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深諳中醫之道:兩相對比看紅樓人物體質

曹雪芹

一、賈母之高壽與晴雯之早亡

【賈母】

賈母作為賈氏大家族的大家長,高壽至83歲。

在《紅樓夢》中,不論小姐、丫頭,多是病弱之身,長壽者鮮有。賈母平時很少生病,作者對其養生著墨頗多,雖年歲已高,卻是個標准的平和質。

首先賈母在生活細節上注重養生。飲食有節清淡,寒溫調攝也很注重。她“愛吃甜爛食物”,吃東西“少而精”。很注意散步和游戲,說散步是“疏散疏散筋骨”。此外賈母愛熱鬧,極富情趣,冬日在園子裡賞雪賞梅,中秋上凸碧山莊賞月,也愛看戲。

還有更難得之處是賈母遇到大事有靜氣,107回在描寫賈府被抄之時,賈赦等下獄,賈府上下亂作一團時,只有賈母猝然臨之而不亂,處變不驚。賈母說:“你們別當我是只享得富貴受不了窮的人!”立即將自己一生的積蓄悉數拿出分給兒孫,囑咐各過日子小心維持。賈母做到了正如她常說的:“享得富貴,守得艱辛。”

賈母的生活可以說是“食飲有節,起居有常,不妄作勞”、“恬淡虛無”,故能盡終其天年,高壽而終。

【晴雯】

晴雯不滿20歲便香消玉殞與賈母便是鮮明的對比。

首先是本身身體虛弱確不善自保養。51回大冷天的夜裡,晴雯“只穿著小襖”,欲出室外,去嚇唬麝月。受寒鬧病,大夫診後說是小傷寒,“不過是氣血原弱,偶然沾染了些,吃兩劑藥疏散疏散就好了。”

便開方,寶玉看方中有枳實、麻黃,稱之為虎狼藥,禁不得,又改方去掉虎狼藥救了晴雯一命。顯然,這裡講晴雯感受風寒,祛邪用藥可以疏散為法,但要求不能太過。

相比之下,在19回中,丫環襲人生病,醫生也是說:“不過偶感風寒,吃一兩劑藥疏散疏散就好了。”開方並“命他蓋上被窩渥汗”。

同樣是外感風寒,用疏散藥,晴雯的藥要說不可太過,並且強調不能用麻黃、枳實等虎狼藥,而襲人用藥,沒有說不可太過,只講了服下後蓋上被窩出汗即可。這說明兩人的體質不同,從晴雯的用藥來看,其體質顯然較襲人要虛弱。

墜兒偷手鐲,病中的晴雯仍是“這氣如何忍得住”,對墜兒又打又罵。後“閃了風,著了氣,反覺更不好了。”再後又熬夜病補雀毛裘,“使得力盡神危”。生氣兼勞累使病情加重。從其因玩鬧外感至方藥分析再後又動氣,可見晴雯本就氣血虛弱且平時並不留心保養身體。

其次是晴雯是個“要強、氣不過的主兒”。王夫人懷疑晴雯引誘寶玉,把她叫去罵了一通,結果“晴雯也氣病了”,不吃飯。緊接著抄檢大觀園,直接把“四五日水米沒曾沾牙、懨懨弱息”的晴雯攆出府去,到寶玉私探之後,直著脖子叫了一夜,便“閉了眼,住了口”,去世了。

晴雯之死的原因,從中醫看來是以郁怒為主。在其對寶玉的訴說裡可以證實“只有一件事,我死也不甘心……如何一口死咬定了我是個狐狸精,我大不服……有冤無處訴。”除郁怒而外,尚有其它因素夾雜在內,七天中未進飲食也是重要原因,還有“沒有親爺親娘”照料,生活絕望。晴雯不重保養,並個性剛強郁怒使其快速死亡,令人扼腕不已。

