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萬山40年從醫感悟(對醫學、健康、心靈的思考)

文/吳潤果、宗俊琳 | 編輯/小熊

主編推薦:在我大二的時候,曾經跟郝老師抄方一個學期,當時郝老師不像現在這麼出名,一上午一般只看十個病人左右。大多是抑鬱症患者,有一個體會至今印象深刻。病人進來和離開的時候,心情完全不同,病好了一半。這也是我多年之後才讀懂的一個詞,叫“心開脈解”。這篇文章,雖偏於普及,但醫生讀來,亦能有很多收穫。感悟 人們常說學醫三年,天下無不治之病,治病三年,天下無治病之方。當郝萬山離開大學,走向工作崗位之後,真的體會到了這句話的含義。“你知道嗎?我年輕時做住院醫,醫院每天要往太平間送多少人啊?我當時看到的就有五、六個!所以各大醫院太平間門,一定不能朝向居民小區。”

思考 可是面對工作和社會的沉重壓力,人們怎麼還能夠心靜呢?郝萬山的方法是:靜能生慧,用智慧去處理一切事情,而不是用情緒去處理事情,就不會影響健康。動能生陽,陽氣通達,代謝流暢,身體就會健康。

 突破 如今,治療心身性疾病和抑鬱症、焦慮症是郝萬山的專長之一,每天來看病的人絡繹不絶。如何才能讓病人做到心靜,郝萬山認為,除了病人要讀書學習,提高精神境界和文化素養外,還可以用中藥從調整病人的體質入手,因為中醫認為當體質良好的時候,人更容易抵抗心理的波動。

自律 “醫生是要看病的!”郝萬山感嘆道,現代醫學分科越來越細,專科醫生的比例也越來越大,雖然一方面看是更加專業了,可另一方面,各人只掃門前雪,把病人在科室間踢來踢去,離醫生“看病”的本職卻越來越遠。給病人一個宣洩的機會,這是郝萬山認為醫生“看病”需要遵守的準則之一。

郝萬山:我的四十年從醫感悟

作為學者,身為北京中醫藥大學教授的郝萬山,一本《郝萬山傷寒論講稿》早已被當代中醫教育界視為圭臬。作為醫生,郝萬山已從醫40餘年,救治患者無數。作為健康科普教育者,他在健康教育的講壇上已經耕耘了30年,足跡遍佈亞歐美澳和國內包括港台在內的大多數省市。近來因為《百家講壇》的《郝萬山說健康》節目,名字更是家喻戶曉。

在前去採訪的路上,記者還有些擔心,害怕他說太多晦澀的中醫理論以至難以成文。然而,當與郝萬山面對面坐在一起時,一股難以言表的安穩與平靜感如涓涓細流般傳遞過來。他個子不高,然而思路卻異常清晰,“醫生能幹什麼?”,則是他四十多年來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他認為,醫生並不是萬能的,醫生只不過是在人患重病以後,在一定程度上幫助人們適當減輕痛苦,延長一定時間的生命,真的病入五臟,是不能解決根本問題的。很多人把健康交給醫生,不注重養生保健,實在是一個誤區。

在他看來,瞭解醫生能幹什麼,知道自己能從醫生那裡得到什麼,遠比單純獲取健康知識重要得多。

感悟,包治百病到醫學的侷限

人們常說學醫三年,天下無不治之病,治病三年,天下無治病之方。當郝萬山離開大學,走向工作崗位後,真的體會到了這句話的含義。“你知道嗎?我年輕時做住院醫,醫院每天要往太平間送多少人啊?我看到的,每天都有五、六個往太平間送。所以各大醫院的太平間門,一定不能朝向居民小區。”郝萬山說。

緊接着,大學同窗的遭遇更是讓年輕的郝萬山對醫生作用的侷限,產生了清楚的認識。某同學大學畢業的時候得了感冒,進而染上了扁桃腺炎,接着竟發展到腎小球腎炎。畢業後,這位同學被分配到了外地,幾年之後疾病就進展到腎功能衰竭。雖然在北京為他找到了腎源,做了腎移植,但過了一年,移植的腎又腎衰了。之後又是第二次腎移植,可過了半年,這位同學還是因全身多臟器功能衰竭而去世了。

“他是醫生,在大醫院工作,可最後還是挽救不了他的生命。你說醫生能幹什麼?”郝萬山特別提到《黃帝內經》的一句話:“上工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亂治未亂,病已成而後藥之,亂已成而後治之,譬猶渴而穿井,鬥而鑄錐,不亦晚乎?”。疾病形成了才去治療,這就像口渴了找水喝,結果井還沒打;要打仗了,才發現連兵器都沒有,還要鑄造兵器,這不就晚了嗎!

