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方實驗錄》中關於《溫病條辨》的論述

去年11月在本欄中發了《<溫病條辨>陋書也》一文,引起了不少爭議。其實自傷寒溫病之爭以來,除易巨蓀發出如此論點外,很多經方家都有類似觀點,如《胡希恕講<溫病條辨>拾遺》就對該書續條評論,提出不少異議。曹穎甫也撰專文《論吳鞠通溫病條辨》一文中提到“今鞠通之書,重要方治,大率原本《傷寒》、《金匱》,而論斷大綱,乃變亂六經而主三焦,使近世以來醫家,不復能讀仲景書,不得謂非鞠通之罪也。”這是曹氏對《溫病條辨》一書所有論述的總的概括。他和他的學生薑佐景在《經方實驗錄》中,也進一步有理有據地展開了這個觀點。

在學習《經方實驗錄》中,摘取一二以作前拙稿之佐。
1 《傷寒論》中有治療“太陽溫病”的方劑
仲景並非只設溫病之門,而未設方,葛根湯是治仲景太陽溫病的主方。“合‘太陽病,發熱,而渴,不惡寒者為溫病’,‘太陽病,項背強,無汗,惡風,葛根湯主之’”二條為一,曰:葛根湯主治溫病者也。”(葛根湯證 封姓縫匠案)

2 《溫病條辨》的主要方劑源於《傷寒論》 第一:《溫病條辨》的辛涼甘潤法源於麻杏石甘湯
“辛涼甘潤是溫熱家法也”,“然則統辛涼甘潤法之妙藥,總不出麻杏石甘湯之範圍”,“辛涼甘潤藥系從麻杏石甘湯脫胎,向平淡方向變化,以治麻杏甘石湯之輕證也可,若謂辛涼甘潤法為溫病家創作,能跳出傷寒圈子者,曷其可哉?”其實,吳鞠通的“桑菊”、“銀翹”之劑,只是脫胎於麻杏石甘湯,只能治其輕劑。在《溫病條辨•上焦篇》第4條,吳鞠通自己也明確提出這一點,“今人亦間有用辛涼法者,多不見效,蓋病大藥輕之故”。若病情較重,“桑菊”、“銀翹”病重藥輕,不能中病,所以《溫病條辨•下焦篇》第48條又有“喘,咳,息促,吐稀涎,脈洪數,右大於左,喉啞,是為熱飲,麻杏甘石湯主之。”(麻黃杏仁甘草石膏湯證 王左案)
第二:增液湯並沒有通腑行滯之功
“至吳鞠通之增液承氣湯,其功原在承氣,而不在增液。若其單獨增液湯僅可作病後調理之方,絶不可倚為病時之主要之劑。”對此,吳鞠通本人也是有同樣認識的,《溫病條辨•中焦篇》第11條,“服增液湯已,周十二時觀之,若大便不下者,合調胃承氣湯微和之。”所以說,吳氏也知道增液湯並沒有通腑行滯之功。(陽明津竭
甘右案)

