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方之“王道”與“霸道”

治外感方如大將,消滅入侵之敵;治內傷方如丞相,治理國家。這是人們對方藥性能的比喻之談。外感多為六淫犯人,其來疾,其變速,其症險,尤其是溫病。這就要求在短時間內克敵制勝,故用方多猛,猶如行軍打仗一般,爭分奪秒。內傷多為七情所傷,饑飽勞役,日積月累,正氣日漸削奪,人多不覺,或雖有感覺,但因影響不大而忽略。這樣由功能而及臟器,病已形成,才被引起注意。由於其來漸,其勢緩,其傷深,在治療時要想急切見功,如奔跑太快,必致顛仆。且驟病易起,漸衰難復,因此這類方藥,療效相對地顯得緩慢。人們鑒於兩類方藥的性能不同,常稱前者為“霸道”之方,後者為“王道”之方。

長於治外感病者,崇“霸道”方而貶“王道”方,認為“王道”方如隔靴搔癢,不能治病,可有可無;長於治內傷者認為“霸道”方最傷正氣,稍有過用,往往使病者愈治癒壞,甚至成為壞病。

“霸者”方長於攻逐,其力猛,往往看到某個症狀明顯消失,易被認為“有效”。“王道”方多用於扶正,其效緩,因氣血之生長本身就緩慢,易被誤認為“無效”。

其實兩者各有千秋,要點在於用方之準確靈活耳。有一膨脹病患者曾自述,初脹之時如檳榔、木香、牽牛子之類一服即消,繼服效果逐漸減小,更醫求治,謂過用攻伐,中氣不能轉輸,改用香砂六君子湯,初服三劑,似有效又似無效,又服三劑覺精神好轉,脹也有所減輕,以後消消補補,終收全功。以治療中病人也曾性急,嫌進展太慢,又求醫改用攻逐藥,兩劑後幾乎腹脹如故,驚駭之下,才不敢再自作聰明。

非“霸道”方不足以卻邪,非“王道”方難以扶正,兩者不可偏廢。古人有比喻“王道”方為“君子”,所謂不求功而有功,不言德而有德,猶如“無名英雄”。其功妙在潛移默化之中。二者或分用,或合用,如十棗湯中甘遂與大棗同用,皂夾丸中之棗膏送服,保和丸之加白朮為大安丸。用之得當皆有妙用。

葉天士治療虛損久疾,強調“王道無近功,多服自有益。”我早年讀此體會不深,中年對此略有體會,晚年始領會深切。久病正衰,當以“王道”方為主,多服自有益,不可操之過急,欲速則不達。惜乎有的病家只圖一時之快,有的醫家着眼於急功好利,對於慢性虛損之疾,而行霸道極為有害。臨床上以霸道方攻伐無過,加重病情者並非罕見。上工治病,不僅要治病,更要治心,千方百計囑病人耐心治療,才是好的醫生。此點孫思邈在《大醫精誠》中言之頗詳,是醫之道德也。

版權說明

  • 本文摘自《網路文章》。
  •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2 comentarios en “談方之“王道”與“霸道”

  1. 這裡指的是,有些方藥吃下去不會馬上好,但慢慢的服用,病就好了!他稱為王道方(葉天士治療虛損久疾,強調“王道無近功,多服自有益”)
    有些方藥很峻,吃下去馬上有反應,但是有傷到本,他稱為霸道方。

Deja una respuesta

Introduce tus datos o haz clic en un icono para iniciar sesión:

Logo de WordPress.com

Estás comentando usando tu cuenta de WordPress.com. Salir /  Cambiar )

Imagen de Twitter

Estás comentando usando tu cuenta de Twitter. Salir /  Cambiar )

Foto de Facebook

Estás comentando usando tu cuenta de Facebook. Salir /  Cambiar )

Conectando a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