層面的東西。因為形體這個層面有心胞。器是形而下為之器。心已經是超越了形體這麼一個東西。

對性,內經沒有太多的描述。可能隱含有,但是從概念上它沒有。這個性在儒家裡面有,在佛家裡面肯定更有。

王鳳儀老先生說一個人的生命是由三個東西組成的,身體、心和性這三個元素,這三個東西在我們同一個人的生命裡面他所作用影響力的比例是不一樣的。

他舉了一個例子,在中國古代,包括現在農村呢還有這種秤,一杆秤上面有三個提環。就是左手提的那個環,提一個環,其中一個環你提的時候,你把這個秤砣擺在最右邊你可能能秤五斤,你另外一個環的時候,你把秤砣放在最右邊的時候可能是五十斤,如果再換一個環你再把右邊是五百斤,就是同樣一個。

假設舉一個例子,同樣一跟秤杆,因為你提不同的環呢,他其實有不同的量度的。那用這個方式,這個王鳳儀老先生想說明一個道理,就是說在我們的生命的三個元素裡面,每一個東西他所占的權重是不一樣的。他的權重不一樣。

比如你對身體,用了做到百分之一百好,可能對整個生命來說也就做了10%。如果你的心做的好,做的最完美,可能占到40%,30%,如果你把自己的性做的好,你可能占到60%。換句話來講,如果你不管你的心和性,你光是把自己身體做好,你做到滿分也不及格。

把這個東西一參以後,不是說參透,一了解了以後,那麼我們對人就有一個。可以說是一個全新的認識。也就是說,作為一個醫者就是自己就是對過去的這樣一種行醫的經歷,對疾病的治療也就有了一個很新的,就是重新的認識。這也是很看慚愧的一個地方。

就是過去自己充其量所著眼的就是那10%。那10%還不一定能拿到滿分。如果是一半的分,那你就只有5%,就是你的作用就起那麼一點。就是比如你是一個比較好的醫生在身體問題上你解決了80%。在這個裡面拿到80分,你在整個生命裡面你才拿到8分。所以這樣一個認識這個衝擊力是很大的。那麼,而這樣一個認識我感受到就是除了對醫者以外,那麼更重要是對廣大的患者也好。

每個人因為我們過去的認識,就包括了醫學,中醫也好,西醫也好,現代科學也好,實際上我們都局限在身這個層面。也就是形而下這個層面。就是心這個層面大家有所觸及。但是性這個層面根本沒有。

4

心是什麼,性是什麼,怎麼影響健康呢?

心要影響身是太容易了。但是身要影響心費勁一點。這個就像物理學上的一些基本常識,能量級別低的,要影響能量級別高的是很困難的,能量級別高的影響能量級別低的是很輕易的事情。實際上身、心、性它就是這樣一個能量級別關系。

心,我們用孔子的話說就是形而上者為之道,形而下者為之器。那麼道這個層面應該就是性這個層面的東西。那器這個層面就是身這個層面的。形而上,形而下,那這個一個是上一個是下,那麼介乎上和下之間這個東西是什麼呢?這就是心。可以這樣比較方便的去理解。我們要除了關注心,我們更應該關注性。

在王鳳儀的觀念裡面?,心是包含哪些內容,性又包含哪些內容呢?

探討心的這個層面,我比較喜歡用《書經》裡面一句話,是舜帝在傳位給大禹的時候,講得那麼一段話:“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心這個層面,用人心和道心去分就比較清楚。

岩甫注:這十六個字便是儒學乃至中國文化傳統中著名的“十六字心傳”。據傳這十六個字源於堯舜禹禪讓的故事。當堯把帝位傳給舜以及舜把帝位傳給禹的時候,所托付的是天下與百姓的重任,是華夏文明的火種;而諄諄囑咐代代相傳的便是以“心”為主題的這十六個漢字。“危”包含有危險、危機、危懼的意思。陸九淵注解“十六字心傳”時,強調了心性的統一,而不是偏執於二心之區分:“心一也,自人而言,則曰惟危;自道而言,則曰惟微。罔念作狂,克念作聖,非危乎?無聲無臭,無形無體,非微乎?”。以心觀心,心性統一,猶如無極而太極,陰陽乾坤之變化,也便是這“人心惟危,道心惟微”的意境與內涵了。

性這個層面,王鳳儀老師就很明晰,把性分成三種,三個層面,或者是三元素,三個維度,一個就是天性,一個是稟性,一個就是習性。

天性是什麼?
天性從中醫陰陽的角度來講,天性是純陽無陰,就是它是自善的。所謂天性就是天生的,就是本質具足的,就是每一個都有的。就是孟子說的“人之初,性本善”的那個性叫天性,

稟性呢?就正好相反,純陰無陽的,它是惡而不善的。

習性呢?