3 《溫病條辨》某些方證,用經方的角度衡量,值得商榷
《溫病條辨•上焦篇》第8條“太陰溫病,脈浮大而芤,汗大出,微喘,甚至鼻孔扇者”,並非白虎加人參湯證,應如《傷寒論》第63條“發汗後,不可更行桂枝湯,汗出而喘。無大熱”,選用麻杏甘石湯。(調胃承氣湯證 沈寶寶案)
4“變亂六經而主三焦”謬也
溫病學家認為“溫熱雖久,在一經不移”,“初病手經,不當用足經方”。但是傷寒之足經以太陽為首,溫病的手經以太陰為首。溫病學家又說“三焦不得才外解,必至成裡結。”內結就是結在胃與腸,胃不就是足陽明經嗎?不就是手經傳至足經嗎?吳氏在六經辨證外另立三焦辨證,實謬也。(調胃承氣湯證 沈寶寶案)
“傷寒溫病之爭辯,至有清一代為最烈,傷寒家之斥溫病,猶嚴父之逐劣子,認為不屑教誨。溫病家之排傷寒,如蠻族之抗敵國,指為不共戴天。”(調胃承氣湯證 沈寶寶案)由於《溫病條辨》及三焦辨證的流傳,後世溫病與傷寒之爭更為激烈。幾乎到了曹氏所說“不復能讀仲景書”的程度。
不過,如陸九芝所說“溫熱之病,本隷於《傷寒論》中,而溫熱之方,並不在《傷寒論》之外”。又如曹氏師徒所說:“所謂溫熱傷寒之分,廢話而已,廢話而已!”(白虎湯證 江陰繆姓女案)“我將融溫熱於傷寒之中,而不拒溫熱於傷寒之外。”(調胃承氣湯證 沈寶寶案)
而且,吳鞠通寫《溫病條辨》的時候,並沒有另立溫病於傷寒之外的意思,正如吳氏在凡例中所說《溫病條辨》只是“實可羽翼傷寒”,補充傷寒不足之方證而已。

版權說明

  • 本文摘自《經方醫學論壇》
  •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13 thoughts on “《經方實驗錄》中關於《溫病條辨》的論述

  1. JT錄音轉文字:

    吳瑭的《溫病條辨》咧,雖裏面的一些方子,桑菊飲、銀翹散等等,我也常在用──但,對它也蠻不好意思的──這本書,是我目前「唯一一本」讀不下去的中醫書。每次看幾頁就想掀桌。我臺灣檢考考過了,不去考中醫特考,就是因為撐不住讀這《溫病條辨》這件事。我情願一輩子沒牌照,不當中醫師,也不要讀這本書。
    我覺得,這本書,是一個「狂人」寫的啊!
    裏面的論點,自相矛盾的地方非常多,硬是創一些沒什麽意義的「規條、教條」,再卯足全力來強詞奪理自圓其說,實在沒道理的,就丟煙霧彈,開始大扯一堆黑到不行的黑話來搞「因為你們沒有人看得懂我在說什麽,所以是我對」的邪教教主模式。
    他的序言倒是寫得很謙卑,說他只是幫仲景的傷寒論系統再補作一點外掛程序而已。可是,內容,之瘋的!不是說他哪個方子不好,而是整本書的思路、邏輯不對勁。
    我有時會想:恐怕要一個邏輯很不理性的頭腦,才讀得下《溫病條辨》吧?如果說今日的中醫學習者,有很多人,都把這本書學得很上手了,那,到底有沒有問題呀!

  2. 願君好好參詳:
    《老子》第十四:
    視之不見,名曰夷;
    聽之不聞,名曰希;
    搏之不得,名曰微。
    此三者不可致詰,故混而為一。
    其上不皦,其下不昧。
    繩繩不可名,復歸於無物。
    是謂無狀之狀,無物之象,是謂惚恍。
    迎之不見其首,隨之不見其後。
    執古之道,以御今之有。
    能知古始,是謂道紀。

    執勤行莫論,執勤推必失!

    • 《漢字淵解》【理】
      ~~~~~~~~~~~~~~
      【理】=王+里
      …「王」=現、聽、玩、弄
      …「里」=裏
      【理音=瞭底】瞭解底細

      「現」=現出裏面原來的樣子
      「聽」=聽清楚裏面有啥聲音
      「弄」=弄明白其中真正原由
      「玩」=玩的轉完全掌握的住

      《老子》
      視之不見,名曰夷;(現不出)
      聽之不聞,名曰希;(聽不清)
      搏之不得,名曰微。(弄不到、抓不著、玩不了)
      【摶】者,肉摶也,即「貼身、很靠近」
      ~~~~~~~~~~~~~~~~~~~~

