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肝癌案例

最近聽聞那位肝癌患者在上禮拜六逝世,這段日子我也學到不少東西。

醫院診斷為肝癌末期,僅有三個月的生命,日期預算是八月初要逝世,初診來時,症狀是夜間盜汗及發熱、易腹滿、口臭、胃口不好、臉色黃暗、體膚陰黃、嚴重疲勞、夜尿多、舌苔白乾,一開始我給他用原始點療法,背部及下背部都有很多痛點,一診後身體都很痛,二診來時我想說原始點太痛,今天改用針較妥當,爸爸跟我一起跟他下上三黃及下三皇,事後症狀便有明顯改善,尤其是盜汗發熱,但後來我看賴金雄先生的書,說上三黃對肝病早期較有效,之後的療效則會減少,這段講得是真的,之後我們的療效的確有減輕,雖是如此,患者的症狀也有改善許多,接下來又中了外感風寒,針灸服藥後無效,患者自服西藥而解除外感症狀,事後的症狀就是嚴重疲勞較明顯,天天只想睡覺,小腿輕微積水,治療沒幾次,那時我爸爸剛好也要回台灣,他也沒復診了。前天家人打電話給我說,在沒復診的期間曾到醫院掛兩次的急診,第一次被醫院診斷為肺炎,住院六天,第二次時不知何原因,但卻在這次命喪於醫院。

我們的治療都是盡心盡力而已,這次讓我體驗到其實重大疾病不是只能靠醫師的治療而已,自己也要付出點力量,家人和朋友也都要一起幫忙,但這位患者完成依靠我爸爸,實是不該,所以在初診時,我認為患者是一派的虛寒證,便吩附家人要煮薑湯給他喝、要熱敷,還給他們艾條灸關元、足三里等,這些功課他們都很少做,所以療效也就折扣了,我看他那麼的疲勞,也不能做很多運動來活動筋骨,我就教他們做李鳳山先生的甩手功,這麼簡單的運動他也不做,這奈我如何?

至於我們的治療都是以上三黃及下三皇為主,很少換穴道,對於這般配穴的機理是:

1.肝家陰實會剋土,用三皇穴實脾,令病止於肝,不再傳。
2.肝家陰實必需補其母,瀉其子,用三皇穴中的三陰交、陰陵泉補腎。
3.上三黃為活血化瘀的主要配穴,肝病者己土下陷,乙木郁結,血液循環多是堵塞不通,用三黃穴則能打開肝家實證。
4.偶爾配太沖加強疏肝解郁的功能。
5.一開始虛證未甚,有在背部點刺放出惡血,效果甚佳,刺後病人自覺良好,體力增多。

以上治療的機理多是治療"標證",唯一難解除的就是"陰證",非大灸關元、氣海、中脘不可,非四逆輩也不可,能把陰翳打散掉,病人才能有足夠的陽氣延長壽命,可惜這方面我們在病人的身上做得很少,實感慚愧不已!

5 thoughts on “一個肝癌案例

  1. 「我看他那麼的疲勞,也不能做很多運動來活動筋骨,我就教他們做李鳳山先生的甩手功,這麼簡單的運動他也不做,這奈我如何?」
    ==========================================================
    【虛】人不可【運動】!
    【虛】人不可【運動】!
    【虛】人不可【運動】!
    為什麼張仲景在《傷寒雜病論》的「少陰篇」中要寫:
    「少陰之為病,脈微細,但欲寐。」???
    「少陰病,…小便必難,以強責少陰汗也。」
    「少陰病,脈細沉數,病為在裡,不可發汗。」
    「少陰病,脈微,不可發汗,【亡陽】故也。」
    ……
    這些【少陰汗禁】是因為:
    「少陰心腎陽虛」,人體「少動不汗以自救」之故!

    除了為維生所需而追逐獵食之外,誰看過大貓沒事去練跑?運動?
    道法自然:所以【人要活動,不要運動!】
    試問:放眼世上「運動健將」有幾個「長壽」的?(妄耗元陽)

    【功夫熊貓】其實是中國「養生」與健康概念的投射!
    為什麼最厲害的是「烏桂(龜)大師」?
    為什麼最壞蛋的是「殘豹(暴)」?
    那是因為「烏龜」最慢!此乃養生大義!
    那是因為「獵豹」最快!此乃養生大忌!

    自古多少名醫、武術名家因「過藥、過動」而夭亡?暴斃?猝死?
    《Bruce Lee》這兩個毛病都犯!
    《人臼儿老》這兩個毛病都犯!
    ……

    (註)《漢字淵解》
    ~~~~~~~~~~~~~~~~~~~~~~~~
    【但】=亻+ 旦 = 人 + 是而不走(「是」字沒「走」字下半)
    = 該做的、想做的也不去(走)做…
    【但音=等看】等候待看(觀望)
    ……(註)【是】= 日+下+人 = 耕作勞動 = 做該做的(不落跑)
    ……對長上回話:「是」,乃「我會馬上去做該做的」
    ……【是音=實事】實地任事

    【欲】=欠+ 入 + 人 + 口 = 肚子餓想飲要食 = 很想要,來者不拒
    【欲音=願去】

    【寐】= 宀 + 爿 + 未 = 室 + 牀 + 差「一點」才會「走」 = 賴在室內、牀上不走
    【寐音=蒙被】(閩南語:抱被子: ㄇㄛˋ ㄆㄨㄟˋ=ㄇㄟˋ)

  2. 潘老師說得很有道理,過多的運動會亡陽,可是李鳳山的甩手功是簡單易學,應該對於"但欲寐"的人是可以接受的吧。慶幸的是早期鍼灸時,效果良好,但在醫院裡還吃許多抗生素,寒上加寒,一進醫院後很快就掛了。
    講到養生的法則在於"慢",記得二月份我親身聽張釗漢醫師的課,強調癌症患者至少每天運動要兩個小時,安寧療房是送人死的地方,我們要活就要"動",當時我聽到就有點怪怪的,運動流汗很像"攻邪派的汗法",但是患者正氣虛弱、營氣不足,用此法就如桂枝湯缺草薑棗,麻黃湯缺杏草,強汗則致人更虛,甚至損害腎陽,然後才再說用薑湯、參湯補回來,這種做法真的有些矛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