習性就是後天的習慣養成的,它受後天的種種因素影響所形成這個性,有陰有陽,有善有惡。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好的人就變成這個好的性,跟不好的人接觸就變成不好的性。

這三個層面,天性是純陽,就像太陽一樣。萬物生長靠太陽,我們這個身體也是靠天性的陽光來照射,才能夠得到滋潤,才能夠承載這個我們正常的生命。

而稟性是純陰它就像烏雲一樣,遮蓋了太陽。當然如果受到稟性這樣一個烏雲遮蓋以後,這個天性的陽光透不過這個烏雲來照這個身體的話,就像大地得不到陽光,萬物得不到生長,所以很多疾病就是這樣來的。

內經裡面講陽氣的時候就講它重要性,就是陽氣者如天與日,“失其所折壽而不彰”,是說陽氣就像天上的太陽一樣,沒有正常的處所的話,就會折壽而不彰。就是生命對於這個太陽,對於陽氣的依賴。而這個陽氣的根本從哪裡來?實際上是從天性中來。

稟性是父母遺傳下來的。天性不是遺傳,天性是本俱的。

這是一個很嚴肅的問題。牽扯到中國人對生命的根本的認識。這個我們從佛教的角度可能比較容易闡釋。

天性是純陽的,是一切具足的,是美好的,是與生俱來的,天性到底是什麼東西?也許我們真的沒有辦法講,或者把它描述清楚。只能說它是一個本來具足這個東西,每個人都有這個東西,就像我們生活的這個太陽系,就是永遠是有太陽,太陽永遠是溫暖,永遠是照耀大地,滋養萬物的。

什麼叫性?實際上就是他的本質。

作為每一個生命體,這個就是它固有的。現在我們不去過多討論這樣一個問題,因為這個問題它是不可操作的,為什麼?它是本質具足的,就是按照佛教心經裡面講的,它是不增不減,不垢不淨,就是說,你修它它也不多,你不修它它也不少的。就是說在這個層面沒有可操作性,那麼可操作的是什麼?稟性和習性。

尤其是稟性。鳳儀先生認為這個稟性就是障礙天性的阻因,就是說因為稟性的障礙以後,天性的陽光就沒有辦法滋養照射我們的心身,心身得不到陽的照耀,問題就多了,各種疾病就會來了。?就是說陽氣沒有了,陽行一寸,陰就行一寸,陽停一寸,陰停一寸,所有的生機就沒有了,自然就百病滋生了。

很多以前學中醫的人以為所謂的陽氣是什麼,比如說是腎氣,或者是心的動力,其實什麼都不是。這個就是層面的問題,實際上根本在那裡,天性。

稟性是什麼?它也是稟賦所來的。

它純陰,障礙天性,稟性不發動你也不知道,人人都一樣的。我們要認識稟性,鳳儀先生他給出了一個很方便的方法,因為稟性它要表現,看它表現出來什麼樣子?

表現出來,它實際上就是一種情緒,不良的情緒。就是怒、恨、怨、惱煩。鳳儀先生稱之為五行性。他很巧妙的用中國人固有的五行思維方式來分類。第一種是怒,第二種是恨,第三種是怨,第四種是惱,第五種是煩。

於是怒屬木,恨屬火,怨屬土,惱屬金,煩屬水。

因為木火土金水在中醫這個體系裡面,它很自然跟臟腑相關,對應了。有一些中醫常識就很容易知道,怒是傷肝的,恨就傷心的,怨就傷脾胃這個系統,惱就傷肺這個系統,煩就傷腎這個系統。泌尿、生殖系統都是煩帶來的。什麼子宮肌瘤,前列腺炎,都是跟這個人煩比較有關。