      不懂《老子》這三句,很難真正認識【理】字!
      所以說:「講道莫說理」!
      「醫道?」「醫德?」「醫理?」「醫術?」

  3. 語言是表達道理的一種方式,表達出來讓大家容易懂一些,畢竟人非聖賢,有生而知之,學而知之,困而知之等不同層次的人,把道理講出來,方便大家進入門檻。

    • 用「講」的我輕鬆你也容易明白!
      用「寫」的我累死你也不易明白!
      因為蠻長的,非三言兩語能收功!
      且《老子》云:與善仁,言善信!
      有些不得不的前提還是要具備的!
      ~~~~~~~~~~~~~~~
      簡單講:「道不同,不相為謀」!
      ~~~~~~~~~~~~~~~
      很多事「看不到聽不見摸不著」!
      不是能夠用推理去認識或解決的!
      中國話只要包含「道」這個字的,
      都是這樣的東西!都是無法推理!
      人人愛說理,公有公的婆有婆的!
      道本一,子曰「吾道一以貫之」!
      但理就會因人事時地物異而不同,
      所以,後世就推衍出了千門萬派!
      《內經》:智察察同,愚者察異!
      活的東西只有道,死的才會有理!
      「力學原理?槓桿原理?物理?」
      「力學原道?槓桿原道?物道?」
      為什麼中國人說:「你知道嗎?」
      為什麼不這麼說:「你知理嗎?」
      「醫道?生存之道?生財之道?」
      「穴道?健康之道?陰陽之道?」
      「男女、夫妻之道?快樂之道?」
      「為官、為臣之道?經商之道?」
      整本《老子》從頭到尾沒有理字!

      「功成身退」有理嗎?韓信怎死?

      「堅強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
      為什麼項羽會敗,為什麼劉邦勝?

      「夫唯不爭,天下莫能與之爭?」
      康熙最後為什麼會傳位給雍正呢?

      XX病,〇〇,〇〇,XX湯主之?
      對證的話療效很好,但有道理嗎?
      為什麼不是YY湯、ZZ湯主之?
      為什麼用MM藥,而不用NN藥呢?
      蘿蔔和人參成份極相似但效不同?
      為什麼小柴胡湯要去渣後再煮呢?

      整本《傷寒雜病論》有道沒有理!
      不要騙自己:你我統統不知【理】

      執古之道,以御今之有
      → 古方能治今病、古無之病!

      能知古始,是謂道紀
      → 不才只讀古始之書,棄漢後!
      要嘛就讀最古早的,要嘛就讀最原始的,才能抓【道】

      【紀】=繩+己(己=抓繩之手指形,食指稍起)
      【紀音=緊力】
      【紀】就是讓手能抓緊繩子好用力的那種繩結

      JT 說醫術 http://jtarticle.blogspot.tw/2010/04/jt19.html
      (思野按:因為JT對《老子》不熟,不然他應該會飛!)

      我覺得學「醫術」這種東西,基本功就這樣子打:平常家常遇得到的那些感冒,或者是很合乎書上寫的那些小雜病,吳茱萸湯的頭痛就用吳茱萸湯把他醫好、小柴湯 證的口苦脇痛就用小柴湯醫好,這樣很標準地開,基本功就這樣子。那日子久了,醫術就會好。我也只知道這樣子的方法,不要因為我們今天的醫術不好,就隨便去 「填塞知識」、用思考力來代償這個東西。思考力沒辦法填塞感知力跟表現力的不足哦,這是非常要緊的一件事情。

      你知道「知識」這個東西,是沒有辦法救到一個人的「感知力」跟「表現力」的。而醫術的「術」這個東西是感知力跟表現力範圍的事情,不是知識的事情。

      如果心力不夠,只靠思考力在活,頭腦塞滿知識可是感知力跟表現力卻不強的人,他在問人家診的時候哦,就好像是強迫人家認罪的那種「誣陷人家」的樣子,他自 己主動誘導病人說他喜歡的「預設」答案,於是開錯藥;可是他覺得自己這樣叫診斷。人都會有成見的嘛。