“我上學的時候讀這句話,很不以為然。然而,眼睜睜地看著年輕的同學一步步走向死亡,讓我重新審視這句話的重要意義——一定要重預防。”郝萬山告訴記者。於是重預防,逐漸成了郝萬山健康宣傳的基本理念。

思考,靈感來自奇怪的長壽村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郝萬山來到四川講課,當地的醫生無意間提起位於都江堰附近有一個長壽村,地方非常偏僻,但百歲以上的老人很多。郝萬山連忙追問,這麼重要的信息,為什麼不報導出來,讓大家都知道呢?

這個醫生苦笑着回答:“調查隊去過幾次了,但我們不能公佈調查情況。都說抽菸不好,他們都抽自己曬的大煙葉子,從十來歲抽到一百多歲;都說喝酒不好,他們都喝酒,喝自己糧食釀造的白酒;他們都吃肥肉,吃自己養的大肥豬肉,別的肉、海鮮都沒有。難道我們去宣傳,抽菸、喝酒、吃肥肉能活一百歲?”

聽到這裡,郝萬山做出了精闢的分析:“心要靜,身要動,就是他們的長壽之道。他們地處偏僻,過着自耕自足的平靜生活,對身外的錢財名利,聲色犬馬不去追求,符合心靜原則。他們自幼耕作,一直到老,符合身動的原則,這就是他們的長壽之道。”

可面對工作和社會的沉重壓力,人們怎麼能夠心靜呢?郝萬山的方法是:靜能生慧,用智慧去處理一切事情,而不是用情緒去處理事情,就不會影響健康。動能生陽,陽氣通達,代謝流暢,身體就會健康。長壽村的居民雖然可能並不太符合現代的健康標準,但卻完全達到了心要靜,身要動的要求——自種自食,無論魏晉。

突破,法國婆媳的啟示不過,“心要靜,身要動”,雖然只有六個字,但要做到並不簡單。身動,尚且知易行難,心靜,則知已不易。如今,治療心身性疾病和抑鬱症、焦慮症是郝萬山的專長之一,每天來看病的人絡繹不絶。如何才能讓病人做到心靜,郝萬山認為,除了要讀書學習,提高精神境界和文化素養外,還可從調整病人體質入手,因為中醫認為當體質良好的時候,人更容易抵抗心理的波動。身體歸身體,可有些病人心理上如果拴上了死結,要解起來就更加困難。

大約二十多年前,郝萬山在法國斯特拉斯堡市上課,一位醫生帶來一個腳後跟疼的病人,怎麼治都治不好。發病經歷更是奇怪,她到國外旅遊一圈,什麼毛病沒有,卻在回家時離家還有100米的地方,開始疼得走不了路了。

郝萬山看這位病人不像是純粹的身體疾病,便問起她家裡都有哪些成員,關係如何,結果這位婦女忍不住哭了。原來,她一家三口和婆婆住在一起,而她非常懼怕見到婆婆,因為婆婆曾說過很多傷害她的話。這個家她怕回,但卻不得不回。

“我除了給她開藥之外,還給她寫了兩句話並讓翻譯譯成法文寫在下面,第一句是‘解鈴還須繫鈴人,心病還須心藥醫’,第二句是‘寬容他人就等於寬容自己’。”郝萬山說。

時間轉眼到了2002年,郝萬山在法國巴黎講課,這位婦女聞訊竟然專程去找他。她告訴郝萬山,她腳後跟疼已經徹底好了,不過並不完全是吃藥好的,吃藥只可以減痛於一時。

原來當年,這位婦女曾對著那兩句話反覆看,但仍無法釋懷。婆婆去世了,她收拾婆婆遺物時,腳後跟還是疼。三年前,兒子娶了媳婦,也住在一起。她對媳婦新的思維和行為就是看著不順眼,有一天她對著媳婦就想說一句話,話到嘴邊,突然意識到,這不就是當年婆婆說我的那句話嗎?這時,她一下明白了,當年婆婆說她不是壞心,因為此時她說兒媳婦也沒有壞心。自此,她心中的那個結終於打開了,從此腳後跟再也沒疼過。