當然這個五行裡面還有這個內五行,外五行,這個就是技術問題。所以我們要明白這一點。認識稟性是性這個層面的因素,這個能量級對於生命的作用是非常之大的。

就是怨、恨、惱、怒、煩

這些所謂我們人性裡面負面的東西,掩蓋了我們天生的那種光明、善良、正確的東西,身體出現了這種疾病的結果,中醫和西醫看病都是在看氣血堵塞,這個糖尿病啊,感冒啊,發熱發冷啊,疼痛啊,這些是身體的感受的問題。真正從最根本層面上要解決我們身體的各種疾病問題,要反觀上去看,從我們的性這個層面上去看。

比如煩這種情緒對應就會導致腎水,包括生殖系統,泌尿系統,這種疾病。怒就會導致肝和膽這類的疾病。所以一個人得了肝炎,或者更嚴重疾病,除了要看怎麼樣把他這個相關指標要降下來,要疏肝理氣,甚至要從性上來克服。中醫的方法以外,更重要的是要看他為什麼怒,以及如何不怒,如果真的圓滿、光明去解決自己本性裡面那種動輒就生氣、怒的原因,這個東西真正化開以後,才真正不會怒,才不會有肝的問題。

現實的生活當中,令我很震驚的地方也在這個地方,實際上令我們很多醫生搞不清楚的地方也在這裡。比如說脾胃的病,治好了。可是停藥以後不久又來了,就是老是這樣反反復復,生命中老是這樣。就是不知道導致脾胃的疾病的一個很根本,很源頭的最重要的,最底層代碼,就是怨。

一個人如果說他有胃病,應該看他是不是動輒喜歡怨人,埋怨人。

我們應該去查找生活中這樣一些因素,警惕這樣一些因素。我們吃臭了一點東西,吃了一點生冷,或者受了一點風寒,我們會很警惕,像流感,我們要戴一個口罩。但是我們對我們的心,對我們的性,對我們發脾氣,我們壓根我們沒有認識。更大的壞處的東西我們沒有認識到,對生命會有那麼的影響。

有些人表面看來是好人,平常做好人好事,扶老奶奶過馬路,在公共汽車上讓座,他得了一場很奇怪的重病,表面上看大家都覺得是天妒紅顏,好人沒好命,如果從這樣一個體系來研究的話,其實不然。很可能是他在另外一個更重要的權重的事情上犯了一個很重要的錯誤。比如說怒,比如埋怨,比如說不服人,覺得人家沒有什麼了不起。在性中,這個善惡就要分層面了,身上的善惡,事相上的善惡我們很容易就分清楚了。

捐點錢是事相上的事情,偷雞摸狗,吃喝嫖賭,這些都是事相上的事情。

實際上它也是一個投射,是心的投射。

心指使他的嘛。但是如果你的性中有缺陷,或者是這些稟性的東西很重,鳳儀先生有一句非常經典的話,“不管你是善人還是惡人,一動性輕則病,重則死。”性對人身的影響是最重要的。身這個層面我們不用太多去討論。

說的人很多,心這個層面也有一些,性這個層面,確確實實我們沒有那麼多的關注,甚至沒有關注到。這個對我們的影響太大,又是無法去醫院就可以解決的問題,而且只能自己解決。醫生愛莫能助,修行還是靠個人。

現在醫學主要瞄准的是,或者說中醫目前的瞄准的是身這個層面的東西,物質層面這個東西。現代的醫療手段很難解決的比較嚴重的疾病,說明它已經超越了這個身。很可能更大的關系是和你的情緒,你的性格裡面的某一些東西有直接的影響。?說明導致的原因是已經超越了物質這個層面,他延伸到心,延伸到性。所以我們要想解決,必須也要超越這個層面,要到另外兩個層面去找答案。

因為這樣一個原因,也才比較完美的解釋為什麼有一些看起來各方面很好的好人,他得了一些很嚴重的病,其中一個可能性在於身、心、性,最高這個性這個層面上犯了比較嚴重的錯誤。

這個錯誤是什麼?就是怨、恨、惱、怒、煩。而這個怨、恨、惱、怒、煩它是有對像性的,怨傷脾,恨傷心,惱傷肺,怒傷肝,煩傷腎。

如果你在某個系統上有什麼問題,首先不要看身體的問題,首先想想你是不是有對應的一些情緒問題。這樣的性格問題,這樣的心智層面上的,負面的心智層面上的問題,用西方的話來講叫心性方面有問題。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網路文章》,作者/劉力紅。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