      我的課也算得上是在「賣情報」的課,這是不是有「誘導犯罪」的嫌疑?儘量準備多一點的資料來賣給同學,是不是因為這樣,所以對得上情報蒐集狂的胃口?而這 些情報,到最後對我們有沒有幫助?很難說耶。

      我覺得《傷寒論》有「能教」的部分,有「不能教」的部分。

      比如說,我們接下來要教的當歸四逆湯也好,或是麻黃附子細辛湯,如果你是完全照書上的標準、我們已經知道臨床上確實可用的辨證點在生病,那當然很好搞。可 是有一些人,他就是生那種不三不四的病,可以用麻黃附子細辛湯治得好的,但那個部分,你要說有什麼「標準的辨證戰略、思路」,我覺得不見得有。

      那是你醫術在基本的部分熟練之後,你看到那個人,就會自然覺得要用麻黃附子細辛湯──那是不能教的部分。你經驗值累積到夠了之後,就會開始有直覺的部分。 其實,「直覺」跟「經驗」幾乎是一體兩面的事情。因為,「經驗」這個東西就是,當你做一件事情,能夠「完全不想」而做得好,就叫做「經驗老到」;揉個麵 團、做個燒餅都一樣。完全不思考「我下一步驟要如何」也能把這個東西做出來,叫做「有經驗」,是不是?學語文的話,學頭幾天都要想一句話「文法上要怎麼拼 湊」,對不對?日子久了,直接就講出來了,就不需要動到思考力了。

      醫術到後來說的這個「醫者意也」的那個直覺的部分,都是在「正確的經驗值」累積到相當的量之後,會慢慢邁入的。

      所以我說,像麻黃附子細辛湯、當歸四逆湯,都曾經治好過什麼腰椎病、什麼椎間盤凸出、骨質增生啦,可是問題是,你說當我遇到這種雜病的時候,我們固然是可 以很仔細地看一下這個人是不是有「手足厥寒、脈細欲絕」,開當歸四逆湯──在打基本功的部分,這個是有證可抓的,那當然沒問題。

      但是有些人的病,不一定是有證可抓的,當你必須靠直覺去開對的時候,那個時候就很考驗你的基本功了。基本功的累積,我是覺得,一步一腳印地慢慢走,是比較 踏實的。

      我只是看到那些學中醫很急很急的人,或是那種「拜到一位名師」的人,會覺得好像是一群失去了童年的人──你知道,一個小孩失去了童年,就直接咬著牙過大人 的人生,看起來是比較早熟,但實際上卻是精神不健全。當他沒有基本功的部分,就直接跳到那個高來高去的世界,他們就很會用頭腦想一些有的沒的的「偽醫 理」。可是我覺得不行,因為那個實力是經驗值累積出來的,沒有那個經驗值,憑著你的頭腦憑空想像,都是歪理,往往和事實不一樣。

      我覺得名師的後光,真的對學生沒有半點屁用啦!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為實際操作、累積經驗跟功力的部分,是沒有辦法靠名師加持的啦!相反地,像這種「名師」 造成的「學生的自我期許」,讓學生誤以為「自己『必須會』才不丟人」,而去做一些他們其實沒有能力做到的醫療活動……當你練成了輕功從四樓跳下去,那叫做 很帥;沒有練輕功從四樓跳下去,那叫做自殺。看到這些人沒有練成輕功就從四樓跳下去哦,讓人覺得真的是太急了、太急了。

      我待會兒上課可能會講到一些方子在臨床可以治到什麼什麼什麼……而你可能會覺得「我哪裡會知道這個什麼什麼什麼,是不是要用這個方?」我覺得這部分,大家 都不要掙扎囉。現在不會就現在不會,你不會,我也不會。但是就好好活在這個「不會」之中,日子久了,就會越來越會。現在有一個淡淡的印象就好,有一天功力 夠了,就開得出來了。現在功力不夠,都不要勉強哦。我說「不要勉強」,就是不要拼命去思考,因為功力不夠的時候,思考並不能夠幫到什麼事情的哦。天底下神 醫很多嘛!遇到醫不好的人,那你覺得自己功力不夠,你就把他推給彭奕峻什麼的嘛,然後去觀摩人家開什麼藥就好了。這樣學就可以了,不要去逞強。

      ~~~~~~~~~~~~~~~~~~~~~

      習慣用說的,比較連貫仔細,也比較精彩(XD)。
      拉拉雜雜寫,頭都昏了,也不知會不會太跳了點!
      望君莫怪!

