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外科醫生眼中的中醫和西醫

(2010-04-28 11:47:35)
收到一封台灣外科醫生的來信,從西醫的角度看中醫,很精彩,貼出來與大家分享。
蕭先生,您好:

本月初的第一個星期五在高速公路上,無意間聽到您接受台灣飛碟電台的訪問,忍不住寫了這封信,是為了表達對您的讚同。您的大作「醫行天下」 (上下兩冊)出版沒多久,我就買來詳讀了內容。我非常同意您的觀點與說法。

當我自我介紹之後,您可能會更為驚訝我的特殊的身份與所具備的專業,卻能同意您的看法。我是一位學有專精、養成良好的外科醫生,是一位徹徹底底的西醫。

台灣的醫學教育與醫療制度與管理,可說是徹底失敗的,因為它完完全全學自美國,這個完全沒有全民健康保險制度的極端資本主義的國家。所謂極端資本主義,它的宗旨只有一項,就是拋棄仁義道德,競逐利益。
我就是因為多年來,參加過極多的國際醫學會議,並發表論文。每參加一次國際會議,就加深一次對美國的嫌惡。學習美國,讓台灣沉淪與墮落。醫者已毫無醫德可言,人人無不變成美式的逐利之夫。醫院的托拉斯化,是醫療浪費的罪魁禍首,也製造了更多沒有醫德的醫生。
醫生要把病人弄得不死不活,才有錢賺,很快將病人醫好,就沒得賺了。這絕對是台灣西醫抗拒中醫的理由之一。

病人來醫院求診,其目的就是把病醫好。其實可以不介意是用什麽方法把病醫好。說真的,若用安慰劑能治好病人,也是治好這個疾病。
我不確定人物記得正確,但是有這麽一則故事,大約是說莊子看魚似乎很快樂,有人質疑莊子不是魚,怎知魚快樂呢? 他的問話是「你不是魚怎知魚樂? 」,莊子回道:「我當然知道魚快樂,只是不告訴你,我是用什麽方法,知道魚快樂」。
西醫則不同,需要有證據,證明是你把這病治好。所謂的需要有證據,就是得花大筆的錢,做一大串的檢查,而且要有數據才算數,醫療浪費於焉開始,永無止境。而更讓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做了很多檢查,卻可千萬別診斷出來,不能做確診,不能治好,才可以做更多的檢查,才可能申請到更多費用。
換句話說,一個醫術越差,越沒醫德的醫生,才能賺更多的錢。很快診斷出來並且治好它,肯定是賺不了錢。這些都是真實發生在眼前台灣,活生生的荒唐劇,每天無時無刻不在發生。試想,這種情況下,沒有醫療浪費,也難,不是嗎?

台灣對中醫的管理,也與蕭先生所說的如出一轍。就像是叫天主教管佛教,一般的可笑與令人可恨。用西醫那套方法教育與管理中醫,因此在台灣所有中醫系的學生,幾乎在考上西醫執照之後,都放棄了原本所學的中醫,全部執行西醫的業務。而後將中醫執照租給想大撈一筆,部份品德不佳的民間中醫,因此西式方法,管理出來的中醫,水準會是什麽怪胎模樣,可想而知。

但是管理者卻不自知。在台灣醫界最慘的事,莫過於:是由一位不知羞恥為何物,沒有一點智能的人,卻佔著最高的醫療管理單位的人。台灣的醫療不千瘡百孔,才是怪事一椿呢。

因為您的書,讓我再買了一部叫「大中醫」的書來看。其實從您與「大中醫」的作者,大約可以猜出您們對中醫的期望,有心將中醫發揚光大的雄心。這種種,都是極為值得稱道的大志氣與大志向。
您的書主要介紹拉筋與拍打治病,也強調田野中有多少能人高士,卻一直被棄置。這個看法與大中醫一書,所想表達的觀念是一致的。大中醫是將中醫的治病,無論是事實,或上古流傳下來的傳說,以說故事的方式表達出來。您的書與大中醫都是介紹,並引起民眾對中醫有大興趣,有更正面看法的好書。

但是,我有一個看法。我相信不是中醫不好學。而是中醫難懂,難懂與不易學,嚴格說來是大不同。而中醫最難懂的莫過於,其內容多是文言文。一個人對中文造詣,若沒到某種程度以上,是不容易明白中醫書籍在說啥!
再是,人們最容易犯的錯是,往往將穴道經絡與西醫的解剖學的位置,劃上等號。這些在在地證明,是學習中醫,明了中醫的障礙。學中醫絕不可以將解剖學的觀念,直接套用在學習穴道、針法與灸療之上。必定得直接從中醫書籍上去了解,練習與實證,唯有如此,才是學習中醫的正確方法。
中醫的「氣」頗為抽像不具體,它是用感知的方式來了解,因此要了解「氣」這東西,就夠讓想學中醫的人大費周張了。

說起來有趣,目前將中醫保存得比較完整,而且有用心在做研究的國家,且更能夠承認中醫的價值的國家──是德國與法國,還有就是英國。我個人認為,是有它的道理存在的。
而越來越莫名其妙的地方,就是台灣,從最近台灣將「推拿」兩個字,排除在任何位置之外以後,衛生單位卻又偷偷地打電話,到各中醫診所,請他們偷偷地另設一個門,執行推拿工作。類似荒唐的作法,足可以寫一部二十一世紀台灣目睹之怪現狀了。

最早有福利制度及醫療保險的國家是德國,起因是俾斯麥為了攏絡人心而設立的。因此歷經幾代之後,德國也是最早明白福利制度與醫療保險,逐漸產生的負面影響有那些,所造成的醫療浪費與越來越龐大的支出,已經到了無法承受的程度。
目前國際上描述健保制度與醫療各方面的怪現狀的作者,正是一位德國人。然而對福利制度,又沒人有勇氣喊停,為的是選票。這也是所謂的「民主不民主」的原因。也養成了目前台灣更多不懂羞惡的心、好吃懶做的年青人。

因此德國才用更大的心力,去研究中醫,他們越來越明白,好的中醫可以拯救目前的醫療保險制度於萬劫,才足以撥亂反正西醫一切的惡。
或許更多的人喜歡用中西醫,是互補的兩個不同位置與方向的醫療。中西醫的整合可以使醫療,成為真正完美無缺的一個圓。互補的兩個系統,沒什麽好比較的。其實我還有更多的看法,用文字敘述不宜太冗長。

總歸一句話,我會不排斥中醫,至今甚至有很多方面同意中醫。原因非常簡單,若中醫一無是處,它是沒有理由屹立在這世上數千年的。這是1981年,在我成為一位真正西醫,開始就存在的一個觀念。
  
  祝 醫安
  
  一名台灣醫師
  2010年4月14日 於高雄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c946a60100i0di.html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