“理解這兩句話,我整整用了七年時間。”這位婦女說。所以郝萬山在治療心身性疾病的過程中,除了用藥物調節身體素質外,也注重病人的心理調節。在他的多場健康講座裡,常常提醒人們,學會換位思考,換個角度看問題,或許就可以柳暗花明,峰迴路轉,放下許多糾結。

自律,要給病人宣洩的機會

誰都不能否認,醫學是進步了,醫生的分科分工也更細了,但也帶來了一些問題。郝萬山講起了自己接診過的一位來自日本的病人。這位病人在日本的時候,曾因心慌心跳,多次到心內科找醫生,說自己最近總是心慌氣短、胸悶憋氣。可是經檢查,做心電圖正常、超聲心動正常、冠脈造影也正常。心內科醫生就給病人說:“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病人急了:“可我還心慌怎麼辦?”“那就不是我的事了。”醫生說。

“醫生是要看病的!”郝萬山感嘆道,現代醫學分科越來越細,專科醫生的比例也越來越大,雖然一方面看是更加專業了,可另一方面,各人只掃門前雪,把病人在科室間踢來踢去,離醫生“看病”的本職卻越來越遠。

給病人一個宣洩的機會,這是郝萬山認為醫生“看病”需要遵守的準則之一。“病人都有太多的痛苦想從周圍得到慰藉,可家人、朋友已經聽得太多了,不願再聽。如果醫生再不願意聽,找各種理由隨意打發病人,那他們還能找誰啊?”

可是,醫生要做到這一點,並非易事。在郝萬山的診室裡,每天都會湧入各種病人,一開口就說個沒完,不少人還會帶上一堆之前的檢驗報告和處方單,一股腦全倒在郝萬山的桌上。郝萬山也不急,病人說什麼就從容地聽著,病人給什麼單子,都接過來仔細地看一番。

“換個人,早就不耐煩了,肯定會說,你是來看中醫還是西醫?看中醫,還給我一堆西醫的單子幹嘛?”郝萬山身邊的一位助理感嘆。正因為如此,他的門診工作量就特別大,但郝萬山依然從容不迫地接待一個個病人。

病人的發洩照單全收,醫生壓力自然就增大了。對於如何保護自己,郝萬山認為還是“心要靜,身要動”這六個字。寬容他人,不強迫自己,哪怕在睡眠上,也是想睡就睡,不苛求每天睡夠多長時間。不刻意鍛鍊,平時能走路就不坐車。至於飲食上,郝萬山更是簡單,飲食以素為主,但也不排斥吃肉。早飯、午飯比較豐富,晚飯吃得相對簡單,每週保持有一個晚上不吃正餐,以便讓胃腸適當休息。

附,郝萬山健康感悟:

人們常說“春捂秋凍,百病不生”,這實際是提示在春季和早晨,保溫是利於保護和促進陽氣展發的,連衣服都要求適當多穿,要春捂早捂,如果你在這個時段喝涼水,用冷水沖澡,這和春季裡小苗剛剛出土,突然來了一場霜凍有什麼區別?

有“4個快樂”是我們健康的得力助手,這就是:助人為樂、知足常樂、自得其樂、沒樂找樂。

真正的醫生就是我們體內的自調機能,真正的靈丹妙藥就在我們體內,就看你能不能很好地發揮它的作用。如果不是為了工作需要,你一定要過着白天睡覺、夜間瘋玩、晝夜顛倒的生活,肯定對你的自調機能要造成很大的損耗,這顯然不利於健康。

在自然界,如果一棵植物違逆自然規律,一定要冬天發芽生長,等待它的就是死亡。

人的一生,不可能一帆風順,不管我們在生活和工作中遇到什麼樣的艱難困苦,都要保持淡定的心態,理智面對,用智慧去化解和克服一切,把一切困苦看成是對我們心智的考驗,對我們身心的歷練,讓我們生命中每天留下的都是一條條寬寬亮亮的光明記錄,而不是一條條窄窄黑黑的苦難痕跡。

版權說明

  • 本文摘自《百家講壇·郝萬山說健康》,作者/郝萬山。
  •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3 comentarios en “郝萬山40年從醫感悟(對醫學、健康、心靈的思考)

Deja una respuesta

Introduce tus datos o haz clic en un icono para iniciar sesión:

Logo de WordPress.com

Estás comentando usando tu cuenta de WordPress.com. Salir /  Cambiar )

Imagen de Twitter

Estás comentando usando tu cuenta de Twitter. Salir /  Cambiar )

Foto de Facebook

Estás comentando usando tu cuenta de Facebook. Salir /  Cambiar )

Conectando a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