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六淫乃是“貪”,太過當瀉即是“戒”

昨夜,獨立解讀《傷寒論》條文之380條,看劉渡舟、胡希恕、陳亦仁,以及柯韻伯、尤在涇、曹穎甫等“經方大師”的解讀,法喜充滿,興奮不已,久久難以入眠。

中醫講“六淫”,淫,絶非世人所云“淫邪”那麼侷限,任何“太過”皆為浸淫也。

學傷寒,自己也常犯“太過浸淫”的毛病啊!

中醫把“淫”作為重要的致病因素。即便做的是正事、好事,如果太過,也為淫也。

《金剛經》云:法尚應舍,何況非法!

警醒!警醒!警醒!

今天是大年初三,外地有位師弟打來拜年電話,同時訴說行醫學習之感觸。這位師兄在學醫方面極其努力,每年僅自費參加學術會議就達20多場。藉著春節的熱鬧勁兒,我把“心裡話”掏出來了:

作為一名中醫人,經常參加學術報告會,聽各路高手演講帶教,當然是好事。那麼,如果自己尚未對中醫的病機組合、六經組合、方證組合(如小柴胡湯合吳茱萸湯證)進行獨立的分析思考和臨床驗證,那麼,聽再多的學術報告,似乎也有“淫邪”之嫌。——事實上,《傷寒論》裡提供了大量臨床思路辨析的訓練:“可……”、“不可……”、“病形象……”這是中醫辨證論治的三個層次,而絶大多數的中醫學術報告多停留在“可……”的初級辨證層面。

所以,雖然我幾乎比我所有的師兄弟都有條件公費去聽全國各地的學術報告,但我通常都拒絶參加。甚至我們自己的師兄弟為主發起、承辦的“全國經方論壇”,我除了聆聽極個別我眼中的兩三位頂級名家之外,不再聽其他專家的演講。我更習慣於發現哪位專家優秀,而去細讀他的全部個人專著。

佛家有雲,人生三毒“貪嗔痴”,所謂“貪”,人們很容易被“如饑似渴、孜孜不倦、博覽群書、博採眾長”的表象矇蔽了雙眼。事實上,你對某個領域的經典、你對某家的學說,是否“一門深入、一往無前”呢?須知,一通才能百通!

在資訊發達到前所未有程度的時候,博大精深的中醫各家學說、各路臨床流派反而容易成為阻礙我們“一門精進、一通百通”的輝煌藉口。《道德經》那句曾經很不好懂的格言,似乎會給我們從另一種角度的深思:

“不出戶,知天下;不窺牖,見天道。其出彌遠,其知彌少,是以聖人不行而知,不見而明,不為而成。”

假設我們精通了《傷寒論》,假設我們融會了《脾胃論》,或者掌握了您所喜歡的某個學說,那麼,您完全可能成為中醫界的一流專家。

很多師兄弟非常好學,博採眾長,遺憾的是,“其出彌遠,其知彌少”,繁花似錦的各家學說,有時也很容易成為支離破碎的牛頭馬面。反而一門深入的師兄弟們,“不出戶”而精讀、不窺牖而深思,不急於多“行”,不急於多“見”,不急於多“為”,給自己做減法,不斷精簡自己,讓自己人生主攻方向的刀尖“變得更小”,也就換來了刀鋒的“更為鋭利”。

佛家所說的貪,就是中醫所說的“淫”,也就是太過,也就是所謂“實證”。

中醫言“實則瀉之,虛則補之”

《道德經》言“天之道,損有餘而補不足”。

當我們有太過的慾望或太多的追求,不妨用用中醫之“瀉”,現在時尚說法叫做“做減法”之“減”,換用佛家術語則是“戒定慧”之“戒”。

瀉、減、戒,這些蓄意的“無為”,會成為我們實現“無為而無不為”的橋樑。

肺腑之言,在馬年的大年初三,說給比我小的同門師兄弟。

其實,更是說給我自己的。實際上,我可能是同門師兄弟裡面,特別“多方進取、廣種薄收”的人,看似“全面開花”實則“淺嚐輒止”。

2014年,以“戒”為師,先破“貪”執!

從我自己做起。

版權說明

  • 本文摘自《網路文章》,作者/劉觀濤。
  •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1 thought on “中醫六淫乃是“貪”,太過當瀉即是“戒”

  1. 守戒即貪!

    【淫】=爫+氵+壬
    爫=愛丶受(上)
    氵=流(左)
    壬=程(右下)
    【淫音=慇勤丶音頻】
    一一一享受作愛的流程
    =說的太細丶太多丶太過

    (思野按)
    説行房丶和合丶敦倫丶行周公之禮不叫淫
    如果鉅細靡遺地描述每個步驟的話就叫淫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