      也不知道是不是你要的,有問題的話,咱再聊!

      【術】= 行+朮
      …「行」=行動
      …「朮」=尤川=特別地快速順暢
      【術音=善速】善於快速 (不經思考推理)

      【魔術】之要首重「行動非常快速順暢」
      【尤】=𠂇+儿+、
      …「𠂇」=有
      …「兀」=突出
      …「、」=點=優點、特點
      【尤音=一流】
      【尤】就是「有突出的特點與一流與優點」

  4. 這樣好了,把醫道分為「醫功」、「醫德」、「醫術」。
    其實現在的中醫學校都是偏重於傳授醫術(知識),醫德嘛,較少了,而醫功的方面,就如JT講的,我們的「感知力」和「表現力」,這就不是書上能寫出來了。所以醫道也不是那麼膚淺的,「醫術」容易學,因為聽的到,看的到,但是醫功和醫德就不容易了,就如醫德不是用講就能通,而是老師要能身教,以身示範。

    • 「老師要能身教,以身示範。」
      Michael jordan 的教練怎麼教他的?
      何謂「指導」?「導師」?「導正」?
      【導】=道寸=道之分寸(規矩、點滴)
      【導音=點腦】點醒頭腦 (引≠導)
      這些詞為何不用【理】字呢?
      故《韓愈》大嘆:嗟乎,師道之不存亦久矣!
      他說:「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
      為何不寫「所以傳理?講理?析理?解理?」

      試問:老師是怎麼學會道的?從那裡學會的?
      老師有他的老師…一直追下去,那裡是個頭?
      ~~~~~~~~~~~~~~~~~~~~
      執古之道,以御今之有。能知古始,是謂道紀
      ~~~~~~~~~~~~~~~~~~~~
      這句話就講完了!

      況且,《黃帝內經》也說:
      ~~~~~~~~~~~~~~~~~~~~
      知其要者,一言而終。不知其要,流散無窮。
      ~~~~~~~~~~~~~~~~~~~~

      何謂「感知力」和「表現力」?

      「感知力」=看懂聽清不誤解
      「表現力」=說明講白沒錯意

      【聖】=耳口(勝)任【聖音=事正:勝】
      ……為君不聖,政事不正!
      ……學醫不聖,醫事不正!
      ……為人不聖,人事不正!
      【聖】=良好的「感知力」與「表現力」

      【正】=「一」下即「止」 (超厲害的)
      【正音=周定】周全安定

      老祖宗留給我們的,說到底,只有【字】

      字不識則句不解;
      句不解則義不明;
      義不明則道不通;
      道不通則讀書無用!

      字識、句解、義明、道通,則藝高術精!

      想學老祖宗的東西,要看古始的原書原文
      而且千萬不要看註釋,尤其是「XX集注」
      不要聽後人胡扯瞎掰,幾乎沒人真識漢字
      (我知道,這句話會讓人很不爽,不服氣)
      所謂「集注」就是「誰說的都對,都收」
      那要信那一個呢?老祖宗有這麼多意思?

      不識字,何來「感知力」和「表現力」?
      讀了半天都是「自己」【想】出來的東西
      好好把【漢字】形音搞懂,一切壑然開朗
      (但是:說文解字嘩唬濫,康熙字典鬼扯誕)

      JT有Sense又很努力,從蛛絲馬跡中抓道
      著實不易,若使能夠「識漢字,懂老子」
      他一定會是發揚光大中醫和道家的奇葩!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