二、黛玉、湘雲的相近和相遠

黛玉、湘雲的相近是指出身及才華的相近,相遠則是指命運的相遠。

黛玉、湘雲都是孤兒,寄居在親戚家裡。而才華上,湘雲也是才思敏捷,在中秋賞月可誦出“寒塘渡鶴影,冷月葬花魂”的佳句,才氣可與黛玉比肩。但是黛玉卻咳血淚枯而亡,湘雲雖嫁個了暴病而亡的才貌仙郎,卻立誓守寡,堅強生活。

體質的差異現像是先天因素與多種後天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

【林黛玉】

黛玉首先從先天便稟賦不足,其家史“可惜這林家支庶不盛,子孫有限,其時林如海年已四十,只有一個三歲之子,偏又於去歲死了。”

黛玉父母相繼去世,成為寄居姥姥家的孤女,林家支庶不盛,其原因可能就是家族體質均不足,有先天性遺傳基因缺陷,黛玉出生體格便是極羸弱,身體面龐弱不勝衣,有不足之症。“從會吃飲食時便吃藥,到今日未斷,請了多少名醫修方配藥,皆不見效……只怕一生也不能好的了。”

後天則主要因其個人氣郁敏感性情。黛玉初到賈府尚在孩提,卻牢記母親囑咐:“步步留心,時時在意,不要多說一句話,不可多行一步路,恐被人恥笑了去。”一開始便受到心理上的壓抑。

她詩思敏捷,常觸景生情,更由於她寄人籬下的處境,使她變得非常敏感。一日她臥病在床,聽到園子裡的老婆子罵人,實則是罵她的外孫女兒,黛玉卻認為是在罵自己,竟氣得昏厥過去。

根據黛玉的外貌和心理特征,她具有陰虛質的特點,同時亦有氣郁質的特點。

45回中,黛玉在寶釵的建議下服用冰糖燕窩粥。春分時節易肝腎之陰不足,當然應該滋陰,所以,略通醫理的寶釵給黛玉送來了上好的燕窩,感動得黛玉不斷自責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偏頗體質是疾病產生的土壤,黛玉是《紅樓夢》中有名的藥罐子,3回提到:黛玉常服人參養榮丸。黛玉長期咳嗽,已是一種肺陰虛的病症,同時黛玉還患有陰血不足,心陰耗損的失眠症,所以服用氣血雙補的“人參養榮丸”。

而在28回,提到黛玉吃的是“天王補心丹”,具有滋陰養血、補心安神的作用。

34回,寶玉差晴雯送手帕,黛玉題詩時“渾身火燒……只見腮上通紅,自羨壓倒桃花,卻不知病由此萌”這便是陰虛潮熱的表現。

黛玉因平素患有咳嗽之疾,且經常因寶玉為芥豆之事而煩惱,眼淚空流,肝氣郁結,招致肝郁化火,肝火犯肺,咳血不止,終在寶玉、寶釵大婚之夜一病而亡。

【史湘雲】

湘雲在襁褓中時父母雙亡,寄居叔嬸家非常艱苦,做針線活常過半夜,史家大小姐徒有虛名,書中很少看到史湘雲和別人提及過和哭過;相對講,黛玉的條件優越得多,事實上賈母安排她的待遇,等同於寶玉,在賈家小姐三春之上,但黛玉遇事乃至觸景,悲戚感傷抹淚成為常態。

湘雲曾寬慰黛玉說:“你是個明白人,何必作此形像自苦。我也和你一樣,我就不似你這樣心窄。何況你又多病,還不自己保養。”

可對比兩者性情體質明顯的不同,湘雲在《紅樓夢》裡體健貌端、爽朗豁達、心直口快、不拘小節,割腥啖膻,燒烤鹿肉,全不當一回事,甚至敢於醉酒後在大觀園的冰冷青石凳上睡大覺,才有了“憨湘雲醉臥芍藥花”的經典一幕。這些也沒有對其身體造成什麼影響。

所以無論從精神上還是身體上,湘雲都合乎平和質。

版權說明

本文摘自《雲南中醫學院學報》,2015年6月第38卷第3期。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