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談醫話-漫談臨床處方用藥

说起这个话题实际上是老生常谈,很多有资格的老中医都谈到过,但我觉得总有一种没谈透的感觉,所以也借文说一说自己的拙见。

临床处方一般分二类,一是以古圣前贤的经典方为主;一是以自己随意组方或美其名曰按法组方为主。两者孰优孰熟,难以统一。我自己的认识和多年的实践体会,觉得应当提倡推广用经典方为主。

其理由为,经典方,包括经方和时方,是前圣古贤经过上干年或上百年临床检验有效的方子,可以不夸张的说是用成亿人作出的试验,不是拿小白鼠试验出来的,且之所以能流传下来,肯定是能重复验证的,否则就会被淘汰,不存在人为的因素。可以说可靠性高,含金量高。反观自己组的方,由于时间短,充期量也就是十几年,病例少,甚止仅是个案,不具有标准性,重复性,普遍性。所以疗效不会很满意。

我经常看一些所谓的老中医、名中医的医案,对他们自己组织的验方,及举的神奇验案,感到惊奇,如获至宝,赶紧用于临床,结果大失所望,无甚疗效,甚止无效。记得早年曾看过陈玉梅的抗痿灵(蜈蚣18克,当归60克,白芍60克,甘草60克)共研细粉,分40包,每次服半包至1包,早、晚各1次,空腹用白酒或黄酒送服)报道,近期治愈655例,占88.9%。即如法炮制,临床应用,但治疗效果远不如其所述。可以说几无效,远不如经典方。

纵观当代名医在临证处方上无不是以经典方(经方时方)为主,无不是这方面运用的高手。经常可以听到看到某医被称为“小柴胡先生”,“桂枝汤先生”,“补中益气汤先生”,“六味地黄汤先生”等等,这充分说明了经典方的魅力。经典方有效,易学,好掌握,为何非要费力费心自己组方。可以说现有的经典方足以应付临床的病证,关键看你掌握没有,吃透没有。掌握住了,证简单的一方可以处理,复杂的合方可以处理。实在无对证合适之方,才可以自己组方,但这种情况比较少。

纵观中医几干年的医疗实践,当代所遇之病,古之基本都有,只不过叫法不同,且均有良方治之,我等只需学习发掘就行了,无需放弃现成的瑰宝,再去费力艰难寻找。说实在的,自己组的方有很大的局限性,诸如病例少,时间短,往往难达到满意的效果。反而不如学习运用经典方来的方便有效,我早年亦喜欢按法组方,结果疗效很低,后接受了汤方辨证的思想,一改用经典方的思路临证处方,治病又快又效著。前后比较体会到学医还是以经典为是,易学、易懂、易效,故写此文以发感之。

版權說明

  • 本文摘自《古道瘦马》。
  • 版權歸相關權利人所有,如存在不當使用的情況,請隨時與我們聯系。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